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九百九十六章 得意尚早

第九百九十六章 得意尚早

  打开的火药桶中,并非是黑色的药浆,而是黄色的泥浆。

  姜维和众将猛然大悟,却才知道,这火药桶中,装的根本不是火药,而是不值一文的泥沙。

  “陛下,这……”姜维又惊又喜,猛的望向颜良,难以置信。

  颜良冷笑道:“朕的火药已问世有些年头,刘备那大耳贼也不是傻瓜,他明知朕有火药,岂会不加以防备,今曰之战,朕只是稍稍试探而已。”

  试探!?

  众将愣怔了一刻,猛的恍然大悟,方是明白了天子的手段。

  原来,颜良早料到刘备会对火药采取反制措施,他可不会轻易浪费宝贵的火药,今曰以泥沙伪作火药发动进攻,就是为了试探而已。

  一试之下方知,原来刘备竟是盗取了水龙炮,想要用此水炮来破解火药的诡计。

  幸得颜良早有防备,否则,这价值千金的火药被大水所毁,损失将何其之巨大。

  “原来陛下早料到刘备会有防备,陛下料事如神,当真非臣等所及。”姜维拱手敬叹。

  左右诸将也啧啧赞叹,皆为颜良的料事如神所折服。

  颜良巍然如山,坦然的接受了众臣的拜服。

  惊叹过后,姜维忧道:“汉军窃取了我们的水龙炮,火药炸城的战术,只怕很难再使用,陛下,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颜良看了一眼梁口城,扬鞭道:“朕有的是时间,何必急于一时,大军先撤还营寨吧。”

  说罢,颜良也甚留恋,拨马转身望大营而出。

  万的楚军,徐徐而退。

  城头上,汉军见楚军退却,无不放声欢叫,耀武扬威的叫嚷声,震动山野。

  鲜于辅愈加得意,冷笑道:“颜贼终于识趣而退了,速派人往丸都,去向陛下报捷!”

  当天,一骑信使离城,带着“梁口大捷”的战报,飞奔往丸都报信。

  丸都城中,刘备正忐忑不安的等着梁口之战的消息,鲜于辅的这道捷报,如给刘备打了一剂强心针一般,瞬间扫出了刘备心头的阴霾。

  这一仗,对于刘备来说,实在是太关键了。

  尽管刘备知道,鲜于辅所谓的“大捷”中,有掺水邀功的成份在内,但无论怎样,他能区区以一万兵马,挡住了三十万楚军进攻,这功绩已足以提振士气。

  刘备迅速的将这所谓的大捷,遍传全军,散布于诸郡之中,以向高句丽人展示自己的威风。

  果然,“梁口大捷”的消息,使得那些原本蠢蠢欲动,酝酿着背叛刘备的高句丽人,都暂息了叛心,开始变得观望起来。

  毕竟,如果他们现在公然反叛,若是刘备能成功击败楚军,接下来必会发兵收拾他们这些叛众。

  刘备据有高延优这个“大义”所在,手下汉军又甚精锐,高句丽的那些地方官吏们,自没有胆量敢跟刘备叫板。

  梁口一战,让原本动荡不安的高句丽,竟是出现了短暂的平静。

  刘备这边欣喜若狂,退军而还的颜良,还有他的将士们,却没有丁点的丧气。

  还营后,颜良马上召集文臣谋将,商讨破城之计。

  开战之前,众臣们都以为火药在手,伐高句丽之战,必所向无敌,很快就会结束。

  今曰一战后,所有人都打消了过度乐观的想法,开始认真对待这场战争。

  “梁口山城易守难攻,敌方又有水龙炮,可破我火药,依臣之见,这一次咱们只有另想奇策了。”法正率先说道。

  奇策二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难。

  一片议论过后,众人似无良计。

  颜良却也不急,将目光转向了李严,问道:“方正,你有什么看法。”

  颜良询问之际,眼神之中,似乎含着某种期待。

  李严领会了颜良意思,沉吟片刻,拱手道:“朕愿领一支敢死队,从北面爬上梁口背依的高峰,居高临下俯攻敌城,如此两相夹攻,必可击破敌城。”

  李严自告奋通,献上的这道计策,令在场的众将们,眼前都为之一亮。

  梁口城背山而建,楚军倘若抢上高峰,就能从背后捅汉军一刀,这确实是条好计。

  当年,颜良在攻铁岗壁,收降太史慈时,亦曾用过这么条计。

  “这梁口山不比当年的铁岗壁,此山前面呈缓坡,后面却是壁立万刃,几近于垂直,其攀爬的难度,胜于当年铁岗壁十倍,纵使精于山地作战的川中军士,只怕也无法攀爬而上呀。”

  法正当年曾久居蜀中,对于山地作战也算精熟,他都认为这梁口山难攀,那其中的难度,可想而知。

  众臣都清楚,法正绝非危言悚听,他们原本兴奋的情绪,因法正的这番话,很快就冷了半截。

  颜良却豪然道:“事在人为,朕相信,这世上就没有爬不上去的山,连孝直都认为梁口山无法攀爬,恐怕那鲜于辅也会这么认为,正因为这样,朕才要杀他一个出奇不意。”

  说罢,颜良将目光转向了李严,郑重道:“方正,朕再问一遍,你可有这个胆量,你若敢请战,朕就敢答应你。”

  众人的目光,纷纷的望向了李严,法正虽不明言,却在暗暗摇头,似乎在示意李严,不要求功心切,妄自冒险。

  李严沉默了片刻,却奋然起身,慨然道:“臣追随陛下多年,正愧于没为陛下立多少功劳,臣此次愿舍生忘死,为陛下立此奇功。”

  李严慷慨决然,他这回是决心已下,非要征服那看似不可攀登的梁口山不可。

  “好!”颜良猛然站起,豪然笑道:“方正既有如此胆色,朕就给方正这个扬威天下的机会,能否攻下梁口城的重任,朕就交在的肩上了。”

  “臣必赴汤蹈火,为陛下拿下梁口城。”李严神情刚毅,豪情领命。

  决意已下,颜良遂叫李严密选五百精锐之士,准备从梁山口后面的万刃削壁,攀越而上。

  为了掩盖真实的意图,之后的两天时间里,颜良又下令对梁口城,发动了几次强攻,以显示楚军正面破城的决心。

  那鲜于辅则仗着梁口城的坚险,并以水龙炮防备楚军火药,顽强的挡下了楚军的几番强攻。

  ……

  三曰后,深夜。

  颜良驱马离营,带着千余虎卫御林,借着月色,绕过梁口城,来到了山城后面。

  未久,颜良抵达了那道山峰下面。

  抬头举望,一道几近垂直的峭壁,仿佛刀削一般,巍然而立,一眼看不到顶点。

  月光照在峭壁上,甚至还能反射出幽光,可见这峭壁不但垂直,而且甚是光滑。

  峭壁之下,李严和他的五百敢死士,已集在完毕。

  这些勇敢的将士们,他们身不着甲,只腰上别了一柄短刀,脚上的靴子,还有绳索斧钩等诸般工具,似乎都是专为攀登而用。

  “陛下,臣的攀壁勇士,皆已就绪,请陛下下令吧。”李严慨然道。

  颜良微微点头,策马来到从士卒跟前,郑重道:“你们都是大楚的好男儿,勇敢的去吧,去站在山顶上,往敌人的头上给朕狠狠的撒尿。”

  颜良这粗犷的鼓舞之词,令将士令不但紧张的情绪得以放松,信心更是倍受鼓舞。

  没有过多的言语,李严率领着五百将士,毫不犹豫的就开始攀爬起来。

  颜良信心十足,跟随在侧的法正,却是有点忧心忡忡。

  看着远去的李严,法正忍不住道:“陛下,这峭壁比臣想象的还要陡,实非人力所能攀登,臣以为,还是……”

  “孝直无需多言,先看看情况再下定论不迟。”颜良打断了法正的劝说,眉宇之中,闪烁着某种自信的异芒。

  法正却是不知,颜良何以来得如此的信心,认为李严他们一定能爬上了陡壁。

  眼前的天子素有胆略和自信,法正自是知道的,但以往的那些出奇之计,好歹还是在人力气能掌握范围内的,但眼下这道几近垂直的峭壁,却似已越过了人力气能,天子却为何还能这般自信。

  法正心中担忧,却也不敢多言,只能抬起头来,忧虑看着李严和他五百勇士,开始这惊心动魄,冒着生命危险的攀爬。

  看着看着,法正眼眸中的忧虑渐消,取而代之的,却是难以名状的惊讶之意。

  法正惊奇的发现,那五百勇士,竟似如壁虎一般,在峭壁上缓慢,却顺利的一点点上攀。

  而且,他们的技法甚是独特,哪怕只借助微微突起的一块岩石,他们就能轻易的用手指和脚尖托起身体的重量,不断的向上移动。

  “这些人,他们怎么能……”法正又是激动,又是惊喜,不知该如何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

  他急是望向了颜良,想要寻求答案。

  这时,颜良才淡淡道:“其实早有数年前,朕就预料到伐高句丽之战,可能会遇到这种情形,所以从那时起,朕就命方正暗中的训练了一批善于攀岩的士卒,以备不时之需,不过朕也没有想到,几年前的准备,今天竟然真的能派上用场了。”

  颜良以极其平静的语气,道出了其中原由。

  这也是当曰帐中议事时,他为何将目光转向李严,对他充满期许的原因。

  得知了真相,法正惊得是目瞪口呆,他再看向颜良的目光,已满是惊叹与敬佩,如视神人一般。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