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张飞的最后一战

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张飞的最后一战

  决一死战?

  听到这四个字,刘备身形剧烈一震,整个人一下子沉默了下来。

  “我军只有不到三万兵马,军心士气又严重受挫,如何能与颜贼决一死战呀?”孙乾哭腔着反对道。

  张飞咬着牙,沉声道:“颜贼登陆本州之兵,最多不过万,我军集结三万兵马,若抱定必死决心,拼死一战,或许还有反败为胜的一线希望,倘若给颜贼杀至大阪下,将我们团团包围,那个时候,我们就只能坐以待毙,那才是真正的穷途末路啊。”

  所有人都沉默了,刘备也沉默了下来,不再癫狂的埋怨张飞。

  刘备深深的知道,张飞的话一点没错,大阪城是他最后的希望,一旦大阪城失陷,也就意味着他的生命走到了尽头。

  往昔时,他可以从邺城逃往蓟城,从蓟城逃往辽东,从辽东逃往丸都,再从丸都逃往大阪。

  现在呢,离开了大阪城,他还能逃往哪里,从瀛州再往东,就是茫茫无际,不知名的大洋,历史上根本没有记载过有人迹的出现。

  他刘备若是再逃,就只能逃进那大洋里去喂鱼了。

  生死存亡,全在大阪城的得失。

  正如张飞所说,野外决战,或还有一线生机,若是令楚军围城完毕,那他可真就只有死路一条。

  黎阳、邺城,丸都的先例历历在目,何况是一座大阪城。

  “翼德,你真的有把握,打胜这一仗吗?”刘备终于开口了,他的眼神中充满了期望。

  张飞却摇了摇头,默默道:“若说把握,也只是一线而已,臣只能竭尽全力,拼死一战,至于能否成功,还要看天意了。”

  素来勇武自信的张飞,这一刻也没有了必胜的信念。

  毕竟,他们要面对的可是横扫天下的颜良,还有其亲自率领的九万精锐楚军。

  如此强大的实力,就算张飞率领的是同等数量的汉军,他也没有必胜的把握,何况是三万汉倭拼凑起来的杂牌军。

  自信如张飞,此时已彻底的承认,颜良已然凌驾于他之上,为当世第一的传说存在。

  刘备神色黯然下来,灰头土脸,闷声不语,暗暗计算权衡着利憋。

  他的心中,一股绝望的情绪,正在疯狂的弥漫,他计算了半天却发现,除了张飞所说的决一死战外,自己竟然根本没有第二条路可以算。

  张飞和孙乾,目光都望向了刘备,等着刘备抉择。

  “看来除了决战,已没有别的办法,可是,我若将兵马尽数交给他,他若是临阵之机,突然背叛了朕,却当如何是好?”

  刘备瞟了张飞一眼,眼眸中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猜疑。

  沉默半晌,刘备长长的叹了口气,灰暗的脸庞间,艰难的聚起了几分决然。

  他缓缓的站起身,沉声道:“罢了,颜贼逼人太甚,朕既无路可走,便与翼德你并肩上杀场,兄弟齐心,和那颜贼决一死战!”

  刘备慷慨决然,好似恢复了当年三英战吕布时的万丈豪情,又好似在危难的关头,终于又对张飞恢复了当年的兄弟之情。

  张飞大受震愤,眼中瞬间热泪盈眶,拱手道:“飞誓与大哥并肩一战,同生共死!”

  刘备重重点头,眼中对张飞一片信任之意,心中却暗忖:“这一仗,也只有我亲自上战场,拿住兵权,才能防止他临阵背叛,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啊。”

  ……

  大阪城西北三十里,兵库城。

  大楚的皇旗,已高高飘扬在城头上空,成千上万的大楚将军,正排着整齐的队伍,从城中开出。

  此间,已是通往大阪城的最后一道屏障,楚军夺取此城,刘备的老巢就已尽在眼皮子底下。

  “大阪方向,刘备有什么动向,这个大耳贼有没有再次遁逃?”屹立城头的颜良问道。

  身边马谡拱手道:“启禀陛下,刘备这一次没有逃,相反,他还和张飞共率三万兵马出城,向着兵库城方向而来,摆出一副似乎想与我们决战的架势。”

  “刘备这一次没逃,竟然还想跟咱们决战,这倒是件新鲜事啊。”甘宁奇道。

  颜良却冷笑一声,一点都不觉得奇怪。

  逃了一辈子的刘备,他这一次不是不想逃,而是无路可逃,再逃,他就要去大洋里面喂鲨鱼了。

  “大耳贼这是走投无路,只好与朕决拼死一战,做最后的垂死挣扎了。”颜良用讽刺的口吻,揭穿了刘备之目的。

  众将神色皆是一动,迟疑片刻,顿时都领会了颜良的意思。

  “陛下,那咱们现在该怎么办?”甘宁兴奋的问道。

  “还能怎么办。”颜良马鞭一指,傲然道:“集结九万大军,给刘备最后一击。”

  刘备送上门来要一战,颜良可是求之不得,还只怕他不敢一战。

  颜良遂是下令,诸将尽集兵马,以九万精锐,向着大阪城方向浩浩荡荡的推进而去。

  大楚国有五十余万兵马,九万之众放在大陆虽算不得什么,但搁在倭岛这种地方,九万之众却已是名符其实的天文数字。

  自上古以来,这倭国的土地上,只怕还没有出现了如此一支庞大的军队。

  九万大军稳步前行,黄昏时分,出现在了大阪城西北七里处。

  旷野的那一头,三万汉倭杂牌军,已是占领了有利地形,列阵已毕。

  颜良叫大军且驻,两军相隔七百步的距离,形成了对峙。

  汉倭军前,张飞手提丈八蛇矛,傲然而立,身后是近一万五千军的军阵。

  再往后,那一面汉军皇旗下,许久未上战场的刘备,今曰也全副武装,手持双股剑驻马而立。

  刘备的身后,同样是一万五千人的兵马。

  而在刘备的身边,则是张飞的儿子张苞,以侍卫的身份陪伴在侧,但他却身无寸兵。

  明眼人都知道,刘备把张苞带在身边,就是做为人质,来钳制张飞,令其不敢在临阵之际,有所异变。

  同样,刘备将三万兵马,强行拆分成两军,由张飞和自己各统一半的兵马,自然也是为了分张飞的兵权,怕其有所不轨。

  扫视完敌军阵势,颜良嘴角扬起一抹冷笑:“到了这般地步,刘备还要分兵势,看来他对张飞还是存有猜忌,这个人啊,小人之心如此之重,难怪成不了大事。”

  左右诸将,纷纷点头,对刘备充满了鄙视。

  “陛下,敌贼兵微将寡,上下失和,不若就此全军发动,将敌寇一举荡平。”甘宁跃跃欲试,亢奋的叫道。

  颜良却微微一笑:“不急,朕还给张飞准备了件礼物。”

  说罢,颜良向着不远处的张达和范疆二人,使了个眼神

  二将会意,策马而出,直奔两军阵前。

  驻马于一箭之地外,张达高声叫道:“张飞,你已到了穷途末路,不可再垂死挣扎了,我家天子有旨,只要愿斩杀刘备,率军归降,天子就对你网开一面。”

  张达嘹亮的声音,遍传四野,两军清晰可闻。

  对面处,汉倭之军听得此言,人心震动,纷纷的望向了张飞。

  张飞却已怒得怒发冲冠,咬牙切齿,暴声斥道:“张达,你这叛国之贼,本将待你们不薄,你们竟然敢背叛本将,还敢在此乱放狗屁,你还有没有一点羞耻心。”

  “张飞,你残暴不仁,以虐待部下为乐,我二人若非及早醒悟,只怕早被你折磨而死,似你这般残忍之主,我们背弃你是天经地义。”范疆马上予以反击。

  张达紧跟着叫道:“张飞,你和刘备已是众叛亲离,你若不擒拿刘备归降大楚,就只有死路一条。”

  张飞嘴拙,怎对骂得过那二将,更兼他平素所作所为,确实是残暴不仁,三军将士都清楚的知道,他心中理亏,这时面对张范二将的指责,一时竟是憋得脸色通红,却不知如何以应。

  那几万号汉倭军,被张范二将这一番言语攻势,也扰得是军心动荡,战意愈加低落。

  中军处,刘备见此形势,心中不禁暗骂:“张翼德,这就是你的好部下,看看你给朕惹下的麻烦吧。”

  眼见军心愈加的散乱,刘备也顾不得许多,当即喝道:“众军休得被敌人蛊惑,速速擂鼓,给朕进攻!”

  刘备是怕在颜良这种精神攻势下,再用不了多久,不消一战,军心即已瓦解,事到如今,他只能硬着头皮抢先发动进攻。

  咚咚咚~~

  汉倭军中,战鼓声响起,进攻的令旗,摇动发出。

  张飞听得鼓起,心中一惊,暗忖:“我军占据有利地形,理应静待楚军先攻,陛下这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改变了主意,竟叫我先攻。”

  对于刘备的临阵变化,张飞是大感意外,但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却也由不得他了。

  无奈之下,张飞只得蛇矛一挺,喝令一万多兵马出阵,向着楚军强行推进而去。

  数百步外,眼见敌军沉不住气,先行进攻,颜良就知道,他的略施手段成功了。

  “将范张二将召回,全军将士打起精神,给朕向刘备发起最致命的一击吧。”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