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千零三十章 将伪君子踩在脚下

第一千零三十章 将伪君子踩在脚下

  父仇之敌在前,红了眼的吕玲绮,焉能会放过刘备。

  她竟是忘了颜良要捉活口的叮嘱,高高举起方天画戟,要当场取刘备的姓命。

  “吕姑娘饶命,饶命啊~~”刘备吓到肝胆俱裂,声嘶力竭的叫嚷饶命。

  吕玲绮却无动于衷,贝齿紧咬着嘴唇,手中画戟眼看着就要奋然挥下。

  “吕郡主且慢,陛下可是有旨,要活捉刘备这厮的。”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吕玲绮的杀意。

  殿外处,周仓大步而入,及时劝住了吕玲绮。

  颜良早知道,吕玲绮复仇之心太切,若给她先拿到刘备,复仇心切下,直接宰了刘备也不是没有可能。

  刘备这个逃了多年的死敌,就这么杀了他太过便宜,颜良自不容许,便叫周仓跟吕玲绮,如若是现她有违旨之举,就拦将下来。

  吕玲绮那高举的画戟,凝在了半空,犹豫了片刻,却还是没能落下

  她复仇之心虽切,但对于颜良的旨意,却又焉敢不遵。

  “哼。”吕玲绮愤愤一哼,将方天画戟放了下来。

  刘备死里逃生,长吐过一口气,整个人吓得几乎瘫软过去。

  周仓出微微松口气,笑道:“恭喜吕郡主活捉刘备,立下奇功,不如就让末将绑了刘备,随郡主一起去献给陛下吧。”

  周仓恐夜长梦多,免得吕玲绮变卦,想赶紧把刘备献给颜良处置。

  “急什么,我现在虽不杀他,但也不能让他好过。”吕玲绮冷笑一声,将手中的方天画戟往地上一插,挽起了双袖。

  本已松口气的刘备,顿时又有一种不祥的念头,还正担心时,吕玲绮已飞起一脚,重重的踹在了他的脸上。

  只听“砰”的一声,刘备被踢翻在地,灰白的脸上,赫然已印出个黑漆漆的脚印,嘴角更是被踢出了血。

  刘备更是被踢得头晕目眩,嗷的一声叫,几乎晕倒过去。

  “大耳贼,我让你害我父亲!”吕玲绮一步上前,对刘备便是拳打脚踢,雨点般的拳脚,暴力无比的轰落在了刘备的身上。

  “饶命,不要打我,不要打我啊!”刘备痛得嗷嗷直叫,在地上翻来覆去的打滚。

  吕玲绮却无动于衷,反而是越打越痛快,把所有的怒气,统统都发泄在了对刘备的拳打脚踢上。

  旁边周仓见吕玲绮也不是想要刘备命,便就不阻拦,倒是乐得看刘备这个伪君子,被一顿棒揍。

  转眼几十拳下去,刘备被打得是鼻青脸肿,面目全非,只怕连他母亲也认不出来他是谁。

  好在刘备也是习过武的,吕玲绮也不没有施全力,这一番暴打虽然把刘备打了个半死,但好歹还苟延残喘。

  “郡主,再打的话,刘备就要被打死了,末将以为适可而止吧。”周仓忍不住劝道。

  吕玲绮最后狠狠踢过一脚,方才作罢,拍拍手掌,提着方天画戟解气的离去。

  周仓低头一看,却见刘备已被打得面目全无,口吐鲜血,趴在地上如一条受老的老狗一般,哼哼唧唧。

  周仓鄙夷的冷笑一声:“刘备,逃了这么多年,你终究还是逃不过我家天子的手掌心吧,来人啊,将这大耳贼绑起来,等待陛下处置。”

  一众士卒蜂拥而上,颜良刘备五花大绑。

  此时,颜良正策马扬鞭,踏着血路在川崎城中奔驰。

  左右两旁,大楚的将士正在痛快的斩杀倭人,脚下的血路不见尽头。

  “启禀陛下,郡主已生擒了刘备,正在中央府堂,等候陛下发落。”斥候激动的叫道。

  刘备,终于被生擒了么!

  颜良精神大悦,内心之中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

  尽管颜良早不把刘备放在眼里,但这么多年来,一直杀不死这个小强,颜良内心深处总留着几分别扭,今曰,这种别扭,终于算是解除了。

  策马飞奔,颜良意气风发,直奔中央府堂。

  奔入鲜血遍地的府院,颜良大步流星,挟着猎猎的威势,在众军侧目的注视之下,昂扬步入了那大殿。

  一入大堂,颜良便看到了正厅房梁上,高悬着的孙乾尸体。

  四目一扫,却见一具鼻青脸肿的残躯,被五花大绑,跪伏在堂中。

  那跪伏之人,正是刘备。

  看到刘备的瞬间,数不清的回忆,如潮水一般,涌上了脑海。

  颜良还记得,他最后见刘备时,还是在官渡之战,袁绍的大营之中。

  那个时候,刘备想借往汝南抄袭曹艹之后,逃离袁绍,却不想被颜良“借用”了他的脱身之计。

  一晃眼,十余载过去了。

  这十数年间,眼前这个鼻青脸肿的伪君子,不断的给自己添麻烦,不断的逃跑,直至被自己追到天涯海角。

  今曰,这个精于逃遁,天下间仅次于自己,还有曹艹的歼雄,终于以俘虏的的身份,跪伏在了自己面前。

  而我颜良,却已是天下之主,万民之皇。

  种种感慨收起,颜良缓缓走到刘备跟前,冷笑道:“刘备,官渡一别,你可别来无恙啊。”

  被揍到半死的刘备,浑身一颤,缓缓的,战战兢兢的抬起了头。

  当他认清眼前树立的那巍然之人是谁是,整个人瞬间陷入了恐惧的深渊,吓得连喘息的力气都没有,几乎要窒息。

  “他这是怎么回事?”颜良指着刘备红肿的脸。

  周仓干咳了一声,笑道:“是吕郡主先抓到刘备的,她太过愤恨,当场把刘备爆打了一顿,臣也不好阻拦。”

  “玲绮啊,还真是暴力,让她发泄发泄也好,谁说刘备出尔反尔,害死人家父亲呢。”颜良讽刺道,目光又转向了梁上的孙乾。

  周仓会意,忙将刘备和孙乾二人,打算同归自尽,最后刘备却临时胆怯,致使孙乾一人上吊之事,道了出来。

  周仓这边解释,刘备那边越来越羞愧,头也越来越低,不敢见人。

  “原来如此啊。”颜良再看刘备,脸上的鄙意愈重,“大耳贼,你一生蒙骗的人还真是不少,临到败亡前,还诱骗孙乾为你殉葬,诱骗人的手段,朕是真心不如你。”

  面对颜良的讽刺,刘备羞愧到无地自容,头低到快要把脖子折了。

  “陛下,这个孙乾好歹算是个忠义之人,是不是把他葬了吧。”周仓问道。

  颜良却冷哼一声:“此等有眼无珠,愚忠之徒,根本不配‘忠义’二字,将这愚忠之徒给朕挫骨扬灰。”

  真正忠义之人,颜良自然敬佩,眼前孙乾所忠的,却是刘备这么一个伪君子,临死还被刘备摆了一道,这样的人,颜良痛恨鄙视还来不及,焉还会厚葬他。

  “诺。”周仓得令,便命左右士卒,将孙乾的尸体拖了出去。

  颜良大步上堂,坐在了那龙座上,冷绝巍然的目光,俯视堂下跪伏的刘备。

  这时,出去大杀一通的吕玲绮,重新回到了堂中。

  一见面,吕玲绮就提出,请颜良允许,让她将刘备斩首。

  “不急,朕答应过你,自会令你动手处置此贼。”颜良也不急于杀刘备,却叫将那张飞传来。

  一听“张飞”二字,刘备身形一震,灰暗的眼眸中,瞬间闪过一丝惊诧。

  很显然,刘备以为当曰大阪城外一战,自己临阵脱逃,张飞突围不出,必会死在楚军刀下。

  他万没有想到,颜良竟留了张飞一命。

  正自惊异间,张飞被带入了堂中,如今的他武艺已为颜良所废,战斗力不及一名普通的士卒,颜良自无需对他有多大的防范。

  踏入堂中的瞬间,张飞那一双虎目,就定在了伏跪的刘备身上。

  瞬息间,无尽的愤慨,无尽的恨意,冲冠而起,几乎将张飞的胸腔炸裂。

  “刘备,你个假仁假义的狗东西,我杀了你!”张飞大吼一声,扑上前去,将刘备按倒在地,抡起拳头就是一顿爆打。

  刘备方自挨了吕玲绮一顿打,才喘过一口气,现又挨了张飞的怒揍,直被揍得是哇哇大叫。

  “翼德啊,饶命啊,你我好歹有兄弟之情,你岂能这样对我。”刘备又痛又叫,巴巴向张飞求饶。

  “狗屁兄弟之情,你弃我于不顾也就罢了,还敢斩断我儿张苞的双手,你这个禽兽不如的伪君子,我张飞当真是瞎了眼,当初才会跟你结拜。”

  如今的张飞,彻底的觉悟,又岂会他的恳求所动,拳头如雨点般的继续落下,尽情的发泄他的怒火。

  龙座上,颜良则冷笑着,尽情的欣赏刘备这个伪君子,被自己曾经的结义兄弟,拳打脚踢。

  张飞武艺已被颜良所废,力量上远不如吕玲绮,故这一顿爆打,也不至于把刘备打死。

  颜良见打得差不多了,却才示意周仓,将张飞拦下。

  被拉开的张飞心有不甘,扑嗵就跪倒在了颜良面前,拱手道:“陛下,你当初答应过我,让我亲手宰了这个伪君子,请陛下履行承诺。”

  话音方落,吕玲绮急道:“陛下,刘备与玲绮有杀父大仇,此贼理应由玲绮来杀。”

  “尔等放心吧,朕既然答应过你们,自然言出必行,你们想杀刘备,朕就让你们杀。”颜良微微而笑,眉宇间,流过一丝冷绝的笑意。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