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道德帝的陨落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道德帝的陨落

  颜良要让张飞和吕玲绮,二人都能够亲手杀了刘备。

  怎么个杀法?

  二人一奇,均露茫然之色。

  “随朕来吧。”颜良步下龙座,大步走向了堂外。

  颜良来到了城头上,命人在城头上树起一柱,并将刘备反绑在了柱子上。

  相隔三十余步,颜良马鞭一指刘备,笑道:“朕给你们一人一弓,你们就在这里尽情的射刘备吧。”

  张飞和吕玲绮恍然大悟,这才明白了颜良的用意。

  这时,周仓已将两柄硬弓拿来,递给了二人。

  吕玲绮抢先夺下一弓,作势就要射,颜良却提醒道:“琦绮啊,朕觉得你还不是不要一箭就射死了那大耳贼,那样就便宜了他,慢慢射才有意思。”

  吕玲绮一怔,眼眸跟着一动,点头一笑,明白了颜良的言下之意。

  颜良是想让他二人不要射刘备要害,一箭箭慢慢射,直到把刘备射成蜂窝。

  吕玲绮弯弓搭箭,但见寒光一闪,那挟着她复仇之火的利箭,呼啸而出。

  “啊~~”刘备痛叫一声,左肩已中一箭。

  吕玲绮心中一阵的畅快,秀眉间不禁露出满意的笑容,再取一支箭,准备继继射。

  此时,张飞才刚刚拿起了弓来。

  他的武艺虽被颜良所废,但射术还在,相隔三十来步,也不算多远的距离,对他来说,射中刘备绝不是问题。

  张飞弯弓搭箭,箭锋瞄准了刘备,虎目之中,闪烁着复杂的情绪。

  临阵一刻,他似乎是有些犹豫了。

  但紧接着,刘备对他的诸般无情无义之举,刘备砍断他儿子手臂的残忍,诸般禽兽所为,如潮水涌上了脑海。

  张飞的胸中,瞬间怒意如狂。

  再无犹豫,拉弓的手,轻轻一松,一道寒光离弦而去。

  噗!

  那一箭,正中刘备的大腿。

  “嗷~~”刘备痛嚎一声,灰白的脸扭曲到几乎变形。

  就在刘备刚刚吃痛时,吕玲绮的第二箭,已如风而至,伴随着又一声嚎叫,箭矢射中了刘备的小腹。

  于是,这二人便你一箭,我一箭,轮番的射着刘备放箭,每一箭都避开刘备的要害。

  不多时间,刘备全身上下,就已经钉了数十支箭,密密麻麻的如刺猬一般,光是一看,就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饶命啊,陛下,备知错了,愿为陛下做牛做马,恳请陛下饶备一命啊~~”

  鲜血淋漓,遍身是箭的刘备,悲怆的向颜良求饶,那声音中充满了卑微,如狗一般。

  颜良却无动于衷,就那么铁塔般树立在那里,欣赏着刘备被万箭穿身的可怜之相。

  这个刘备,实在太可恨了,从汝南起兵之时,就不断的跟自己作对。

  这个自诩仁义化身的伪君子,多少年来,无时无刻不在诋毁着自己,把自己宣扬成残暴的魔王,好将他的仁义,衬托得更加光辉伟大。

  所有的敌人中,颜良最恨的就是刘备,最恨的就是这种满口仁义道德,所作所为,却阴险恶毒之极的家伙。

  这样的人,颜良怎么会放弃呢。

  那一支支箭,好似颜良亲手身出去的一般,每听到刘备一声痛苦的嚎叫,颜良心中的恨意,就发泄一分。

  不知过了多久,刘备的身形,已被淹没在了箭丛中,嚎叫求饶的声音,也越来越微弱,已是奄奄一息。

  就算吕玲绮他们没有射中刘备要害,但这么多箭下去,刘备全身鲜血淋漓,失血过多之下,差不多也快要咽气了。

  “你们也发泄够了,停手吧,这最后一箭,朕要自己享受。”颜良打断了那二人。

  张飞和吕玲绮二人,只得意犹未尽的停手,退在了一旁。

  颜良从吕玲绮手中接过弓来,弯弓搭箭,如刃的鹰目,狠狠的瞄准了刘备。

  手中的弓弦,越拉越满,“咔咔”作响,几乎要绷断一般。

  三十步外,奄奄一息的刘备,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来,当他看到颜良亲手瞄准了他时,如同回光返照一般,猛然间又挣扎了起来。

  “陛下饶命,小人知错了,恳请陛下放小人一条生路啊,哪怕让小人去喂猪也可以,把小人阉了做宦官也可以,只求陛下饶小人一命啊……”

  刘备知道,颜良动手,就是要结果他的姓命了。

  这最后的关头,刘备完全抛弃了做为人的所有尊严,摇尾乞怜到连狗都不如的地步,声嘶力竭的向颜良哭嚎求饶。

  这一刻,刘备只想活着,哪怕是让他吃地上的一陀狗屎,他也会毫不犹豫的扑上去。

  这就是伪君子,道德帝们所崇拜的偶像,这就是那些嘴上大义凛然,内心龌龊无耻者的真实写照。

  颜良的嘴角,却掠起一丝鄙夷的冷笑,一丝冷绝的不屑。

  哪怕刘备真的愿意去吃屎,颜良也不会饶恕他。

  今天,颜良这个所谓的暴君,就要亲手处决刘备这个伪君子的代表,摧毁那些道德帝的图腾,将那些曾经诽谤,曾经蔑视过他的那些人心中的偶像,从这些世界上彻彻底底的抹杀。

  “刘备,去死吧!”一声低啸,离弦之箭,呼啸而出。

  一箭,正中刘备的心脏,穿背而

  狗一般的刘备,闷哼一声,身形剧烈的一颤,爆睁的双眼,带着无尽的恐惧和无尽的懊悔,开始缓缓的闭上。

  刘备的生命,在这一箭之下,飞速的流逝,死神的双手,正将他龌龊的灵魂,无情的拖入地狱的深渊。

  最后的一刹那,无数的画面从眼前如电光一般闪过,仿佛他的一生,都在一瞬间重新经历过一次。

  “如果能够重来,我一定不做伪君子,如果能够重来,我一定不会和颜良为敌,如果……”

  可惜,没有如果。

  刘备闭上了眼睛,身躯僵硬如冰,再也动弹不了一下。

  一代伪君子,汉朝的最后一个皇帝,卖国求荣的代表人物,就这样死了。

  死在了颜良这人大楚朝的创立者,死在了颜良这个“暴君”的箭下。

  旧时代的象征,终于陨落,一个全新的时代,终于来临。

  颜良放下手中之弓,远望着已死的刘备,这一刻,那块梗在心头的别扭终于没了,他的心境,通到了前所未有的通达之境。

  张飞看着已死的刘备,也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积聚的怨气,在这一刻也烟销云散。

  啪!

  张飞把弓丢在了地上,向着颜良淡淡道:“多谢陛下成全飞的心愿,现在飞死亦无撼了,请陛下动手吧。”

  射杀刘备,仇恨已消,张飞这是要坦然赴死。

  颜良盯视了张飞许久,脸上的杀机却渐散,拂手道:“罢了,这天下之中,没有几人能让我颜良欣赏,你张飞算是一个,朕在扬州赐你一片宅第,你就安心的去颐养天年吧。”

  眼前的张飞武艺尽废,已没什么威胁,颜良再把他安置在扬州江东,那里张飞完全没的任何影响力,也只有安心的做一个田舍翁。

  张飞身形一震,万没有想到,颜良竟会饶他一命,颜良的这份气度,令他岂能不倍感惊讶。

  震惊了半晌,张飞微微点头,眼神之中,已是对颜良充满了敬佩。

  “天下有陛下这样的帝王,实乃万民之幸,陛下保重,臣去了。”张飞一拱手,转身大步而去。

  这最后离别之言中,张飞已没有丝毫的敌意,对颜良的态度,也彻底的转变,由敌对,转变为了尊敬。

  颜良微微而笑,目送着张飞离去。

  大步而去的张飞,兴致一起,嘴里甚至哼起了不知名的小曲。

  曾经纵横天下,风云激荡的猛张飞已不存,现在的张飞,只是一个放下一切,心向田园的闲人而已。

  ……

  刘备死,倭岛悉平。

  杀刘备的当天,颜良命凌统登陆北海道岛,将倭国四岛中的最后一岛,收入大楚版图。

  次曰,颜良下旨,正式将倭国改为瀛州,成为大楚国下辖的一个州。

  立州的同时,颜良又改大阪城为忠楚城,以示永忠于大楚,并以之作为瀛州的州治所在,并以吕蒙暂代州刺史之职。

  几天后,颜良回到了忠楚城,正式的倭任吕蒙为瀛州刺史,并摆下大宴,犒赏随征诸将,庆祝平定瀛州之功。

  瀛州,后世中,这片孕育邪恶,几令华夏陷入万劫不复境地的岛州,如今彻底的纳入了华夏的版图,从此再不会成为华夏的祸患。

  如果说颜良平定高句丽,扫平诸胡之功,枉称千古最伟大的皇帝,还有些牵强的话,那么今曰,他平定了瀛州,以千古第一帝来自称,便是理所当然。

  那盛在的庆祝宴上,诸将向颜良轮番敬酒,表达着他们对颜良的崇拜与信仰,颂赞着颜良伟大的功绩。

  正是颜良,让他们这些将领,成够在华夏历史最辉煌的一叶上,留下浓重的一笔。

  这一笔,足以万古流芳。

  酒至深夜方散,七分醉的颜良,在周仓的搀扶下,摇摇晃晃的回往行宫休息。

  就在颜良刚刚要踏过寝宫之门时,吕玲绮却从后追来,向周仓道:“你去吧,我来扶皇兄入内休息。”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