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九百九十二章 披着羊皮的狼

第九百九十二章 披着羊皮的狼

  (祝大家元旦快乐,新一年里身体安康,万事如意,多多订阅,哈哈~~)

  啪!

  刘备的拳头,狠狠的击在了案几上,怒骂道:“高延优这个狗贼,他竟然敢私下向颜贼求降,还想害死朕,实在是可恨!”

  阶下鲜于辅等诸将,也个个愤慨,大骂高延优背信弃义,向颜良的霸权屈服。

  一片愤慨中,田豫却冷静说道:“陛下息怒,臣以为,高延优要害陛下这件事,多半乃是颜良施得离间计。”

  “离间计?”刘备身形一震,气消之余,情绪冷静了不少。

  “对,就是离间计。”田豫接着道:“高句国远离中原,那高延优毕竟与颜良并无深仇大恨,今颜良灭了鲜卑两部,高延优畏惧楚国之势,想要纳贡称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高延优畏于强权,背弃了朕也就罢了,可是他想要杀朕,这又怎么说?”刘备沉声道。

  田豫继续道:“陛下手中有兵两三万,高延优他应该很清楚,他若想害陛下,必得大起兵戈,最终落得两败俱伤,那个时候,正好给了楚国可趁之机,高延优没那么笨,他应该不会蠢到自取其乱,所以臣想,这必定是楚国细作造出的声势,想要离间陛下与高延优的关系。”

  田豫一番话,听得刘备怒火尽消,仔细想想,似乎还真是这么一回事。

  醒悟过来,刘备再一拍案,咬牙骂道:“颜贼还是那么阴险,他的这条计策可真够毒的。”

  群臣纷纷掉转风向,又改骂起了颜良狠毒。

  一片诅骂中,孙乾道:“高延优虽然不敢跟咱们明着动手,但他只要切断了我们的粮草供给,不消月余,我几万兵马就要土崩瓦解,那个时候,高延优只怕不废吹灰之力就能……”

  孙乾没有再说下去,但那言下的意思却已明了。

  粮草一断,汉军就此瓦解,高延优用不着大动干戈,就能轻易的灭了他刘备,将他的人头献给颜良。

  刘备身形猛的一震,一丝悚然涌上心头,急道:“公佑所言极是,朕以诚义待高延优,可保不准那高延优心怀歹意,朕可不能坐以待毙。”

  刘备的言语中,暗暗透出丝丝冷杀之意。

  众臣都感受到了那份冷意,那鲜于辅突然叫嚷道:“咱们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杀进丸都城中,灭了高延优那厮,把高句丽吞并了。”

  众人皆是一惊,皆为鲜于辅的好大口气所震。

  刘备也眉头一凝,似是动了心。

  “鲜于将军的提议,倒也未必不可行,梁口距离丸都极近,倘若咱们突然发动急袭,确有很大的把握,可以一举拿下丸都。”田豫也表现赞同。

  连田豫都赞同了,刘备精神陡然一振,显得出了极大的兴趣。

  这时,田豫却又道:“不过陛下来高句丽未久,人心未附,若是杀了那高延优,只怕高句丽人未必会甘心归附,反而会激起他们的愤怒,群起抵制陛下,那时若楚军趁势来攻,反而于我们不利。”

  “虽杀不成,那就将高延优生擒,把他做为傀儡,利用他来统治高句丽军民。”孙乾献计道。

  话音方落,刘备就拍案道:“这是条好计,就这么办吧。”

  看得出来,刘备生恐自己再度陷入险境,急不可耐的要抢先动手。

  “陛下,那高延优此前一直善待我们,如今虽谣言四起,但他终究并没有对我们怎样,倘若我们抢先动手,只怕会被世人指摘,说我们是忘恩负义啊。”陈到站出来表示反对。

  刘备眉头一皱,冷冷道:“先发制人的道理,你懂不懂,等高延优要加害朕时,朕才出手不就迟了。更何况,朕与高延优,本来就是互利的关系,哪里来的恩义,朕为了复兴大汉的伟业,抢先动手又怎么了。”

  刘备一番话慷慨傲气,俨然理所当然似的,如今的他,早已撕破了仁义的面具,凡事以利字当先,哪还管什么仁义的名声。

  陈到被斥了一番,精神有些萎靡,黯然的退在了一旁,不再言语。

  刘备腾的站了起来,冷冷道:“颜贼想置朕于死地,朕岂能就犯,尔等速速去做准备,朕不曰就发兵突袭丸都,将高句丽国彻底纳入朕的撑控之中。”

  众臣悚然,纵使有人还心怀疑虑,但见刘备如此坚决,却也不敢反对。

  一众大臣们很识趣,纷纷慷慨表示,愿为刘备效死力。

  ……

  千里之外,邺京。

  “陛下,黄老将军率领的五万大军,已以往阴州换防为名,进至了渔阳郡。”御书房中,庞统向颜良汇报着军情。

  颜良微微点头:“高上宫那小子呢,他现在的情绪如何?”

  庞统笑道:“近月以来,高句丽国的密使频繁出入出馆舍,臣估计着,高句国内部对诛杀刘备这件事上,还存有着犹豫。”

  “犹豫就好。”颜良冷笑一声,“高延优那小子越是犹豫,刘备就越是寝食难安,朕估摸着,这头披着着皮的狼,早晚要生出些事端来。”

  庞统呵呵一笑,虽不语,却深明颜良心意。

  刘备身感威胁,以其姓格,绝不会坐以待毙,必会奋起反抗。

  如此,则高句丽国中,必然生乱,这样一来,岂非正给了大楚可趁之机。

  颜良之所以到现在都没杀高上宫,为的就是这个目的。

  君臣二人正说话间,外面宦官来报,言是锦衣卫统领马谡,有紧急之事求见。

  “宣幼常进来吧。”颜良挥手道。

  片刻后,马谡趋步而入,行过跪拜之礼,兴奋道:“陛下,喜讯啊,高句丽国有喜讯传来。”

  “嗯。”颜良剑眉微微一动,淡淡笑道:“看你这么兴奋,莫非是刘备那厮向高延优动手了不成?”

  “原来陛下早有所料!”马谡面露惊奇。

  果然是如此,颜良和庞统对视一眼,二人的眼眸中,不约而同的闪过几分讽意。

  “刘备是怎么对付高延优的,说说具体情况吧。”颜良淡淡道。

  马谡从惊奇中回过神来,遂将锦衣卫方面在高句丽打探到的情况,向颜良全盘报上。

  原来,就在半月之前,刘备以去往海边,投奔瀛州的张飞为由,请求从丸都南面过境去往滨海。

  高延优正愁着怎么处置刘备,这下刘备主动提出离开高句丽国,高延优自然巴不得他这个瘟神赶紧滚蛋,便毫无防备的答应了刘备所请。

  刘备率领几万大军,就这么大摇大摆的离开了梁口城,从丸都以南二十余里过境,半道上,却突然率军杀向了丸都。

  丸都中虽有兵万余,但高句丽人不想刘备言而无信,突然反戈一击,猝不及防的情况下,给刘备轻松的攻破了都城。

  那高延优逃跑不及,便给刘备所俘,成了刘备的傀儡。

  “眼下刘备对待高延优,就如当年曹对待汉献帝一般,将之视为傀儡,借以向高句丽内外发号施令,刘备俨然已是控制了整个高句丽国。”

  马谡详详细细,将整个高句丽国的形势,都呈报了出来。

  听罢,庞统感叹道:“这个刘备,现在为了活命,当真已是不择手段。”

  “哼,刘备这厮,寄宿于谁,谁就要倒霉,那高延优自己蠢,活该他被刘备窃取了大权。”颜良冷笑不屑,对高延优的处境,并无丝毫同情。

  这时,马谡又道:“刘备虽利用高延优,表面明压服了高句丽人,但暗里高句丽人对刘备却十分的忌恨,臣以为,眼下高句丽内部人心不稳,正是我大军征伐的好时机。”

  颜良微微点头,腾的站起身来,豪然道:“高句丽内乱已生,正是出兵征伐之机,传朕旨意,诸军按照原定计划,即刻向高丽句国挺进。”

  颜良的旨意,迅速的传达了下去,屯集于邺城,备战已久的诸军,即刻便进入了战争状态。

  张任、严颜、李严、朱桓等将,各率数万兵马离京,向着幽州方向,浩浩荡荡的开进。

  位于幽州的黄忠所部五万大军,则提前辽东进发,与吕蒙的辽东军团会合。

  此次伐高句丽,颜良将动用包括辽东军团在内,三十余万兵马,不扫灭高句丽,宰杀刘备,誓不罢休。

  二十余万的前军,先行而发,颜良在布署完留守后,也将率十万中军,御驾亲征。

  开战的旨意虽下达,但颜良在庞统的建议下,这一次开战的旗号,却非要灭高句丽,而是征讨刘备。

  高句丽国生内乱,人人对刘备敢怒不敢言,大楚兴王师,以除刘备这个歼贼为名起兵,势必会削弱高句丽人的抵抗意志。

  倘若能不战而屈人之兵,正是上之上策。

  颜良采纳了庞统的计策,以诛刘备为名起兵,御驾起身之前,他还召见了高上宫。

  高上宫虽是高延优的四子,但丸都被刘备控制,高延优和诸子都成了刘备的傀儡,那高上宫就成了唯一幸免的高句丽王子。

  高上宫闻知国内事变,父兄被囚,自然是惊恐错愕,慌到不知所以。

  正当这时,却收到了颜良的传诏,高上宫只得怀着忐忑之心,前来面见颜良。

  一见面,颜良便冷笑道:“高上宫,朕早说过,刘备是个歼诈狠毒之徒,朕叫你们父子早点宰了他,你们却偏是犹豫不听,现在,你们终于自食恶果了吧。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