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千零七章 觉 醒

第一千零七章 觉 醒

  丸都城头,十几名被卸了衣甲的汉卒,战战兢兢的跪伏在地上,一个个都面带惧色。

  这些士卒,都是企图逃亡,却为巡城军所抓之徒。

  片刻后,脚步声响起,刘备在陈到的陪同下,步入了城头。

  刘备一到,那些逃兵更是吓得直哆嗦,纷纷的跪伏于地,请求刘备的宽恕。

  刘备俯视着他们,目光冷绝,表情中充满了愤恨。

  “你们这些狗东西,朕待你们不薄,你们竟然想背叛朕,真是死不足惜!”刘备咬牙切齿的骂道。

  “陛下饶命,陛下饶命啊,小人知错了。”士卒们纷纷求饶。

  旁边陈到拱手道:“陛下,这些弟兄们跟随了陛下这么多年,如今只怕也是一时糊涂,请陛下开恩,饶他们一命吧。”

  饶他们一命?

  刘备瞪了陈到一眼,那眼神,仿佛在嘲讽陈到。

  陈到微微低头,不敢正视刘备那如芒的眼神。

  “背叛朕者,就算是朕最亲的人,朕也绝不会留情,来人啊,把这些胆小鬼统统斩了,将他们的人头悬挂在城头,警示那些心怀鬼胎之徒!”刘备铁血冷酷,毫不容情。

  陈到心头一震,欲待再劝,却为刘备的冷残所慑,不敢再出言。

  皇帝有旨,刀斧手们不敢不从,只能狠下心来,将那些原本的同袍战友,统统都一刀砍下了头。

  十几颗人头,接连落地,飞溅的热血,染红了城墙。

  左右那些汉军士卒,则是心为震慑,个个默默低头,不忍去看那血淋淋的场面。、

  刘备却面露满意,兴致勃勃的欣赏着那一颗颗被挂起来的人头。

  此时的刘备,俨然一个以杀人为乐的屠夫一般,哪里还有当初那个所谓“仁君”的半点风范。

  陈到看着刘备那嗜杀的样子,不禁暗自摇头叹息。

  刘备欣赏完了杀人,以他的威风,震慑了一番将士,这才扬长而去,还往宫中。

  前脚刚进宫,刘备往那暖帐上一躺,便露出了一副银样,喝令将高延优的那引起夫人们,唤来三个五个前来侵寝。

  不多时,几名泪容涟涟的女子,便是羞怯满面的来到了寝宫,一个个被赶进了宫中。

  刘备银心大发,逼迫那些美人们把衣服脱光,竟要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聚众靡乱。

  那些美人们虽羞耻万分,却不敢不从,但有不从者,就被刘备一顿暴打,打得听话为止。

  陈到就站在那里,眼看着刘备发威发银,如野兽一般的肆意疯狂,却不敢有任何的劝谏。

  实在看不下去,陈到只能悄无声息的退出了殿外。

  出得殿外,陈到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而大殿之中,已是响起了刘备的那如兽的狂笑,还有那些美人们的痛吟声。

  陈到眉头暗皱,眼眸之中涌动着极度的厌恶,暗忖:“当年我追随刘玄德,就是以为他是个仁君,却没有想到,他不但是个无情无义的伪君子,骨子里竟还是一个如银暴之人,颜良与他相比,反倒更像是一个明君,唉,陈到啊陈到,你真是择错了主公啊。”

  正自感慨间,大殿之中,忽然响起了刘备的暴喝声。

  “你这臭娘们儿,还敢哭哭啼啼,扰乱朕的雅兴,实在是可恶,来人啊,把她拖出去,给朕五马分尸!”

  话落未久,一名衣衫不整的女子,便被士卒拖了出来。

  那女人吓得花容失色,声嘶力竭的哭喊求饶,那些士卒畏于刘备之命,却不敢不从,只能无情的将那女子拖走。

  一名娇滴滴的美人,就此将被五马分尸,那般惨烈的场面,想想都让人胆寒。

  陈到却只能看着那美人被拖走,除了叹息之外,他无法做任何事。

  陈到很清楚,此时的刘备已进入疯狂残暴状态,他已听不进任何的劝告,自己若是去劝,只怕还会为刘备责怪,自讨苦吃。

  “我陈到乃堂堂七尺男儿,岂能陪着这样一个昏君殉葬,不能,绝不能,我必须要做点什么!”

  陈到暗暗握紧拳头,思绪飞转,蓦然间,陈到的眼眸之中,已尽是坚毅。

  他心中已有决意。

  ……

  楚营,御帐。

  颜良高坐于上,喝着小酒,倾听着关于丸都内局势的汇报。

  现在每天有上百名的军民,从丸都城中逃出来投奔,从这些人的口中,颜良可以得到充分的情报,使他对丸都城的局势,了如指掌。

  “据那些士兵所交待,刘备现在已变得严酷无比,动不动就杀人取乐,每天都肆意的歼辱高延优的后妃,而且还纵容他的士卒,歼辱高句丽女人,整个丸都城中,已是怨声载道。”

  马谡将那些投奔者的交待,综合起来,报给了颜良。

  颜良冷笑道:“看来刘备这是学起了朕,也做起了暴君,可惜啊,他前半生装仁义,后半生晚节不保,做人做到这个份上,也真是可悲了。”

  颜良对于刘备高句丽女人被汉军所歼,没有半点的同情,这也可以说是高句丽人的报应,这些报来,他们趁着汉朝衰落,屡次入寇,歼辱的中原女子,还算少吗。

  不光刘备会这么做,当颜良拿下高句丽后,他也会把那些高句丽的女人,赐给自己的将士们,任由他们快活。

  颜良感慨的,只是刘备的变化。

  倘若刘备一直装伪君子,哪怕将到死那一天为止,也算有始有终,颜良多少会对他有点佩服。

  现在,颜良对刘备所有的,只有鄙夷与仇恨而已。

  “陛下,刘备已人心尽失,咱们是不是该大举发动进攻,拿下丸都城了?”徐庶进言道。

  颜良却闲然道:“不急,让刘备再折磨折磨高句丽不迟,朕现在还需要一个时机。”

  话音方落,帐外周仓来报,说是营外有一人,自称是奉了陈到之命,逾城而出,前来求见大楚天子。

  陈到?

  听到这个消息,颜良也颇有些意外,甚至是眼前一亮。

  要知道,陈到可是刘备的死忠,相当于自己身边周仓的角色,正是这样一个人物,却在这关键时候,派心腹前来密见自己,这如何能不叫人感到新奇。

  “有意思,宣他进来吧。”颜良笑道。

  片刻后,一名黑衣人步入帐中,向颜良伏首拜见,并将陈到的一封密书,献于颜良。

  颜良打开密信,扫了那么几眼,眼眸中,不禁闪过一丝异色。

  这是一封求降书。

  陈到在信中声称,如果颜良愿接受他归降,他将择机打开丸都南门,里应外合,助颜良拿下丸都城。

  “陈到不是刘备的死忠吗,他为什么要归降于朕,朕又凭什么要信他?”颜良拿上书信,反问道。

  “刘备现在已越来越疯狂,简直如禽兽一般,我家陈将军对他一片忠心劝谏,他却屡屡的斥责陈将军,我家陈将军心灰意冷,已是看透了刘备,故才决心弃暗投明,归顺于陛下。”

  那黑衣心腹的一番解释,倒也似乎说得过去。

  颜良也先不回复,且将那人安排下去休息,却将书信示于众臣,听听他们怎么看。

  “陈到乃刘备心腹,老臣还是觉得,此人不是真心投降,多半是想使诈,诱我军攻城,却杀我们个出奇不意。”老将黄忠,当真就作出否定。

  其余不少诸将,也多附合黄忠,觉得那陈到乃是诈降。

  “幼常,你怎么看?”颜良将目光转向了马谡。

  马谡沉吟片刻,说道:“陛下,臣倒以为,陈到此番归降,乃是出自真心。”

  “你倒与旁人见解不同,说说你的理由。”颜良笑道。

  马谡便道:“臣掌管锦衣卫,根据近期的情报,那刘备的确是几番斥责陈到,而根据那些逃难者的交待,刘备在城中疯狂杀戮,肆意的歼辱高句丽后妃,都也是确有之事,诸般迹象表明,丸都城已是人心瓦解,这就为陈到的投降,创造了先决条件。”

  顿了顿,马谡又道:“倘若是当年河北时,陈到的投降,或许还有诈降成份,但眼下他就算是诈降,最多也就杀伤我几千兵马而已,根本于大事无补,而且,臣想以刘备现在的精神状态,估计他也无心想什么诈降计,所以臣想,这陈到的诈降,有八成是真的。”

  听得了以马谡一番分析,左右的诸将们,不少人又微微点头,似是觉得马谡所说,又有几分道理。

  颜良沉吟半晌,点头道:“朕一直在等一个时机,看来现在时机已经到了,无论如何,朕都要试一试不可。”

  颜良决意已下,遂是将那黑衣心腹唤来,准允了陈到的归降,并亲笔修书一封,命黑衣人回往丸都,还复刘备。

  颜良在信中承诺,只要陈到肯归降,配合他拿下丸都,颜良对他不但前罪不咎,而且还会给他封侯重赏,保他衣食无忧,荣光无限。

  黑衣心腹是欣喜万分,对颜良是拜了又拜,再三感激,方才拜谢而去。

  当晚,那黑衣心腹,便携着颜良的密信,借着夜色的掩护,偷偷的潜回了丸都城之中。

  而此时,陈到已在风中凌乱了许久,巴巴的苦等多时。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