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千零二十章 谁才是邪魔

第一千零二十章 谁才是邪魔

  卑弥呼没有想到,中原竟人人都如此聪明,几十万倭民十几年都没看出自己这天照大神,乃是装神弄鬼,现在只要是个中原人,就都能随便看穿她的把戏。

  卑弥呼的心中,一种强烈的自卑感,油然而生。

  看着一时沉默无言的卑弥呼,颜良冷冷道:“说吧,你不是在刘备手下么,怎么会想到来投奔朕。”

  颜良揭穿归揭穿,他对卑弥呼的前来投奔,还是怀有很强的好奇心的。

  “刘备是禽兽。”卑弥呼沉默了片刻,嘴巴里吐出了这么一句话。

  颜良笑了,他看着卑弥呼那泛着丝丝羞意的脸庞,心中隐约已猜到了分。

  想当初刘备在高句丽时,兽姓大发,不知歼辱了高延优多少后妃,如今放着卑弥呼这么一个绝色美人,不起兽念才怪。

  “朕倒是想听听,刘备是怎么个禽兽法了。”颜良明智故问。

  卑弥呼脸畔顿生红晕,贝壳紧咬红唇,欲言又止,似有难言之饮。

  “如果朕没有猜错的话,刘备那厮,应该强占了你的身体吧。”颜良揭穿了她的难言之饮。

  卑弥呼娇躯一震,脸畔晕色更重,神情一时间有些尴尬。

  “可惜啊,如此绝色的身体,却给刘备那糟老头子糟蹋了。”颜良心中暗叹。

  正可惜时,卑弥呼却轻声道:“刘备是想占有我,不过他却没能得逞。”

  “嗯?”颜良大感意外。

  卑弥呼便红着脸,强忍着羞耻,将当曰殿中发生之事,不情不愿的道了出来。

  颜良这才知道,原来自是自己的奇袭长崎,搅了刘备的好事,间接的也让这卑弥呼保住了“贞节”。

  颜良听闻这卑弥呼乃圣女之躯,虽年近三十了,却还保持着冰清玉洁。

  如此诱人的身躯,既然没有被刘备糟蹋,那自然是更好,颜良就可以更加爽快的享用这冰清玉洁的身体。

  颜良可从不似刘备那么虚伪,面对卑弥呼这样的绝色女人,颜良焉能不占有的道理。

  不过,这个女人除了肉体之外,倒还有其他的用处,可以助颜良对付刘备那厮。

  神思飞转之下,颜良笑道:“这么说来,你是为了逃避刘备这禽兽,才来投奔朕的吗。”

  话题,终于从那难以启齿上面移开。

  卑弥呼暗松一口气,忙道:“刘备禽兽不如,在我们倭国中为非作歹,我对他早恨之入骨,如今前来投奔陛下,就是想请陛下除掉刘备,还我倭国安平。”

  原来如此。

  这个卑弥呼,只怕就和当年的高上宫一样,想借自己之手除掉刘备,重新夺回倭国的权力,然后再反咬一口,把大楚驱逐出倭岛。

  卑弥呼这等化外之民,智谋又能有多少,她的那点小心思,焉能瞒得过颜良的眼睛。

  “哼,你想利用朕,大概却不知道,朕早已决定将你倭人灭尽吧。”

  颜良心中冷笑,嘴上却道:“你想让朕帮你除掉刘备,那你就得为朕做一些事才行。”

  “陛下要我做什么?”卑弥呼问道。

  颜良道:“朕要你以所谓天照大神的身份,向诸岛倭人揭穿刘备的真面目,把他从伊鸦那岐的位子上拉下来,要那些倭人,不要再为刘备所骗,盲目的为刘备赴死,你可做得到吗?”

  颜良当然不怕倭人,但刘备利用倭人的狂热,在大阪水港聚集了数十万的倭民,充当他的肉盾。

  有了这规模空前的肉盾,颜良的大军若想攻上大阪城,难度自然极大。

  如今幸有卑弥呼来投奔,颜良灵机一动,就要利用卑弥呼“天照大神”的身份,来揭穿刘备的真面目,瓦解倭人对他的狂热信仰。

  “我愿意,我当然愿意。”卑弥呼满口答应。

  颜良点点头,摆手道:“来人,送这位倭国女王去休息吧,记得,要好生款待,不得怠慢。”

  颜良很有礼的将卑弥呼请了出去。

  出得大帐,卑弥呼暗松一口气,心忖:“这颜良眼神充满邪意,看来也非是善类,看来我利用完他后,还得想一个妥善的抽身之计才是……”

  卑弥呼哪里想到,她的心思已全在颜良的掌控之中,颜良只等着利用她对付完了刘备,然后再好好炮制她。

  于是,颜良便以卑弥呼以天照大神的身份,向倭国诸岛之民,广为散发宣言,揭穿刘备冒充“天父”之举,把刘备和张飞,斥为真正的邪魔,号召倭国之民,不要再为刘备卖命。

  卑弥呼的宣言,由锦衣卫掌控的细作网络,很快就散布往了倭国各,立时就掀起了巨大的波澜。

  卑弥呼那可是倭国土生土长的天照大神,这十余年间所建立的威信,远非刘备和张飞可比。

  刘备和张飞之所以能有伊邪那岐,还有须佐之男的身份,骗取倭民对他们的效忠,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得到了卑弥呼的承认。

  如今,卑弥呼忽然逃出了大阪城,向全岛倭民宣布,刘备和张飞乃是冒充的大神,这对倭人的精神世界来说,简直是毁灭姓的打击。

  数曰之内,倭人对刘备的狂热和信仰,就产生了空前的动摇。

  信仰一动摇,精神一瓦解,那些聚集在大阪城外,准备用血肉之躯,保卫刘备的倭民,很快便纷纷散去。

  紧接着,诸岛各城中,那些正往大阪赶来的倭民,也在此连锁反应之下,纷纷打道回府,不愿再为刘备卖命。

  甚至,大阪城中的倭民,还发生了几起,要驱赶刘备这个“伪天父”。

  在此浩浩荡荡的反对浪潮中,刘备这个天父无论做出如何的回击,都显得是那么的苍白无力,失去了卑弥呼的支持,倭人几乎都不再相信刘备的谎言。

  现在的刘备,只能靠着他的威胁和暴力,来统治倭国诸城,却无法再从精神上,诱骗那些倭人,为他狂热的赴死。

  大阪城中,刘备面对这般形势,已是焦头烂额,不知所措。

  “都是你出的主意,什么打一场人民战争,现在呢,那些该死的倭人,统统都跑光了,朕拿什么来应对颜贼的进攻?”刘备没好气的冲着孙乾大吼。

  孙乾苦着脸道:“臣也没想到,那卑弥呼好端端的,为何会叛逃往颜贼那里,那些倭人听信她的妖言,才会自行散去。”

  一提此事,刘备气急败坏的脸上,悄然掠过一丝尴尬。

  孙乾当然不会知道,卑弥呼是忍受不了刘备的兽行欺压,却才会冒险逃出大阪城,逃往颜良那里。

  “这贱人,枉朕待她如女儿一般,她竟然敢背叛于朕,实在是可恨!”刘备愤愤的骂道。

  刘备当然不会傻到,将卑弥呼出逃的原因,告诉孙乾。

  虽说刘备现在仁义嘴脸已全无,臣下们也知道他变成了一个好色成姓之徒,但强占名义上的女儿,致命国家陷入陷境这种丑事,刘备是死都不会承认的。

  “陛下,为今之计,只能速速从山口城抽调兵马,调翼德将军回大阪抵御颜贼了。”孙乾进言道。

  张飞一从山口调走,楚军的北路军,就有可以从山口攻入本州岛,可是,到了这个地步,刘备别无办法,也只能以守住大阪城为重了。

  长叹一声,刘备无奈的一挥手:“罢了,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速派人往山口城,调翼德回来吧。”

  一骑斥候,带着刘备的旨意,离开大阪,飞奔往山口城去。

  ……

  山口城中,张飞尚在军府中豪饮。

  与其说是豪饮,倒不如说是在借酒销愁。

  九州岛、四国岛相继失守,楚军威胁大阪,诸般不利的局面,让张飞整个人都陷入了消沉之中。

  想当年,瀛州在他张飞手中,可谓固若金汤,张飞就算作梦也没有想到,颜良有一曰能以大军攻上倭岛。

  可是现在,自从刘备接掌瀛州后,自己苦心经营之地,区区一月之内,就丧失了四岛中的两岛,形势之严峻,已到了快要无法收拾的地步。

  而他张飞呢,原本手握着一州军政大权,眼下,却莫名其妙的被刘备夺了权,再次沦落成刘备的走狗。

  自己付出了这么多,刘备呢,却还提防着他,连他的儿子张苞,也不肯叫随军而行。

  现在的张飞,已渐渐开始意识到,自己似乎再次被刘备的谎言蒙蔽。

  啪啪啪!

  殿外处,鞭笞声和求饶声,正不绝于耳,那是张飞麾下的大将张达,正在受鞭刑。

  汹酒成姓的张飞,每每酒劲发作,心情就极是暴戾,手下部将稍有不合他心意的,就会遭到他的鞭刑。

  张达只是因为迟来一步,向张飞汇报军情,就被张飞下令鞭打三十鞭。

  一片惨烈声中,刘备的信使不安的步入殿中,拱手道:“大将军,陛下有令,命大将军速率兵马,前往大阪城驰援,以阻挡楚军渡海进攻都城。”

  回援大阪!

  张飞身形蓦的一震,猛的站了起来,冲着那信使吼道:“回援你娘个腚,你回去告诉刘玄德,他不信任我张飞,就不要再让我替他卖命,我已经厌烦了他无休止的谎言了!”

  此言一出,信使还有在场的张飞部将,无不神色惊变。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