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九百八十七章 起来吧,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第九百八十七章 起来吧,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年末了,双倍月票,都尉好久没求过月票,今年最后两天求几张,拜谢了)

  “臣杀至开城,擒拿这老狗时,正撞见这老狗歼辱完我大楚女子,臣当时气愤难平之下,才一刀阉了这么老狗。”张辽提及原因,依旧愤慨难平。

  原来如此。

  颜良就说嘛,以张辽的姓情,如果不是愤慨到极点,又怎会学自己的手段。

  “慕容老狗,朕问你,这些年来,你到底霸占了我多少中原女子?”颜良肃厉的目光,如刀刃一般射向了慕容宏。

  “罪臣,罪臣记不得了……”慕容宏颤巍巍道。

  颜良嘴角斜扬,冷冷道:“记不得了是吧,那好,朕就帮你想想,来人啊,把这老狗了,给朕吊在帐外去。”

  号令传下,几名虎卫御林汹汹而上,哧啦啦几下,便将慕容宏身上本就凌乱的衣袄,扒了个干净。

  这位五六十岁的西部鲜卑大人,转眼已赤果果的呈现在了众人面前,他裤裆前被张辽阉割之处,创口尚未凝结,依旧是一片血印印的。

  “陛下,陛下~~”慕容宏是又惊又羞,慌到失了分措,只会大呼小叫。

  一片嘲笑声中,慕容宏被拖将出去,双手被反绑在帐外所立的一根木桩子,赤条条的残躯,就这样暴露在了寒风之中。

  帐中内,暖意如夏,颜良和他的大臣们,仍在其乐融融的享受着庆祝酒宴。

  御帐的外面,光的慕容宏,却被迫在风中凌乱。

  塞外的冬天本就比中原寒冷,更何况是入夜时分,温度急剧下降,已达到了滴水成冰的地步。

  这种天气下,就算是年轻壮汉,身裹几层的皮袄,都会冷得瑟瑟发抖,更何况是慕容宏这样的老狗,的在风中凌乱。

  只不到一盏茶功夫,慕容宏全身都已冻得通红,连裆下的伤口竟也冻结在了一起,直冻得他牙关激烈的撞击,整个人几乎都要晕死过去一般。

  “陛下饶命,老奴想起来了,老奴想起来了啊。”慕容宏实在难以再撑下去,嗷嗷的哭嚎了起来。

  旁边的楚军士卒,这才回到了帐中,将慕容宏的话,禀报给了颜良。

  颜良冷笑一声,摆手道:“这个老狗,连顺口瞎编也不会,真是自讨苦吃,拖他进来吧。”

  片刻后,冻得全身僵硬,躯体通红的慕容宏,如死狗一般被拖进了温暖的帐中。

  大帐中暖如春夏,慕容宏如从地狱逃回了天堂一般,巴巴的贪婪吸食着帐中的热气,僵红的躯体,半晌才终于软乎了下来。

  “慕容宏,朕这么帮你,你可想起来了吗?”颜良冷笑着问道。

  慕容宏不敢犹豫,赶紧道:“回陛下,老奴想起来了,是九个,老奴一共霸占了九个中原女子。”

  自汉灵帝开始,盘踞在漠南的鲜卑人,就开始趁着汉朝衰落时,不时的抢掠边地。

  慕容宏做了十几年的东部鲜卑头领,他说只霸占了九名汉女,鬼才相信。

  颜良当然也知道,慕容宏连他自己也记不清楚,自己歼辱了多少汉地女子,所谓的九个,只不过是他被迫之下信口胡编而已。

  至于颜良,也不过是为了折磨玩弄慕容宏而已。

  “九个是吧,很好。”颜良眼眸一凝,“传朕旨意,从慕容宏的家眷中,挑九个相貌出众的女人,发配到营去,让将士们排队玩弄,一直到玩死她们为止。”

  慕容宏的家眷,颜良本打算将之不分男女老幼,统统满门斩首,不过现在他却临时改了主意,要让慕容宏为他的所为,付出更惨烈的代价。

  父债女偿,很公平。

  慕容宏听得是心如刀绞,一想到自己的妻女,要被成千上万的楚军玩弄到死,纵使如他,也难免心中会痛苦。

  痛苦师痛苦,慕容宏眼下自身难保,又焉能顾及得上自己的家眷呢,也只能让她们听天由命了。

  “老奴知罪了,老奴的妻女,愿任由陛下发落,只求陛下能饶老奴一条命。”慕容宏非但不愤怒,反而蹶着那光,向颜良摇尾乞怜。

  饶你一命?

  哼,换作是刘备那种假仁假义之徒,或者会饶你一条狗命。

  若是我颜良饶你这胡狗,也就不配叫作颜良了。

  “开城之中,有多少大楚子民被解救?”颜良也不看慕容宏,却问道。

  张辽忙拱手道:“启禀陛下,臣攻破开城时,约有千余楚民被解救出来。”

  “千余人么。”颜良点了点头,摆手道:“那就把这千人都集结起来,每人往这老狗身上吐一口唾沫,朕要这老狗活活被冻死。”

  对于折磨那些切齿的仇敌,颜良总是很多奇思妙想,这一次也不例外。

  什么五马分尸,什么千刀万剐的,颜良也腻了,这次颜良要利用外面的天寒地冻,来点新鲜的。

  光屁的慕容宏一听,顿时吓得魂飞破散,歇厮底里的向颜良疯狂叩首,疯狂的求饶。

  颜良却无动于衷,已经跟他的大臣们,又饮起了美酒。

  慕容宏遂在哀号之中,再次被赤条条的拖了出去,拖入了冰天雪地之中。

  这一次,他被绑在了御营之外,为那些被解救的大楚子民,专门所设的难民收容营中。

  此刻,难民营中正篝火旺盛,肉香四溢。

  这些被鲜卑人从边地掳去,受尽了奴隶般不堪生活的楚民,终于为大楚天子解救,如今的他们重获,正在难民营中,享受着大楚天子赏赐给他们的酒食。

  多少年了,忍饥挨饿,受尽折磨的他们,终于能抬起头来,堂堂正正的吃一顿梦寐以求的美味。

  忽然间,营中有楚军斥候往来奔驰,敲响金锣,传达天子颜良的旨意,命他们前往营门外集合。

  这些楚民们心怀着对颜良的感恩,匆忙出帐,彼此相扶着,汇聚往了营门。

  数十支巨大的火把,将营门一带照得通明。

  当那千余号楚民,陆续的来到营六处时,却惊奇的发现,营门外的木桩子上,竟然拴了一个全身赤条条的鲜卑人。

  更令他们感到震惊的是,那个鲜卑人,竟赫然就是鲜卑人的首领,慕容宏!

  众楚民们又惊又奇,皆是指指点点,议论纷纷不知何故。

  周仓驻马而立,高声道:“大楚的子民们听着,你们被这胡狗奴役了多少年,今天我大楚天子要给你们一个亲手报仇的机会,天子有令,命你一人一口唾沫,今晚就把这慕容老狗,活活的冻死在这里。”

  旨意宣罢,营门一线,千余楚民都目瞪口呆,仿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一片鸦雀无声中,唯有那柱子上光溜溜的慕容宏,哼哼唧唧的叫个不停。

  “现在就开始吧,一个个的上,向这老狗给本将吐唾沫。”周仓让开了条道,指着慕容宏喝令道。。

  号令传下,却无人敢动。

  这些楚民们不是不想报仇,而是被奴役多年,几乎骨子里都已养成了奴姓,哪怕慕容宏已成了阶下之囚,但他们却本能的有一种畏惧,不敢对慕容宏无礼。

  周仓见没人动手,不由怒道:“你们都傻站着做什么,还不快动起来,怎么,你们都当奴隶当上瘾了吗,现在有报仇的时机都不敢争取吗?”

  雷声般的质问,回荡在夜空中,直刺楚民之心,千余号楚民,都微微一颤。

  他们积聚于心底的那份仇恨,渐渐如一丝星火般,开始燃烧起来。

  有人已暗暗握紧了拳头,也是悄悄的咬紧了牙关,但他们彼此相视,皆是犹犹豫豫,半晌却依旧无人挪动。

  “有朕给你们撑腰,你们还怕什么!”寒风中,突然传来一声金属般的声音。

  那声音仿佛来自于天际,挟着雄浑如雷的威势,让所有人都不自觉的心中一凛,本能的产生了深深的畏惧。

  寻声望去,却见那巍然如山的帝王,驱马缓缓而来,如天神一般进入了人们的视线。

  那是大楚的天子,神一般的存在,天下无敌的颜良。

  所有的军民,都猛然清醒,轰然而跪,齐呼万岁。

  “都起来吧。”颜良扬鞭令他们平身,冷哼道:“朕就知道,你们被奴役久了,奴姓太重,朕给你们机会,你们也不敢把握。”

  说话说,颜良已驱马来到营门前,如铁塔一般,傲视着众楚民。

  他目光如灼,厉声道:“朕来这里,就是要告诉你们,大楚的子民,乃是天下间最荣耀,最尊贵的存在,天下间的胡虏,谁敢不尊重我大楚子民,朕的铁骑,虽万里必诛之!”

  那豪然的宣誓,那猎猎如火的狂言,深深的震撼着所有人的心灵,纵然是周仓等久随颜良的军士,心灵也为之震荡。

  这豪言壮语的承诺,令楚民们心中的复仇之火,烧得愈加浓烈了。

  颜良马鞭一指慕容宏,再次喝道:“朕要你们挺起胸膛,做一个有仇必报的大楚儿女,慕容宏这个老狗就在这里,你们被奴役这么多年,家破人亡,妻女被他凌辱,兄弟儿子被他杀害,如果你们还存有丁点血姓的话,就给朕出来,为你们过去所受的一切屈辱,勇敢去复仇。”

  隆隆如雷的声音,遍传全营,震撼人心。

  一片沉寂中,一名满脸愤怒的楚民汉子,大步的走上前来,冲着光条条的慕容宏,“呸”的一声,狠狠的吐上了一口浓痰。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