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殉 葬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殉 葬

  九万之大军,铺天盖地,漫山遍野的向着川崎城杀去。

  颜良坐胯赤兔马,怀着极大的兴致,策马如飞。

  现下的颜良,真是太迫不及待的想要抓到刘备,抓到这个打不死的小强。

  这个大耳贼,从自己在汝南起兵时,就一直跟自己作对,当群雄一个接一个被颜良踩在脚下时,只有刘备是屡败不死。

  刘备逃窜的足迹,已是遍及半个天下,现在甚至还逃到了海外的倭国。

  颜良追杀刘备,真是有点追烦了,今天,无论如何,他也要把这大耳贼擒住。

  前方处,吕玲绮更是纵马如飞,心怀着复仇之念,向着敌城杀去。

  当年白门楼上,刘备阴险的劝说曹艹杀死其父的画面,至今历历在目,刘备这个第二号仇人,她焉能放过。

  震天的喊杀声中,九万大军,四面八方的杀至了川崎城外。

  此刻,城中的倭兵和倭民,早已乱成了一片,如热锅上的蚂蚁,四处乱窜。

  大楚诸军将士,几乎没有遇到任何抵抗,就轻易的冲破城防,四面八方的涌入了城中。

  “杀尽倭寇!”

  “杀!”

  杀声如潮,天地变色。

  大楚的将士们,将手中的战刀,毫不留情的斩向城中的倭人,只要是活人,一个都不放过。

  他们都知道,这将是浮海东征之役,最后的一场战斗,也将是他们最后收取战功的时候。

  这些战意昂扬将士,谁不想趁着这最后的机会,在自己的功劳薄上,再添一笔。

  敌人的人头,就是他们富贵的来源。

  小小的川崎城,顷刻间就化成了倭人的地狱,倭人被杀到血流成河,尸横遍地。

  成千上万的楚军,踏着一条条血路,穿过一条条的街道,向着刘备所在的府堂,汹涌如潮水般杀去。

  此刻,那一座府堂,已是一片空寂。

  最后的时刻,所有人都抛弃了刘备,就连刘备最忠心的士卒,都已弃他而去,各自逃命。

  这一刻,刘备终于才体会到,什么叫大厦将倾,众叛亲离。

  空无一人的大堂中,刘备神魂落魄,形如枯槁一般,呆呆的瘫坐在地上。

  堂中,陪伴他的,只余下了孙乾一人。

  这么多年来,也只有孙乾一人,是真正忠心于他的。

  “人都散了,你还不走吗?”刘备有气无力道。

  孙乾“扑嗵”跪倒于地,含着热泪道:“臣对陛下忠贞无二,就算天下间所有人都背叛了陛下,臣也绝不会背弃陛下。”

  刘备抬起头来,看着泪流满面,满腔忠诚的孙乾,心如死灰的他,竟是感受到了一丝欣慰。

  只是,这一丝的欣慰,转眼就被外面震天的喊杀声击碎。

  他深深的叹了一声,苦着脸道:“朕有卿这等忠臣,足慰平生矣,只可惜啊,朕不能给你富贵,还要沦落到让你跟朕一同做俘虏。”

  听得刘备这话,孙乾神色一变,急道:“陛下乃大汉最后的帝王,尊贵无上,岂能屈辱的做那颜贼的俘虏呢。”

  “屈辱”二字,深深的刺痛了刘备,令他那残老的身躯,微微一震。

  “颜贼那厮,心狠手辣,似孙权、曹丕等诸侯,落在他的手中,哪一个不是被折磨至死,陛下就算降了他,早晚也是一死,只怕还会受到颜贼更多无法想象的折磨呀。”孙乾大声疾呼,说着投降颜良不利。

  刘备身形一震,深陷的眼眶之中,闪烁出了深深的惧色。

  “是啊,颜贼心狠手辣,一定会折磨朕到死。”刘备喃喃自语,却又叹道:“可是,事到如今,朕还能怎样呢。”

  孙乾猛的站了起来,正色道:“陛下当自行了断,以捍卫大汉皇帝的尊严,如今,就算是死,也能千古流芳。”

  自行了断!

  这四个字,如一柄重锤,重重的撞在了刘备的心头,直震得他几欲窒息。

  神魂震荡了片刻,刘备连着深吸几口,方才平伏下了恐惧的心境。

  心情稍稍一平静,刘备就意识到,眼下的处境,诚如孙乾所说,自行了断,的确要比被颜良折磨至死,要好上十倍百倍吧。

  以颜良那残暴的姓情,折磨得不止是他肉体,更还有他的精神,颜良不把他折磨到人不人,鬼不鬼的地步,又怎会轻易的宰了他。

  那生不如死的感觉,想想都足以令刘备毛骨悚然。

  他沉思许久,缓缓的站了起来,望着堂顶的房梁,黯然叹道:“你说得对,朕乃大汉皇帝,就算是死也要死得有尊严,有气节,岂能遭那颜贼的凌辱。”

  刘备这话,等于是表明,他决心自裁,以成全自己的尊严了。

  孙乾大喜,忙道:“诚如此,则大汉诸位先帝在天之灵,也会为陛下感到自豪了,臣愿陪伴陛下,为陛下殉葬,就算变成是鬼,臣也愿永做陛下的臣子。”

  孙乾这番生为汉臣,死为汉鬼之言,令刘备感动到眼泪都几乎要掉下来,他抚着孙乾的肩膀,眼中热泪盈眶,不知说什么才好。

  堂外,喊杀声更近了

  孙乾也不及感动,赶紧扯起两道白绫,穿过了房梁,结成了两个索套,又搬来两个案几,准备好上路的一切。

  君臣二人,一起踏上了案几,颤巍巍的将各自的头颅,伸进了白绫之中。

  孙乾再一次向刘备拱手,慷慨道:“陛下,臣先走一步,在下面等着陛下。”

  说罢,孙乾足下奋力一蹬,将脚下案几踏翻,脖子瞬间就绞在了白绫上。

  刘备浑身一震,他没有想到,孙乾竟是这般干脆,说上吊就上吊。

  他看着孙乾那憋红的脸,那几乎要爆射出来的眼珠,那胡乱扑腾的身躯,那临死前的可怕画面,深深的震撼着刘备的心灵。

  刘备本是抱着必死的决心,但当他看到孙乾吊死前的惨状时,他的决心,却不禁动摇了。

  眼下的刘备,看着孙乾那痛苦的样子,就如感同身受一般,仿佛一道无形的索套,正将他的脖子越勒越紧,令他渐渐窒息,越发的喘不过气来。

  那从未经历过的痛苦,一下子击碎了他的自杀决心。

  “不,不,我做不到!”刘备坐腿一软,连滚带爬的从案几上下来,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

  吊索上,半死不死的孙乾,看见刘备忽然临阵改主意,憋红的脸上涌现无尽的惊色,将要爆裂的眼珠子,死命的盯着刘备,双手虚空乱抓,仿佛在质问刘备,为何会出尔反尔。

  刘备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哭腔道:“公佑啊,朕做不到,朕真的做不到啊。”

  现在的刘备,根本就没有自杀的勇气。

  将死的孙乾,身体抽搐着,刘备的软弱,令他万念俱灰,憋红的脸上,终于挤出了失望之极,还有愤怒之极的表情。

  说好的一起自杀,最后时刻,你刘备却反悔了,让人家孙乾一个人自杀,孙乾能不愤怒才怪。

  孙乾拼命的乱抓,拼命的挣扎,想让刘备帮一把,把他从白绫上解下来。

  刘备眼看着孙乾奄奄一息,却没有动手,只那么呆呆的坐在地上,坐看孙乾去死。

  救了孙乾,又有什么用呢,难道就为了被他嘲讽,被他痛斥吗。

  与其如此,还不如让他死了算了。

  刘备就那么无动于衷,眼睁睁的看着孙乾的挣扎越来越微弱,最终一动不动。

  孙乾,这个刘备唯一的死忠,就这样殉葬了。

  只可惜,他却是含着怨恨,含着对刘备的失望,死不瞑目的而去。

  刘备长长的松了口气,整个人如虚脱一般,瘫倒在了那里。

  就在刘备刚刚喘口气时,府堂外,却传来了一声女人充满了讽刺的狂笑声。

  却见一名女将,手提方天画戟,步入了堂中。

  楚军,终于到了。

  当刘备看到那柄方天画戟时,他心中更是一震,立刻就意识到,这第一个杀到的楚将,竟是吕布的女儿。

  “这个孙乾,倒还算一个忠臣,只可惜他瞎了狗眼,误跟了你这样卑微无耻,胆小如鼠的伪君子做主子,死了也是他活该。”吕玲绮不屑道。

  刘备心头大震,无尽的尴尬袭遍全身,他这才知道,自己适才的那一幕,竟被这女人看了个清清楚楚。

  “刘备,你这个伪君子,当年明明答应替我父向曹贼求情,最后时刻却落井下石,此仇,我吕玲绮永刻于心,今天,终于可以向你清算了。”

  吕玲绮历数着大仇,手提着画戟,花容间闪烁着仇恨的怒焰,一步步的向着刘备逼近。

  刘备彻底的慌了,挪着身子拼命后退,口中慌叫道:“吕姑娘饶命,我愿意归降大楚天子,你把我捉去献给大楚天子吧,一定会受到重赏的。”

  曾经的天下枭雄之一,如今死到临头时,却彻底的暴露了他小人的胆小本质,竟是向吕玲绮这么个女人,巴巴的卑微求饶。

  “你这样无耻的伪君子,竟然骗了那么多人为你卖命,真是可笑可悲,刘备,你以为,我皇兄为饶你活路吗。”

  冷笑声中,吕玲绮手中的方天画戟,已是缓缓举起。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