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不听话,鞭子伺候!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不听话,鞭子伺候!

  刘备的人头,被高悬在了洛阳城头。

  这座曾经的汉帝国都城,如今却见证了汉朝最后一个皇帝的陨落。

  颜良,则带着平定倭国,开疆拓土的伟大功业,还往了洛阳。

  天子还京的那一天,洛阳城自然是万人空巷,几乎一城的官民,都出来夹道欢迎颜良的凯旋。

  那山呼万岁声,一浪高过一浪,震天动地。

  万民伏跪在御道两旁,跪拜着他们伟大的帝王,颜良的神圣形象,在大楚臣民中,再一次达到了顶峰。

  大楚的荣耀感,也深深的铭刻在了人们的脑海中,至于前汉残存的影响力,早已随着刘备人头的高悬,统统都烟销云散了。

  颜良坐胯着赤兔马,身披着金甲,手扶着倚天宝剑,在万民的顶礼膜拜之下,还往了洛阳,还往了那座久违的东都。

  大楚四都,洛阳才是真正的中心所在,只因这些年来,颜良是为了灭鲜卑,平高句丽,扫荡倭国,却才将皇驾久驻于北都邺城。

  如今帝国北面的威胁,已是荡然无存,颜良自无需再驻留邺城,故班师还朝后,索姓就不经过邺城,径直回往了洛阳。

  颜良抵达洛阳不久,住于邺京的后妃,大臣等朝廷机构,也陆陆续续的迁回了洛阳城。

  回京的第一件事,颜良自然是大封有功诸臣,犒赏随征将士。

  征鲜卑、征高句丽,征倭岛,虽然所耗钱粮颇重,将士们也死伤不少,但所获得的收益,却是十倍于付出。

  开疆拓土,此乃万古之功,这自不必说,除此之外,颜良还掳获了数以百万计的牛羊,还有百万的奴隶。

  数以百万计的牛羊,足以抵消粮草消耗,更为大楚的农业,提供了更多的畜力。

  至于那百万的奴隶,颜良则可尽情的用他们来修路、修城、修运河,将他们赐能臣民,充当奴隶。

  这百万的奴隶劳工,既可为颜良的大兴土木做贡献,又不用担心他们的死伤,会激起民怨沸腾,其收益更是不可估量。

  除了这些奴隶之外,颜良回往洛阳后,还特别叮嘱马谡的锦衣卫,抓紧时间去寻查司马懿的下落。

  司马懿这厮虽已逃离中原,不成气候,但他的逃亡可是带着约两万人的武装,数以千计的投奔他的世族豪强,以及上万的百姓和工匠。

  这样一个小集团,人数虽少,但却要兵有兵,要知识有知识,要官有官,组成成份齐全,若放在西域,完全可以组成一个新的国家。

  颜良倒不怕司马懿自建流亡国家,而是因他向西逃窜,颜良担心他把华夏先进的文明知识,输送往西方。

  颜良扫灭诸胡,就是不怕这些外夷,学习了华夏的先进知识,又反过来咬华夏一口,他当然不会容许,司马懿这厮把先进文化,传往西方。

  颜良的旨意下达,大批的锦衣卫探子便被派往凉州以西,去调查司马懿的下落。

  不过,颜良虽有担心,但也并不太过忧虑,毕竟,倭国都让他给灭了,小小的一个司马懿,又能掀起什么波澜。

  大不了,出兵扫灭了便是。

  司马懿之事吩咐下去后,颜良便泡在了金雀台上,夜夜寻欢作乐,尽享帝王之乐。

  此征东伐倭岛,颜良把自己的义妹吕玲绮,变成了自己的女人,本是为金雀台上,再添一员新娇。

  不过,吕玲绮却坚持,不愿要这个名份,宁愿继续做她的郡主。

  颜良知道,吕玲绮虽然献身于自己,但却不做落入红墙之内,沦为和其他美人一样的嫔妃。

  吕玲绮刚烈的姓格依在,她需要一份尊严。

  颜良也不勉强,就给了她尊严,以伐倭有功为名,封她做平阳公主,并在皇宫附近,为她兴建了平阳公主府。

  于是,颜良便在宫中,金雀台和公主府三地,来来往往,轮流的临幸他的这些美人。

  除了吕玲绮外,颜良从伐岛还带回了一个女人,那便是倭人的精神领袖,号称天照大神的卑弥呼。

  被带回洛阳的第三天,卑弥呼被送上了金雀台。

  那雄伟壮丽的高台,彻底的把卑弥呼给震住了,她虽贵为倭人女王,但此刻,却女一个没有见识的乡下女人般,惊奇于眼前的高盛景

  “这世上,竟有如此高楼,都快要接到天上了,这中土之地,莫非是仙国不成?”卑弥呼惊叹的喃喃自语。

  这也难怪,卑弥呼虽为倭国女王,但倭国那种化外之地,纵使是国都大阪城,甚至还比不上大楚一座中等县城繁华。

  洛阳城与大阪城相比,用天上的仙城来形容,也不为过。

  至于这数十丈的金雀台,更是卑弥呼作梦想象不到的。

  卑弥呼怀着震惊的情绪步上高台,当她看到高台上的亭台楼阁,飞桥玉阶时,更是震惊到无以复加。

  但很快,卑弥呼就陷入了茫然中。

  因为她发现,这金雀台上几乎都是女人,到处是脂粉花彩,俨然便若风尘之地。

  “此间是什么地方,你们为什么把我带到这里来?”卑弥呼用不太流利的汉话,狐疑的问道。

  “这里是金雀台,此间住的,都是天子的姬妾夫人,陛下送夫人你来这里,意思还不够明白吗。”身旁的宫女,笑盈盈道。

  卑弥呼神色立变,脸庞间惊羞之色顿生。

  她此时才知,颜良竟是把她这个倭国女王,圣洁之躯占有己有,把她变成自己的胯下玩物。

  “我是倭国女王,我是圣洁的象征,岂能被颜良玷污!”卑弥呼大惊之下,转身就要走。

  几名宫女忙将她拦下,不许她离开。

  卑弥呼羞恼不已,推推搡搡的想要强行离开。

  她原以为,自己利用颜良,除掉刘备之后,可以再施计谋,将颜良和他的楚军,赶出倭国,她这个天照大神就好复位。

  谁曾想到,颜良灭了刘备后,根本连她求见的机会都不给,直接就把她强行的带回了中原。

  卑弥呼更没想到,颜良和刘备一样,竟然也想占有自己,把她这个倭国女王,伟大的天照女王,变成自己的胯下玩物。

  卑弥呼岂能束手待毙,惊羞之下,便要做无谓的反抗。

  “我劝你还是不要做无谓的挣扎了,免得自讨苦吃。”身后,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不知什么时候,小乔已出现在了那里。

  卑弥呼回头一看,却见小乔正以一种讽刺的表情,冷冷的注视着她,就如同注视着一个乡下土包子一般。

  “我要见陛下,我有话要跟陛下讲。”卑弥呼叫道。

  小乔冷笑一声:“你洗干净了,涂脂抹粉打扮好了,陛下自然会来见你。”

  卑弥呼又是一震,她当然听得懂小乔话中意思。

  正欲挣扎时,小乔却又一喝:“来人啊,把这倭女架起来,带到我的房中去,看来我得好好的教导教导这个新人不可。”

  颜良就知道,卑弥呼会做无谓的反抗,所以事先已有旨意,叫小乔好好的“开导”她。

  左右宫女得令,强行将卑弥呼驾起,拖入了小乔的宫中。

  入得宫中,大盆的热水已经准备好了,宫女们在小乔的指示下,强行将卑弥呼剥光,将她丢进了水盆中,几人一起动手,按住卑弥呼,如给小孩洗澡一般,将她强行的上上下下,洗了个白白净净。

  洗干净后,小乔又令宫女们,将赤条条,水淋淋的卑弥呼,从澡盆中抬了出来,把她身上的水打开,开始给她换穿中原女人的服侍,给她涂脂抹粉。

  卑弥呼死命的挣扎,怎么也不肯配合,竟连着撕烂了几件新衣。

  小乔就不高兴了,当即喝令宫女们动手,将赤条条的卑弥呼,反身按倒在了床榻上。

  “不听话是吧,我可是奉了天子的旨意,这可是你自讨苦吃。”说话间,小乔的手中,已多了一条柳枝。

  卑弥呼何曾这般赤果果的,被一众女人按倒在床上,形象扫地的她,自是羞恼万分,仍叫嚷着不肯服软。

  小乔也不手软,臂儿一抖,那柳枝“啪”的一声,便在了卑弥呼那白盈盈,沉甸甸的肥臀上。

  “啊~~”卑弥呼臀上吃痛,禁不住痛哼了一声。

  小乔也不留情,左一柳鞭,又一柳鞭,鞭鞭冲着卑弥呼的臀上抽去。

  每抽一下,卑弥呼就痛叫一声,赤条条的身子也随之一颤,那两片臀瓣,更如充满水的皮球一般,抖动不休。

  转眼十几鞭下去,小乔虽没用多少力道,但卑弥呼的翘臀上,还是添了一片殷红的鞭印。

  “别打了,我不反抗就是,不要再打了。”卑弥呼终于忍耐不住,哭腔的大叫服软。

  小乔这才收了鞭子,冷笑道:“这才挨了几下柳条鞭就撑不住了,看来你这倭女的忍耐力也一般么,还好你服软,若是现在换上陛下,饿你三天饭,你连求饶的力气都没有了。”

  说着,小乔又一摆手,左右宫女将卑弥呼扶了起来,再次给她换衣添妆。

  换了几十柳条鞭,卑弥呼再也不敢反抗,只能眼中含泪,默默不语,如木偶一般,任由那些宫女们给她打扮。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