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九百九十八章 垂死挣扎

第九百九十八章 垂死挣扎

  梁口城头,鲜于辅才刚刚派出四千多名士卒下城,风急火燎的赶往内城,去扑灭城中熊熊燃烧的大火。

  这几千名士卒方是下城,西东两面,无数的楚军便如倒灌的潮水一般,向着城头围逼而来。

  鲜于辅所有的自信,还有对颜良的轻蔑,这下统统都灰飞湮灭,只余下了惊恐,还有焦头烂额。

  “余下的弟兄们,随本将守城,不可退后一步!”鲜于辅强打起精神,挥刀大喝。

  五千号惊慌的汉军,只能强撑起勇气,心怀忐忑的御敌。

  箭如飞蝗,檑木滚石轰击而下,汉军虽发动了反攻,但因分出了一半兵力去救火,威势却大打折扣。

  十余万的楚军,高举着大盾,顶着如雨而落的箭阵,疯狂的杀至了城下。

  这一次楚军并没有打算用火药炸城,鲜于辅精心准备的那几十门水龙炮,也成了没有用武之地的摆设。

  “冲,第一个杀上城头者,天子有重赏!”老将黄忠,挥舞着战刀,激励着将士。

  成千上万的楚军士卒,不畏生死的冲到了梁口城下,高竖起上百道云梯,前赴后继的冒着矢石攀城。

  鲜血飞溅,鼓声冲天,梁口城一线,展开了激烈的攻防战。

  鲜于辅这边拼死苦战时,那四千多名汉军从城上下来,急匆匆的赶赴了火场,拼了老命的救起了火。

  汉军疯狂的努力下,蔓延的火势终于稍稍得到控制,火势被扼制在中央处,不再向南面城墙一线逼近。

  城中发生的一切,山顶上,李严都看得清清楚楚。

  “哼,果然不出所料,鲜于辅那厮当真分兵来灭火了,来得正好。”李严的鹰目中,迸射出阴冷的杀机。

  他几步登临山顶边缘,大刀指向山下火场,厉声喝道:“时机已到,把那十几桶火药,统统都滚下去。”

  “把火药推下去。”

  “将军有令,把火药推下去。”

  传令兵将号令一一传下,山坡的边缘,十几只硕大的火药桶,露出了狰狞的面目。

  随着令旗一指,几百号士卒齐齐用力,十余只火药桶呼啸而下,向着熊熊燃烧的梁口城扑去。

  硝烟漫天,火光熊熊,遮挡住了视野,城中只顾灭火的汉卒们,根本没有觉察,巨大的危险正在飞速的逼近。

  就在几千号汉卒全然不觉之下,十余只火药桶已滚入了城中,滚入烈火中。

  片刻后,最恐怖的一幕,终于发生。

  轰!轰!轰!

  数枚火药同时发声爆炸,霎时间腾起数道巨大的蘑菇云,那巨大的爆炸声,连整座梁口山都被撼动,仿佛要崩塌一片。

  爆炸产生的冲击力,将附近正在灭火的汉卒,瞬间炸成粉身碎骨,那飞溅出来的火团,竟波及了爆炸中心十几丈的范围,火团一落,立时又引起新的大火。

  轰——

  轰——

  十几只火药桶,接二连三的爆炸,十几团腾起的蘑菇云,几乎将半个梁口城笼罩,爆炸更是将数以百计的汉卒,毫不留情的炸上了天。

  本来刚刚得到控制的火势,眨眼就蔓延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新起的上百处火势,将大半个梁口城,都化为了火海。

  那猎猎的火势,更以迅雷之势,飞速的向着城墙方向蔓延。

  “啊啊~~”城头正作战的汉卒,被飞溅而来的火焰溅到,痛得哇哇大叫。

  那震天的巨响,更是吓得汉众肝胆碎裂,急回头瞧去,却震惊的看到,整座梁口城几已被大火吞噬。

  火海之中,惨叫之声如地狱的厉鬼,不止不休,数不清被烧着的汉卒,疯了似的在火中打滚乱窜,却痛苦的倒地,最后被烧成焦炭。

  这恐怖的场面,超出了汉卒的想象,转眼就击垮了他们的意志。

  鲜于辅看着这场面,也吓得失魂落魄,手中的战刀吓得都险些脱落,染血的脸庞,更是惊恐扭曲到不诚仁形。

  “怎么会这样,颜贼怎能想出这么狠毒的计策,怎么会这样啊~~”鲜于辅惊恐的大叫,几是陷入了语无伦次的状态。

  城外处,大楚将士们也被那突然而生的大爆炸,吓得为之一震。

  不过,他们很快就意味到,这大爆炸乃是自家火药,在敌人老巢中炸开了花。

  震惊之余,十余万的大楚将士们,转眼就欢欣鼓舞,呐喊高呼,宣泄着他们的兴奋。

  “鲜于辅大概作梦也没想到,咱们能爬上那道不可逾越的峭壁,从背后给他致命一击,陛下这道计策,真乃奇计也。”法正望着那熊熊火海,禁不住感叹道。

  颜良淡淡一笑:“朕此举也算是兵行险招,那鲜于辅若是稍有提防,哪怕在山顶上布署百人守军,朕的这条计策都将落空,只可惜,他太相信自己地利的优势了。”

  鲜于辅,自以为拥有了水龙炮,探听到了颜良火药的秘密,以为摸清楚了颜良的底细,就狂妄的以为,他可以与颜良一战。

  可惜,鲜于辅却错了,他根本就忽视了,颜良扫清(*),无人能敌的最致命武器,非是那些强大兵器,而是他超凡入圣的胆量,还有那常人难及的奇思妙想。

  任他想破了头皮,也不会想到,颜良早有数年之前,就训练出了一支“攀岩”部队,并用这支部队,在今天给了鲜于辅血的教训。

  “叫将士们先撤下来吧,莫给大火误伤了自己人。”颜良下令道。

  铛铛铛~~

  金声响起,正自攻城的十几万将士,闻金收兵,徐徐的退了下来。

  照眼下这火势的发展,楚军根本不需要再进攻,整座梁口城,很快就变成一片焦土,鲜于辅和他的一万汉军,也将变成火中的冤鬼。

  至于城中的那些高句丽人,还有随刘备逃到高句丽的一众叛民,这些人既然想助纣为桀,那颜良就成全了他们,让他们为刘备殉葬吧。

  颜良纵骑着赤兔马,从中军来到阵前,欣赏着眼前这座看似坚不可摧的山城,如何在大火之中,一点点的化为灰烬。

  沿城一线的几千号汉军,此时却陷入了死地之中,一个个是惊慌失措,抱头乱窜。

  楚军虽退,但城内的大火却如潮水一般,向着城墙一线汹涌而来,根本就无法扑至。

  火势再这么蔓延下去,只怕再有不到半个时辰,他们就算不能死在楚军的刀下,也将被大火活活的烧死。

  与被烧死的惨烈相比,被楚军一刀斩首,反倒痛快一点。

  “将军,我们该怎么办啊!”副将向着鲜于辅,惊恐的大叫。

  鲜于辅看看大火,再看看退往山下的楚军,犹豫了片刻,狠狠一咬牙:“还能怎么办,随本将冲下山去,或许还有一条活路!”

  鲜于辅也不多想,急是奔下城头,翻身上马,喝令打开城门。

  伴随着“吱呀呀”的响声,梁口城那高大的铁门,终于不攻自开。

  鲜于辅舞刀大叫:“大汉的弟兄们,想活命的,不想被烧死的,就跟着本将杀出去,冲出敌围,还有一条生路,杀啊~~”

  一声长啸,鲜于辅纵马杀出城去。

  那几千号汉卒虽惧楚军,但被逼到这份上,在求生的意志催动下,也只能抱着必死之心,追随着鲜于辅冲出了梁口城,沿着山坡向楚军扑去。

  “好个鲜于辅,倒有几分胆色,敢向我们反杀而来。”法正感慨道。

  颜良不屑一顾:“什么胆色,他这只是不想被火烧死,想要拼死杀出一血路而已。”

  若在多年以前,面对鲜于辅这一冲,颜良或许还对他心生几分欣赏,想着要收复了这将有胆色的将领。

  现在,天下已平,这鲜于辅在颜良看来,只不过量个垂死挣扎之徒而已。

  对于这些死都不肯觉悟之徒,唯有彻底抹杀。

  颜良马鞭向着一指,冷冷道:“弓弩手放箭,给朕射光这些顽抗大楚天威之贼。”

  天子一怒,杀机令天地变色。

  随着一声鼓响,万箭齐发,铺天盖的轰落向冲来之敌。

  嗖嗖嗖!

  飞蝗般的箭矢,如狂风暴雨般扫来,将那些无遮无挡,只顾着埋头下冲的汉卒,如蝼蚁一般钉倒在地。

  惨叫之声,如鬼嚎一般,震动四野。

  一轮箭射下去,五千多汉卒,近有四分之一被扫倒在地,尸体顺着山坡,依旧在翻滚而下。

  楚军的箭矢毫不休息,无休无止的箭网,漫空压来。

  哀号声中,鲜血飞溅漫空,数不清的汉军被射倒在地,几乎在转眼间的功夫,大片大片的汉军尸体,就铺没的了山坡。

  大多数的汉军,在距楚军还有数十步时,就已经被射杀。

  那鲜于辅却挥舞着战刀,舞出一道铁幕,将袭来的箭矢,尽数的弹开,他竟然顶着楚军的箭雨,生生的冲下了山坡,向着楚军军阵冲来。

  “颜贼,纳命来吧~~”鲜于辅狂吼着,他已如穷途末路的狂兽一般,竟想冲破万军,斩杀颜良。

  周仓当场怒了,战刀一横,怒道:“此贼好生狂妄,陛下,让臣去取他狗头。”

  颜良却摆手将他拦下,傲然道:“朕已经很久没有感受杀人的滋味,这个鲜于辅既然这么狂,朕就拿他过一把瘾吧。”

  说着,颜良将御林亲军手中夺过青龙刀,双腿一夹马腹,随着赤兔以一声嘶鸣,一人一骑,竟如飞火流星一般,射出军阵。

  纵马而出的颜良,巍巍如战神重现于世一般,手中饮血无数的青龙刀,挟着令鬼神胆裂的杀气,向着迎面而来的鲜于辅,横斩而去。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