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九百九十章 鸳鸯戏水

第九百九十章 鸳鸯戏水

  (2013年最后一天了,明天就是元旦了,最后一天,都尉提前祝兄弟姐妹们元旦快乐,顺便再求几张票票哈)

  颜良这么一扑过来,水中的一众美人们,都如炸了窝的雀儿一般,嘻笑着四下散开。

  颜良左游右荡,在这诺大的水池中,追逐起了那些慌笑着逃窜的美人。

  水中春色涟涟之时,水池外面,关凤尚双臂拢在身前,遮遮掩掩,一副羞怯的样子,却是不敢下水。

  “凤妹妹,这水中极是舒服,还不快下来啊。”小乔浮在水里,大声的向还在泳池边上扭捏的关凤笑道。

  “这多难为情啊,还是不要了。”关凤颇是害羞,一双臂儿遮庶掩掩的,窈窕的身子紧紧缩成一团。

  “怕什么,这里没有外人,都是自家姐妹,有什么好害羞的。”小乔倒是大方的紧,几下游到了水池边,挺起那傲人的雪峰,向关凤劝道。

  她二人的对话,颜良自然听得清楚,暗想这小乔果不愧是他众美姬之中,虽开化的一个,远比关凤这将门出身的女子,要放得开许多。

  颜良便仰浮在水中,眯着眼,饶有兴致的在关凤的身上瞄来瞄去,欣赏着她那份羞答答的样子。

  关凤脸畔晕色更浓,贝齿轻咬着红唇,暗想着天子不知哪里来得这么多古怪念头,竟然能想到让她穿这般难为情的衣服来。

  “这哪里是衣服嘛,明明就是几块破布拼凑起来,挡也挡不住,给我穿的偏偏还是白色,这一浸了水,岂不变成透明的……”

  关凤心中抱怨时,双臂紧紧的拢在胸前,生怕那细细的丝带不小心断掉,那样的话,自己岂非乍现,当着这多姐妹的面,丢也丢死人了。

  若是换作平常,关凤这般扭捏,颜良自会生气,觉得不爽。

  但眼下他就是想与众美嬉闹,心情好得很,关凤这般一扭捏,他非但不生气,反而瞧着愈加喜欢。

  眼瞅着关凤迟迟不下水,颜良眼珠子一转,心中生了一个坏主意。

  他便假意的游了过去,漫不经心的从关凤跟前经过,突然间从水中跃起,猿探出,虎掌猛的按住了关凤的翘,猛一用力,笑道:“快给朕下来吧。”

  关凤不及防备,一个没站稳,尖叫着便栽入了水中。

  她虽是北人出身,但久随关羽镇徐州,那地方也是多水之地,关凤水姓虽不及小乔等水乡长在的美人,但也算不错。

  她这般一下水,只惊了一刹那,很快就回过了神来,急是从水中钻了出来。

  这时的关凤,浑身已然湿透,水珠子霖霖的从她光滑的上滑落,烛光照耀下,反射着充满的光泽。

  而她穿得是白色的泳装,这般一浸水,顿时便变在了半透明。

  颜良那充满邪意的目光,顺势便紧紧盯在她胸前,坏笑着欣赏那若隐若现的酥物。

  关凤羞意满面,向着颜良娇嗔道:“陛下你坏,你偷袭臣妾。”

  抱怨时,关凤双臂儿一扬,向着颜良便泼起了水。

  颜良没想到关凤给来这一招,正笑的欣赏着她的羞样,冷不防一股水扑来,灌了他一嘴。

  若是平常时,关凤敢这般无礼,颜良必定勃然大怒,但眼下这么一泼,却让颜良倍感情趣。

  颜良遂也不怒,反是哈哈大笑着,也抡起手臂,向关凤反泼起来。

  其余大乔小乔等美人,瞧着热闹,也加入到了关凤那边,帮着她向颜良泼起了水。

  这温暖如春的水池中,回荡着满含春情的欢声笑语。

  一众美姬们人多势众,颜良势单力薄,显然不是她们的对手,几下便给泼得睁不开眼来。

  “好啊,你们这些臭娘们儿,竟敢合起来欺朕,看朕怎么收拾你们。”颜良兴致大起,一个鱼跃向前,向着她们扑将过去。

  众美“啊”的一声尖叫,如那受惊的鱼儿一般,四散的逃了开来。

  “哪里逃!”颜良一声坏笑,向着近处的小乔扑了过去。

  小乔娇笑如银铃一般,玉臂那么一划拉,双腿那么一蹬,几下就将颜良甩开了很远。

  小乔可是自幼长于江南,水姓远胜于颜良,水中用“如覆平地”形容也不为过,颜良虽在江东居住了多年,但水姓又岂能比得上他。

  追出数步,眼看着小乔越躲越远,颜良无可奈何,只好放弃,转又扑向了另人。

  一众美姬又是嬉笑,又是尖叫,拼命的在水中扑腾,躲避着颜良的追逐。

  颜良就如一头饥饿难耐的狂鲨,钻入了这美人鱼的世界里,血盆大口张开,疯狂的扑向这些受惊的猎物。

  追逐了片刻,颜良的目标,锁定了生自于北方,水姓最弱的甄宓,几下就给他逼到了泳池边的一个死角。

  甄宓左冲右突,又岂能逃出颜良的“魔掌”,无奈之下,只有束手就擒,娇笑着做了颜良的俘虏。

  “让你泼朕,看你往哪里逃,哈哈——”

  颜良一个猛扑,纵上前来,虎掌顺势向甄宓抓了上去,这一抓不偏不倚,正好抓在了她的泳衣上,稍一用力,那丝带便被他给扯断。

  泳装一落,那高傲的美物,顿时跌落而出。

  瞬时间,颜良血脉贲张,胸中燎燃已久的邪火,陡然间狂燃起来。

  邪念一生,颜良虎躯上前,将惊羞的甄宓推向了泳池边,雄风抖擞,竟要在这泳池之前,征伐猎物。

  “陛下,姐妹们还在这里呢~~”甄宓慌羞难耐,娇声拒推。

  “那又怎样,天下都是朕的,朕想怎样就怎样。”颜良烈火焚身,哪管许多,只管快意纵情。

  甄宓羞怯难当,却又怎敢坏了颜良的兴致,只能按下羞意,曲意迎逢。

  一场,竟在这温暖的水池中,上演起来。

  其余那一众美人,却不想颜良竟突发其想,在这诺大的泳池中,施起了恩露,众美不禁都面生羞意。

  嬉笑声渐息,众美瞧着那惊心动魄的画面,一个个心中积聚的渴念,不禁也被诱发了起来。

  她们彼此相望几眼,都含着媚笑,四面八方的游了过来,当真如那美人鱼一般,缠绕在颜良四周,一众美人,共同服侍起了颜良。

  当此寒冬之季,殿外天寒地冻,殿内却温暖如春。

  就在这春色无边,水气蒸熏的泳池之中,颜良便和他的一众佳人,纵情戏水,好不快活。

  折腾许久,颜良不知征御了几名美人,方才甘霖降尽,征伐歇息。

  颜良这才和一众美人上岸,擦干净了身子,就在那内殿的大锦,拥簇众美,相拥而卧。

  天下已平,鲜卑已灭,大运河也在修,国库丰盈,军民归心,众美在怀……

  赤条条的颜良躺在一堆肉香之中,脑海之中闪烁着诸般功业与快活,只觉人生之得意,还有什么能跟现在相比。

  “只要再宰了刘备,还有司马懿两个家伙,就更圆满了。”

  颜良翻了个身子,紧紧压在了身边的大乔身上,虎掌顺势往那酥峰中一按。

  掌中玩弄着酥物,脑海中,颜良已开始筹划起灭刘备的战略。

  如梦如幻的惬意中,沉沉入醒。

  玉雀台外,悄然又飘起了雪花,天寒地更冻。

  ……

  这一个冬天,不知不觉的就过去了。

  大河南北,下了数场大雪,虽有不少偏远山区的百姓,因为官府救济不及,出现了冻死冻伤之事,但整个大楚国,基本都在平静中渡过。

  瑞雪兆丰年,冬天有大雪降临,预示着来年必风调雨顺,粮草有望再获丰收。

  随着冬雪融化,春天终于到了。

  天气转暖,北方冰封雪地渐销,草原上也开始抽出了新绿。

  新建阴州的千余户移民,也开始在官府的资助下,在这片全新的家园上,播种春耕。

  颜良特意给太史慈下了命令,要他严令阴州地方官府,绝不可欺压这千余户新移民,而且要给予他们尽可能多的帮助,让他们渡过在阴州定居的头一年。

  在颜良看来,这一千余户阴州新移民,将起到一个榜样的作用,如果这第一波的移民能够在阴州顺利立足扎根,粮食获得丰收,甚至是发家致富,他们的榜样作用,将诱使更多的中原百姓,移民前往阴州开创新生活。

  唯有大量的楚军,扎根于阴州,在这里立足稳定了,将来才能供养起足够的军队,在这里长期的驻扎,而不用拖累朝廷中央的财政供给。

  如此,阴州才能彻底的融入大楚,使那些胡虏再无滋长重生的机会。

  阴州移民的顺利,令颜良倍加欣慰,眼看春暖花开,颜良遂是召集众臣,将伐高句丽,灭刘备的战略,提上了议程。

  “高句丽皆为山城,其城无不以山石所筑,甚是坚固,只怕我军劳师远征,会钝兵于坚城之下呀。”田丰顾虑道。

  当年颜良曾经田丰辽东主政,这位老臣对于高句丽的情况自是十分熟悉,他的判断,对于征伐高句丽方面,他当然有足够的发言权。

  面对田丰的顾虑,颜良却不屑一笑,冷冷道:“刘备的高句丽以为依仗山城,就可以阻止朕将他们覆灭吗,哼,朕倒要看看,是他们的山城坚固,还是朕的火药厉害!”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