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九百九十七章 后庭放火

第九百九十七章 后庭放火

  颜良受属下的惊叹和仰视,那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这一次,他依旧淡然自若。

  “方正的这队攀岩兵虽训练已久,但这座峭实够陡,究竟能否成功,还要看七分实力,三分运气。”颜良虽自信,却也保有几分谨慎。

  法正尚沉浸在惊叹中,连颜良说什么都没有听清楚。

  颜良也再无多言,只仰头注视着峭壁,目不转睛的盯着他勇敢的将士。

  峭壁上,五百攀岩兵正缓缓的上攀,当此黑夜时分,光线暗淡,只能借着微弱的月光,更加要小心谨慎。

  一个时辰过去了,五百士卒只攀爬了一半。

  李严抬头仰望,山顶依旧那么遥不可及,他再低头一看,下方已是黑漆漆,却如无底的深渊一般,看不清地面的景象。

  手脚都已经酸痛不已,每动一下肌肉都在隐隐作痛,峭壁左右,士卒们的喘息声,此起彼伏。

  李严深吸了一口气,目光锁定上方,继续向上全力攀爬。

  “啊~~”

  头顶斜上方处,突然间传来一声惊恐的尖叫,李严未及抬头时,就感到一道黑影,呼啸着从身边丈许处飞落下去。

  伴随着“啪”的一声闷响,尖叫声骤止,只余下了阵阵回音。

  李严这才反应过来,原来竟是一名士卒,失足的坠落下去,拍成了肉饼。

  一丝悚意掠过心头,让李严和其他士卒,都暗生寒意。

  李严只愣怔片刻,就继续向上攀爬,其余将士也收起了对同伴之死的伤感,鼓起勇气,继续上攀。

  峭壁下方,颜良清楚的看到,一道黑影从峭壁上方坠下,那落地一瞬间发出的闷响,甚至令他心头跟着一颤。

  左右掠阵的将士们,皆暗自发出了一阵唏嘘。

  颜良却神色沉静,只淡淡道:“把那士卒的尸体收拾起来,送回他的故乡安葬,厚恤他的家眷。”

  “诺。”周仓当即一应,手一挥,几名士卒就冲向了峭壁下方,去搜寻那摔死士卒的骸骨。

  月影西沉,不觉已近东方发白。

  经历了几个时辰的艰难攀爬,付出了十余人坠落摔死的代价后,李严和他不到五百人的攀岩敢死队,终于成功的登上了山顶。

  李严一登顶成功,即刻向下面发出信号,并将背负上山的十几道绳梯,统统的都放了下来,以便更多的士卒,顺着绳梯爬上山来。

  “方正他们成功了,方正真的成功了!”山下处,法正激动不已。

  颜良虽是面带微笑,神色淡然自若,但他心下也暗松了一口气,如释重负一般。

  “速命更多兵马顺着梯子登顶,再将火药火箭等物,统统都用绳子运上去,速度要快。”颜良当即下令。

  山下处,顿时忙乎了起来。

  成百上千的士卒们,借着夜色的掩护,顺着绳梯爬上山顶处。

  山顶上面也悬下一根根的绳索,将一桶桶的火药,数以千计的火箭,统统都拽上了山顶。

  山上忙乎之时,李严则率先登顶的士卒,迅速的伐木结寨,在山顶上设立壁垒,构修防御工事。

  诸事已毕,不觉已是天光放晓。

  “走吧,回大营去,是该让汉军品尝一下现实的残酷了。”颜良打马飞奔,直往大营而去。

  返回大营时,已是天光大亮,颜良当即传下旨意,命诸军集结,准备对梁口城发动致命一击。

  锣声急鸣,成千上万饱食过后的楚军将士,迅速而有序的集结完毕,如一条溪流开出各自营垒,在梁口城前,汇聚成了一片汪洋大海。

  战旗如滔,刀戟如林,浩荡的军气,天地肃杀。

  楚军的大规模集结,自然惊动了城中汉军,城头值守的军校,急是报与鲜于辅。

  鲜于辅还在自己的府中,刚刚的用过早餐,正慢吞吞的穿戴衣甲。

  闻知楚军集结来攻,鲜于辅并没有感到太过吃惊,只是轻蔑一哼:“颜贼还是不甘心啊,很好,本将就让他再尝尝被冲成落汤鸡的滋味。”

  鲜于辅甚是自信,几下穿好衣甲,出府向着城头飞奔而去,同时传令诸军,迅速赶往城头集结。

  登临城头,举目俯视,楚军已是铺天盖地,此番集结的兵马数量,近有十五万之众。

  “看样子,颜贼这是打算全力强攻了,哼。”鲜于辅一声冷笑,喝道:“来人啊,传本将令,速将全部的水龙炮都推上城头,本将要好好的戏耍一番颜贼。”

  号令传下,那些斗志高昂的汉军士卒,迅速将四五十门水龙炮,推上了城头,那黑森森的洞口,瞄准了山坡下的楚军。

  鲜于辅自信百倍,扶刀而坐,就等着楚军杀上山来,令他再度成就威名。

  山坡下,十几万楚军肃然林列,将士们都手痒难耐,巴不得即刻冲上山去,辗平那些嚣张的伪汉残军。

  颜良却一点都不急,稳坐钓台一般,坐胯着赤兔马,任由山城上的汉军集结。

  半个时辰后,颜良估摸着汉军多已集结在城墙一线,城内防备空虚,时机差不多也到了。

  他便冷笑一声,扬鞭一指:“差不多了,给方正发信号吧。”

  “诺!”周仓应命,急令士卒点起了点堆号火。

  黑乎乎的狼烟冲天而起,直冲苍穹,方圆数十里都清晰可见。

  山顶处,横刀屹立已久的李严,等了多时,终于等到了那开战的信号。

  李严的脸上,浮现出了狂战之意,他大刀一挥,喝道:“陛下的旨意已发出,将火球统统推下去。”

  号令传下,山顶边缘处,士卒们将掩护的杂物拨开,亮出了多达一百余枚的巨大球体。

  那些球体均以树枝编扎,内中充填了硝石和杂草等大量易燃之物,乃是大营中提前赶制好,由后山的峭壁下面,用绳索拖将上来的。

  亮出圆球的同时,几百名士卒,纷纷的点燃了火把。

  李严夺过一柄火把,几下将一枚圆球点火燃,再以大刀翘动火球,暴喝一声将之推了下去。

  熊熊燃烧的火球,如天火流星一般,沿着山坡向半腰上的梁口城,呼腾的翻滚而去。

  几乎在同一时间,其余一百多枚火球,也尽皆被点燃,漫山遍野的向着梁口城滚去,浩浩荡荡,蔚为壮观。

  李严站在山边,目送着火球远去,脸上涌动着狂热的战意。

  而此刻,城墙一线,鲜于辅还在肃然而立,等着用水龙炮,给颜良一个下马威。

  等了许久,却迟迟不见楚军来攻,反而见楚军阵后,燃起了三道烽烟。

  “将军,楚军迟迟不攻,还点起了狼烟,莫非有什么诡计不成?”副将疑心道。

  鲜于辅本也心有疑惑,但给部下这么一问,反是不屑道:“颜贼想要破我梁口城,就只有正面强攻,谅他绞尽脑汁,又能耍出什么花样,不必疑神疑鬼,自乱心神。”

  鲜于辅以一番自信傲气之词,弹压了部下的疑惑。

  话音方落,忽有士卒叫道:“不好,山上有火球滚下来啦!”

  这一声尖叫,立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鲜于辅也心头一震,急是回头望去。

  回望的瞬间,鲜于辅的表情定格在了惊愕的一刹,双目斗睁,嘴巴张成了夸张的圆形,仿佛见到了这世上,最最诡异惊恐之事。

  他的瞳孔中,数不清的火球,如天火一般,从山顶上呼啸滚落,浩浩荡荡,漫山遍野的扑向了梁口城北面。

  梁口城依山而建,北面根本没有城墙,那百余枚火球,就那么无遮无挡,挟着猎猎的火势,还有俯冲的坠势,撞入了城中。

  房舍倒塌,大火四起,数不清的梁口军民,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火球不是撞死,就是烧死。

  城北一带,转眼间变成了一片火海。

  而在山顶上,一面巨大的赤色战旗树了起来,那是楚军已亮出了他们的存在。

  眼见敌旗在山顶扬起,鲜于辅于惊恐的意识到,楚军竟是趁着他不备,从峭壁爬上了山顶,从背后向他发动了火攻。

  “怎么可能,那峭壁几近垂直,楚军又不是猿猴,怎么可能爬上去呢。”知道真相,鲜于辅更加的难以置信。

  那突然的变化,令鲜于辅和他的一万汉军,都惊到失去了分寸,混乱到不知该如何以应。

  就在他失神的一刻,山顶上,千余枚光星,如梭而起,如铺天盖的火网一般,向着梁口城腹地笼罩而来。

  火箭!

  那是李严发动了火箭攻击。

  火球把城北烧成了火海,紧接而来的火箭,借助着山顶的高度,以超远的距离射入了梁口城的中央腹地处,火箭过处,大火蔓延而起,转眼又是无数处烈火熊熊而起。

  “快,快分兵去救火!”鲜于辅终于清醒过来,急是喝令。

  就在这时,山下楚军阵中,隆隆的战鼓起,已震天动地的响彻天空。

  颜良看着山上腾起的烟火,料知李严已发动攻势,冷笑着一扬鞭:“全军进攻,朕要叫那鲜于辅不暇,无法去救火。”

  号令传下,十余万楚军,分兵七路,漫山遍野的向着梁口城西南两面扑卷而上。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