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长崎城头楚旗扬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长崎城头楚旗扬

  徐福的石像,被轰然推倒,消失在了漫天的尘雾中。

  颜良纵马上岸,挥督着他的大军,向着长崎城杀奔而去。

  甘宁率领着先锋军团,一路向长崎城杀去。

  后绪的大军,陆续登上了倭土,成千上万的士卒登陆,加入到征伐的行列。

  兵马上岸,随舰队的上百万斛粮草,则也随后被运往岸来。

  与此同时,颜良又传下令去,速度斥候舰向东去往扬州,督传当地海军,将更多的粮草,由东海运往长崎。

  除此之外,颜良又派人往元山城,命凌统率后绪的五万海军,赶来长崎会合。

  颜良要以十万大军,扫平倭岛。

  ……

  长崎城。

  城池大街上,田豫正坐着高头大马,徐行在大街上,视察着长崎民情。

  左右那些长崎的地方官,都点头哈腰的陪着笑,阿谀奉承,讨好了田豫。

  作为仅存的谋臣之一,田豫现在俨然已成了刘备的左膀右臂,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这些地方官不取悦于他,那才怪了。

  “本官此番前来长崎,乃是奉天子之命,前来征筹粮草,你们长崎乃九州岛的大城,可以积极一点。”田豫道。

  左右地方官们一听说又要征粮,个个面露难色,却又不敢反对,只能陪笑着问天子要多少粮。

  “长崎乃富庶大城,当然要为朝廷多出点力,这样吧,你们就贡献三十万斛粮草吧。”田豫轻描淡写的说道。

  三十万斛!

  左右的那些地方官一听,个个咋舌,无不面露难色。

  那可是三十万斛粮草啊,长崎虽说近些年来,被张飞开发了不少,但到底比不上中原的那些州郡,区区一地就要供献于三十万斛粮草来,对他们来说着实是一笔沉重的负担。

  田豫见地方官们为难,便脸色一沉,教训道:“如今楚军来袭,天子要全力以赴抗击敌寇,尔等身为天子子民,又不用你们上战场,只是为了天子筹粮草而已,你们竟还敢拒三阻四不成?”

  田豫这般一教训,那些地方官们顿时就怕了,赶紧连忙应诺,保证会筹到粮草,不会给天子的抗楚大计拖后腿。

  田豫这下才眉头松展,表示满意

  那些左右官们却暗中慨叹,暗想这三十万斛的粮草,只能强行加征在那些倭人身上了。

  田豫骑着高头大马,一路耀武扬威,侃侃而谈,甚是高高在上的样子。

  正自训导着这些地方官时,忽有一骑倭兵飞奔而至,用不太流利的汉话,大叫道:“不好了,楚国的军队杀来了!”

  楚军杀至!

  长崎的这些地方官们,顿时大惊失色,震惊无比。

  田豫也是大吃一惊,惊喝道:“你胡说八道什么,楚贼明明在攻岛根城,焉能出现在长崎,就算出现在长崎,必也是小股兵马,慌什么慌!”

  “楚军不是小股兵马,是成千上万啊,他们都已经攻下水寨,都已经要攻入长崎里了啊。”倭兵斥候大叫道。

  这一下,田豫彻底被震住了,他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姓。

  不及多想,田豫急是纵马狂奔,率领一众地方官,奔往了城头上去。

  尚未登城时,田豫就听到震耳欲袭的喊杀声,正如雷声般由远及近,隆隆的传来。

  登临城头,田豫向外一张望,顿时赫得倒吸一口凉气。

  放眼望去时,却见长崎西面的旷野上,数不清的楚军士兵,正如潮水一般汹涌而来,那滔天的军势,几令天地变色。

  铺天盖地的战旗,抽打空气的猎猎风声,更如暴雷一般震人耳膜。

  粗粗一扫,光是眼前所见的楚军,至少就有三万之多,而更远的海岸方向,还有更多的楚兵,源源不断的向着长崎城这边杀来。

  楚军果然大举来袭,绝不是小股部队,这是一支蓄谋已久,大举征伐的军团。

  田豫惊得目瞪口呆,思绪急转,猛然间恍然惊悟。

  “难道说,楚军攻打岛根城只是虚晃一枪,真正的攻击目标,竟是长崎城不成?”

  是了,一定是如此!

  眼前茫茫多的楚军,铁证如山,由不得田豫不信。

  “没想到啊,真是没想到,颜贼声东击西,陛下和我又中了他的诡计了。”田豫又是惊恐,又是羞愧。

  就在他惊诧懊悔的时间里,成千上万的楚军,已逼迫了长崎城,眼看就要大举攻城。

  长崎城中,现在只有不过一千兵马,城池又不坚厚,又焉能挡得住几十倍兵马的进攻。

  田豫心知长崎难保,生恐身陷其中,想也不想,奔下城头就往东门逃去。

  田豫这个朝廷执宰大臣一跑,那些地方官们更是哪里有战意,一窝蜂的都作鸟兽散,望风而溃。

  长崎城防,就此崩溃。

  甘宁率领着先锋军,如潮水般涌上城头,杀意如火的楚军将士们,疯了似的砍向那些来不及逃跑,被田豫和官员们丢下的倭兵。

  长崎城头,又是一片腥风血雨。

  甘宁登城未久,颜良也纵马来至城下,举头一望城头形势,扬鞭令道:“子义,朕命你率五千精骑,绕往长崎东门,阻截那些溃逃的敌兵,朕一名敌人也不会放过。”

  “诺!”太史慈得领,纵马而去,率五千神行骑,沿着城池向东袭去。

  此番征倭,虽以海军为主,但骑兵也不可少,故颜良还随军带了五千神行轻骑,由太史慈这员精通骑兵和水军的“两栖”大将统领。

  倭国的地形虽然多山,但长崎城所在的区域,地形还算较为平坦,太史慈率领一路飞奔,赶至东门一线时,果然见大批的倭人,正如受惊的羊羔似的,大片大片的从东门涌出。

  “杀!天子有令,杀尽倭寇!”暴露一声,太史慈纵马挥军,杀上而去。

  五千铁骑,滚滚而至,转眼就撞入敌群,将那些慌逃的倭人一举冲散。

  恐慌的慌人四处逃散,大楚铁骑由如狼驱羊,追赶着那些逃散的倭人,肆意的斩杀辗压。

  东门一线,转眼已是血流成河,尸横遍地。

  乱军之中,杀得兴起的太史慈,看到十余骑汉军,正环护着一人,向着东面拼命突围。

  那十数骑汉军武艺不弱,远非那些寻常的倭兵可比,而他们保护那人,显然是一员重要人物。

  太史慈杀得兴起,长啸一声,纵马舞刀斜刺里杀了上去。

  众汉骑环护当中那人,正是田豫,他眼瞅太史慈杀到,惊得肝胆欲裂,急喝道:“快,快给我挡下那敌贼!”

  十几名汉骑不识太史慈厉害,奉命回身相挡,舞刀弄枪的杀向太史慈。

  太史慈如视草芥一般,一柄战刀舞出重重刀幕,刀锋过处,如切菜砍瓜一般,将那些迎上来的汉骑,统统都斩杀。

  片刻间,十余骑,尽数被斩落。

  太史慈穿过血雨,飞驰如电,直取落荒而逃的田豫。

  此时,太史慈已认出了这个往曰的同僚,知道此人就是继诸葛亮后,刘备身边的第一智囊。

  立功心起,太史慈兴奋如火,大喝一声:“田豫狗贼,哪里逃!”

  这一声暴喝不要紧,本就心惊胆战的田豫,一个没坐稳,竟是坠下马来,重重的跌落于地。

  落地的田豫,在泥地里连滚了几滚,摔了个狗吃尿,方才扑倒在地。

  田豫顾不得剧痛,挣扎着想要爬起来时,太史慈那铁塔般的身躯,已是横在了他的跟前。

  眼前太史慈挡路在前,田吓得浑身发抖,讪讪哀求道:“太史子义,看在你我曾经共事的份上,就请你放过我一条生路吧。”

  田豫也号称名士,高风亮洁,不想如今面临生死时,却也是这般苟且。

  太史慈面露鄙色,呸了他一口:“刘备手底下,果然都是一样的货色,本将今曰就拿你去请功,是生是死,就由天子定你吧。”

  话音方落,太史慈猿臂探起,嗖的一声,便如拎小鸡似的,将田豫拦腰提起。

  太史慈生擒了田豫,折返而回,往长崎城去。

  此刻,长崎城的战斗,基本已经收尾。

  东门外一线,逃出来的倭人被杀了个精光,近有千余倭人被斩杀。

  长崎城中,已血流成河,杀红了眼的楚军将士,把那些来不及避难的倭人,但凡遇上,统统都杀个精光。

  若在中原大地上,颜良自会严厉约束军纪,不准自己的士卒滥杀无辜,但对这些倭人就没必要讲究军纪了,反正,这些倭人颜良迟早也是要灭光的。

  近午时分,颜良已高坐在了府堂上,第一次在倭国的土地上,接将众人的朝拜。

  “陛下,臣为陛下生擒了刘备一员大臣。”太史慈兴奋而入,一把将田豫丢在了堂前。

  太史慈指着田豫道:“此人就是刘备现在的谋主,田豫。”

  颜良眼眸微微一动,冷绝的目光,如针一般扫向趴在地上的田豫。

  那田豫心神欲裂,吓得浑身哆嗦,急是伏跪于地,战战兢兢道:“罪臣田豫,愿归顺陛下,为陛下做向导,杀入大阪,请陛下开恩。”

  看着那卑微的嘴角,颜良冷笑了一声。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刘备是那种伪君子,他麾下的臣子,多也是田豫这种货色。

  “朕用不着你做向导,也会扫平倭岛,你这种没用的东西,朕留你何用,来人啊,将此贼给朕千刀万剐了。”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