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千零八章 一起下地狱

第一千零八章 一起下地狱

  丸都西城。

  一处昏暗的城头上,陈到全身披甲,肃然而立。

  左右的士卒一个个精神都高度紧张,不断的四下张望,警觉的观察着四周的形势。

  这些士卒都是陈到的绝对心腹,不到三百余人,但对陈到却都忠心耿耿。

  一片紧张的气氛中,陈到听到了城下传来了几声鸟叫,他的神色顿为一振,因为那鸟叫,正是心腹密使的暗号。

  “快,快去他拉上来。”陈到迫不及待的叫道。

  士卒们赶紧放下绳索,过不得多时,便有一名黑衣人顺着绳子,爬上了头来。

  那黑衣人,正是前往楚营,向颜良请降的那人,也正是陈到的心腹。

  “怎么样,楚君是怎么回复的?”陈到焦急的问道。

  “楚帝宽宏大量,已准了将军的归降。”黑衣人拱手兴奋道,并将颜良的亲笔书信,献还给了陈到。

  陈到大喜,将那书信拆开细看,精神是激动不已,愈加的欣喜。

  “没想到楚帝宽襟如此广阔,这才是真正的明君,我陈到早该效忠如此帝王,好,很好!”

  陈到对颜良是又感激,又敬佩,眉宇间,焦臣已荡然无存,一股前所未有的决毅,已尽显于色。

  ……

  两天后,夜色已深。

  漆黑一片的楚营中,数不清的将士,却已集结完毕,肃立于夜色之中许久。

  那十几万的将士,一双双的虎目,死死的盯着丸都城,眼眸中涌动着猎猎杀意,仿佛在饥渴的盯着眼前的猎物一般。

  颜良坐胯神驹,如铁塔般屹立于众军之中,一双鹰目弥漫着杀机,冷冷远望敌城。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不知不觉已至深夜。

  蓦然间,周仓道:“陛下,快听,丸都南门方向,好似传来了喊杀声。”

  颜良竖耳一听,果然有刀兵喊杀声,隐隐约约的从山城上传下来。

  众将士的情绪,立时都兴奋起来。

  未久,丸都南门一线,三堆号火点了起来。

  颜良的眼眸微微一动,那号火,乃是陈到约定的信号,见此火,说明他已拿下了南门。

  “陈到,希望你不会犯傻,不然,城破之后,朕必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颜良心中暗暗发下狠誓,却是喝道:“黄汉升何在!”

  “老臣在。”黄忠拍马出列。

  颜良马鞭向前一指,高声道:“出兵吧,给朕拿下丸都城。”

  “诺!”黄忠也无过多慷慨,提刀策马飞奔而去。

  营门大开,围壁大开,黄忠纵马而出,率领着一万精兵,向着南门方向飞驰而去。

  黄忠虽义无反顾的向着城头冲去,但他的心中却是忐忑的,因为他实在不太敢相信,作为刘备心腹的陈到,会真的开城献降。

  黄忠担心,他率领着兵马杀至城前,立时就会遭到汉军的埋伏,迎接着他们的,将是突如其来,漫天而下的箭雨。

  尽管颜良断定,陈到必是真心归降,但他心中却仍难抑那份担忧。

  山城南门,不多时间,黄忠便率领着他万余兵马杀近,黄忠的一颗心已提到了嗓子眼。

  他甚至已握紧了手中的战刀,准备挡阻倾落而至的利箭。

  随着渐渐的逼近,丸都南门却没有任何异状,城门依然大开,火光照耀下,数十名士卒正向着他们招手,召唤他们前来接应。

  黄忠一咬牙,率军就将向了城门。

  方至城门,一将纵马单骑上前,高声叫道:“陈到在此,来者不知是楚军哪位大将。”

  陈到,竟然亲自来迎?

  黄忠心头一震,飞马而上,横刀叫道:“老夫乃天子麾下大将黄忠是也。”

  陈到一喜,忙拱手道:“原来是汉升老将军,我已拿下南门,眼下刘备的援兵尚未至,请老将军速率大军杀入城中,一举荡平丸都。”

  黄忠也很精明,未亲身赴险,催督三千兵马,先行杀入了城中,迅速的控制了南门。

  南门已下,并无想象中的伏兵,黄忠这才确信,陈到乃是真心归降,并非是想要诈降。

  “天子对人心的掌握,当真已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枉我竟然质疑天子的判断,真是惭愧啊。”

  黄忠心中对颜良是大为敬佩,暗自感慨着,这才策马与陈到共入城中。

  陈到向着第三重城墙内一指:“那灯火通明之处,就是高句丽的王宫,刘玄德就在那里。”

  黄忠豪情大作,叫道:“陈到,若是能击杀刘备,你便是立下奇功,我大楚天子必重赏于你。”

  “陈某只是不堪忍受刘备的虚伪和残忍,只想为世人除了此贼,别无他想。”陈到不敢居功。

  黄忠微微点头,也无多言,率军径向内城王宫杀去。

  南门处,狼烟大作,数骑斥候飞奔回营,将黄忠顺利夺门的捷报,报与了颜良。

  颜良精神大振,一声狂笑:“刘备啊刘备,你原形毕露,连自己最信任的人,都要背叛于你,这就是你个伪君子应得的报应。”

  狂笑之下,颜良扬鞭一指,下令全军出城,将丸都城夷为平地。

  咚!咚!咚!

  呜~~呜~~呜~~

  杀!杀!杀!

  战鼓声,号角声,肃杀声,震碎夜色,撕裂天际。

  十余万楚军先锋军,倾巢而出,冲上丸都山,如倒灌的潮水一般,涌入丸都南门,一路辗杀而上。

  “陛下,臣请杀入丸都,亲手宰下刘备的狗头,献给陛下,也算为我高句丽人报仇。”高上宫也慨然请战。

  颜良微微一笑:“你既有此心,朕就成全了你,去吧。”

  “多谢陛下。”高上宫大喜,策马而去,率领着几百号高句丽“义军”,随着楚军大流,杀向了丸都。

  高上宫前脚方走,颜良嘴角掠起一丝冷笑,遂将周仓唤来,吩咐了几句。

  “末将明白。”周仓领命,也率数百虎卫御林军,尾随着高上宫而去。

  丸都城中,已是血流成河,尸横遍街。

  南门一破,汉军失去了屏障,面对着十几倍的楚军,惊惶失措的他们,除了被辗杀之外,无路可走。

  杀红了眼的楚军,见人就杀,不管是高句丽军还是汉军,也不管投降的,还是顽抗的,非我同袍,一律斩杀。

  万千楚军,轻易的攻破了第一重城墙,第二重城墙,四面八方的向着内城涌去。

  王宫。

  灯火辉煌的宫室中,刘备正搂着一众赤身美人,呼呼大睡着。

  夜御数女,不止几重山,筋疲力尽的刘备,已睡得如死猪一般深沉

  即使殿下的喊杀声,越来越近之时,昏睡的刘备,也全然没有丁点的觉察。

  哐!

  大门被猛然推开,田豫风急火燎的冲将进来,大叫道:“陛下,大事不妙,楚军破城而入了。”

  迷迷糊糊中的刘备被吵醒,正待发怒时,却是听到了田豫惊恐的大叫。

  瞬时间,刘备睡意全无,惊恐到无以复加,惊得甚至差点从榻上掉下来。

  “什么,楚军怎能破城而入,陈到呢,其余诸将呢,他们是怎么守城的。”刘备衣衫不整的冲将出来,惊恐的大叫。

  田豫苦着脸道:“陛下啊,正是陈到叛变,强开丸都南门,才招致楚军顺利杀入城中的啊。”

  一记重锤,狠狠的击在了刘备身上,只击得他舌根一甜,一口老血几乎就要冲涌而出。

  精神重创之下,刘备身躯向后倒退三步,险些就跌倒于地。

  “陈到,朕对你恩重如山,任谁背叛朕,也不该是你啊,你这个忘恩负义之徒,你不得好死!”刘备又愤又悲,歇厮底里的泼妇骂街。

  刘备这边骂时,外面的喊杀声,已愈演愈烈,楚军的千军万马,已杀近了他的王城。

  毌丘俭正率领不到三千的汉军,死守王城一线,抵抗着楚军十几万大军的狂攻。

  王城不比外城,城墙并不坚厚,毌丘俭根本抵挡不了多久,城池必破。

  王城一破,刘备的命运,就只有死路一条。

  刘备是万没有想到,习惯了逃遁的他,这一次终于难得狠下心来,坚城死守一回,却没想到,唯一一次的改变,竟让自己陷入了万劫不复之地。

  刘备知道,楚军很快就会杀到,自己再也无处可逃,除了自杀之外,就只能等着做楚军的俘虏。

  想想那些诸侯们被颜良折磨至死的悲惨下场,再想想颜良对他的切齿之仇,刘备就有一种生不如死的错觉。

  突然间,刘备大叫起来,如疯子一般冲入内宫,提剑将那些美人,毫不留情的杀了个干净。

  “我杀光你们,决不能让颜良占有你们!”

  刘备十几名美人,杀了个干净,又跟个疯子似的,提剑奔往了囚禁高延优之处。

  “砰”的一声踢开门,浑身血污的刘备,提着血淋淋的剑,冲向了惊恐的高延优。

  “如你所愿,颜贼已经攻进来了,你以为你得救了吗?不可能,我刘备就算是死,也要带着你一起下地狱,我绝不会让你活着落到颜贼手里,我要你为我陪葬。”

  疯狂到极点的刘备,已抱定决心,杀光高延优和他的夫人,然后一把火,把这王宫一并烧光。

  “去死吧!”刘备大吼一声,举剑就朝高延优斩去

  惊恐万分的高延优,眼前剑锋将至,千钧之际,突然叫道:“陛下饶命,臣有办法,臣有办法让陛下不死!”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