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千零四章 颜良的指点

第一千零四章 颜良的指点

  吭!吭!吭!

  快过闪电的三刀,瞬间走过,快到左右的寻常士卒,几乎看不清他二人如何出手。

  绝顶高手间的对决,速度之快,力量之强,岂是凡夫俗子要以想象。

  二人杀得飞沙走石,劲气四溢,方圆数之内都不可近人。

  转眼间,庞德与张飞交手,已有三十余招。

  张飞的心中是充满了震撼,庞德之名他当然知道,在他过往的记忆中,此人武艺当在马超之下,而马超的武艺又与自己不相上下。

  张飞原以为,凭着自己超绝的实力,就片一时片刻战不下庞德,略居上风应当不难。

  谁想庞德的武艺,经过多年的锤炼,已有了质的飞跃,达到了绝顶的水平。

  激战三十余合,张飞根本占不到半占上风,二人平分秋色。

  张飞怒了,他的自尊心,再次受到了沉重的打击。

  当年被颜良赶到倭岛,张飞可是花了很久时间,才重新树立起自信心,自是这自信,才让他有勇气杀回大陆。

  他万没有想到,他的自信没有持久几天,就给颜良这伏兵之计,还有那火雷神物炸碎。

  兵败也就罢了,单打独斗,他竟然压不过一个曾经不敌自己的庞德。

  “颜贼,你欺人太甚!”

  张飞心中燃起无尽的怒火,恼羞成怒的他,突然间一声暴啸,手中蛇矛的力道与速度,转眼倍增。

  重重的矛影,如狂风暴雨一般,四面八方的扑向庞德。

  张飞,暴走!

  庞德原本从容,这时蓦觉压力陡增,应战之际竟觉有些吃力。

  “天子说张飞有股狂暴之力,一旦发起狂来,战力就会大增,果真是如此。”庞德心中暗暗惊动。

  张飞环目斗睁,眼中血丝密布,那狂暴之意,催动着他如魔神一般,疯了似的向庞德疾攻。

  庞德只觉压力越来越重,十几招之后,就连喘息也开始加重起来。

  呼吸不畅,气力就会跟着不济,这是将败的征兆。

  庞德艰难应战时,神思急转,思索着应对之策。

  蓦然间,庞德的脑海中,闪现出了不久之前,天子颜良对他刀法的一些指点。

  如今的颜良,武艺超越了吕布,以他天下无敌的存在,即使是庞德这样的虎将,被颜良指点一下也没什么稀奇。

  况且颜良在刀法上的造诣,已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对于同样用刀的庞德来说,颜良的些许指点,对他可是受益匪浅。

  今当此困难之际,庞德琢磨着颜良的那些指点,忽然间融会贯通,对刀法的领悟上,竟是更上了一层楼。

  思绪飞转,庞德陡然一声低啸,手中战刀反守为攻,反击而出。

  重重刀影中,庞德的刀式如长河般,绵绵不绝的使出,挟着正大雄浑之气,向着狂躁的张飞荡出。

  那一招一式中的刚猛,气势,竟俨然有几分颜良刀法的样子。

  激战中的庞德,在这关键的时刻,实力堪堪的迈入了绝顶武将的行列。

  转眼间,张飞的狂暴之势,便给庞德扳了回去,原本点尽优势的张飞,气势上生生的给庞德压了回去。

  三十招走过,两人再度平分秋色。

  “这厮转眼之间,实力竟似大增,这怎么可能,他的刀法还跟那颜良有些像,莫非他得了颜良指点不成?”

  张飞心中大骇,万不想颜良虽在几百里外,但颜良的刀法,却依然在出现在这里,压下了他的狂暴。

  惊骇之下,张飞的暴走状态随之瓦解,气势降下来的张飞,实力反比先前下降了一个层次。

  高手过招,拼得不光是招式,更是精神气势,张飞精神上受挫,实力焉能不下降。

  左右处,三万倭军逃得逃,死得死,尸体已在地面上积了厚厚的一层,流淌的鲜血也将地面浸成泥沼。

  一万楚军杀意昂扬,如虎狼一般,驱杀着败溃的倭军。

  瞟一眼己军的败溃之势,张飞的意志更是雪上加霜,降低到了冰点。

  反观庞德,却是越战越勇,俨然已主导了这场激斗的胜负。

  兵败如山倒,已无回天的余地!

  张飞也个痛苦啊,恨得是咬牙切齿,气血难平,但他却知道不可再恋战下去,再这么耗下去,自己就是死路一条。

  念及于此,张飞猛攻几式,拨马跳出战团,头也不回的就向东逃去。

  “张飞,休跟过街老鼠一般,有胆与某决一死战!”庞德狂讽大喝,拍马疾追。

  张飞身受庞德的讽刺,心中暴怒,却不敢回头一战,只能忍气吞声,疯狂的逃窜。

  庞德率领着得胜的将士,一路穷追辗杀。

  张飞率残兵先是逃至镂方城,连城池也不敢入,直接弃城而过,星夜不停的逃往了元山城。

  逃至海边,张飞也顾不得将那些抢掠来的财货搬上船,当即率残兵上船,赶在庞德大军追来前,逃往了海上。

  庞德追至了海边,虽没有杀了张飞,但却斩敌无数,更解救了数以万计,被张飞的倭军所掳的乐浪郡百姓。

  大胜的楚军,据在海岸边上,向着逃往海上的倭人,耀武扬威,肆意的嘲笑。

  躲在躺上,心有余悸的张飞,却只能望着海岸自吞苦水,暗生闷气。

  这一场失利下来,他的三万倭军损失惨重,近有两万名倭后被杀,辛苦抢来的大批财货和丁口,也来不及运往瀛州。

  张飞苦心经营多年的家底,这一场仗下来,可谓是元气大伤,他的大陆作战,也以惨败而告终。

  “大将军,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范疆喘着气,小心翼翼的问道。

  张飞盯着越来越近的海岸,沉吟了半晌,咬牙道:“这还用问么,还往瀛州,聚养实力,他曰再报此仇。”

  范疆暗松了口气,却又问道:“大将军,那丸都之危,天子那边,咱们还救不救了?”

  丸都,刘备么。

  “本将已经尽力,事到如今,天子也只能让他听天由命了。”张飞叹了一声,转身面向东方大海,再没有回头看一眼大陆。

  张飞逃遁,庞德遂是平定了乐浪郡,一面飞马派人往丸都,向颜良送上捷报,一面将所俘获的两千多倭寇,统统都押解回大营。

  ……

  数天后,丸都城外,楚军御营。

  大帐之中,颜良正品着小酒,与诸将共商着接下来的作战计划。

  颜良表情悠然,一副稳坐钓台的轻松,而左右的诸大臣们,情绪却似有些焦虑。

  “陛下,令明去了这么多天,都没一点消息,臣以为,是否该再多派些兵马呢?”法正进言道。

  “是啊,张飞乃一代名将,麾下兵马虽是倭军,但好歹有三万之众,单以庞令明率一万兵马,臣也觉得有些少了。”徐庶也表示了忧虑。

  这两员鬼谋之士,只道颜良派庞德率一万兵马,乃是沿马訾水南下,走大道去解朝城之围。

  从大道南下,单以一万步军,想到击退张飞的三万大军,难度不可谓不高。

  万一庞德稍有闪失,不但解不了朝城之围,反为庞德所败,到时候非损了大军士气,让全军陷入被动的局面。

  徐庶和法正担心如此,所以才想起再进言。

  颜良却是淡淡一笑:“尔等无需担心,朕猜想,只这一两曰的时间里,令明必有捷报送到。”

  徐庶和法正对视一眼,均为颜良的自信所疑惑,暗想自家的天子,莫非又有什么奇策不成。

  正自疑惑间,帐帘掀起,周仓兴冲冲的步入御帐,兴奋道:“启禀陛下,庞将军刚刚派人送来捷报,他在镂方伏击张飞得手,斩杀倭寇数万,已把张飞赶回了海里。”

  大帐之前,众人一片惊喜,原本忧虑的情绪,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沸腾的欢欣鼓舞。

  “令明干得漂亮。”颜良微微点头,向众人笑道:“朕早说过了,叫尔等无需担心的嘛。”

  徐庶又惊又喜,忙问道:“原来陛下早有妙计安排,还请陛下明示才是。”

  颜良这才不紧不慢道:“张飞大军围攻朝城,目的无非是想诱我军分兵去救,朕偏不按他心意,却派令明率轻军,翻过盖马大山,佯作要断他的归路,暗中却于镂方附近设伏,张飞受惊,风急火燎的赶着去救镂方城,焉能不中了令明的伏兵之计。”

  颜良道出了他的计策,徐庶等人这才恍然大悟,无不佩服颜良的随机应变之道。

  “乐浪已平,再无后顾之忧,这么好的消息,也该好了的庆祝一下才是。”颜良腾的起身,眼眸之中闪烁着一丝诡异。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望向了颜良。

  颜良大手一挥,喝道:“传朕旨意,速派一万弓弩手,给朕往丸都城中射入十万支火箭,朕要蹂躏一下刘备,好好的庆祝庆祝。”

  号令传下,一万弓弩手迅速的集结于丸都南城一线。

  颜良纵马亲临阵前,随着他一声令下,一万余支火箭,腾空而起,如漫天的火雨一般,铺天盖地的扑卷向了丸都城。

  城头上,早已闻讯,登临城头坐镇的刘备,眼睁睁的看着漫天的火箭,狂袭而至,整个人都看得愣住了。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