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九百八十六章 大捷,大业

第九百八十六章 大捷,大业

  开城大捷!

  这振奋人心的消息,迅速的传遍了全城,马邑城的将士们人尽皆闻。

  很快,这座边境小城,就变成了欢呼雀跃的海洋,热血沸腾的兴奋,仿佛将冬曰的严寒都驱散。

  就在不到一个月前,他们伟大的皇帝颜良,才率领着他们杀到阴山脚下,扫灭了西部鲜卑,创立了不世的功勋。

  这才过去了短短几天,东部鲜卑就被踏在了脚下,盘踞于漠南数十年,实力堪比当年匈奴的鲜卑胡虏,就这样覆没在了大楚的铁蹄之下。

  如此巨大的奇功,何以不叫众将士们,感到无与伦与的振奋。

  振奋之余,将士们对颜良的崇敬,也被推上了几近于狂热的巅峰。

  颜良,以他旷古绝今的胆略,超凡入圣的武艺,还有那凡人莫及的见识,带领着他们,开创了一个如此强大的王朝。

  颜良功的功绩,已然是超越了秦皇汉武,千古第一帝,当之无愧。

  “万岁——”

  “万岁——”

  闻知喜讯的将士们,自发的来到城墙下,向颜良伏拜山呼,表达着他们的敬仰之情。

  一身落雪,巍巍如山的颜良,屹立在城头,俯视着伏跪于城下,铺天盖地的将士,耳听着那发自内心,震天动地的“万岁”声,他的胸中,猎猎的豪情在燃烧。

  我颜良,一介出身卑微的匹夫,今却扫平诸雄,一统天下,还杀得域外诸胡闻风丧胆,一个接一个的族灭。

  如此功勋,莫说是秦皇汉武,就算是那些上古的圣君,也无法与我相比了吧。

  颜良仰望苍穹,茫茫天空中,仿佛历史的长河在眼前流过,那一个个传说中的人物,都在向他致以敬叹的注目礼。

  颜良从不虚伪做作,功业远迈古今,他当然可以自信坦然的接受万千将士的朝拜,接受那些众将那献给他的那些,辉煌的荣耀,而不是去虚伪的谦逊。

  神思良久,颜良意气风发,豪然狂笑。

  那自信傲然的狂笑声,飞舞在马邑上空,和此起彼伏的“万岁”声,融合在了一起,冲天九霄,令天地变色。

  ……

  十天后,颜良率领着大军,穿越雪原,浩浩荡荡的抵达了开城。

  这里,战斗已然结束很久。

  以开城为中心,方圆数十里之地,到处是鲜卑人的尸体,整个开城俨然已变成一片雪红的地狱。

  可以说,东部鲜卑人的下场,远比西部鲜卑要惨。

  颜良扫平西部鲜卑微之战,大多数的战役,都是在和鲜卑正规军交战,那些平民也就在阴山口一战时,受到波及。

  张辽的此役长途奔袭开城却不同,鲜卑军队根本来不及抵御,就被楚军杀进了老巢,楚军根本分不清是兵还是民,总之是见人就杀。

  这般狂杀之下,除了三万多的正规军,普通的鲜卑人,也不知被杀了几万之多。

  这些却都不重要,在颜良看来,这都是鲜卑人应受的报应,就算张辽不宰了他们,这些人将来也要为大楚做苦力而死。

  颜良皇驾进抵开城,自然是对张辽、赵云和邓艾三将大行嘉奖,并照例大宴三军将士。

  攻灭东部鲜卑,大楚这一役收获,又是不可估量。

  东部鲜卑的实力,虽距西部鲜卑较弱,但实力也相当可观,人口至少有四十余万,除了被张辽杀了五六万之外,其余三十余万,统统都沦变了大楚的俘虏。

  除了丁口外,张辽他们还缴获了畜生近五十多万头,其中马匹六万多匹,牛七万头,羊三十余万只。

  毫无疑问,这是一笔巨富。

  颜良按照处置西部鲜卑时的方法,将战马充为军用,牛分发于各州郡,羊除了行赏给有功将士外,则统统纳入国库。

  此番灭了东西两路鲜卑,楚军所俘人口总计已达六七十万,牛羊马匹百万余,这巨大的收获,几乎可以抵消这些年来,颜良东征西讨的开销。

  以战养战,这才是最划算的战争。

  三军大宴,士气遮天,整个开城塞外,都弥漫着楚军将士的欢声笑语。

  “陛下啊,今又俘虏了三四十万的东部鲜卑人,这些人,陛下是否也要将他们送往中原,去让他们修大运河?”徐庶笑问道。

  颜良摇了摇头,笑道:“修大运河,几十万西部鲜卑人足够了,朕要把这几十万人留在漠南,他们还另有用处?”

  另有用处?

  众臣们一时不解,要知鲜卑已灭,漠南已是片空荡荡的草场,再无什么胡虏可威胁大楚。

  到时候大军一撤,漠南草原就会变成无人区,还留这些鲜卑人在草原有什么用呢?

  “朕要留着这些鲜卑人,在漠南草原上到处筑城,留着他们给迁到此地的大楚官民,充当劳作的奴隶。”颜良道出了他的目的。

  众臣们顿时就生了好奇,就如同听闻颜良要修大运河一样,最初之时,都表现的甚是困惑。

  颜良饮下一杯酒,高声道:“朕也不跟你们卖关子,朕已决定,将漠南千里之地,新设一州,名为阴州,朕留下这几十万胡虏,正是要令他们建设阴州。”

  阴州!

  听得这个新鲜之词,在场的大臣们,无不惊奇万分。

  要知道,长城塞外之地,古时就多为胡虏聚集之时,自秦汉以来,中原兴盛之时,就发兵击胡,迫使这些胡虏臣服,而当中原衰落之时,胡虏就从漠南南下,抢掠中原。

  如此往来徇环,似乎已成了一条不成文的定理。

  而今大楚强盛,漠南鲜卑已被扫尽,就算颜良要经营漠南,最多也就设个什么“都护府”之类的机构,仿效西域长史府,对漠南进行统治便可,又何致于专门为之兴建一州。

  可以说,颜良的这个动作,在大臣们看来,实在是有点大了。

  “漠南之地,自古以来不知有多少胡人窃据,从东胡到匈奴,从匈奴再到鲜卑,这些胡虏就如同杀不光的害虫一般,灭掉一波,用不了多久,就会又有一波从漠北高原上下来,重新寄居漠南,袭扰中原,朕此举,正是要一劳永役的除了此害。”

  颜良早知群臣之意,一番话,道出了他的真正意图。

  漠北高原地广万里,不知有多少游牧民族,以大楚现在的实力,当然不可能尽数扫灭那些飘忽不定的游牧民族。

  说不定哪一个,就会有一个漠北的游牧民族,趁着中原不备时,侵入了漠南草原,重新学匈奴和鲜卑一样,为祸中原。

  颜良既然灭不光那些漠北的游牧民族,干脆就把漠南之地,变成大楚一州,取代幽并二州,成为大楚新的北疆。

  漠南有肥美的草原,大楚据有此州,从此训练骑兵将不成问题,只要有足够的骑兵,足以将任何的漠北胡族,据之于阴山一线。

  而且,就算将来阴州失守,大楚还有幽并北部的群山,作为第二道防线,阻挡胡虏南下牧马。

  “陛下此举,倒也确有远见,既然汉朝能开辟交州,那陛下远超秦皇汉武,开疆拓土设立阴州,又有何不可。”徐庶很快转变了思路,对颜良表示了支持。

  徐庶跟随颜良曰久,也算被颜良那“奇思妙想”的姓格所感染,初听颜良要建阴州,还有些惊奇,细细一想,自然也就转过了这道弯。

  华夏以农耕为主,既然要建阴州,自然要以农耕为基础,而农耕文明保护自己的首要手段,自然就是建城。

  建城,就需要大量的劳动力,这些俘虏的鲜卑人,自然就是最好的苦力了。

  颜良遂是决定,从西起铁山,东到柳城的千里之地上,在诸处要害地段,兴建三十余座城池,分设三郡进行统治。

  同时,颜良又下旨,鼓励幽州的百姓,迁往阴州开拓,并明确表示,凡愿往阴州耕农定居的农户,一律免征五年的钱粮,每户赏赐耕牛一头,鲜卑奴隶两名,作为奖励。

  漠南毕竟乃塞外苦寒之地,幽并的百姓们吃饱了没事干,好端端的又何苦移居塞外,为了吸引这些楚国移民,官府自然必须有优厚的条件才行。

  除了吸引普通的农民移民外,颜良还下旨,今后但凡流放的犯人,一律都发往阴州,让他们戴罪立功,加入到建设阴州的大军中来。

  于是,颜良便在这酒宴之中,军帐之内,做出了诸般的大布局。

  当然,颜良的大手笔还只是开始,想把漠南之地经营成大楚一州,非是一夜可成,还需要足够的时间。

  颜良无需等到阴州建好的那一天,他所要做的,只是为后世开个好头而已。

  诸事处置完毕,酒也喝得半醉,颜良这才想起了,慕容宏那个老狗已被张辽活捉,自己还没有处置呢。

  “来人啊,将慕容宏那狗东西,给朕押上来。”颜良酒气熏熏的大喝。

  片刻后,慕容宏那一身残躯,被拖了进来。

  裤裆上挨了一刀,已成阉人的慕容宏,如狗似的趴在颜良的面前,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声。

  颜良扫了一眼,看到慕容宏裆处浸出的血渍,不禁笑道:“文远啊,看来阉人的嗜好,也能传染呢,你什么时候也好这一口了。”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