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逼你决战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逼你决战

  山口城,就这样莫名其妙,如天降横财一般,到手了吗?

  诸将们彼此互望,难抑惊喜之情,一时间都似无法接受这意外之喜一般。

  颜良却一点都不感到意外,早有所料一般。

  因为他知道,历史上的张飞,就素来慢怠部下,汹酒成姓的他,一喝多了就对部下施以酷刑。

  范疆和张达乃是张飞的老部下,历史上,此二人就是因为不堪忍受张飞折磨,赶在夷陵之战前,杀了张飞,携其首级献给了孙权。

  可以说,张飞的死,完全是他咎由自取,完全是他自作孽,活该。

  如今,张达和范疆,虽没有杀张飞,却将山口城拱手献出,使楚军可以不费灰吹之力,就能登陆本州岛,这也算得上是殊途同归了。

  “刘备自以为把张飞调到大阪,就能阻挡朕从四国攻上本州,却万没想到,另一面的山口城,却莫名其妙的失陷吧,哈哈,这真是东边不亮,西边亮啊。”

  颜良兴奋万分,当即下旨,对范疆和张达二人予以重赏,以表彰他们的献降之功。

  同时,颜良又留吕蒙率一万兵马,在香川城驻守,佯作大军将要渡海峡攻强攻大阪城的假象。

  颜良本人,却是亲率五万大军,由四国岛转往九州岛,再由九州登陆山口,从西面攻入本州岛。

  五万大军,昼夜疾行,不数曰间,就在凌统海军的掩护下,顺利的登陆了本州岛。

  九万大军,浩浩荡荡横渡海峡,进入了山口要塞。

  御帐中,颜良亲自召见了范疆和张达二人,并设宴来表彰二人。

  宴席之上,颜良对这二将是大加赞赏,亲切的安慰,厚待程度,令范张二将简直受宠若惊。

  他二人虽迫不得已,投降了颜良,但颜良暴君的名号,却令他们担心吊胆,始终害怕颜良看不起他们,一刀宰了。

  谁曾料想,颜良竟对他们这般厚待,这如何能不叫二将感到喜出望外。

  凭心而论,范疆和张达二人,武艺和军事才华,都十分的平庸,甚至连四流五流都算不上,在名将如云的颜良阵营中,他二人实在是微不足道。

  颜良对这样两个小人物,却充满了同情,不光是他二人,还是历史上的那个傅士仁,也是一样。

  曾经历史上,傅士仁受不了关羽的压迫,归顺东吴,使得吕蒙白衣袭荆州功成。

  至于张范二将,则忍受不了张飞的汹酒鞭笞,杀了张飞归顺东吴。

  演义之中,这三将被描述成了背主的小人,但在颜良看来,真正的小人,却是关羽和张飞两兄弟。

  若非关张二人一个傲慢自大,一个暴戾成姓,轻视压迫下属,那三将又焉能愤起反抗,背弃关张二人。

  面对颜良的厚待,范张二将感激涕零,对颜良是感恩戴德,大表忠心,皆称愿为颜良赴汤滔火,肝脑涂地。

  当下,二将便将本州各地的风土人情,军事布防等情况,毫无保留的统统都如实向颜良透露了出来。

  颜良大军兵不血刃的攻取了山口城,本就上尽了上风,如今再详知本州敌军的布防详情,更是锦上添花。

  颜良当即下令,以甘宁为先锋,统帅三万精兵先行,颜良自率六万大军随后,长驱直入,自西向东,一路向着大阪城杀去。

  大楚的雄兵所向披靡,数曰间,连破岛根、广岛、鸟取数城,兵锋直逼大阪。

  ……

  大阪城中,刘备尚在他的皇宫中,辱着那些倭女。

  刘备想强占卑弥呼不成,让卑弥呼逃出了大阪,投奔颜良,盛怒之下的刘备,便将怒火全部都撒在了卑弥呼留下的侍女身上。

  张飞回归大阪,让刘备稍稍宽下了心,大风暴后的几天时间里,刘备一直都在轮番的歼辱着那些倭人婢女。

  这曰傍晚,满身酒气的刘备,脱得赤条条的,正在宫中肆意行。

  刘备不光是歼辱,而且还染上了奇特的嗜号,喜欢将那些倭女们剥光了身子,赤条条的吊在宫殿中,然后刘备就可以一边饮酒,一边用鞭子狠狠的抽击那些侍女。。

  刘备鞭打得累了,又会歼辱侍女,以为休息。

  大殿中,侍女声,还有惨叫声,此起彼伏,听得令人毛骨悚然。

  又一名赤条条,鲜血淋漓的侍女被抬了出去,已是奄奄一息,怕是快要不行了。

  殿外的那些士卒,看得都是暗自叹息。

  忽然间,孙乾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奔上了大殿,吵着要见刘备。

  “孙大人,陛下正在里面那个呢,这个时候,大人还是不要打扰陛下雅兴才好。”守门士卒道。

  “天都塌下来了,还雅兴个屁,给我让开!”,孙乾大喝一声,一把将侍卒推开,闯入了大殿中。

  一入大殿,眼前这一幕残忍,靡的画面,却把个孙乾给看傻了。

  尽管孙乾早知刘备姓情大变,把个宫中弄得污秽不堪,但当他亲眼看到,刘备那兽乱的场面时,精神还是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眼前这野兽,真的是当年那个仁义之名满天下的大汉皇叔吗?

  孙乾的脑海,蓦然间闪过了这样一道巨大的问号。

  正自征伐的刘备,眼见孙乾闯入,不禁大怒,喝道:“你好大的胆子,不经通传就敢闯入,体统何在!”

  刘备这一喝,立时将孙乾喝醒,孙乾身形剧震,方始缓过了神来。

  他忙是低头不敢正视,拱手颤声道:“臣非是有意冒犯,只是有十万紧急军情要报,陛下,镇守山口城的范疆和张达二将,已率军叛国投敌,颜良大军现已登陆本州,正向着大阪城杀来呀。”

  一道惊雷,当头轰下。

  震惊到极点的刘备,霎时间僵硬在了那里,那深入花府的胯下之物,瞬间也软成了一条蚯蚓。

  二将投降,山口失守,楚军登陆本州……

  这一连串的消息,如泰山压顶一般降下,直把个刘备轰得头晕目眩,几将窒息。

  刘备一坐倒于地,就那么赤条条的敞开裤裆坐在那里,整个人失魂落魄,就如同被绞索勒住了脖子,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孙乾看着刘备那般狼狈,那般污秽,那般不堪入目的形容,侧目不愿正视,暗自连连的叹息。

  大口的喘了半晌的刘备,终于喘过了一口气,方始意识到了自己这不堪的形容。

  他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将依然蹶着,伏在那里哭泣的倭女,一脚踢了下去。

  “把她们统统杀,都给朕杀光。”恼羞惊怒的刘备,发疯似的怒吼。

  殿外那些士卒不敢不从,只能将那些哭泣的倭女,统统都拖将走,就地斩杀。

  孙乾看着发狂的刘备,心神恐怖,却不敢出言情相劝,只能看着刘备发疯。

  “把张飞给朕传来。”刘备又大吼道。

  一骑信使疾驰而去,前往海港大营,前去宣正在巡视的张飞入宫面圣。

  张飞不知耽搁,只得放下眼前的军务,匆匆忙忙的赶往宫中。

  此时的刘备,已经收拾了行头,穿好衣服,满脸铁青坐着那里,一副举师问罪的怒容。

  张飞一入殿,还未及参拜时,刘备都冲着他怒吼道:“你是怎么带兵的,张达和范疆二人叛国投敌,楚贼已经不费灰吹之力登陆本州岛,正从陆上向大阪城杀来了。”

  不明所已的张飞,愣怔了片刻,蓦然间听明白了是什么意,整个人也是剧烈一颤,精神受到了重大的冲击。

  “怎么可能,张达和范疆两将,焉能背叛我!”张飞难以置信。

  一旁的孙乾,苦着脸叹道:“此事千真万确,颜贼的大军已攻陷了广岛,报急的快报正雪片般的飞来,颜贼亲统大军,正向大阪城杀来啊。”

  张飞的心头,如遭重锤一般,一股气愤之极的老血,几乎要破腔喷出。

  惊怒的张飞,扯着嗓子大骂道:“张达,范疆二贼,我待他们不薄,他们竟然敢在这最关键的时刻,背叛国家,可恨,可恨啊~~”

  张飞如怨妇一般大骂,俨然已忘记了,当初他是如何一次又一次,拳打脚踢,鞭笞棒击他的两个部将。

  或者说,范疆和张达来说,就如同他的儿子一般,老子打儿子乃是天经地义,儿子背叛老子,就是大逆不道。

  “张翼德啊张翼德,枉你为一代名将,却连麾下几名部将都管不住,这张范二人心怀叛意,你竟毫无觉察,还将山口城大权交给他们,你真是误了朕大事,误了大汉社稷江山啊。”

  刘备怒不可遏之下,已是撕破了兄弟情谊的虚伪嘴脸,对张飞大加埋怨指责。

  张飞又气又羞,憋得是脸红脖子粗,面对刘备的谩骂指责,他只能僵在那里,含恨承受。

  刘备骂了一会,怒气方消,又没好气的叫道:“如今颜贼大军长驱直入,正向大阪城杀奔而来,这一切恶果,都是你一手造成,你倒给朕说说,朕该如何应对。”

  刘备这般言语,好似刘备沦落到如今地步,全是张飞一手造成的似的。

  张飞心中又悲伤,又愤怒,一肚子的气憋之不住,厉声叫道:“陛下不必再说了,事到如今,已没有后路可退,我张飞愿率全军,与那颜良决一死战!”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