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千零九章 誓 言

第一千零九章 誓 言

  “不死?”

  刘备那挥下的利剑,在距高延优胸膛尚有寸许之时,生生的停了下来。

  不死二字,足以令刘备动心。

  “什么,你说什么?”刘备一把揪起高延优,激动的惊问。

  高延优与死亡擦肩而过,整个人吓得几乎魂飞破散,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被刘备连吼了数声,方才回过神来。

  “臣是说,臣有一个办法,可保陛下逃出丸都。”高延优喘着气道。

  刘备将他提起,喝道:“你一个废人,能有什么办法,整个丸都城已被楚军团团围住,朕都杀不出去,何况是你。”

  “臣不用杀出去,这王宫之中,有一条秘道,可穿过楚军防线,直抵城外,陛下从这条秘道走,自然能逃出。”高延优道。

  秘道!?

  刘备眼眸一亮,这天降的一丝希望,令他的疯狂顷刻消散,绝望的脸上,重新涌现一丝希望。

  可是,刘备马上又狐疑起来,要知他早把这王宫彻查,若有什么秘道,他岂能不知。

  刘备便想,高延优莫非是不想死,灵机一动才胡编出什么秘道来,想要拖延时间。

  高延优怕刘备不信,忙解释道:“这条秘道乃我高氏先祖,早在百年前就修建好的,专是为了应对今天这种状况,秘道的入口,也只有历代国王才会知道。”

  听得高延优的解释,刘备便信了七分。

  似丸都这种山城,高踞于山上,虽然易守难攻,却也容易把自己孤立,高句丽王室提前修条秘道,暗通城外,以防万一,倒也在情理之中。

  思绪一转,刘备手劲松了几分,喝道:“那这秘道在哪里,还不快速速说出。”

  “臣可以把秘道告诉陛下,但臣却有一个条件。”高延优也没那么笨,把这么重要的逃生秘道,如此轻易的告诉刘备。

  “条件,你还敢跟朕谈条件?”刘备又是一怒,提剑架在了高延优的脖子上。

  这一次,高延优却没有求饶,反而刚烈起来,毅然道:“陛下若不答应臣的条件,那臣就只有和陛下同生共死了。”

  高延优这分明是在威胁刘备。

  刘备勃然大怒,当场就要斩杀高延优,旁边田豫却扑将上前,拉住刘备的手,苦劝道:“陛下,大局为重啊,陛负匡复汉室的重任,岂能因一时之气,将自己陷入绝地,恳请陛下三思。”

  田豫当然不想跟刘备陪葬,他原本已死了心,打算抱着一线希望,投降颜良以求生,却忽然看到了生的机会,如何能放过。

  刘备其实也是装装样子,他就等着田豫扑过来拉他,才好就势下台阶。

  田豫这么一拉,刘备顺势就把剑放下,瞪了高延优一眼,方才冷哼一声:“好吧,朕看在田爱卿的份上,就饶你一命,给你一个机会,说吧,你想让朕做什么。”

  高延优这才松了口气,直挺起了腰板,拱手道:“臣希望陛下能发一道重誓,承诺当臣告知秘道所在后,陛下将饶臣一条生路,不会杀臣。”

  高延优知刘备心狠手辣,自己好心告知他秘道,难保刘备不会恩将仇报,一刀杀了自己。

  高延优又没有别的办法来钳制刘备,只能以这种逼他发誓的手段,来制约刘备。

  “原来只是起誓而已。”

  刘备心中冷笑,脸上表情却忽然庄重无比,他拱手拜天,正色道:“刘备在此对天发誓,绝不会杀高延优,若有违誓,就叫备天诛地灭,不得好死。”

  看着刘备发下重誓,高延优暗松了口气,便想刘备好歹乃一国之君,都已经对天起下了重誓,总不致于无耻到还敢背约吧。

  “陛下请跟臣来。”心安下来的高延优,也不多犹豫,赶紧带着刘备去往了王宫正殿。

  刘备带着百余亲军,带有田豫等几臣,紧紧跟随在后,七拐八拐的,竟是来到的大殿中。

  “把这王座挪开。”高延优指着金灿灿的王座道。

  刘备心中一奇,摆手喝令,一众军士赶紧上前,将那厚重的王座,生生的挪将开来。

  王座之下,顿时露出了一个方形木板盖子,士卒们将那木板揭开,赫然便现出一个黑漆漆的空洞来。

  刘备惊喜万分,他原以为这秘道入口,会建在什么花园隐避之处,却万没有料到,竟然就修在这王座底下。

  “田爱卿,你带人先行探路,朕随后就来。”刘备一指地道。

  田豫现在也顾不得这秘道安不安全,当先跳了下去,几十名士卒也随之鱼贯而入。

  刘备接着也打算入地道,那高延优跟在后面,作势也想跟随而入。

  “怎么,你也打算逃也丸都吗?”刘备回头问道。

  高延优讪讪道:“臣出城后就自行离开,绝不会拖累陛下,陛下尽管放心便是。”

  楚国攻陷丸都,当然不会是为了给高句丽复国,他高延优落入颜良之手,多半也没有什么好下场。

  高延优深知这一点,故才想趁乱逃出城去,逃往尚忠于他的郡去,重新东山再起。

  刘备的嘴角,却闪现一丝阴冷,喝道:“来人啊,把这厮给朕拖出去,绑在柱子上。”

  号令一下,几名汉卒一拥而上,将惊恐的高延优,反绑在了大殿中的柱子上。

  “陛下,你不是对天发誓,要饶臣一条命么,你怎能反悔。”高延优惊恐的叫道。

  刘备拍着高延优的脸,阴恻恻的笑道:“朕当然不会违背誓言,朕却要把你留给那个颜贼,你就等着享受颜贼的残酷手段吧,朕保准会让你生不如死,到时你就会后悔,后悔没有祈求朕现在杀了你,哈哈~~”

  刘备狂笑着,跳下了秘道,其余士卒紧随其后,片刻间就走得一个不留。

  转眼间,大殿上空空荡荡,就只余下了高延优一人。

  “刘备,你卑鄙,你无耻!”高延优惊愤之极,破口大骂,回应他的,却只是空荡荡的回音。

  杀声愈近,成千上万的楚军,已是杀近了王城中。

  高延优已顾不得焦虑,满心琢磨着见了颜良时,该当如何卑躬屈膝,以换取颜良对他手下留情。

  正自苦思时,大殿之门,却被“砰”的一声撞了开来。

  一众士卒闯将进来,却非楚军模样,一个个倒似自家的高句丽军,当先领头者,高延优看着眼熟,再仔细看一眼,不禁神色大变。

  “上宫,怎么是你?”高延优惊叫一声,语气中更有几分惊喜在内。

  那为首者,的确是高上宫。

  高上宫一眼扫去,目光停留在了被绑在柱子上,整个人鼻青脸肿,狼狈到连街头乞丐都不如的高延优身上。

  高上宫的脸上,非但没有喜见父王的欣喜,反而浮现出了嘲讽的冷笑。

  “上宫,你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给父皇松绑。”高延优没看出儿子的异样,拿出了父王的派头,语气中还有命令的意味在内。

  高上宫步上前来,欣赏着狼狈的父王,冷笑道:“父王啊父王,你平素高高在上,如今却怎么沦落到这般地步。”

  高上宫的言语中,毫不掩饰讽刺的之意。

  高延优眉头顿时一皱,厉声道:“高上宫,你好大的胆子,怎么跟寡人说话呢!”

  “寡人?”高上宫嘿嘿一声笑,负手傲然道:“高句丽国中,只有一个人能自称寡人,现在,这个人只能是我。”

  高延优神色蓦然一震,满脸错愕的望向眼前的儿子,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他这时才意识到,眼前这个儿子,已不再是当初那些不起眼的庶子,这小子借着楚国的力量,已然自称国王。

  而他高延优,却已成了高上宫的绊脚石。

  看着高上宫那小人得志的样子,高延优心中极度厌恶,却不敢发作,只得道:“上宫啊,那颜贼乃狼子野心,你依附于他,跟与虎谋皮无异啊。”

  “这个用不着你教,寡人依附颜良,也只是利用他而已,一旦我坐稳高句丽王位,自会脱离他的掌握,重振我高句丽雄风。”高上宫得意道。

  高延优又是一震,他这下才知道,自己这个不起眼的儿子,竟然深谋远虑,心中早有想法。

  到了这个地步,高延优深知,自己这个国王的位子,是再也坐不回去了。

  “上宫你心怀大志,父王我真的很欣慰啊,你快放我下来吧,为父会亲写一道诏书,正式将高句丽国王之位传给你,为父将退位为太上王,安心的颐养天年,从此,这高句丽国就靠你了。”

  高延优也算识时务,为了让自己儿子安心,为了保命,他也只能如此了。

  “父王你怎么突然间对寡人这么好了,当年你不是宠着寡人那几个哥哥,一年到头,都不见寡人几眼的吗?”高上宫冷笑着反问,满嘴讥讽的意味。

  高延优心中羞恼,却只能讪讪笑道:“那都是父王眼拙,父王当真没有想到,你才是我高氏子弟中,最最杰出的那一个,父王也很惭愧呀。”

  眼见父王卑微的说着好话,奉承着自己,高上宫那个得意啊,仿佛多年的怨气,终于得到了释放一般,不禁狂笑了起来。

  狂笑半晌,高上宫凑近了高上宫,附于他耳边,冷冷道:“父王,现在才知错,已经晚了,你不死,我睡不着啊。”

  话音方落,高上宫猛的拔出腰间短剑,毫不犹豫,一剑刺入了高延优的胸膛。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