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坏你好事

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坏你好事

  千刀万剐!

  田豫大吃一惊,险些当场就晕死过去!

  “陛下饶命,陛下饶命啊!”田豫惊恐难抑,撕心裂肺的向颜良哀告求饶。

  看着田豫这份德姓,颜良就觉得恶心。

  他上前一步,一脚踹在了田豫的头上,骂道:“刘备身边全是你这种废物,怪不得会屡屡败给朕,去死吧。”

  几名虎卫军士汹汹上前,将田豫拖了下去,拖上了长崎的城头上。

  刽子手便在城头用刀,在众目睽睽之下,将田豫了衣服,一刀刀的割了下去。

  身为名士,从未曾受过什么苦的田豫,如何能忍受得了这刀割之痛,被割得是痛不欲生,如杀猪般嗷嗷直叫。

  田豫的痛叫声,遍传城中,直将那些倭人听得是心惊胆战,一个个惶恐难受。

  “陛下,咱们还俘虏了几百名倭兵,十几名倭官,请陛下示下如何处置?”蒋钦拱手道。

  颜良手一挥:“这还用问吗,统统给朕杀光,一个不留。”

  对于倭人,颜良本就打算将他们统统发配为奴隶,用无尽的劳动,来达到既利用了倭人,又族灭他们的效果。

  大规模的族灭,那也是全取瀛州之后,不过现在,颜良对于胆敢反抗的倭人,当然也会毫不留情的斩杀。

  旨意传下,几百名倭人官兵,统统都被拖至城头斩头,人头堆积成了一座小山,树立在长崎城外,以为震慑城中的倭人。

  楚军如此杀戮之举,彻底的震碎了那些倭人的肝胆。

  当年张飞征伐倭岛,乃是为了收取倭人,以为兵员,对抓获的倭兵,都尽数编入己军。

  倭人原以为,这楚军抓到他们,最多也会仿效当年的张飞那样。

  谁曾想到,楚军竟然根本把他们当作没有利用价值的废物一般,说杀就杀,一杀而光。

  万余号倭人,胆战心惊,统统的都缩在家中,门窗紧闭,连面都不敢露一下。

  颜良也不急于处置这些倭人,眼下最重要之事,则是先收取倭国四岛,灭了刘备那厮,灭了刘备那大耳贼。

  颜良遂是下令,诸军由长崎登陆之后,继续向九州岛腹地进军,攻取其余诸郡,攻陷整个九州岛后,再以该岛为跳板,攻取本州主岛。

  ……

  本州岛,大阪城。

  皇城寝宫,刘备闲坐榻上,品着来自于中原的茶饮,果疏,一派享受之状。

  倭岛远离中原,想要弄到中原的这些特产,只能通过海上的,或者是抢掠。

  近年大楚海防严密,加大力度打击扰乱沿海诸郡的倭寇,故倭人想从中原弄到茶果这类的特产,已是越来越难。

  故此刘备所享受的这些东西,对倭人来说,价值连城,堪比黄金。

  刘备一面吃着“黄金”,一面欣赏着阶下的那些倭女们,起舞弄影,卖弄风情。

  一片舞乐声中,卑弥呼款款步入殿中,向刘备参见,口称:“女儿拜见天父。”

  卑弥呼自称天照大神,而天照大神则是创世神伊邪那岐的女儿,故张飞称刘备为陛下,卑弥呼和那些倭人臣子们,却唤他为天父。

  刘备一见卑弥呼到了,眼眸中顿时闪过一丝邪光,当即屏退了那些倭人。

  “女儿呀,快快平身。”刘备破天荒的亲自下阶相迎,伸手去扶卑弥呼。

  “多谢天父。”卑弥呼顺势站了起来,想要收手里,却发现刘备紧紧的掐着自己的臂儿,始终不肯松手。

  卑弥呼抬头再看时,刘备正笑的盯着他,双眼中迸射着邪意浓浓的精光。

  卑弥呼的脸色顿时一红,生出几分羞意。

  她虽号称天照大神,倭国玉女,但到底是女儿家,岂又看不出刘备那眼光的意思,心中惊骇之余,岂能不感到羞怯。

  “天父宣女儿前来,不知所为何事?”卑弥呼低头一问,用力强行抽臂。

  刘备也不好太过份,摸了一番她的臂儿,也就不情愿的松了开来。

  “呵呵,没有什么事情,朕就不能宣你前来了吗?”刘备笑的问道。

  “不是,当然不是。”卑弥呼忙道。

  刘备嘴角这才满意,笑道:“那就好,来吧,上来跟朕一起坐。”

  说着,刘备便还往了御榻,手一拍床,示意卑弥乎坐在旁边。

  卑弥呼面露惊羞,忙道:“女儿怎敢与天父同坐。”

  “这有什么关系,朕准你坐,你就可以坐。”刘备向她召了召手。

  卑弥呼无奈,只得忐忑的走上阶去,却扭捏着要不要坐在刘备的身边。

  正犹豫间,刘备猛一伸手,将卑弥呼臂儿抓住,一把拉往了御榻。

  卑弥呼一声“臆”呼,不及防备之下,身体不由自主的歪了过去,一就倒坐在了刘备身边,身子还控制不住的倒入了刘备的怀中。

  刘备嘿嘿一声笑,双手便将卑弥呼抱住,欲行那非份之举。

  卑弥呼惊羞万分,急是挣扎着起来,远离刘备三尺,坐势就要起身离开。

  “朕让你坐下,你就该朕坐下!”刘备猛的一喝。

  卑弥呼娇躯一颤,畏于刘备威势,便不敢起身,只能尴尬的坐在那里,不敢乱动。

  刘备发了一下威,见卑弥呼乖乖听话,嘴角方始露出一丝满意的阴笑。

  “都跳起舞来,朕要与女儿共叙天伦之乐。”刘备大手一挥。

  阶下那些退去的倭女们,忙又翩翩起舞,靡靡的舞乐再起。

  接下来的半个辰里,刘备便不断的得寸进尺,用各种方法拉近与卑弥呼的距离,直到二人贴身相坐。

  刘备又借着给卑弥呼饮酒之际,一双老手趁机上下其手,不断的在卑弥呼的这里那里。

  卑弥呼心中羞愤不已,只是害怕刘备,才不敢反抗,只能半推半就,任由刘备。

  刘备这位“天父”,见自己的女儿不敢反敢,就愈加的逞狂,到得最后,竟是将卑弥呼一把按倒在榻上,竟欲行那强迫之举。

  “天父,你是伊邪那岐,我是天照,我是你的女儿呀,你怎能这样!”

  关键时刻,卑弥呼终于再也忍受不下去,急是双手死撑,拼命推挡刘备,口中羞慨的大叫。

  “什么伊邪那岐,什么天照,这些装神弄鬼的玩艺,骗骗那些愚蠢的小民还行,你我都是聪明人,彼此就不用再装了。”刘备毫无顾忌,揭穿了自己的真正身份。

  卑弥呼被揭穿了把戏,不由大惊失色,却只能叫道:“天父你说什么,我是你的女儿啊,你怎么能占有女儿的身体,你这是行为呀。”

  “哼,那颜良能霸占这个,霸占那个,连自己的岳母都能霸占,朕怎么就不能霸占一下自己的女儿,朕今天就是要占有了你,哈哈~~”

  刘备的人格已经扭曲,此刻,他把自己想象成了颜良,或者说是他以颜良为借口,欲行疯狂之举。

  他将卑弥呼狠狠的按在身上,双手疯了一般,开始撕扯起卑弥呼的衣服。

  阶下处,那些倭女们都看得惊呆了。

  她们万没有想到,她们所尊敬的天神伊邪那岐,竟然要在光天化曰之下,兽暴她们的天照大神,兽占自己的女儿。

  刘备所作所为,完全超乎了她们的想象,即使是蒙昧初开的倭人,也无法理解这种惊人的。

  众倭们惊骇万分,却又不敢做什么,只能尴尬的站在那里,看着天父强占自己的女儿。

  就在刘备将要得逞之时,孙乾大步闯入了殿中,大叫道:“陛下,大事不好,长崎失守,长崎失守了啊!”

  当孙乾惊叫着闯入,抬头一看时,正撞上刘备将卑弥呼按在身下的那画兽样。

  一瞬间,孙乾也惊呆了。

  “长崎失守”四个字,却如惊雷一般,轰向了刘备的脑壳,一肯之间,将刘备所有的念,统统都轰为粉碎。

  刘备腾的跳了起来,满脸震惊,吼道:“你说什么,再给朕说一遍。”

  他这一声喝,把孙乾顿时给喝醒,惊醒过来后,孙乾只能红着脸,将楚国大军如何突袭长崎,大军如何在九州岛登陆之事,报了出来。

  字字如刃,刀刀扎得刘备痛不欲生。

  神魂受损的刘备,一坐在了榻上,满脸的错愕懊悔。

  直到此时,他才明白过来,原来,他又中了颜良的计谋,颜良大军云集元山,佯攻岛根港只是疑兵之计,人家真正的目的,乃是突袭长崎,从瀛州的西面攻过来。

  颜良轻轻松松的一出声东击西之计,就打乱了他刘备全盘的布署。

  “田豫呢,田豫人在何处?”刘备惊醒过来,想起了最重要的谋臣。

  孙乾苦着脸道:“颜贼突袭长崎时,田大人正在长崎征粮,他来不及撤退,为颜贼所俘,竟被颜贼处以千刀万剐之刑了。”

  田豫,已死!

  又是一道惊雷,当头劈下,把刘备劈得是头晕目眩,几乎要晕将过去。

  长崎重镇失守,国之栋梁田豫被害,几乎在顷刻间,形势对刘备就不利于了极点。

  此刻的刘备,已是陷入了精神崩溃的边缘。

  “怎么办,我该怎么啊?”刘备仰天大问,已是方寸尽失。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