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九百八十四章 风雪杀胡天

第九百八十四章 风雪杀胡天

  经过近八天的雪地行军,三万楚军终于抵达了开城附近,进入到了东部鲜卑的腹地。

  由于大雪的掩护,鲜卑人放松了斥候警戒,根本就没有觉察楚军已经摸到了他们的家门口处。

  张辽遂是把赵云和邓艾请来,三将略略一商议,便是定下了破敌之计。

  开城是慕容宏的老巢,他的大人牙帐,就设在开城的中心位置,楚军此役的主要目标,就是攻入开城,一举斩杀慕容宏。

  鲜卑人虽有数十万之众,可用骑兵又有四五万之多,但在全无防备的情况下,被楚军辗杀而至,将根本没有还手之力,此役的成功率,可以说相当之高。

  此地距敌已很近,为了避免被敌方斥候发现,三将商议之后,决定即刻发动进攻。

  三万铁骑于雪坡后面集结完全,兵分三路向着鲜卑营地杀去。

  赵云率一万兵马,从北部进击,邓艾率一万兵马从南部进攻,而张辽则将率一万精骑,从正东面突入敌营。

  三路大军分进合击,目标直指开城。

  为了确保三路兵马同时发起进攻,两路绕行之军,自然是先行出发,张辽则且驻兵马,等着时机恰好再动身。

  约莫等着一个时辰,张辽算算时间差不多,遂是翻身上马,提刀在手。

  一万将士,林列雪原,霜雪笼罩的脸上,凛烈的杀机,正如火狂燃。

  张辽扫视一眼,高声道:“众位兄弟,你们随我穿越几百里的雪原,为的就是今天,眼前这胡狗,没有一丝的防备,大丈夫建功立业,正是此时,都给我打起精神来。”

  一万将士的斗志,陡然间给调动了起来,个个激动的身形震动,仿佛那严寒与疲惫,皆已被驱散。

  “是大楚男儿的,随我张辽杀出去,杀光胡狗!”张辽一声暴喝,拍马舞刀杀下雪坡。

  “杀光胡狗!”

  “杀光胡狗!”

  震天一喝,搅动风雪变色,一万铁骑俯冲下雪坡,浩浩荡荡的向着敌营冲去。

  十余里外,大多数的鲜卑人,依旧缩在皮帐中,浑然不知楚军已杀至。

  “动作麻利点,快把草料搬进羊圈!”一名鲜卑人,正喝斥着几名汉人奴隶做事。

  那些汉人奴隶衣着单薄,面黄肌瘦,冻得瑟瑟发抖,却还得忍着严寒,将一捆捆的草料,搬进羊圈中。

  天寒地冻的,这些苦力活鲜卑人自然不会做,都逼着那些抢掠来的汉人奴隶,来替他们做事。

  “他娘的,老子叫你利麻利的,怎么还慢慢吞吞,找打是吧。”一名鲜卑人怒火,挥起皮鞭,狠狠的抽在了一名汉人奴隶身上。

  一皮子下去,那汉人奴隶痛得大叫一声,衣服顿时被抽烂,冻红的肩膀上,立刻添了一道血印子。

  那鲜卑人却不解气,接连几鞭又抽了上去。

  这大冬天的,被皮鞭抽在肉上,那种剧痛的感觉,可想而知。

  那汉人奴隶却不敢反抗,只能忍着痛,赶紧将草料搬起羊圈中去。

  “软弱的汉人,只配给咱们当奴隶,哈哈~~”几名鲜卑人哈哈大笑,甚是得意嘲讽。

  狂笑声在风中飘扬,那些汉人奴隶心有怒意,却不敢反抗,只能乖乖的做事。

  蓦然间,一名伏跪在雪中捡草的奴隶,好似听到了什么,下意识的抬起头来,向着西面望去。

  目光穿越层层的飞雪,那奴隶好似看到,白茫茫之中,似乎无数的黑影,正隐隐约约的闪烁逼近。

  风中,隆隆的声音越来越清晰,脚下伏跪的雪地,似乎也在随之颤抖。

  汉人奴隶的眼中,蓦的迸出了兴奋的光彩,仿佛看到了希望一般。

  而这时,那些大笑的鲜卑监工,似乎也觉察到了异常,下意识的转过身来,去向西面望去。

  飞雪之中,无数的黑色骑兵,如雪中的幽鬼一般,忽然间现身,踏着飞雪的尘雾,向着他们飞驰而来。

  “这大雪天的,哪个部落的兵马,吃饱了撑的还在外艹练,也不怕冷么?”鲜卑监工们这样猜测着。

  他们看着看着,眼珠子陡然间剧增,无惊的慌意迸射而出。

  因为他们看清了,那奔来的骑兵,根本不是自家的人马,更像是楚军骑兵。

  没错,根本就是楚军骑兵!

  “楚人,是楚人啊~~”惊恐的鲜卑人,哇哇尖叫着,丢下了手中的皮鞭,抱头就逃。

  他们根本没想到,也无法想通,楚军的骑兵,为何会在这风雪交加的时节,突然间杀到自己的家门口。

  鲜卑监工们望风而逃,那些汉人奴隶却是兴奋到极点,他们赶紧都躲进了羊圈中,以避一场即将到来的大屠杀。

  转眼间,那支骑兵就汹汹而至,张辽一马当先的撞入鲜卑营落之中。

  战马奔腾,张辽一身浴雪,斜拖着雪亮的战刀,如飞而至,转眼便疾驰至了一名鲜卑监工的身后。

  那名鲜卑人,方才还在抽打着汉人奴隶,张狂到不可一世,这个时候,见了楚军杀到,却如狗似的狂逃。

  惊恐的他,猛回头看去,却见一道闪亮的细线,横扫而来,陡然间华光爆涨,化为一道利刃。

  鲜卑人眼珠迸睁,几乎惊到爆射出来,还来不及尖叫出口,利刃已从他的前脖子扫入,后脖子割出。

  一颗血淋淋的人头,飞上半空,落入了雪地之中。

  张辽马不停蹄,手拖着白气丝丝的血刀,一路纵马如飞,穿越营落,向着开城腹地杀去。

  身后,一万杀气腾腾的大楚将士,如虎狼一般,砍入了鲜卑营落之中。

  此时此刻,那些躲在皮帐中,享受着炉火熏烤的鲜卑人,这才被外面的动静惊醒,纷纷的钻出皮帐来看个究竟。

  这些不知就里的鲜卑人,才方一露头,便被从旁掠过的大楚骑士,一刀砍中了脑袋。

  成百上千的鲜卑人,就这样莫名其妙,连敌人的影子都还没有看清时,就做了楚军的刀下之鬼。

  这突如其来的杀戮,终于令鲜卑人明白过来,他们所松懈的楚军,竟已如神兵天降一般,穿越几百里的风雪之地,杀到了他们的安乐老窝来。

  锣声四起,惊醒的鲜卑人,纷纷的提起兵器,杀出了帐外,企图阻挡杀来的楚军。

  只可惜,来不及上马的他们,哪里会是疾驰而来的楚军对手,成百上千的鲜卑人,不是被战刀砍死,就是被撞翻在雪地里,被马蹄辗为肉泥。

  整个鲜卑营地上空,都为惨烈的叫声笼罩,飞洒的鲜血,竟将白茫茫的雪地,都染成了片片的赤艳。

  张辽率军长驱直入,见人就砍,但凡出现在他们面前的鲜卑人,统统都杀到一个不剩。

  这个时候,北面和南面也杀声大作,邓艾和赵云二将,也各率着一万铁骑,分从两面杀入了敌营。

  三路大楚铁骑,就如三柄利刃,狠狠的刺入鲜卑人的身躯,将他们分裂解体,逐一扫灭。

  哀嚎遍天,哭声震地,几十万的鲜卑人,陷入到了无尽的恐慌之中。

  而这时,位于开城边上的丘力居,尚在自己温暖的大帐中,银辱着汉人奴隶,发泄着他的兽姓。

  正自火烧火燎时,部下匆匆闯入,大叫道:“头领,大事不好,楚军杀过来了。”

  好兴致被扰,正在兴奋上的丘力居大怒,光着屁股跳了起来,飞起一脚就将那部下踹翻在地。

  “杀你娘个腚,到处是大雪,楚人又没长了翅膀,怎能杀来,你这狗东西乱报信,搅胡了老子的兴致。”丘力居一面大骂,一面裹住自己的光屁股。

  被踹气的部下好生委屈,趴在地上,指着外面道:“小的哪里敢乱报啊,楚人真的是杀来了,头领不信就看啊。”

  丘力居怒气稍息,不禁暗生疑惑,连忙裹紧皮袄,钻出帐外张望。

  这一看不要紧,丘力居霎时间吓得魂飞破散,所有的怒气,所有的兴致,都被吓没了。

  眼前所见,整个营落上空,已是血雨横飞,嚎叫声凄厉如鬼。

  不远处,数不清的楚军铁骑,正踏雪如浪,飞驰而来,沿途所过,将挡路的鲜卑人,统统都砍翻于地。

  西面,南面,还有北面,统统都是楚人,仿佛一瞬之间,楚军撕破了空间,从几百里外的阴山,瞬移到了眼前一般。

  “怎么可能,楚军怎么可能杀到这里,不可能啊!”丘力居惊恐失色,哇哇乱叫。

  就在他惊恐的这会,张辽已一马当先,杀奔逼近,手中那一柄战刀,如斩蝼蚁一般,将方圆丈许之内的鲜卑人,统统的都斩上了天。

  丘力居吓破了胆,也顾不得许多,连裤子都来不及穿,翻身上马就望城内逃去。

  张辽却纵马如飞,早就盯上了从那华丽皮帐中逃出的敌酋,料定必是一名鲜卑头目。

  暴喝一声,张辽催马狂驰,几个呼吸间,就杀近了来不及加速的丘力居身后。

  但见他猿臂一抡,手中染血的战刀,如白色的电光一般,斜扫而出。

  丘力居听闻刀锋扫来,头也不回,急是后荡弯刀,企图竭力相挡。

  区区一员胡酋,又岂是大楚五虎上将的对手,却见他弯刀还在半道时,张辽那一刀,便已挟着雷霆之力,抢先扫至。

  血光飞溅中,丘力居的人头,飞上半空。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