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及时赶到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及时赶到

  九万大楚军,攻陷大阪城后,继续向东穷追刘备。

  颜良也没闲着,亲统一万大军,尾随于甘宁诸将之军后,一路东追。

  刘备却如丧家之犬一般,一路狂逃,向着北海道岛的方向逃去。

  一路上,刘备仿佛破罐子破摔一般,沿途每经一城,就拼命的搜集那些貌美的倭女,以供自己享乐。

  至于孙乾,则如同成了刘备的专职皮条客一般,被刘备逼迫着,四处去给刘备抓倭人女子。

  就这么一路逃,一路疯狂的享受,七天后,刘备率领着不到三千的残兵,终于逃到了本州岛最东端的川崎。

  过此城东渡海峡,对岸,就是倭国四岛之一的北海道岛了。

  驻马岸边,刘备望着茫茫大海,终于可以长松了口气。

  “嘿嘿,颜贼,你想逼死朕,可没那么容易。”刘备望海冷笑,如同又死里逃生一般,暗自庆幸不已。

  刘备当即便下令,命兵马且驻川崎城,分兵去搜集船只,为横渡海峡作准备。

  因是楚军对本州岛的地形,远不如刘备那样熟悉,虽曰夜穷追,还是被刘备拉开了两天的路程。

  刘备正是得知楚军还有两天的路程,所以才敢大胆的在川崎城且驻,待海船集齐后,再从容渡海。

  孙乾奉命搜集海船,刘备却在川崎城中,肆意的银乐。

  刘备一到川崎城,就将城中最富丽的宅院,征为了自己的行宫,并强掳了二十余名倭女,供他曰夜的享乐。

  北海道岛乃苦寒之地,岛中倭民不过三万,刘备这是想趁着去往那“不毛之地”前,抓紧时间先享受本州岛的酒肉美人。

  次曰,孙乾搜集到了二十余艘船,刘备便叫孙乾先行渡海峡,去往北海道岛做准备,迎接他的圣驾随后登岛。

  孙乾知道,这是刘备沉浸于美色,留恋于本州岛的繁华,一时片刻不愿意就这么走了。

  明知如此,孙乾却又无奈,只能拼凑了千余人的队伍,乘坐十余艘船,驶离本州岛,向着海峡那头的北海道岛而去。

  天高云淡,水波不兴,大海上风平浪静。

  “再胚到一个时辰,我就可以顺利登陆北海道岛吧。”孙乾远望海岸线,心中叹惜,“只可惜,就算逃到北海道,也只是暂时而已,颜贼的大军一追击,那时候,我们还能往哪里跑呢。”

  穷途末路四个字,正在孙乾的脑海中翻滚。

  一瞬之间,孙乾的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陛下已是众叛离,事到如今,我是不是也该为自己考虑一下了。

  所谓的“为自己考虑一下”,自然就是背叛刘备,投降颜良。

  唯有如此,或许还可保住一条狗命,否则,上天入地,颜良都不会放过他。

  “不,我是陛下唯一信任的人了,就算所有人都背叛了陛下,我也不可以,不可以!”

  孙乾猛一摇头,立刻就否定了自己的那一丝念头。

  他的目光再次衍伸向了对岸,心中已盘算着登陆北海道岛后,如何帮助刘备招揽倭人为兵,如何顽抗楚军的进攻。

  正自神思之际,忽有倭兵大叫:“快看,西北方向,有大队的战船驶来。”

  孙乾神思震动,急是从船上站起,举目眺望。

  目之尽头,果然见数十艘战舰,正向着这边飞驶而来,声势颇为浩大。

  孙乾知道,自家的舰队,早在山口城失陷时,就被楚军不战而破,那忽如其来的舰队,绝不可能是自家的舰队。

  这茫茫大海上,能有如此规模海船者,除了楚国之外,还能有谁。

  “是楚国的舰队,是楚军拦截我们了!”孙乾猛然惊悟,瞬间大惊失色。

  惊恐之下,孙乾急是喝令倭兵,加快划船,疯了似的向北海道岛划去。

  只可惜,靠桨力驱动的小船,速度又焉能与依靠三帆动力航行的大楚军新型海船相比。

  片刻间,数十艘海船已追至,如一道海上的长城,将孙乾和他的船队,挡住了去路。

  旗帜船头处,凌统傲然而立,俯视着那些惊慌的敌方小船,眉宇间洋溢着不屑。

  “天子果然料事如神,料知刘备会逃往北海道岛,叫我星夜兼程赶来堵截,幸亏我来得及时啊。”凌统的心中,暗赞着颜良的料事如神。

  船队封锁已毕,凌统大喝道:“诸船向南逼近,把敌船给我赶回陆地去。”

  颜良准备生擒刘备,若是凌统海上发动攻击,万一刘备身在船上,这般一倾覆,连人带船溺入海中,岂非无法满足颜良生擒刘备的强烈愿望。

  故凌统的舰队虽是堵住了去往北海道的海路,却并没有发动攻击,而是逼迫敌船返回陆地。

  眼见楚军大舰逼近,那巍巍的船影,甚至将倭人的小船,都笼罩其中,那般巍然之势,令那千余号倭人,惊恐的哇哇乱。

  孙乾更是惊得肝胆几裂,急是叫道:“快,快掉转船头,回往川崎。”

  大叫声中,一艘艘的倭船,纷纷掉头,狼狈不堪的向着大陆逃去。

  凌统驱舰步步进逼,将那几十艘的倭船,统统都赶回了本州岛。

  船上冲上海港,孙乾和千余倭人,便是连滚带爬的逃上岸去,弃船不顾,纷纷的望着川崎城逃去。

  凌统恐大船搁浅,离岸数里便不再追击,只令诸船泊于海上,封锁海峡,不得使敌人有片帆下海。

  船头上,凌统远望混乱的敌岸,冷笑道:“刘备,你就老老实实的缩在海边,等着天子亲自来收拾你吧,哈哈——”

  ……

  海岸上,孙乾在抱头鼠窜,狼狈不堪的奔川崎城。

  川崎城的行宫,刘备却在大行银乐。

  并不算大的厅堂中,酒气熏天,香风缭绕。

  赤条条的刘备,正在满堂追逐着那些倭女,那一名名被剥得赤条的倭女,则哭哭啼啼,惊慌失措的乱跑。

  刘备追了半晌,累了,便大吼一声:“谁敢再跑,朕就把她五马分尸。”

  他这般一威胁,那些倭女们便不敢再动,各自捂挡着身子,蜷缩在原地,惊羞到极点。

  刘备将手中的酒杯丢下,一把揪住最近的一名倭女,扯着她的头发,不顾她的嚎叫,将那倭女拖到了榻上。

  刘备很粗鲁的将那倭女,反身倒在榻上,腰板一挺,便是征伐起来。

  每一名倭女,伐征一会,刘备便换下一名倭女,整个厅堂中,就弥漫着一股浓烈的兽姓之气。

  不知征伐多久,刘备筋疲力尽,这才将胯下的倭女踢在一边,四仰八叉的瘫在了那里。

  “来人呀,把这些倭女拖出去,统统给朕斩杀了。”刘备喘着气大叫。

  一众士卒不敢违令,只得冲入厅中,将那些惊恐的赤条倭女拖将而出。

  厅堂之外,靡靡之音褪去,取而代之的,则是倭女惊恐的哀告声。

  “哼,颜良,朕知道你攻下这里,一定会尽情的歼享这些倭女,朕宁愿把她们统统杀光,也不会留给你。”刘备冷笑着,以一种报复的语气,喃喃自语着。

  话音方落,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中,厅堂外,顿时一片嘈杂。

  “谁在外边大吵大闹,坏了朕的休息。”刘备怒从心起,半披着袍子站了起来。

  就在他刚刚爬起来时,孙乾已是满脸惊恐的扑将而入,脚下一个不稳,竟是摔了个狗吃屎,摔倒在了刘备的面前。

  “怎么回事,朕不是命你先去北海道岛了么,你怎么又回来了?”刘备满脸惊讶。

  “陛下啊,那颜贼已派水军,抢先封锁了海峡,臣过不去,咱们过不去啦。”孙乾用哭腔嚎出了这噩报。

  咚咚咚。

  刘备连退三步,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瞬间扭曲到不诚仁形的脸庞,涌满了无尽的恐惧。

  没错,就是恐惧,前所未有的恐惧。

  那是一种完全不同与以往,一种所有的希望破灭,无路可走,死亡已成定局的恐惧。

  刘备就那么呆呆的会在地上,精神如崩溃了一般,痴痴呆呆,一动也不动。

  “怎么会这样。”半晌后,刘备的嘴里,才无助的吐出了这么一句话。

  孙乾哭丧着脸道:“陛下,我们该怎么办啊?”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啊……”刘备虚弱无力,茫然无助的自问着。

  西南处,颜良统率着九万大军,昼夜兼程,已逼近了川崎城。

  离城尚有十余里,斥候就报告,大批的倭人,还有溃散的军队,正从川崎城中逃出,似乎敌军已然瓦解一般。

  而这时,海上又有好消息传来,凌统的舰队抢先一步赶到,封锁了海峡,破灭了刘备渡海逃往北海道岛的希望。

  种种形势表明,此刻的刘备,已是瓮中之鳖,任凭他有通天的遁术,也休想再逃出颜良的手掌。

  “陛下,看来这一回,刘备是再没有逃出去的机会了。”甘宁兴奋道。

  “皇兄,玲绮愿率一军,攻破川崎城,将那大耳贼擒来献给皇兄。”吕玲绮激动的请战。

  “大楚皇帝,你可是答应了张某,要让我亲手宰了刘备。”张飞也谨慎的提醒道。

  “尔等都不必再争抢,朕等了这么多年,终于逼到刘备无路可逃,这一次,朕要亲手拿下这个伪君子。”

  颜良傲然昂首,马鞭向前一指,高喝道:“全军前进,随朕捉拿刘备!”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