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九百七十九章 杀光鲜卑狗

第九百七十九章 杀光鲜卑狗

  尘雾滚滚,颜良纵马如飞,率领着他的大军,在草原上狂奔。

  自身登帝位以来,颜良已经好久没有这般畅快的纵马奔驰,没有亲临前线,指挥一场战役了。

  “看来我还是喜欢纵横沙场,如此才能念头通达,身心畅快淋漓,当真不逊于温柔乡中征伐,哈哈——”

  颜良体会着如风狂奔的痛快,放声豪然狂笑,念头何等的通达。

  阴山已印入眼帘,他已率领着大军,杀到了鲜卑人的腹地,但眼前的一幕,却颇令他吃惊。

  颜良看到,数十万的鲜卑人,正如那无头的苍蝇一般,没头没脑的在草原上乱撞。

  而追着他们的,却只是不到两千的楚军白马义从。

  如此场面,实在是古今罕有。

  “子龙将军以几千白马义从,横扫鲜卑数十万之众,当真是了不起啊,陛下看来是选对人了。”徐庶感叹道。

  颜良哈哈大笑:“常山赵子龙,果然在我颜良手中,才能发挥他的真正实力,刘备那大耳贼,空有识人之能,却无用人的气度,走,去与子龙会合。”

  马鞭一扬,颜良纵马而奔。

  六万铁骑浩浩荡荡而来,直抵阴山脚下,颜良下令分出兵马向东,堵住这些鲜卑人东去之路,以免他们逃往东部鲜卑,去充实慕容宏的实力。

  半个时辰后,赵云率领着得胜之军,前来会合。

  赵云纵马直抵御前,拱手拜道:“陛下,云幸不辱命,为陛下守住了阴山口。”

  “何止是不辱命。”颜良拨马上前,手抚其肩,赞许道:“子龙你不光守住了阴山口,还以三千之兵,杀得鲜卑数十万人闻风丧胆,你这一仗,当真是打出了白马义从的威风,打出了我大楚的无上国威,干得漂亮。”

  颜良横扫天下,功业震古铄今,自不怕麾下部将功高盖主,赵云立下奇功,颜良自是欣慰万分,不吝言词的赞赏。

  “为大楚而战,此乃云之本份,万不敢居功。”赵云得颜良赞赏,心感欣慰,却仍保持着那份谦逊沉稳,没有半分得意。

  赵云果然乃完美之将,也不枉费颜良用了数年时间,才费心的将他收服于麾下。

  “那拓跋力微往哪里去了?不会已经给子龙你宰了吧?”颜良这才想起了拓跋力微。

  赵云拱手道:“臣惭愧,没能手刃那胡酋,拓跋力微以其族人阻路,已趁机向西溃去。”

  当下赵云遂将拓跋力微如何发疯,逼着自己的族人作肉盾,又如何为他用火药所败,借着族人混乱做掩护,趁机向西逃去之事,报与了颜良。

  左右大楚诸将听着,无不暗暗咋舌,吃惊于拓跋力微的心狠手辣。

  颜良却冷哼一声:“胡人野蛮蒙昧,兽姓未消,此乃拓跋力微的本姓而已,不足为奇。”

  众将纷纷点头,皆赞同颜良所说。

  “陛下,那拓跋力微向西遁去,必是想与司马懿残部会合,逃过黄河,去往西方,绝不能让其得逞。”徐庶进言。

  “这个自然,斩草必要除根,拓跋力微就算只剩下一个人,朕也不会放过他。”颜良冷绝道。

  当下颜良便下令,命赵云、张绣、太史慈、文丑等骑将,各率兵路,向着西面穷追不舍。

  六万楚军,兵分六路,浩浩荡荡的向着黄河杀奔而去。

  此刻,黄河岸边,木筏云集,万余兵马正在匆匆的渡河。

  这支兵马却非鲜卑人,而是打着晋军的旗号。

  这是司马懿正带领着他的残部,横渡黄河,向西凉方向退去。

  滔滔黄河边,司马懿驻马远望,脸上阴晴不定,透射着复杂的情绪。

  “这次一走,只怕就再也回不来了。”司马懿凝望着并州方向,口中暗自感叹。

  盘踞于黄河沿岸的司马懿,时刻都在关注着颜良灭胡之战,当他得知赵云奇袭阴山口的情报后,他就知道,拓跋力微大势已去,西部鲜卑必灭无疑。

  失去了西部鲜卑的庇护,颜良收拾了拓跋力微,下一个目标,必然就是来收拾他司马懿。

  司马懿焉敢跟颜良再抗衡,不等着拓跋力微覆没,就赶紧率部渡黄河,向西凉方向的塞外逃遁。

  半曰后,一万部众尽皆渡过了黄河。

  就在司马懿准备打马西去之时,黄河的对岸,忽然间有尘雾扬起,一支鲜卑兵马慌奔而来。

  那支鲜卑军,打的竟是拓跋力微的旗号。

  司马朗顿时一震,惊道:“颜良进兵这般神速,莫非那拓跋力微已经被彻底击败了不成?”

  “阴山口已失,拓跋力微不败才怪,他不敢往东部鲜卑逃窜,自然只能西渡黄河。”司马懿似乎早有所料。

  而这时,鲜卑军已至对岸,千余号人巴巴立于岸边,叫嚷着让晋军派筏回过,载他们渡河。

  “咱们是不是派筏子回去,把拓跋力微和他的残兵接过来呢?”司马朗拱手问道。

  司马懿的眼眸,却闪过一丝阴恻,冷冷道:“拓跋力微已逃到这里,想必颜良的追兵马上就到,若花时间救他们过河,岂非耽误了咱们西撤。”

  “那我们……”司马朗感到了一丝寒意。

  司马懿拨马转身,沉声喝道:“传旨下去,烧毁所有筏子,大军向西撤退,拓跋力微不是蔑视朕吗,那就让他付出代价吧。”

  说着,司马懿再无回头,纵马扬长而去。

  司马朗不敢违逆,忙是传下令去,过不多时,西岸滩头的百余只筏子,尽数熊熊起火。

  一万晋军追随着司马懿,头也不回的向西而去。

  东岸的鲜卑人,见得晋军见死不救,还烧毁了筏子,无不是又惊又怒,哇哇乱骂乱叫。

  “好你个司马懿,你当初落魄而来,本大人好心收留了你,如今你却见死不救,恩将仇报,你真是一头歹毒的恶狼啊,我真是恨我瞎了眼睛啊……”

  拓跋力微惊恨到极点,悲怆怨恨的仰天大叫。

  火光熊熊,水声滔滔,拓跋力微的控诉,脆弱的被滔滔黄河之水,轻松的吞噬。

  鲜卑人一片叫喊声中,他们的身后,漫天的沙尘滚滚而起,数不清的楚军,已万马奔腾,追杀而至。

  颜良坐胯赤兔马,手提青龙刀,挥斥千军万马,很久已经没有追得这般痛快。

  “陛下,那司马懿已经渡河,只怕他会接应拓跋力微渡河啊。”太史慈顾虑道。

  颜良却冷笑道:“西部鲜卑覆没,拓跋力微那胡狗已是孤家寡人一个,对司马懿失去了利用之处,若是救了他,还是个累赘,司马懿绝不会救他的。”

  颜良很自信的判断,催令六万铁骑,加速狂奔。

  黄昏时分,大军终于追至了黄河东岸,远远便望见,千余鲜卑人正在河岸边,如热锅里的蚂蚁一般乱窜。

  看那样子,分明是拓跋力微和他的残部,被隔绝在了黄河东岸。

  “陛下当真料事如神,那司马懿真的抛弃了拓跋力微。”太史慈兴奋的感叹道。

  颜良嘴角浮现冷绝,冷喝道:“大军四面围杀,不要走漏了一个鲜卑人,朕要活捉拓跋力微。”

  号令传下,诸路大军分兵四出,从三面向着聚集于黄河东岸的鲜卑残兵,围裹而去。

  沙暴遮天,尘雾茫茫。

  如此浩大的声势,彻底的吓破了拓跋力微,还有他的那些残兵的狗胆。

  拓跋力微已慌到手足无措,他很清楚,一旦楚军围杀上来,他和他的这点兵力,就会如蝼蚁一般,轻松的被楚军这只巨象辗压成粉碎。

  他拓跋力微,鲜卑之主,大草原的主宰,就会命陨在这黄河河畔。

  惊恐之际,楚军已然逼近,拓跋力微已经没有时间思考。

  眼珠子那么一转,拓跋力微翻身下马,伏倒于地,卑微如狗一般的翘起屁股,向着楚军杀来的方向叩首。

  这张狂的胡酋,为了保住一条小命,果断的选择向楚军求降了。

  其余的鲜卑胡虏见状,也纷纷的弃了兵器,战战兢兢的跪伏在地,祈祷着楚军的能不宰了他们。

  万千楚军,转眼如潮水而至,将这些鲜卑人包围了起来。

  因是颜良下有旨意,要活捉拓跋力微,所以他们才没有痛下杀手。

  未几,颜良也挥军赶到,当他看到那跪伏一地的胡虏时,英武的脸上,浮现一抹意料之中的冷笑。

  “拓跋力微何在,给朕爬过来!”颜良以极具不屑的口气,厉声喝令。

  那拓跋力微身形一震,便如狗儿一般,蹶着屁股,丑态毕出的爬出二十余步,爬到了颜良的马前。

  揪出了拓跋力微,颜良又扬鞭一喝:“其余鲜卑狗,统统给朕杀光。”

  号令一下,围裹重重的大楚铁骑之士们,一涌而上,如虎狼一般扑向了那些跪伏于地的鲜卑士兵。

  这些鲜卑兵的首级,可是平定西部鲜卑最后的功劳,将士们当然要抓住最后的机会,争分功劳。

  那些跪伏于的鲜卑人,则根本来不及反抗,便在一片惨叫声中,被楚军片刻间杀了个干净。

  跪伏于地的拓跋力微,耳听着自己部下,惨烈的嚎叫声,吓得是全身哆嗦,脸色苍白,连头都不敢回看一下。

  这位西部鲜卑的头领,号称将来要牧马南下的胡酋,如今却屁股高高蹶起,如受惊的公狗一般,卑微之极的伏在颜良的跟前。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