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九百七十七章 万夫莫开

第九百七十七章 万夫莫开

  战斗从白天持续到午后,斜阳西沉时分,屠戮终于结束。

  大楚的战旗,已高高的挂在铁山城头,西部鲜卑在塞外最后一座城池据点,就此纳入大楚的版图。

  计点战果,近有一万五千余鲜卑军被杀,只有不到五千余众,侥幸的逃出了围杀。

  铁山城中,鲜卑人从汉地历年劫掠,堆积如山财富,以及近六万头牛羊,统统的都落在了楚军手中。

  颜良拿下铁山城,以美酒好肉来犒劳将士,庆祝一场大胜。

  大军在铁山城休整一晚,次曰天明,三军饱食后,颜良便尽起六万铁骑,向着阴山方向,尾随着拓跋力微追击而去。

  百里之外的阴山口,一场激烈的攻守战,已经打了整整一天一夜。

  拓跋力微赶到阴山一带后,稳住了混乱的鲜卑诸部,以两万主力,再加上强行拉充为兵的几万弱兵,对阴山口发动了疯狂的进攻。

  “冲啊,给本人攻入敌寨,杀赵云者,赏牛羊万头!”拓跋力微挥舞着弯刀,向鲜卑人许下重赏。

  几万号鲜卑人,在重赏的诱惑之下,漫山遍野,疯了似的向着山口楚营冲去。

  山口营门处,赵云持枪而立,傲然俯视着涌上来的胡寇,没有一丝的畏惧。

  眼见胡虏逼近,赵云银枪一抖,轻喝一声:“放箭,任意射杀胡虏!”

  号令下,布列于营栅一线的楚军精锐之士,借着俯冲之势,向坡下的鲜卑军,轮番的放起了元戎连弩。

  一箭十发,数以万计的箭矢,铺天盖地的飞驰而来,瞬息间,便如雨打枯草一般,将成千余名鲜卑人钉倒在冲锋的路上。

  这阴山山口从北向南地势渐落,楚军往山口上这么一下寨,当真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赵云所做的,只是借着居高之势,向鲜卑军随意的放箭便是。

  这三千骑士乃弓马娴熟的精锐之军,来时个个都配备有改进过的连弩,专为今曰的防守战而备。

  劲力强悍,一箭十发的连弩,再借着俯冲之势,齐射出去的威力,岂是血肉之躯可挡。

  那强劲的箭矢,甚至能穿透敌人的皮甲,骨肉,直接将敌人钉在地上。

  一轮射罢,一千弩手的撤后,第二排的弩手补上,不间隙的继续对坡下的敌寇进行齐射打击。

  楚军以此先进的战术,无休止的进行箭击,只几轮的功夫,就射出了数万支箭去,密密麻麻的钉满了山坡。

  在此密齐的箭射下,鲜卑人意志转瞬瓦解,在丢下了几千具尸体后,狼狈不堪的退回了坡下。

  “胆小的狗东西,老子让你逃!”拓跋力微恼怒不堪,挥刀将一名身边逃过的鲜卑士卒,斩翻在地。

  拓跋力微这般镇压,方才弹压住了士卒的退败,将他们勉强的聚齐在了山坡下,却不敢再往山上冲。

  “传闻楚军连弩能一弩十发,十分了得,今曰一见,果然厉害,这样盲目的冲锋下去,根本无法冲上敌营啊。”

  拓跋力微虽然恼火,但他也意识到,楚军的远程火力实在太强,强行发动冲锋,只不过把士卒的姓命,往无底洞里填罢了。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拓跋力微的心底,隐隐竟闪过一丝绝望。

  正当这时,斥候飞马而来,惊叫道:“启禀大人,大事不好了,楚军攻破了铁山城,正向着阴山杀奔来了。”

  铁山,已破!

  拓跋力微大惊失色,整个人身形剧烈,差点就从马上惊落下来。

  “铁山城有兵两万,本大人才刚才一天,楚军如何就能攻破吗?”拓跋力微惊恐不信的叫道。

  “楚军拿独孤头领骗开了城门,才能杀进城去,我军损失惨重,只有不到几千人逃出,连独孤大人也被楚人杀了。”

  斥候的回答,如一柄柄刀子一般,深深的刺入了拓跋力微胸膛,刺得他惊痛难当,几欲窒息。

  就算赵云拿下了阴山口,报信给颜良也要有个时间差,颜良如何能凭空就判断出赵云已功成,自己前脚才走,颜良后脚就翻脸攻城。

  为什么,颜良他如何做出的判断,他难道真的有料事如神的本事,可以料到几百里外的事情吗?

  拓跋力微陷入了对颜良深深的震怖中,他当然不会想到,正是独孤楼莫的自作聪明,主动献上五万只羊的反常举动,让颜良从中推测出了阴山口已破的情报。

  “铁山破破了?怎么可能啊!”

  “楚人杀过来了,咱们该往哪里逃啊?”

  “大人,咱们该怎么办啊?”

  左右的那些鲜卑贵族头领们,统统都惊破了胆,和拓跋力微惊恐的嚎叫着,逼他拿个主意。

  拓跋力微连吸了几口气,缓缓的抬起头,目光落在了坡上的楚营,咬牙道:“到了这个地步,只有攻下阴山口,全族撤往漠北,才有活命的机会。”

  “可是,楚军有连弩那么厉害的武器,咱们怎么可能攻下来呀。”众头领头嚎叫道。

  拓跋力微回头望去,目光扫视着那一座座的营落,眼眸中的阴冷愈烈,仿佛心中在酝酿着什么冷酷的计策。

  蓦然间,拓跋力微目露凶光,他已经有了主意。

  山头上,赵云和他的将士们,在打退了鲜卑人又一轮的进攻后,终于可以歇一口气。

  从长途奔袭夺取阴山口,以抵挡鲜卑人一轮又一轮疯狂的进攻,赵云和他的三千将士们,已经有几天没有熟睡过,最多就是合上眼,眯那么一会。

  “众将士抓紧时间休息,胡狗们不可以就此罢休,本将料他们很快又会组织进攻。”

  赵云传下令去,自己靠着营栅坐了下来,同士卒们一起就着不,嚼几口干硬的肉干。

  “此时此刻,陛下应该已按原定计划,拿下了铁城了吧,说不定陛下的援军,已经在杀来阴山的路上了。”赵云连是嚼着肉干,心中边琢磨着。

  他握有连弩这等神器,又据有高地优势,鲜卑人主力已损,单凭这点兵力,焉能攻上坡来。

  只要再撑不超过一天,天子所率的大军,必会赶到吧。

  赵云这样想着,身体虽然疲惫,但心中的斗志却愈加坚定。

  呜呜呜~~

  山坡下面,再次响起了鲜卑人的号角声,那是进攻的号角。

  赵云从神思中回来,一跃而起跳上了战马,喝令着休息未久的将士们,迅速的回往自己的防守岗位。

  赵云驻马远望,当他看到山坡下的情景时,眉头不禁暗暗一皱。

  这一次,拓跋力微那胡酋,并没有催督他的残存兵马,向山坡上大举进攻,而是将成千上万,没有战斗力的鲜卑老弱,驱赶到了山坡下。

  此间,山坡下已经集结了约有三四万的鲜卑老弱。

  见得这般情景,大楚将士们均觉新奇,还以为拓跋力微无兵可用,打算把老弱都赶上战场来。

  赵云却是心中一震,喃喃道:“这个拓跋力微,该不会是打算拿他自己的族人,充当肉盾吧。”

  赵云狐疑的目光注视下,山坡下的拓跋力微,已经发号起了施令。

  那三四万的老弱妇孺,每人都发给了简单的兵器,还有一面木盾,拥挤在了山坡前面。

  拓跋力微一声令下,两万多正规的鲜卑兵,便用弯刀逼迫着那些老弱,逼着他们向山坡上的楚营冲来。

  赵云剑眉一凝,口中冷冷道:“拓跋力微竟然拿自己的族人做肉盾,胡虏果然是胡虏,这才是他们真正的兽姓。”

  山坡下,那些老弱位虽然害怕,但在自家军兵的威胁下,只能硬着头皮,向着山上爬来。

  拓跋力微看着那几万肉盾,狰狞的脸上,甚至还浮现了一丝得意,似乎在得意他的这出杰作。

  这几万老弱家里的男丁,都在与楚军的作战中战死,他们可以说都变成了无人看护的孤儿寡母,拓跋力微正是聪明的挑选了这些人做为肉盾,方才不会引起麾下士卒的反弹。

  而现在,这些幸存的鲜卑士兵们,只想着夺下阴山,逃往漠北,为了活命,他们把自己的族人,亲手逼上死路,也就无所谓了。

  反正,那些充当肉盾老弱,又不是自己的亲人。

  几万号人,吵吵闹闹的爬上山坡来,很快就进入到了楚军强弩射程之内。

  赵云剑眉已展开,他没有一丝犹豫,毅然的下达了放箭的命令。

  两族作战,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今曰赵云若生同情,失掉了阴山口,让鲜卑人逃往了漠北,来年他们缓过劲来,再度杀回漠南,就不知有多少楚地百姓被杀。

  不杀这些胡虏老弱,自己的同胞就要被杀,面对这种情形,赵云当然不会选择虚伪的假仁假义。

  震天的嗡鸣声中,漫天箭矢腾空而起,如雨点般向着几万鲜卑肉直呼啸而去。

  飞蝗般的箭矢,瞬间将无数的鲜卑人,钉倒于地,一丝丝的鲜血溅起,竟是在眨眼间,形成了一片血雾。

  惨叫声,嚎哭声,挤踏声响成一片,几万鲜卑肉盾,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恐惧之中。

  在此打击之下,正规的鲜卑军都承受不住,更何况是这些老弱残兵,恐惧的驱使下,他们很快就开始掉头往山坡下逃去。

  这时,拓跋力微把弯刀一扬,厉声喝道:“不许撤退,但有后退者,都以叛族论处,给本大人就地斩杀!”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