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享受倭女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享受倭女

  颜良传令下去,出动两万南征军团,离城十里前去迎敌。

  颜良亲披战袍,率领着吕蒙、朱桓、蒋钦几次,前出迎敌。

  午后时分,大军列阵已毕。

  颜良坐胯赤兔,手提青龙刀,傲视远方。

  原野之上,斥候们往来奔走,不断将倭军接近的消息,送抵御前。

  半个时辰后,东面地平线上,出现了一条线线的黑线,伴随着黑线的蠕动,上空出现了大片的尘土,遮天蔽曰而来。

  黑线渐渐变粗,密密麻麻,如蚁群一般的蝼蚁,露出狰狞的面目。

  一眼望去,数不清的倭人,如同一面巨大的地毯,缓缓的向着这边平铺而来。

  十万之众!

  面对着如此众多的敌人,颜良的嘴角处,却掠起了一丝嘲讽般的冷笑。

  倭兵虽众,但阵形却极乱,男女老幼彼此混杂,互相推挤,就如同赶集一般,根本无阵形可言。

  这些倭人身上披着的,木板藤条编制的盔甲,手中拿着兵器,不是锄头就是木棒,没有旗鼓,没有令旗,就这么乱糟糟的向着楚军推进而来。

  这样一支军队,连落后的黄巾军都不无法相比,用乌合之众来形容都有点浪费。

  大楚将士,虽只有两万之众,却都是百战精兵,当他们看到这样的敌人时,也无不流露出蔑视的表情。

  转眼间,倭人推进至了三百步外。

  “为了天父,驱除邪魔,保卫大倭国,冲啊~~”倭兵之中,一名头领放声狂呼。

  “为了天父!”

  “驱除邪魔!”

  “保卫大倭国!”

  十万倭人,狂呼声如潮而起,一瞬间都如打了鸡血一般,狂热到几近疯狂。

  轰隆隆声中,十万倭人如脱缰的野马,铺天盖地的向着楚军冲将上来。

  十万人同时冲锋的景象,颜良还是头一遭,即使是纵横天下的他,看到这般新鲜的场面,心中也为之震撼。

  震撼归震撼,颜良眼中的杀意,却愈加冷绝。

  他那如刃的目光,就那么冷冷的俯视着冲涌而来的倭人,就如同一头雄狮,哪怕再多的羔羊冲上来,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颜良不会,他麾下这些英勇的将士,一样不会。

  所有大楚人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杀尽倭寇!

  转眼,冲在前面的倭人,已冲入了两百步的范围。

  颜良青龙刀一指,喝道:“弓弩手,放箭,给朕任意射杀这些野蛮愚昧的倭狗。”

  咚咚咚!

  隆隆的战鼓声,震破九宵,那整齐划一的鼓点声,瞬间就压倒了十万倭人的叫嚷。

  一万弓弩手,弯弓搭箭,几乎在同一时刻,向倭寇发动了箭袭。

  嗖嗖嗖!

  数不清的箭矢,密密麻麻,如崩毁的陨石,溅落的无数碎片流星,漫空如网一般向倭寇倾射而去。

  箭下,成百上千的倭人,瞬间被钉倒在地。

  惨叫声如潮而起,痛苦的叫声,盖过了隆隆的战鼓声。

  只一轮箭射,就有近两千倭人被射倒在地。

  那些中箭的倭人倒地,尚未死透时,反被后面涌上来的倭兵,踩踏了肉泥。

  齐射结束,乱箭开始。

  一万弓弩手,毫不停息,不断的将索命的箭雨,射向那些倭人。

  倭人如被狂风吹倒的麦杆,成片成片的倒落于地,几轮下来,已是尸横遍地,血流成河。

  “为了伊邪那岐天父,冲啊。”

  “不许退后,为天父而战,杀啊。”

  “为天父战死,死也能升入天堂。”

  倭军中,那些头领大呼小声,弹压着倭人的恐惧。

  那些倭人如中了邪似的,一个个抱着必死的狂热信念,抱着对刘备的热爱,踏着自己同伴的尸体,前赴后继的继续疯狂冲锋。

  大楚弓弩手们射杀倭人,一直射到手都抽筋,却不见倭人后退,铁血如他们,也不禁为之震动。

  “没想到啊,信仰的力量竟然如此强大,这些倭人为了刘备,竟然能这般前赴后继的送死,真是不可思议。”吕蒙感慨道。

  颜良却冷哼了一声,不屑道:“什么信仰的力量,不过是一群被蛊惑蒙骗的愚昧之徒罢了,他们到死也不会知道,自己只是被刘备利用罢了。”

  由后世穿越而来的颜良,见惯了这一套靠所谓信仰,来蛊惑无知百姓慷慨赴死的套路,自然没有对这些倭人一丝的同情怜悯。

  可怜者,必有可恨之处,这些倭人既然选择了对刘备狂热忠诚,就要为他们的选择付出代价。

  这代价,就是死亡。

  “连弩手,准备。”见倭寇已冲至百步外,颜良又是声令下。

  五千连弩手应声上前,分三排而立,五千弓元戎连弩,对准了这些前赴后继的倭寇。

  一百步。

  五十步。

  三十步。

  颜良眼眸一聚,陡然大喝一声:“放箭!”

  令旗一摇,鼓点一变,绝杀的号令遍传全军。

  嗖嗖嗖!

  第一排的连弩手扣动了机括,几秒钟之内,万余铁箭呼啸而出。

  一万支铁箭,在方圆里许的范围里,组成了一道密不透风的铁网,平辗而去。

  眨眼间,数千倭人还没弄清楚发生了什么,就被钉倒于地。

  紧接着,第二排,第三排的连弩手,轮番上阵,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就射出了十万支箭。

  一分钟,十万支箭,这是何等恐怖的密度。

  在此箭网的打击下,十万倭人被射得人仰马翻,上万上万人成片倒下,那倒下的尸体,竟是叠成了一道障碍,堵住了倭人前进的脚步。

  那些疯狂的倭人,在如此恐怖的攻击下,他们的斗志,终于是崩溃了。

  所谓的信仰,终究敌不过血淋淋的事实,楚军凭借着强大的武器,轻松的就摧毁了他们的狂热。

  惊恐万分的倭人,转眼把对天父的忠诚抛在了脑后,丢盔弃甲,向着东面开始望风而逃。

  看着崩溃的倭寇,颜良眼眸中只有不屑的冷笑。

  颜良早就知道,倭人仗着人多势力众,实际上的战斗力并不强大,根本不需要正面交锋,只消强弓硬弩,就足以挫败他们的进攻。

  故此番颜良出战,虽只带了两万兵马,但其中却配备了一万五千人的弓弩手。

  事实正如颜良所良,他根本不用近身接战,只消轻轻拉动弓弦,就击溃了十万之敌的冲锋。

  颜良战刀再一指,高喝道:“步军出击,扫荡倭寇,给朕统统杀光,一个不留!”

  咚咚咚!

  战鼓声达到了最高亢,总攻的命令,遍传全军。

  “杀啊!”朱桓大喝一声,纵马舞枪当先杀出。

  五千精锐的大楚步军,轰然破阵,踏着遍地的尸骸,冲向了败溃的倭人。

  颜良杀意浓烈,兴致大作,也一拍赤兔马,带着五百龙骑卫,冲杀而出。

  五千精兵,如虎狼扎入羊群,刀锋所过,疯狂的收割着倭寇的人头。

  颜良纵马如飞,似如无人之境,青龙刀荡出层层的刀幕,无上凛烈的刀锋之下,数不清的人头,飞上天空。

  那些崩溃的倭人,无论男女,无论老幼,只有一个字:杀!

  “哈哈,痛快,痛快啊。”杀人如麻的颜良,好久没有这么爽,边杀边放声狂笑。

  后世那些猖狂倭人的祖先,如今,就在颜良的刀下,统统被杀光,何其的痛快。

  赤兔马过后,踏出一条长长的血路,血路两边,则纷飞跌落着倭人的尸骨。

  五千大楚将士,如在进行一场杀人比赛,将十余里的原野,统统都用倭寇的鲜血染赤。

  持续了整整半曰,十万倭人男女老幼,除了几千号人侥幸逃生外,几乎被宰杀大半。

  除此之外,另有万余倭人,精神彻底崩溃,连逃的胆量都没有,干脆伏地请降。

  傍晚时分,一身浴血的颜良,意犹未尽的颜良回到御帐,听取诸将的汇报。

  “陛下,此役咱们杀敌近九万人,还俘虏了一万倭人,请陛下示下如何处置这一万倭人?”朱桓兴奋道

  颜良手一摆,毫不犹豫道:“男的统统杀光,女倭寇留下年轻的,发往营慰劳将士们,其余也一并杀光。”

  对于那些乖乖投降的倭人,颜良会让他们去作苦力,让他们发挥最大的利用价值,慢慢的用死他们。

  对于这些胆敢反抗的倭人,颜良自不会留情,能杀就杀,能让将士们享用,就用将士们享用。

  号令传下,七八千的男倭人,还有那些老弱的女倭,统统都被拖出营外,如切菜砍瓜一般,被杀了个干净。

  至于余下的三千年轻女倭,则统统都被发配营,供大楚的将士们享用

  血战一场,正愁无处消闲放松的大楚将士们,得知颜良这道旨意,无不欢欣鼓舞,对颜良是感激万分。

  当天晚上,营之中灯火通明,酒气渲天,几万号大楚将士,嘴上享受着美酒好肉,胯下享受着倭人女子,尽快的庆功,尽快的快活。

  士卒们尽情寻欢,颜良自也不会亏等将领们,他早已下令择倭人美貌者,赏赐给有功诸将,供他们享乐。

  一场酒宴后,酒醉三分的颜良,还往了御帐。

  床榻上,数名被的倭女,已被反绑在了榻上,战战兢兢,惊羞不已。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