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你是一个例外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你是一个例外

  张飞败了。

  败的彻彻底底,败得狼狈之极。

  甘宁等观战掠阵的大楚将士,紧绷的神经终于松开,所有人都如释重负一般,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残阳的金辉泼染着颜良,金甲反射出来的光芒,使他如身裹金光的天神一般,巍然横刀而立。

  那份无人匹敌的威势,深深的铭刻在了众将士的心底,令他们发自内心的敬仰畏惧。

  落地的张飞,口吐鲜血,筋脉震裂,莫说是拿起兵器再战,就算是爬将起来也困难无比。

  这一战之下,颜良虽未取他姓命,却是废了他一身的武艺,曾经纵横天下的猛张飞,如今已成了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废人。

  颜良拨马而上,横在了张飞身前,俯视着这具残躯,冷冷问道:“张飞,怎样,你服了没有。”

  张飞抬起头来,以一种前所未有的眼神,看着颜良。

  那种眼神,不再是仇恨,不再是蔑视,而是对一名真正的对手的尊重。

  “颜良,你的武艺果真超越了吕布,成为了天下第一的存在,我张飞生平没有武艺上服过任何人,你是一个例外。”张飞嘴角淌着血,惨笑道。

  他虽没有直接服输,但那言词里的尊敬之意,却代表他已经输得心服口服。

  而且,他经历了刘备的抛弃,精神上的崩溃,再加上这一场旷古绝今的恶战,败于颜良之手后,精神上的负担似乎就此放下,竟似对颜良不再存有敌意。

  “张飞,你也是一个值得朕尊重的对手,只可惜,你生不逢时,撞上了朕。”颜良的话中也无讽刺,反有一种安慰他的意思。

  张飞哈哈一笑,笑得甚是释然,“颜良,你说得对,你才是这个时代唯一的主角,我张飞今输给了你,要杀要剐,由你吧,我张飞绝不会有半点怨言。”

  颜良剑眉微微一凝,想着是否要处死张飞。

  正当这时,周仓策马而归,肋下还夹着一个血淋淋的俘虏。

  “陛下,刘备已逃远了,丢下了这么个断臂之人,臣拷问俘虏,才知此人竟是张飞的儿子张苞。”说着,周仓将断臂的张苞,扔在了地上。

  原本释然的张飞,一听是儿子,顿时身形一震,急是举目扫去。

  这一看不要紧,张飞整个人脸色剧烈,惊愤之意,如灰烬中的火星一般,几有重燃之意。

  眼见的张苞,双腕已断,鲜血尽染,整个人惨烈之极。

  亲眼目睹儿子如此惨状,张飞焉能不惊怒。

  “苞儿!”张飞惊叫一声,强撑着残躯,扑向了断臂的儿子。

  张苞见是张飞,惨白的脸上浮现几分喜色,咧嘴有气无力的叫了一声:“父亲大人。”

  张飞将儿子抱在怀里,眼看着他那断臂的惨状,心如刀绞一般,无尽的愤慨冲冠而起。

  他猛然回首,怒望颜良:“姓颜的,你竟敢这般对我儿子,我张飞跟你……”

  “父亲,我的双臂,不是他们斩断的。”张苞打断了张飞的怒意发作。

  张飞一愣,不禁流露出茫然之色。

  张苞苦笑了一声,默默道:“儿这双臂,乃是那刘备,亲手所斩。”

  又是一道惊雷,轰在了张飞心头,轰得他惊骇万分,瞬间是满脸的难以置信。

  张飞的脸上,再次涌现难以置信的表情。

  刘备抛弃他而去,小人的嘴脸,张飞已经看清,但张飞万没有想到,刘备抛弃自己也就罢了,竟然还会对自己的儿子,下此狠毒手段。

  刘备的所为,简直已超过了张飞的理解范围。

  张苞却是有气喘吁吁的,将刘备如何为了争脱自己的束缚,为了逃命,把自己双手砍断的过程,狠狠的道了出来。

  张飞是越听脸色越铁青,胸膛起伏不定,怒气剧积。

  这一次,他的怒气却不是针对颜良,而对刘备这个心狠手辣之徒。

  “刘备那贼还说,当年他之所以与父亲桃园结义,为的就是图谋父亲的家产助他起事,他完全就是为了利用父亲,这些年来,对父亲根本就没有半点兄弟之情。”

  张苞用悲愤的口气,将刘备临逃前吐露的“心声”,道与了其父。

  张飞满脸憋红,胸膛几乎都要气炸了,咆哮怒骂道:“刘备,你这,你不是人,我要杀了你!”

  张飞怒到了极点,却只能抱着儿子,仰天大骂刘备。

  “刘备,你也不用对张飞这么狠吧,好歹你也利用了他这么多年,至于砍断人家儿子双手么。”

  颜良心中也感叹不已,感叹刘备手段之狠毒,当真是超乎了自己的预料。

  左右甘宁等大楚将士,无不对刘备鄙夷到极点,而对于张飞这个手下败将,反而有些同情。

  愤怒中的张飞,忽然是伏向了颜良,拱手道:“大楚皇帝,你要杀张飞,张某绝无怨言,我只恳请,你能让我亲手杀了刘备这个心狠手辣的小人。”

  张飞这忽然间的跪伏,忽然间的恳请,令左右的大楚将士,无不感到惊奇。

  纵是颜良,也颇有些惊讶。

  连死都不怕的张飞,如今竟然主动跪伏在自己面前,向自己卑微的请求了。

  而且,还是请求能亲手杀了刘备,杀了自己曾经的义兄。

  颜良只惊讶了一瞬,很快就体会到了张飞的心境。

  刘备,实在是太狠了,太阴险了,令张飞恨到了极点,恨到动了杀心。

  沉吟片刻,颜良微微点头:“既是如此,朕就给你这个机会,让你亲手宰了那大耳贼。”

  如果能让刘备亲手死在自己的兄弟刀下,这将是多么大的讽刺,这样的死法,比颜良亲手斩杀,更要痛快,颜良焉能不答应之理。

  张飞得到了颜良的许诺,重重的叩了一首,以示感谢。

  颜良便叫将张飞父子,先行送还大营,命医师给他父子疗伤。

  安排完张飞父子,颜良则挥纵九万得胜之军,向着七八里外的大阪城,穷追而去。

  九万杀到未尽兴的大楚将士,斩杀了一万五千名倭军,自然不会嫌够,他们在颜良的率领下,向着刘备最后的老巢大阪城杀去。

  而此时,刘备已经率残兵,逃回了大阪城。

  刘备麾下原还有一万五千兵马,但这些倭兵们亲眼目睹了楚军的强大,已然吓破了胆子,逃跑的半道上,近有半数人趁机脱离了队伍,四散逃亡。

  当刘备逃还大阪城时,麾下只余不到七千兵马。

  与此同时,大阪城的倭民们,也得知了大败的消息,纷纷携家带口的出城逃亡。

  平民如此,那些各级官吏们,皆害怕楚军屠城报复,多也弃城而逃。

  刘备本是逃回城中,打算固守大阪,但这倭民逃难,士卒逃亡的崩溃之势,却摧毁了他固守城池的希望。

  奔回大殿中,刘备一坐倒在龙榻上,整个人精神惶恐,斗志萎靡。

  战场上,他亲手斩断张苞双手的一幕,不时的浮现在脑海,当时情急,如今稍稍冷静下来时,刘备心中隐约产生了些许愧疚。

  “哼,谁让他阻朕撤退,他想害死朕,朕断他双臂已经是轻的。”刘备自我安慰着,很快解脱了自己的愧疚。

  匆忙的脚步声传来,孙乾冲入殿中,大叫道:“陛下,楚军已快杀到城外了,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办啊?”

  孙乾,这位刘备最后的谋士,此刻也失了分寸,惊恐万分的大叫。

  刘备稍有平伏的心情,骤然又陷入了恐慌之中。

  “大阪城是守不住了,赶紧出城往东边撤退吧。”刘备腾的站了起来,作势就想逃。

  孙乾却哭丧着脸道:“大阪一失,我们还能往哪里逃啊。”

  “本州岛虽失,还有北海道岛,先逃到北海道岛再说。”刘备叫道。

  孙乾苦着脸道:“北海道岛乃偏避之岛,岛上倭人不足三万,甚至连一座像样的城池也没有,就算我们逃到北海道岛,又有什么用呢。”

  孙乾这也顾不得什么了,不断的给刘备泼冷水。

  刘备又急又惊,咆哮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说怎么办,难道你想让朕死在大阪城吗!”

  孙乾遭此喝斥,身形一震,不敢再说什么。

  刘备这也缓了口气,断然道:“就这么定了,速速收钱宫中钱财,出城东撤。”

  刘备扭头就走,没几步忽然想起什么,又吩咐道:“对了,把宫中那十几名倭女也带上,朕要她们还有用。”

  时值如今,刘备还不忘女人。

  这也难怪,到了这个地步,刘备似乎已感觉到,自己离末曰不远了,所以他地要在覆灭前,尽情的享受女人。

  刘备大步而去,匆匆逃离。

  孙乾无奈的立于原地,满脸的悲愤之意,他紧紧的咬着牙,似有犹豫。

  纠缠了片刻,孙乾还是苦叹着摇了摇头,追随着刘备而去。

  刘备带着他的女人和钱财,还有几千残兵,前脚刚逃出大阪城,楚军后脚就杀至。

  九万楚军,兵不血刃就攻入了倭岛的都城,大楚的战旗,也高高的树立在了这座瀛州的核心之上。

  颜良随后赶到,方自登上城头,甘宁就上城来报:“启禀陛下,刘备已率残兵往东面撤去了。”

  颜良沉吟片刻,冷笑道:“大耳贼这是想往北海道逃,传令下去,大军断续穷追,再给凌统传令,命他率海军往海峡拦截,绝不能让刘备再逃往北海道。”

  号令安排下去,诸军来不及在大阪城歇脚,就继续离城东追刘备。

  颜良屹立城头,远望着东面,心中决然道:“刘备,这一次,朕绝不会再让你有逃窜的机会,你也到了该认命的时候了。”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