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九百八十九章 玉雀台上春水温

第九百八十九章 玉雀台上春水温

  “鲜卑百万之众,就这么灭了?”冰冷简陋的皇座上,刘备嘴巴张得老大,满脸的不可思议。

  阶下群臣,也个个是嗔目结舌,一副副难以置信的模样,仿佛不敢相信这惊人的事实。

  以颜良之强,楚国之盛,真要灭掉鲜卑,说实话,也并非什么不可能之事。

  但令刘备君臣感到震惊的是,颜良竟然能在此天寒地冻,草原雪封的时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事,一举将东西两部鲜卑扫灭。

  奇迹,这绝对是奇迹。

  更叫刘备想不通的是,两部鲜卑面对楚军的进攻,竟似乎全然没有还手之力,更没有逃跑之心,就如同那待宰的羔羊,就那么乖乖的躺在案板上,任由颜良宰杀。

  “拓跋力微和慕容宏这两个家伙都傻了吗,楚军既然那么强,他们为何不逃往漠北,却坐任颜良攻灭?”半晌后,刘备困惑的质问道。

  细作只得颜良奇袭阴山口,灭西部鲜卑,雪地奔袭数百里,突灭东部鲜卑的神奇计谋,道将出来。

  刘备和他的臣下们,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不是拓跋力微和慕容宏傻了,不懂得逃,而是颜良料敌先机,根本就没有给他们逃的机会,生生把他们关在漠南,如宰羔羊一般的宰杀。

  “这个颜良,想不到他胆子这么大,竟然敢冒着大雪,去长途奔袭东部鲜卑,实在是……“田豫震愕之下,不禁感叹起来,却不知该如何表达自己的震惊。

  阴冷的大殿中,一片唏嘘感慨,所有人都震惊于颜良那不可思议的胆略。

  皇座上,刘备却脸色阴沉,深眉暗皱,众臣对颜良的那份惊叹,令他心情很是不爽。

  “咳咳~~“刘备故意干咳了几声,打乱了群臣的感慨。

  众臣这才缓过神来,收敛了对颜良那份惊叹之意。

  “鲜卑人愚蠢,若是换作朕,那么多的铁骑在手,焉能令颜良逞狂。”刘备捋着胡须,不屑的说道。

  众臣面面相视,面对着刘备的这份自信,都不知该如何回应。

  你刘备现在倒是放起了马后炮,显得自己多了不起似的,当年你可是握在河北三州之地,却被颜良杀得一路狂逃,一直逃到了这化外之国,依靠高句丽这等胡国的庇护才能苟活。

  君王自信,臣下们却都有点汗颜。

  “陛下,如今两部鲜卑已灭,颜良在北方再无牵制,臣料他下一步,只怕必会引军东向,杀奔高句丽,冲着咱们来啊。”鲜于辅站了出来,焦虑道。

  刘备身形一震,深陷的眼眶中,闪过一丝惧色,方才憋起的自信,给鲜于辅的话瞬间震碎。

  刘备又干咳了起来,傲然道:“颜贼在中原逞狂却罢,高句丽深处群山之中,皆为山城,那颜贼就算敢入侵高句丽,又能如何。”

  刘备很是自信,他虽觉中原无望,但对守住眼下这份基业,还是有信心的。

  高句丽国的诸城,皆依山而建,用山石所筑,其城坚固无比,纵使是破城炮那种重型武器也无可奈何。

  这山城的特殊防御体系,正是刘备引以为傲的资本。

  田豫却道:“高句丽的山城虽坚固,但楚军兵强马壮,光靠这山城坚守,太过被动,只怕还是不够的。”

  众臣纷纷称是,要知道,当年黎阳邺城的恐怖旧事,仍历历在目,他们可不想把存亡的机会,全都押在高句丽的山城上。

  刘备也眉头暗凝,灰白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隐忧。

  正当这时,殿外来报,言是孙乾归来,请求面圣。

  “公佑回来了,太好,速速传入。”刘备大喜,激动的站点跳起来。

  孙乾出使倭岛,劝说张飞重归,这一去就是数月之久,消息全无,令刘备无时无刻不担忧挂念,只怕孙乾不是葬身大海,就是被暴脾气的张飞,一怒之下给宰了。

  如今孙乾来归,刘备如获希望一般,不激动才怪。

  未久,一脸风尘的孙乾,匆匆的步入了殿中,拱手拜见。

  “公佑,你可算回来了,朕着实挂念于你啊,此去倭岛,你可见到翼德了吗?”刘备迫不及待的问道。

  孙乾喘了口气,笑道:“恭喜陛下,臣幸不辱命。”

  一句幸不辱命,刘备听着是如释重负,心花怒放,一时间激动的竟有些手足无措。

  殿堂中,田豫等伪汉众臣,也兴奋难抑,一扫方才的消沉。

  “朕就知道,朕与翼德兄弟情深,他不会抛下朕不顾的,朕果然没认错这个兄弟啊,哈哈~~”兴奋到顶点的刘备,得意的放声大笑起来。

  看着得意的刘备,孙乾欲言又止,似乎有什么话不好出口。

  刘备却没看出,笑呵呵问道:“公佑啊,翼德他说什么时候发兵来助朕?”

  “这个嘛。”孙乾犹豫了一下,拱手道:“翼德将军虽决定重归陛下,但他却说,一旦楚军攻打高句丽,他将率水军袭击楚国辽东沿海,现在却不会率军来高句丽与陛下会合。”

  “什么!”刘备笑容急收,面露惊愠之色。

  张飞的意思明白,他虽然愿重归刘备,但却不会远离倭岛,将自己手中的兵马,拱手交给刘备不统领。

  这也就是说,现在的张飞只想割据一方,你刘备有危了,他可以从旁侧应,你刘备想要控制住张飞,空手套白狼似的拿到倭岛兵权,却是没门。

  如此一来,张飞的重归,对刘备来说,价值便等于大打折扣。

  啪!!

  刘备的拳头,重重的击在了案几上,摇头叹道:“翼德啊翼德,朕待你是百般真心,你对朕的误会,却为何还不能化解呢?”

  张飞不肯把兵马尽交给刘备,显然是对刘备还怀有不信任,这让刘备有点伤感。

  还有些恼火。

  恼火过后,刘备很快就又变得垂头丧气起来,斜坐在那里,一时沉默不言。

  这时,孙乾劝道:“陛下息怒,臣相信以陛下的真诚,有朝一曰必能打动了翼德将军。”

  “有朝一曰?”刘备冷哼一声,“那个时候,恐怕朕已经被颜贼害了,打动了他还有什么用。”

  孙乾被呛得满脸尴尬,不知该说什么。

  “其实,有翼德将军能从海上相助,对我们来说也不失一股助力,至少,就算高句丽有失,陛下还多了一处立足之地啊。”田豫意味深长道。

  多了一处立足之地?

  刘备茫然一刻,眼眸中猛的闪过一丝异芒。

  沉默片刻,刘备点头道:“你说得不错,朕如今又多了一条后路,那颜贼还有何惧,他若有本事,就尽管来攻高句丽好了,朕倒要看看,他没有那个本事,破得了高句丽的山城防御。”

  刘备不屑的语气中,重燃起了傲意,那讽刺的目光,投向了遥远的南面。

  ……

  千里之外,邺城。

  天寒地冻中,玉雀台上灯火通明,颜良自然是正大享受着风花雪月。

  诺大的高台上,一池春花正飘荡着丝丝的热气,浓郁的香精之气,在空气中肆意弥漫。

  这是一座十步方圆的巨大泳池,水池的下面,有宫人用火炭,不停的烘烤,维持着水池的温度。

  颜良就在这泳池中,肆意的畅游,享受着温泉一般的惬意。

  身为帝王,颜良绝对是最会享受的一个,而且比那些只会弄些什么酒池肉林之类无趣花样的皇帝,要更会玩。

  这座玉雀台上的泳池,便是颜良驱使千名胡虏奴隶,赶在入冬之前建成的。

  一个来回游过,颜良斜躺在泳池过,一面休息,一面享受着宫女奉上的果品。

  这时,耳边响起了莺莺燕燕的笑声,颜良抬头看去,却见一众美人,相互说笑着步入了大殿,来到了泳池边。

  大乔、小乔、甄宓、蔡姝、关凤等七八名美姬,皆身裹着白色长袍,面带着桃花,笑盈盈的站在面前,向颜良施礼。

  那白花的薄衫在水气熏蒸之下,很快就变得透明起来,内中的细腻光滑,隐约可见。

  “水正热着呢,都下来陪朕吧。”颜良哈哈一笑,扬手道。

  众美姬们彼此相看,皆面露几分羞色,一时都扭捏了起来,无人卸衣下水。

  “陛下有命,姐妹们还犹豫什么呢。”小乔第一个放下了羞怯,将身上的白袍,很从容的褪了下来。

  小乔那丰腴十足的身段,顿是映入眼帘,而她的身上,只余下三块红色的绸布,勉强的遮住了隐微之处。

  小乔这么一带头,其余的美人们,皆也跟着褪下了衣袍,露出了穿着同样,风韵却各不相同的身段。

  白花花一片,逼目而来。

  这些美姬们所穿,正是颜良一时兴起,命宫中裁缝们,为她们量身打造的泳衣。

  众美姬们当然不知道,她们的皇帝夫君,哪里来的突发奇想,竟会想起让她们穿这样露骨的衣衫,来此间游泳。

  众美姬们嬉笑着,一个个低眉含笑,下入了这温暖的水池中。

  看着那一个个(*)的曼妙美物,颜良哈哈大笑着,如一头嗅到了肉味的狂鲨一般,一年猛扎,扑向了水中的众美。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