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天下无敌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天下无敌

  这是张飞垂死的一吼,就如那落入陷阱的野兽,所爆发出来的最悲壮的叫声。

  那雷鸣般的吼声,竟是盖过战场上空的喊杀声,震得方圆数十丈的士卒,耳膜都隐隐刺痛。

  精神崩溃的张飞,彻底的疯了。

  他飞舞着蛇矛,向着颜良所在,疯狂的杀戮,谁挡他的脚步,他就杀先谁。

  每个见得这疯狂之状的人,脑海中都会闪过这样一个念头:这人已经不要命了。

  蒋钦、朱桓、潘璋等几将,纷纷策马上前阻挡,却均为发狂的张飞,在数招之间击退。

  诸将无不为张飞暴狂之势所震,只能避其锋芒,各自退散。

  就连甘宁,这一员一只脚已迈进绝顶武将行列的人,面对张飞疯狂如兽的攻势,竟也有招架不住的势头。

  一万多倭军,已为杀尽。

  唯有张飞,却仍屹立不倒,单枪匹马在围军中狂杀。

  九万围军,如重重的海洋,四面八方的涌来,张飞这头狂鲨冲破一道,就有更多少巨浪,围裹而来。

  面对着这般密集的围阵,狂暴的张飞,竟是撕开一条血路,几乎要破围而出。

  “颜贼在哪里,来与我一战啊!”一身浴血的张飞,咆哮兽叫。

  坡上,颜良清楚的看到了这一幕,看到了张飞被刘备抛弃后,万念俱灰之下,精神受到刺激,所激发出来的惊人能量。

  “放眼整个三国,张飞果然无愧是唯一能和吕布交手之人,此人发起疯狂来,什么关羽,什么许褚,都得退让三分啊。”

  颜良感慨之余,心中以此时的张飞,油然产生了几分敬意。

  纵横天下多年,已经很久没有人,能够让颜良心生敬意了,张飞,算是一个吧。

  敬意归敬意,踏下武圣境界的颜良,又焉会畏惧张飞这个垂死之徒的挑战。

  冷笑一声,颜良一夹马腹,手提青龙刀,坐胯赤兔马,身披金甲的他,如一道金黄色的闪电,飞纵而出。

  “尔等都让开,此贼由朕亲手解决!”雷鸣般的暴雷,冲斥着诸将士的耳膜,震得他们头脑嗡嗡作响。

  重重围阵有如浪开,裂出一条血路,内围中的诸军也四面散开,让出一圈空地来。

  颜良纵马直入围阵,在万千将士敬仰的注视下,出现在了张飞的面前。

  那九天神王一般的威势,猛的现身,本是狂暴如兽的张飞,刹那间也被颜良强烈之极气势气慑,狂暴之意稍稍被压制。

  “张飞,到了今天,你还没有看清刘备的嘴脸,还要再执迷不悟吗?放下武器,下马跪降于朕,朕或许会考虑给你一条生路。”颜良青龙刀一指,以不容质疑的口吻,向着张飞喝道。

  张飞心神稍稍一滞,转瞬就恢复了狰狞如兽,面对颜良的招降,张飞如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放声狂笑起来。

  “我张飞自认愚蠢,错信了刘备这个小人,不过你想让我臣服于你,却也休想,天大地大,我张飞纵然是死,也绝不会再臣服于任何人。”

  狂暴的张飞,这一刻,可以说终于觉悟了。

  他不再为任何人而战,今天,他要为自己一战,挑战神话一般的颜良,燃烧自己最后的辉煌。

  “终于觉悟了么,很好,只可惜,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不臣服于朕的人,朕只有将之彻底抹杀!”

  话音未落,一道火金相间的闪电,便已疾射而出。

  赤兔马与颜良,竟如融而为一体,以众人都来不及看清的速度,电射而出。

  张飞眉头一凝,一个呼吸未及时,一樽金黄色的巨塔,便已瞬间横在了他的面前。

  颜良,就如一员身披金甲的天王,挟着毁灭一切生灵的威势,扑卷而至。

  手中那一柄青龙刀,撕裂空气,卷着狂澜怒涛之力,当头劈斩而下。

  刀锋未至,无形的刃气已铺天盖地的压下来,仿佛张飞周遭的空气,都被挤压出去,形成了真空一般,几令张飞有种将要窒息的错觉。

  面对如此强大的威势,张飞精神一滞,心中惊忖:“多年未见,颜良这厮的武艺,竟似大有精进,如此威势,竟有当年虎牢关下,吕布那厮的气势!”

  心怀惊骇,张飞不敢小视,急是运气生平力道,高举蛇矛向上挡去。

  半个呼吸间,颜良那惊天地,泣鬼神的一般,当头轰下。

  吭~~

  一声震耳欲聋的金属更击,猎猎的嗡鸣声,冲击着众将士的耳膜,那飞溅的火星,刺得围观之众,眼眸都睁将不开。

  这一刀太过强横,张飞只觉无穷无尽的大力,如天河决堤之水,化为万斤的飞瀑,轰落在了他的身上。

  咔咔咔!

  张飞手臂上的肌肉,在此重力的冲击下,青筋爆涨,竟有将要绷断的征兆。

  刀落的瞬间,张飞胸中气血如潮一撞,那高举的双臂,生生的被压下了数寸。

  “颜贼的武艺,竟是超越了吕布!”一招交手,张飞的脑海中,瞬间闪过这震惊万分的念头。

  当年虎牢关下,徐州城外,张飞可是数度跟吕布交手,百余招都不落下风,对吕布武艺之强,没有谁比他理解的更深刻。

  如今,与颜良交手,虽只一招,就足以令张飞判断出,颜良的武艺,竟已超越了吕布。

  甚至,已超越了当年西楚霸王项羽的境界,达到了空前绝后的地步。

  颜良嘴角却扬起一抹冷笑:“张飞,这么多年了,你的武艺可是一点都没有进步,看招吧。”

  讽刺的话音方落,颜良猿臂一动,第二刀已如磨盘一般,横扫而至。

  快到极点的身法,强悍到极致的力道,精妙无双的招式,颜良的这一刀,已是完美到无可比拟的一式。

  张飞几乎没有有思考的余地,只能倾尽全力,再度相挡。

  又是一声金属裂鸣,张飞身形一震,虎口竟已震裂,胸中的气血更是翻滚如涛。

  颜良却毫不手软,第三招,第四招,完美之极的刀式,如长河般连绵不绝的挥荡而出。

  张飞是越挡越吃力,越挡越心惊,他怎么也无法想通,颜良的武艺,如何能精进到这般地步。

  按理说,颜良身为帝王,已经很多年没有上战场才是,武艺本该生疏才是,却怎能反有如此大的精进。

  张飞却不知,颜良身为帝王,掌握天下人的生死,理朝政,这些对历练他的心姓,都有极大的提高。

  正是经过了帝王的磨练,颜良的境界才迈上了一个新台阶,精神境界上的飞越,带动着他的武艺也突飞猛进,最终超越了吕布。

  以张飞的智谋,他当然无法理解,现在的他,只能心怀着巨大的疑问与惊骇,吃力的应击着颜良充满王霸之气的刀式。

  转眼间,二十余招已过。

  两员当世绝顶人物的交手,刀锋将方圆数丈之地包裹,掀起漫天的飞沙走石,大地之上,更被斩出道道沟壑,令人触目惊心。

  亲观这等不可思议的交手,莫说是那些普通的士卒,就连甘宁这等绝顶高手,也为之惊叹不已。

  眼看着颜良施展绝世的刀法,口中不禁感慨道:“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陛下的武艺非但没有退步,反而有了巨大的突破,以陛下现在的武艺,只怕吕布复生,也要被斩于马下呀。”

  甘宁心中对颜良的武艺,惊叹万分,其余诸将又何尝不是。

  似朱桓等这些将领,多为颜良以力屈之,而今,眼看着颜良施展旷世的刀法,个个都在暗自庆幸,当即屈服于颜良是多么正确的决定,否则,身死名灭不说,又焉能有今曰的荣光。

  所有人都清楚,他们追随颜良,开创了大楚朝这样,超越了秦汉,最伟大的强国。

  他们的功绩,他们的英名,都将名垂青史,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之中,成为永远的耀眼名星,供后世之人景仰。

  而这一切,都是拜颜良所赐。

  此刻,甘宁等众将,对颜良除了崇敬拜伏之外,更无他念。

  那九万大楚的士卒,对颜良更是顶礼膜拜,如奉神皇。

  诸将的景仰,众士卒的敬奉,所有人的崇敬之势,浩浩荡荡而来,更助长了颜良的威势,令他的信心爆涨数倍。

  陡然间,颜良低啸一声,威霸之极的招式,如雷光电影一般,四面八方的扫向了张飞。

  那重重刀影所挟的毁灭之势,卷起漫空的尘雾,刀式快到令那些寻常士卒,肉眼都快分辨不出的地步。

  所有人都知道,他们伟大的帝王,已发动了最强的攻势,这场惊心动魄的战斗,数招之间就要见分晓。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紧张到了极点,如同身临其界一般。

  每个人甚至都在发抖,暗想若是换成自己,面对这般攻势,只怕撑不过一招,就要被绞成肉泥。

  万众瞩目中,狂尘之中,发出了一声惨叫。

  一道寒光从尘雾中飞中,深深的刺入了几丈外的地面中。

  那道寒光,竟赫然中张飞的丈八蛇矛。

  尘雾渐散,九万双眼睛瞪大,四面八方的射向战场。

  众人的视野中,却见颜良横刀而立,依旧巍巍如天神一般。

  几步外,张飞却已身中数创,浑身上下鲜血迸涌,身形晃了一晃,重重的摔落于了马下。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