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九百八十五章 辱我楚女的下场

第九百八十五章 辱我楚女的下场

  张辽一刀砍翻了丘力居,战马从他栽落的尸身的踏过,头也不回的继续向前杀去。

  三路大军,将外围的鲜卑营落收割一空,无可阻挡的杀向城内。

  开城虽为东部鲜卑王庭所在,但鲜卑人的风俗与中原不同,这王城的四周聚集着大片的营落,这些营落就相当于洛阳的外城,而真正的开城,则相当于洛阳的皇城。

  平时的时候,开城四门都是敞开的,可以容鲜卑人出入,甚至,四门间连守城的士卒都没有。

  因为鲜卑乃游牧民族,素来都是骑兵作战,没有守城的先例,慕容宏之所以修筑这座开城王庭,只不过是为了彰显他的威风而已,并非为了作战之用。

  如今楚军三路大军长驱直入,穿过外围营落,几乎没有遇到任何阻挡,就杀入了开城之中。

  这个时候,那慕容宏尚在他的王庭牙帐中,享受着汉家姑娘的温柔。

  一场过后,五十多岁的慕容宏是热汗淋漓,满脸荣光焕发,仿佛年轻了十几岁一般。

  而那几名被他凌辱的汉家姑娘,则蜷缩在胡,彼此相拥啜泣。

  慕容宏穿起了皮衣,心满意足的给自己倒了一杯马奶酒,回味起了方才的快活。

  那一杯酒未下肚时,牙帐之外,蓦然间响起了鸣锣示警之声。

  慕容宏脸色一变,正待派人询问时,一名亲兵已冲了进来,惊叫道:“大人,大事不好,楚军数万铁骑不知从何处而来,突然间杀到了咱们这里,已经快要杀进城内来了。”

  “什么!”慕容宏大吃一惊,腾的跳了起来,手中的马奶酒洒了一身。

  他奔往帐帘处,竖起耳朵一听,果然听到震耳欲聋的喊杀声,如如滔滔惊雷一般,飞快的向着这里逼近。

  那声响,那动静,分明是有千军万马杀来。

  楚军,怎么可能杀到开城?

  慕容宏霎时间惊呆在了那里,目瞪口呆,一张老脸完全被惊愕所袭据。

  神魂震荡了半晌,慕容宏猛的清醒过来,他这时才意识,颜良竟是借着大雪纷飞的掩护,利用了他防备松懈的弱点,出奇不意的以轻骑,奔袭几百里,穿过那茫茫雪原,杀到了他的眼前。

  这雪天长奔袭的战术,放眼古今,别说是汉朝的皇帝,就连他们这些胡人,都很少敢这么做。

  而今,颜良却做了。

  颜良的胆度,颜良的那份智谋,实在已是超乎了慕容宏的理解能力,深深的震撼了他惊恐的心灵。

  “颜良,这个魔鬼,他竟然……”慕容宏惊恐到了极点,他竟是语无伦次,不知如何表达眼下的心情。

  杀声渐近,慕容宏已经能听到,耳边传来阵阵如狼啸般的杀胡之声。。

  慕容宏猛然惊醒,急叫道:“快,快命全军出动,给本大人挡住楚贼!”

  他传下了号令,便奔回帐中,手忙脚乱的穿衣,想着趁着楚军未到时,趁乱逃出开城,向漠北遁去。

  慕容宏可是号称草原上的老狐狸,数十年的经验让他意识到,眼下这般形势,大败已成定局,他根本就没有挽回败局的机会。

  对他来说,上上之策,自然是先逃出开城,保住姓命再说。

  只要他能保住姓命,逃往漠北,凭借着他的号召力,将来才会有卷土重来的机会。

  慕容宏这边匆匆穿衣时,张辽已长驱直入,杀进了开城腹地。

  杀到这里时,那些惊醒的鲜卑人,终于组织起了一点像样的抵抗,开始有成队成队的骑兵,从内围杀出来,阻挡楚军逼近王庭牙帐。

  “胡虏,还想挡本将的路吗,找死!”

  张辽纵马撞入敌丛,一柄战刀荡出层层叠叠的刀影,每一刀影扫过,都是一颗人头飞上雪空。

  勇猛的大楚骑兵,跟随在张辽身后,长驱向前,如那锋利无比绞肉机一般,将沿途撞到的所有鲜卑兵,统统的绞成肉泥。

  仓促迎击的鲜卑兵,如何能是这般士气高昂的楚军对手,张辽率军从西门而出,踏着长长的血路,一直杀到了牙帐腹地。

  这疯狂的杀戮,终于将鲜卑人的抵抗意志瓦解,那些惊恐的鲜卑人,各自纵马狂逃,丢下了他们自己的大人,只顾抱头鼠窜。

  张辽没有追击那些溃逃的鲜卑人,他的目标只有慕容宏一个,那些溃逃的残敌,自有赵云和邓艾二将来扫荡。

  砍翻最后一名敌人,张辽已至牙帐之中,他长啸一声,手中战刀抡起,将那厚厚的牙帐之门,“哧啦”一声当空斩破。

  破帐,纵马直入!

  杀入帐中的张辽,一眼看到的,则是一名鲜卑老狗,正匆匆忙忙的穿着衣服,大半个还露在外面。

  那条老狗,自然是慕容宏了。

  而在慕容宏身后的角落里,几名汉家姑娘,则是惊慌的抱在一起,衣衫不整的啜泣着,显然刚刚被慕容宏所糟蹋。

  那慕容宏一见楚将杀到,吓得魂不守舍,赶紧将裤子一提,手忙脚乱的提起弯刀,颤巍巍的横在了身前。

  “你就是慕容宏那老狗呢?”张辽长刀一指,冷冷喝问。

  慕容宏强作镇定,喝道:“你又是何人?”

  他这么一问,自是等于承认,自己就是慕容宏了。

  张辽冷哼一声,傲然道:“本将乃大楚五虎上将之一,张辽是也,慕容老狗,你鲜卑大势已去,还不放下武器,束手就擒!”

  慕容宏身形剧震,张辽的威名,肃厉的言语,已足已震破他的肝胆。

  这老狗瞬间意识到,自己已入绝境,今曰不是战死,就是要变成楚国的俘虏。

  拓跋力微被楚君颜良千刀万剐,今若他被俘,还不是死路一条。

  残酷的事实是,他慕容宏,无论投降与否,都将是必死无疑。

  眼珠子那么一转,慕容宏肃厉的脸上,转眼堆起了一丝阿谀似的笑容,他将手中战刀刀锋向下,笑呵呵的步上前来。

  “原来是张将军啊,久仰大名,宏愿意归降大楚,张将军不要激动啊。”慕容宏陪着笑,一步步缓缓的走近了张辽马前。

  两个转眼只有一步之遥。

  张辽刀已放下,那般样子,似乎是等着他弃械投降。

  慕容宏陪着笑脸走近,蓦然间,眼眸中掠过一丝杀手,原本向下的刀锋,突然间向着张辽扫将而去。

  “姓张的,去死啊!”大吼声中,慕容宏的刀锋,已如电光一般袭至张辽的跟前。

  二人相距如此之近,慕容宏眼看着就要得手,他心想着突施杀手,斩了张辽,就可以夺了他的战马,趁乱杀将出去,或许,还有一条生路。

  张辽的嘴角,却闪过一丝轻蔑般的冷笑,握刀的猿臂,瞬息间如风而动

  铛~~

  一声金属交鸣,慕容宏手中的弯刀,已被弹飞了出去。

  张辽的身法快如闪电,后发而先至,慕容宏竟还没看清他的招式时,手中的弯刀已被震落。

  惊恐错愕,紧接着袭遍全身。

  张辽却不给他惊愕的机会,战刀反手荡出,刀背重重的拍在了慕容宏的前胸,一声惨叫中,慕容宏那残老的身躯,如断线的风筝一般,重重的跌出了三丈之远,撞在了地上。

  落地的一瞬那,慕容宏张嘴便喷出一股血箭。

  “狡猾的胡狗,也敢在本将的面前耍花招。”张辽冷笑一声,翻身下马,提着沾血的大刀,向着伏地喘息的慕容宏,一步步的逼近。

  那慕容宏吐血不止,吓得脸色苍白如纸,又是羞愧又是惊恐,面对逼近的张辽,不知如何是好。

  “我愿归降大楚,我愿归降大楚。”慕容宏彻底的放弃了任何想法,如狗似的叫着求降。

  张辽本想一刀宰了这个狡诈的胡酋,但想着天子能活捉就活捉的旨意,张辽便强收起了杀心。

  就在他准备喝令部下,将慕容宏绑了时,他的目光,却又瞟到了那几个惊慌啜泣的姑娘身上。

  那是一群,为慕容宏这个鲜卑老狗凌辱的汉家姑娘。

  一股愤慨的火焰,刹那间从张辽的心底,升腾而起。

  “胡狗,老子叫你欺辱我大楚的女人。”愤怒的张辽,提刀上前,愤然挥下。

  哧啦啦~~

  战刀没有斩杀慕容宏,却将他的裤裆,分毫不差的斩为了两截。

  裤裆一开,慕容那卵蛋子便掉了出来,凉嗖嗖的感觉,令那老狗本能的打了个冷战。

  正当他暗松一口气,以为张辽只是吓唬一下他时,张辽的第二刀,如电光般再次斩下。

  噗!

  一声脆响声中,慕容宏那黑漆漆的一陀,便被斩落下来,大股的鲜血,哗哗的往外翻涌。

  “啊~~”慕容宏如杀猪一般嚎叫起来,捂着自己那淌血的裤裆,在地上翻来覆去的打起滚来。

  张辽冷哼一声,翻身上马,厉声一喝:“速派斥候往雁门,禀上捷报!”

  楚军对鲜卑人的,依旧在进行,却有一只斥候飞奔西去,穿越茫茫的雪原,将张辽的捷报,送往了雁门。

  ……

  马邑城头,颜良驻立在雪中,举目东望,神色中充满了期待。

  只见那一骑风尘仆仆的楚骑,从雪中飞奔而至,尚未入城,已兴奋的大叫:“开城捷报,开城捷报,慕容宏已被生擒,西部鲜卑覆没——”

  城头处,一直沉静的颜良,长长的吐了口气,英武冷肃的脸庞上,终于浮现了一丝释然欣慰的笑容。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