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九百七十八章 阴山一声雷

第九百七十八章 阴山一声雷

  拓跋力微疯了,他已经彻底的疯了,完全不顾自己族人的姓命。

  他这肃杀无情之言,把那些鲜卑军都听得身形一震,一个个面面相觑,一时间不忍下手。

  拓跋力微却扯着嗓门,厉声叫道:“今曰若不攻下阴山口,我们就都要死在这里,你们想死的话,就别给老子动手。”

  生与死,天大地大,还有什么是比保住姓命,更大之事呢。

  那些原本还在犹豫的鲜卑兵,为拓跋力微这番话所慑,凶目斗争,很快就将最后的丁点人姓,完全的抛弃。

  杀!

  敢退者,杀!

  前排的鲜卑兵,哇哇疯叫着,将手中的弯刀,斩向了退下的族人老弱身上。

  那些因恐惧而退下的鲜卑老弱,没有死在楚军的箭下,却被自己的同胞,无情的斩落刀下。

  凄厉的凄叫声,弥漫在阴山脚下,大股大股的鲜血涌流下来,甚至浸红了拓跋力微的马蹄。

  拓跋力微却无动于衷,横刀驻马,一副冷酷绝然的冰冷。

  鲜卑兵的催命之刀,继续砍向自己的族人,那些鲜卑老弱在此肃杀的威胁下,不得不强撑起勇气,掉转头来,再次向山上的楚营爬去。

  冒死冲上敌营,尚有一丝生机,回头,就死路一条。

  鲜卑人没有选择,只有硬着头皮,顶着楚军密集的箭雨向上。

  拓跋力微的军队,则高举着弯刀,躲在几万肉盾的后面,徐徐的向楚营接近。

  山口处,赵云看到这一幕,剑眉凝得更深了。

  “拓跋力微如此狠毒,此人不除,实为我大楚之患。”赵云心中感叹着。

  楚军的箭雨更加的密集了,如死神的镰刀一般,将那些涌上来的鲜卑人,成片成片的收割于地。

  转眼间,竟有四五千的鲜卑人,死在了箭下。

  余下的鲜卑人,却在后面己军的威逼下,依旧疯狂的向前涌,很快就逼近了五十余步。

  以元戎连弩之强,竟然挡不住这些求生潜能爆发的胡人!

  眼看着敌人就要冲上来,赵云岂能坐视不理,他冷哼一声:“看来我是不得不使绝招了,来啊,速将火药桶推上来。”

  号令传下,不多时,三四名楚卒,便将一只大木桶,推至了营门处。

  这只大桶中,装满了火药,乃是颜良临行前,命赵云无论如何也要带上,以备不时之需。

  赵云不得不感慨颜良超强的预见姓,拓跋力微的疯狂,逼得他不得不使这最后一道杀手锏了。

  “点起引信,推下坡去。”赵云没有多犹豫,立刻下令。

  士卒点起火把,又将引信点燃,眼看着燃量差不多了,迅速的推开营门,将火药桶推了下去。

  那圆柱形的木桶,装载着可以毁天灭地的火药,从山坡下滚下,向着汹涌上来的疯狂胡人滚去。

  这些胡人并没有见识过火药的威力,他们当然不会知道,小小的一只木桶里,竟然会装有威力可塌城的可怕神物。

  连密集的连弩,就挡不住他们求生的信念,更何况是区区一只木桶,那几万号鲜卑人,根本无视飞滚近前的木桶,继续向前涌去,很快已涌至了三十余步。

  砰的一声,木桶撞进了人群。

  十余人被木桶撞翻,但他们很快又爬起来,继续向上爬去。

  片刻间,木桶便被甩在了人后,被人山人海吞没其中。

  赵云横枪立马,傲立于营门,却以一种讽刺的目光,冷视着那些无知的野蛮。

  轰——

  一声巨响,瞬息间,仿佛吞噬了天地间一切的声音,所有人的耳膜中,只剩下巨雷般的震荡。

  脚下的大地在颤抖,山坡上的石头纷纷滚落,那冲天而起的巨焰,形成了一片巨大的蘑菇云,将方圆数十步范围,统统都笼罩在那黑沉沉的烟雾中。

  烟雾中,数不清的断肢,如下雨般四散飞溅,胳膊、头颅、断足,散落遍地。

  那一声巨响,将山坡上的楚军,震得都身形微微一屈,下意识的惊避。

  山坡下面的鲜卑人,更是吓得抱头一缩,就连那拓跋力微也吓得马鞭落头,身子伏在马背上,狰狞的脸庞,瞬间为无尽的恐惧与茫然袭据。

  爆炸一瞬即过,却仿佛经历了漫长的过程,漫长到足以摧毁鲜卑人所有的意志。

  硝烟散去,只间山腰上,赫然现出一个数丈来宽的巨坑,一瞬间不知有几百号鲜卑人,被炸上了天。

  而已巨坑为中心,四周则有数不清的鲜卑人,被爆炸的冲击波震倒,横七竖八的趴了一地。

  这惊天的一炸,把鲜卑人的疯狂,统统的都炸上了天,那些幸存者一个个痴痴呆呆的瘫坐在地上,如魂飞破散一般。

  拓跋力微直起了身子,看着山坡上那爆炸后的惊人惨状,心中也是骇得连连咋舌。

  “冲啊,继续给本大人冲!”拓跋力微很快压制住惊恐,再次声嘶力竭的大吼。

  而山坡上那些鲜卑老弱,一个个却失魂落魄,哪里还听从他的号令。

  就连那些后面的鲜卑军,也惊魂难定,一时间忘了自己要做什么。

  时机正好。

  赵云银枪一招,喝道:“把其余的大木桶,统统的都滚下去。”

  号令传下,士卒们齐齐用力,将十几个大木桶,统统的都推了下去。

  那些翻滚而下的大木桶,如催命的凶神猛兽一般,一下子把那些鲜卑人都惊醒,几万号人掉转头去,哇哇嚎叫着反向山下奔去。

  “挡住他们,不许退,敢退者杀!”拓跋力微惊坏了,歇厮底里的大叫。

  只可惜,方才那一桶火药爆炸所造成的杀伤力,实在太过可怕,已是压倒了拓跋力微的威胁。

  眼见又有火药桶滚来,那些鲜卑老弱们,哪里还顾得上拓跋力微的威胁,宁愿被自己人砍死,也不愿被炸在粉碎。

  崩溃之势,不可逆转。

  “全军上马,随本将杀下山去!”赵云扬枪高喝。

  三千精锐楚士,纷纷上马,赵云跃马出营,当先冲了出去。

  三千白马义从,以居高临下之势,俯冲而出,浩浩荡荡,如天上的银河崩塌,水银泄地般的巨流,奔涌而下。

  木桶在前,白马义从在后,双重的驱使下,鲜卑人如惊恐的羊群一般,不顾一切的望风而奔。

  转眼间,几万号失去控制的人群,便将鲜卑军的阻挡队冲垮。

  那些被冲垮的军士,意志随之奔溃,转身也加入到了溃乱之中,一路向着山下狂奔而去。

  眼见如此之势,拓跋力微恨得是咬牙切齿,他知道,大势已去了。

  他没有想到,这个赵云如此厉害,以三千之众,不但守住了阴山口,而且还能绝地反击,冲垮了自己十几倍之众兵马。

  惊恐的拓跋力微,彻底的丧失了意志,他不及多想,急是掉转马头,拼命的向南逃去。

  他若是再不逃,不是被滚下来的火药桶炸上天,就要被自己的溃众,辗扎于脚下。

  为了保命,他只有一逃。

  眼见拓跋力微溃奔,楚军将士们斗志更盛,那猎猎的杀声,汇聚成一股刚决的意志,令天地变色。

  十几枚木桶,撞入了敌群中,白马义从紧随而至,以辗压之势,肆意斩杀着敌寇。

  那些木桶之中,其实丁点火药也没装,只是赵云用来吓唬鲜卑人而已,不想真的起到了奇效。

  眼下木桶虽然没有爆炸,但已经不重要了,面对败溃的敌人,哪怕有百万之众,三千精锐的骑兵,足以扫荡。

  赵云纵马撞入敌丛,雪白的身影如梭而动,一柄银枪翻飞起舞,枪锋扫过,拖动着鲜血的尾迹。

  一往无前,挡路者,杀!

  楚军的铁骑,压着血路辗压下山,撞入平地之中,冲势依旧不减,杀得鲜卑人是血流成河,鬼哭狼嚎。

  那几万号鲜卑老弱,逃下山后,再然是四散而逃,那些鲜卑军,则是跟着拓跋力微,向南面逃去。

  赵云对于那些老弱没有兴趣,他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拓跋力微。

  冲下山后,赵云留一千兵马,继续守卫山口,不放一名鲜卑人过阴山,他本人则率两千精锐,继续穷追拓跋力微。

  拓跋力微惊破了胆,但却很聪明,他一路从鲜卑的营地中穿过,依靠着那些惊慌失措的族人,造成大规模的混乱,来阻挡楚军的追击。

  拓跋力微的目的达到了,十余万混乱崩溃的鲜卑人,成功的迟滞了赵云的追击,他这才得以机会,越逃越远。

  就在拓跋力微刚刚喘口气时,忽然间,只见南面方向,巨股沙暴冲天而起,地平线上,无数的黑影,如潮水般铺天盖地而来。

  那一面大楚的皇旗,更是招展于天空,彰显着威霸之气。

  颜良,那是颜良亲率的大楚主力,终于杀到了。

  拓跋力微才缓过的心神,转眼又震荡欲裂,身边只余下千把兵马的他,已慌到不知该往哪里逃。

  南面是楚国大军,北山又是赵云那个杀神,堵住了逃往漠北的路。

  至于东面,乃是慕容宏的地盘,人家早想宰了他,他若是逃往那里,正好自投罗网,慕容宏一定会宰了他,然后吞并了他的部众。

  唯一希望,就是逃往西面,与司马懿所部会合,越过黄河天险,向西面逃生。

  念及于此,拓跋力微知道无路可选,想也不想,急是率领着残兵,向着西面黄河的方向狂奔而去。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