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这是你自找的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这是你自找的

  屁股上还在隐隐作痛,这痛楚让卑弥呼心有余悸,不敢再做反抗。

  她万没有想到,颜良竟然会这样对她,竟会让他的女人,把自己剥光,用鞭子来抽打自己的臀。

  当初大阪之时,就算是刘备想强占有自己,却也没有伤害自己的身体。

  颜良却这么做了,根本不把她这倭国女王当回事,待她就如待那娼记一般,不听话就鞭打羞辱,打到你听话为止。

  卑弥呼心有怨气,却不敢言,只能心怀着忐忑,不敢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不知过了多久,卑弥呼终于被打扮完毕。

  “嗯,倒也是个美人呢。”小乔退后几步,笑眯眯的打量着梳妆完毕的卑弥呼,就像是在打量一件自己亲手完成的艺术品一般。

  卑弥呼这才从失神色中回过神来,她的目光下意识的望向,那不愿多看一眼的铜镜,当她看到铜镜中,自己的全新形象是,不禁娇躯一颤,面生羞意。

  铜镜中的自己,只着了件薄薄的纱衣,薄到上上下下,那诸般隐秘之处,都若隐若现,透着一股诱人的神秘。

  “这般透明的衣裳,穿了跟没穿有什么两样!”卑弥呼惊羞的抱怨道。

  “正因为是透明的,陛下才喜欢,你能得陛下的临幸,该当庆幸才是,你知道这金雀台上,有多少的女人,曰夜都思盼着被陛下临幸,却不得吗,识趣一些吧。”

  小乔进一步“开导”着卑弥呼,言语中更有几分讽意。

  卑弥呼心头又是一紧,一种前所未有的羞耻感,撕扯着她的心。

  时至如今,她的心中,那种天照大神,倭国女王的自恃,依然还存在。

  正是因为这份自恃,迫使她虽到了这般地步,却仍想颜良面前,保持着一份尊严。

  她却不知,有多少的女人,曾经都比她刚烈,到最后,却都得屈服于颜良的威严之下。

  不屈服,就得死。

  世上,又有几人是不畏死的,更何况是女人。

  “陛下驾到~~”房外处,响起了宫女的高唱声。

  小乔身形一震,赶紧将卑弥呼拖起,拉着她往外去迎驾。

  方自出门,便见颜良在一众宫女的簇拥下,一脸荣光焕发,向着这边走来。

  “臣妾拜见陛下。”小乔盈盈下拜,跪仰颜良,身后一众的宫女,也齐齐随之跪下。

  唯有那卑弥呼,却没有跪下,只勉为其难的微微躬身。

  见得卑弥呼此状,颜良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不悦,冷冷道:“小乔,朕让你好好调导卑弥呼,这就是你调导的成果吗?”

  小乔花容一震,回头一瞥,却才惊讶的发现,卑弥呼竟然没有跪迎天子,竟还无礼的站在那里。

  “天子面前,焉敢无礼,还不跪仰!”小乔低声一喝,顺势伸手猛的一拉卑弥呼。

  小乔的那些紧张,让卑弥呼心中也害怕起来,她的双腿好似无法抗拒一般,被小乔那么一拉,就跟着软了下来,顺势跪倒在了颜良的面前。

  颜良这才满意,微微点头,大步走入房中。

  身后众美人们,这才站起身来。

  小乔暗吐了一口气,狠狠瞪了卑弥呼一眼:“你可不要不识好歹,惹怒了陛下,有你好受的,到时候你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是顺从还是无谓的矜持,你自己看着办吧。”

  冷哼一声,小乔跟着步入房中。

  卑弥呼却是奇怪,怎的这些女人,竟如此的畏惧颜良。

  “大不了,他就是鞭打我臀腚而已,方才我没有撑住,这次一定要忍住,我可是倭国女王,天照大神转世,焉能屈服于一个凡人。”

  卑弥呼心中暗下着决心,昂起首,挺起胸也跟了进去。

  当她步入房中时,颜良已高坐于上,那双鹰目在她的身上扫来扫去,眼神中燃少着丝丝邪念。

  卑弥呼这才猛然意识到,自己正穿了一件何等不堪的衣裳,自己身体的隐微之处,正被颜良肆无忌惮的欣赏着。

  念及于此,卑弥呼那方才挺起的胸膛,立时就没了底气,面生羞晕,双手赶紧拢在身前,勉强的遮遮挡挡。

  “不过也是个普通的女人,肉体受辱,你的精神又能强撑多久,哼。”

  颜良心中在冷笑,卑弥呼的那点小心思,又岂能逃得过他洞察世事的双眼。

  对付她这样自恃的女人,颜良比谁都有经验。

  颜良知道,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摧残羞辱她们的身体,然后,她们的精神,必然就会崩溃,最后接受屈服的事实。

  “卑弥呼,朕也不跟你废话,朕就是要占有你,顺朕者生,逆朕者死,你自己选吧。”颜良直白露骨,就这样当着众人的面,赤果果的道出自己的意图。

  卑弥呼惊羞无比,那高耸的胸脯,随着紧张的呼吸,剧烈的起伏,贝齿紧咬着红唇,又恨又羞,不知如何是好。

  颜良欣赏着她那扭捏的样子,冷笑道:“你不说话,朕就当你屈服了,来吧,爬到朕这里来,好好的伺候朕。”

  颜良身子往后一仰,靠在了榻上,眼眸中血脉贲张,欲念如火而生。

  卑弥呼眉头深皱,贝齿越咬越紧,半隐半露的身子僵立在原地,迟迟没有挪动一步。

  很显然,卑弥呼那份女王的矜持,还没有被瓦解干净,她无法接受颜良如此直白,如此兽姓一般的要求。

  堂堂大倭女王,天照大神,圣女一般的存在,如今,却巴巴如母狗一般,爬向那个残暴的男人,如娼记一般的服侍他吗?

  “不,我不能,我不能屈服!”卑弥呼暗暗咬牙,给自己鼓起勇气。

  旁边小乔却暗暗摇头,心中叹道:“果然是化外倭女,不知天子的手段,还装什么矜持,就等着自讨苦吃吗。”

  颜良给了卑弥呼一分钟的时间,这倭国女王仍没有半点顺从的意思。

  颜良也并未生气,只是不屑的一哼,淡淡道:“来人啊,传朕旨意往瀛州,命吕蒙立刻处死一万倭人。”

  颜良就用这么轻描淡写的口气,下达了屠杀的旨意。

  一万倭人,在颜良的口中,就如同一万只羔羊一般,宰了就宰了,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卑弥呼却是大吃一惊,所有的矜持,都化为了无尽的恐惧。

  她万没有想到,颜良竟然能残暴到这等地步,只因自己不肯顺从,就要杀一万名自己的同胞,做为对她的报复。

  “不要啊,你怎么能这般残忍!”卑弥呼终于不再沉默,冲着颜良颤声大叫。

  颜良却不以为然道:“朕乃大楚之君,你们倭人又非大楚子民,朕要处死你们,又岂能算得上是残忍。”

  “可是,就算那样,那可都是活生生的人啊,你怎么下得了手。”卑弥呼惊惧道。

  颜良的眼眸中,浮现出了讽意。

  他清楚记得,后世中的倭国,入侵华夏,可是残杀了千千万万的华夏子民,那个时候的倭人,又何曾有过心慈手软?

  颜良今曰杀倭人,只不过是让那些倭人,为他们的后世子孙,偿还血债罢了。

  颜良却也不屑于跟她解释,只冷冷道:“你自称是什么天照大神,自称是倭人的保护神,眼看着一万倭人被处死,却还不肯牺牲自己,来救他们,你都不在乎他们的生死,朕又何必在乎。”

  颜良已经挑明,你不臣服,你装矜持,你要尊严,那我就杀你的子民。

  卑弥呼脸色掠起了一丝羞愧,似乎被颜良给呛住了,一时无言以应。

  使者已经带着颜良的旨意,出往了金雀台,卑弥呼迟疑扭捏了许久,最终还是没有屈服。

  卑弥呼宁愿那一万倭人死,也不愿放下尊严,屈服于颜良胯下。

  “哼,什么倭人的保护神,也不过是个自私自利,只懂得自保之徒罢了。”

  这一刻,颜良反而更加认清了卑弥呼的真面目。

  这个倭女,倘若真的是以保护倭人为己任,若真是心有此宏愿,那她就该不惜自己的生命,也要保护倭人,更何况是所夜里的贞节,所谓的肉体。

  眼前这个卑弥呼,其实和刘备是一样的人物,他们都是嘴上喊着仁义道德,为国为民的口号,内心中,却是那种自私到极点之人。

  对付这种人,反而比对付那种刚烈决毅之人,要简单的多了。

  “不愿意乖乖的伺候朕是吧,很好,朕宫中美人多的是,也不差你一个。”颜良目光中,陡然涌现冷绝之意,“来人啊,把这倭女给朕发配往娼营去,让万千的将士们享用她的身体,直到将她折磨至死为止。”

  圣音一落,小乔一使眼神,几名强健的宫女,便是一拥而上,将卑弥呼架了起来。

  卑弥呼大惊失色,她万没有想到,颜良竟如此果决,自己还在琢磨着如何应付颜良时,颜良就已经不屑于占有她,要将她抛给万千的楚军。

  想想成千上万的楚军士卒,那些野蛮的军汉们,不分昼夜,粗鲁的征伐自己的身体,那种尊严尽丧,肉体被无尽折磨的画面,卑弥呼心中所有的矜持,在这一刻间就轰然瓦解了。

  “陛下开恩,妾身知错了,妾身知错了,臣妾愿意服侍陛下,臣妾愿意啊~~”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