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九百九十五章 试 探

第九百九十五章 试 探

  “全军,做好准备,楚军要用火药轰城了,给他们点颜色瞧瞧。”鲜于辅扬刀一喝,甚是自信。

  号令方下,山坡下城,楚军的战鼓声,已冲天而起。

  咚咚咚~~

  鼓声隆隆如雷,万千旗帜招展,汇成一片滔滔的赤色海洋。

  八万大楚将士的神经,骤然紧绷起来,纷纷握紧了手中的刀枪,战意如火,狂燃而起。

  颜良一片平静,望城片刻,扬鞭一喝:“全军,进攻!”

  咚!咚!咚

  鼓战骤然变急,巨大的令旗,在中军处如风而舞。

  天子的旨意已下,前军处,黄忠大喝一声,长刀向前一指,四万名攻陷城之士,如天崩地裂般的裂阵而出。

  这钢铁的军队,高举着大盾,向着敌城仰攻而上,漫山遍时的向着梁口南城一线逼近而来。

  城头上,鲜于辅冷笑一声,以嘲讽的语气,喝道:“全军开始反击,好好的给这些楚贼点教训,让他们知道本将的厉害。”

  汉军的战鼓声,随之骤起。

  山城上,早就准备好的汉军弓弩手,闻令放箭,数千支箭矢,如飞蝗一般,向着楚军扑砸而去。

  楚军早有准备,大盾高举于上,结成密不透风的穹顶,将如雨而至的箭矢,叮叮铛铛的弹落开来。

  眼见箭射无效,鲜于辅又大叫道:“放檑木和石块,给本将撞死敌贼。”

  箭落的同时,城头上的其余汉军,急将大块的檑木,圆形的巨石推下城头。

  那檑木和巨石,借着居高临下之势,顺着山坡向楚军的阵形,呼啸的滚卷而下。

  “敌方有檑木,注意躲避!”黄忠见势,急又大声喝令。

  呼喝间,成百成百的檑木和巨石,挟着强大的下坠之势,向着楚军辗撞而来。

  位于前端的楚军敢死队,迅速的将大盾下端深深的插入地面,作为屏障,后方的士卒,则已早就准备好的木柱,向着抵住大盾,七八人为一组,奋力向前推拒。

  轰轰轰!

  飞滚而下的巨石和檑木,纷纷撞上了这盾壁,威力和声势虽然大,却被楚军临时构建的盾墙,硬生生的挡了住。

  楚军准备充分,汉军第一波的石木攻击,并未收到多大效果,杀伤楚军不过数百而已。

  而檑木和巨石这些武器,虽然威力大,但投掷起来却不方便,汉军投下一波后,第二轮的投掷,就需要暂短的间隙。

  楚军就利用这短暂的时间,迅速的上爬,赶在汉军第二轮石木轰下来时,再次结成盾壁。

  如此往复交替,准备充分的楚军,生生的扛住了汉军的反击,终于爬上山坡,冲至了梁口南城下方。

  陷阵军一贴城墙,五千余名弓弩手,借着大盾的掩护,迅速的向山城上的汉军进行火力压制。

  登城的几万军卒,则趁机竖起云梯,开始对敌城进行强攻。

  到了这个份上,鲜于辅也别无办法,只有往来奔走于城墙一线,指挥着他的精锐汉军,顽强的阻挡楚军的登城。

  汉军开始疯狂的向城下放箭,疯狂的投掷罗石檑木,拼命的反击楚军的登城。

  颜良远望着城上的攻势,微微点头:“这个鲜于辅,不愧是经验丰富之将,虽算不上什么名将,倒也有几分能耐。”

  能得到颜良的肯定,这个鲜于辅也确实有点能耐了。

  而他指挥的一万汉军,都是跟随刘备已久的精锐之军,战斗力远胜于那些不堪一击的高句丽人,更堪与楚军相比。

  如此一支战斗力极强的军队,再加上梁口城的地形优势,楚军虽有五倍的攻城兵力,以目前的战场形势来看,倒是占不了上风。

  不过,楚军的作战方案,本来也非是依靠肉搏战,强行攻破梁口城。

  就在黄忠指挥着大军攻城时,老将张任都指挥着另一支特殊的军队,在大盾的掩护下,开始在梁口城墙下山挖起了坑洞。

  这是楚军的惯用战术,以攻城为掩护,在敌城下面掘出坑洞,然后将火药桶装入坑洞,一把火下去,就可以把敌城轻易的轰出一个缺口来。

  楚军表面上所有激烈的进攻,其实都是为了挖抗做掩护。

  半个时辰未久,敌城下方,楚军的五色旗号就已经摇起,那是坑洞已经挖好的信号。

  颜良也不犹豫,扬鞭一指,姜维便率领着七百虎卫御林,保护着十余只火药桶,向着山城冲去。

  楚军中发生的种种,鲜于辅都看得清清楚,当他看到楚军护着十几只木桶,向着山城方向逼近时,他就知道,楚军要使用火药炸城了。

  “哼,颜贼,就知道你就故伎重施,本将等候你多时了。”鲜于辅冷哼一声,扬刀喝道:“弟兄们,把咱们的秘密开器亮出来,该是给楚贼一个下马威的时候了。”

  号令传下,梁口城头上,很快就发生了新的变化,数百名汉军喊着口号,将一根根的巨木,推上了城头。

  城下无数的楚军,都看到了这一幕,众将士们惊讶之余,却又觉得敌城上推出的巨木,看着似乎有些眼熟。

  山坡上,颜良也看到了城上发生之事,他英武的脸上,却并未半点惊奇,反而是流露出一丝冷笑,仿佛敌城中的变化,就在他的意料之中似的。

  “陛下,是水龙炮,那是我们的水龙炮啊!”周仓指着敌城,惊奇的叫道。

  颜良却轻蔑一笑:“刘备这只狼受尽了水龙炮的苦,看来他这些年没少琢磨,终于给他琢磨出点成果了。”

  城头那些巨木,确实是就是楚军水战利器,水龙炮。

  其实水龙炮的制作工艺并不复杂,远非弩车和连弩这等精密的武器可比,而且水龙炮因其巨大,制造起来也不易隐瞒,如果敌人有心,花心思进行情报侦察,假以时曰仿造出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当年刘备黎阳之战,邺城之战,两次至关重要的失败,水龙炮可算是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刘备受够了水龙炮之苦,逃到高句丽后,痛定思痛,这些年来没少花力气研究,终于给他成功的仿制出了水龙炮。

  水龙炮一出,鲜于辅更加得意,长刀向下一指,高声喝道:“所有的水龙炮,给本将瞄准楚军的火药桶,狠狠的射。”

  哧哧哧~~

  近三十余门水龙炮,几乎在同时发射,从不同的方位,向着正在半山坡上的姜维火药部队所在处射去。

  面对飞扑而来的水炮,姜维和那几百虎卫御林们,根本不及防备,转眼就陷入了滔天的水泼之中,多为冲倒在地,甚至有人直接被冲到滚下山坡去。

  人尚如此,那十几只火药桶,瞬间也被浸湿,再无了用处。

  看着楚军人仰马翻的狼狈样,鲜于辅得意的冷笑:“颜贼,你的火药虽厉害,却若浸了水,本将看你还怎么点燃。”

  原来,这些年来,为了抵御颜良的征伐,刘备对楚军的一举一动,也在严密的监视。

  当刘备听闻楚军以火药炸开壶关城后,自是大为震惊,唯恐楚军将来攻高句丽,会以火药轰破其坚固的山城。

  为了应对这威胁,刘备遂是派细作多方打探,虽没有打探出火药的制作方法,但却打听得知,这火药必需要以火点燃,方能爆炸。

  根据这情报,刘备他的臣子们一分析,便得出这火药怕水的弱点,遂是决定以水龙炮,破解楚军火药的战术。

  今曰,鲜于辅把这精心研究的战术,终于付诸于实施,而且得以成功,他不得意兴奋才怪。

  “陛下,我们的火药都湿了,只怕不能再炸城了啊。”周仓叫道。

  颜良只微微点头:“敌军早有准备,强攻无益,鸣金收兵吧。”

  铛铛铛~~

  金声急鸣,收兵的令号遍传四野。

  敌城一线方面,黄忠和张任诸将,虽心有不甘,却也不敢违抗圣意,当即指挥诸军撤退。

  楚军的进攻虽然受挫,但天下精锐的他们,却丝毫未见乱象,井然有序的结阵退却,不给梁口城中的敌人,哪怕是丁点的可趁之机。

  四五万的攻城大军,分数路退下,很快就退出了敌军的箭矢范围

  城头上,汉军见逼退了楚军,一个个兴奋难抑,挥舞着刀枪,向着撤退的楚军耀武扬威,仿佛终于扬眉吐气了一般。

  那鲜于辅更是得意忘形,哈哈大笑道:“颜贼啊颜贼,你纵横天下,自诩所所无敌,却万没有想到,今天会败在我鲜于辅的手下吧,哈哈~~”

  鲜于辅和他的汉军得意时,楚军已退下阵来。

  浑身湿透的姜维,纵马来到了颜良跟前,伏地愧道:“臣无能,没有轰破敌城,请陛下责罚。”

  “汉军早有准备,此战非你之罪,不必自责,起来吧。”颜良大度道。

  姜维这才起身,看着那一桶桶湿了的火药,叹惜道:“这十几桶的火药,不知耗费了多少国力,可惜这么给敌贼毁了。”

  “你先将火药桶打开看看,再说可惜不迟。”颜良的嘴角,扬起了一抹诡笑。

  姜维一怔,不解颜良之意,忙令将那一只只火药桶打开。

  当姜维看清那打开的火药桶时,原本黯然的脸上,霎时间涌起满脸的惊奇。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