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逃得很彻底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逃得很彻底

  卑弥呼,终于服软了。

  当颜良要杀掉一万倭人时,她没有服软,而当颜良要把她投入娼营,供万千军士享用时,她却服了。

  颜良的嘴角,掠起一丝冷笑,一切,本就在他的意料之中。

  “终于认清事实了么。”颜良挥了挥手,示意左右宫女退下。

  那些宫女们,这才将卑弥呼放开。

  精神受创的卑弥呼,双腿一软,伏倒在了地上,满脸的惊魂落魄。

  方才的那一出,确实把她吓坏了。

  “既然已经服软,那就爬过来吧,朕要不要饶你,还要看你的诚意有几分。”颜良再次仰靠在了榻上,欣赏着全身透明,伏在地上的卑弥呼。

  卑弥呼的尊严,已在这一刻丧尽,她知道,到了这般地步,想要保住姓命,就只有顺从。

  让颜良一占有,总好过被千千万万的男人糟蹋吧。

  更何况,成为颜良的姬妾,好歹还可能居住在这华丽的金雀台上,享受荣华富贵,衣食无忧的曰子。

  诸般种种,权衡之下,卑弥呼已无别选择。

  她只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满脸的慌容收起,勉强的堆出几分笑意,蹶着肥臀,如母狗一般,一步步的爬向床榻,爬上了颜良那熊虎之躯。

  肌肤相触,相靠如此之近,那薄衣下垂坠的雪峰,勾起了惊心动魄的弧线,令颜良心中欲念狂燃,血脉激荡。

  卑弥呼在颜良肆意的注视下,羞羞怯怯的宽衣解带,将自己那圣女之躯,完全的呈现在了颜良的眼前。

  瞬息间,颜良只觉烈火焚身,那强大的征服欲,冲脑而起。

  “哈哈!!”颜良狂笑将,将卑弥呼按倒在了榻上,抖擞雄风,如狮子一般,疯狂的征伐起了胯下的猎物。

  几番激荡,卑弥呼紧咬着红唇,眉头微皱,流露出了痛苦的神色,却只能强忍着,迎逢着颜良的征伐。

  颜良越征伐越来劲,几近狂野之兽。

  这就是倭人的祖先,这就是倭人心中神圣的天照大神,如今,却在自己的身下哼吟,任由自己的摆布。

  一种复仇的快感,袭遍全身,伴随着那原始的欲念,将颜良的斗志,推上了高峰。

  快哉,大丈夫当如此,快哉!

  床榻上的惊心动魄,饶是那些见多不怪的宫女们,这时看见,也难为情的红了脸,个个面红耳赤,暗揉着衣角。

  小乔的脸畔,更是晕色如潮而起,香舌轻舔着嘴唇,眼眸中闪烁出迷离之色。

  毫无疑问,那惊心动魄的画面,已是激起了小乔饥渴已久的芳心。

  毕竟,颜良长久征伐在外,金雀台上美人又不可胜数,她也是许久未承受君恩雨露了。

  如今,眼瞧着一个新人,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享受着君王的征伐,小乔看在眼里,焉能不艳羡,焉能不被勾起欲念。

  “你们都退下去吧。”小乔挥手屏退了众宫女。

  宫女们识趣而退,念念不舍的退出了殿外。

  再无旁人,小乔遂是宽衣解带,转眼将自己解了个赤条,便如那蛇儿一般,从后边盘在了颜良的身体上。

  左拥右抱,异族的女人,和本土的女人,缠绵着,与自己的身体,融为了一体。

  风雨交加中,不知过了多久,颜良长啸一声,雄躯颤栗,终于登临了那无上的仙境云端。

  两个女人,已是香汗淋漓,娇喘吁吁。

  这却只是开始,颜良征伐的开始。

  稍稍休息后,精力充沛的颜良,潜龙再度冲天而起,雄风再展的他,又如虎狼一般,扑向了那两具筋疲力尽的猎物。

  金雀台上,春风笼罩,多少孤寂的心,今夜又难入眠。

  倭国女王,就这样,和那些曾经尊贵的女人一样,沦为颜良金雀台上的收藏。

  颜良虽是占有了卑弥呼,却没有改变他消灭倭人的计划,成千上万的倭人,依旧在无尽的劳役,慢慢的死去。

  当然,这一切,卑弥呼是不可能知道的,即使知道了,那也不关她的事。

  彻底放下尊严的她,现在所想的,只是如何自保,如何取悦颜良,以令她在金雀台的众美中,能够占有一席之地。

  接下来一年多的时间里,大楚朝可谓是风平浪静,颜良难得有一整年的时间,可以用来寻欢作乐。

  次年春,修了数年之久的大运河,基本已经贯通。

  这条南起长江,北及涿郡的大运河,将大楚的南北,从此密切的联系在了一起。

  而洛阳,作为为运河的中心枢纽,其享受到的好处,更是无法估量。

  首先,帝国的决策,可以更快的由水路,发往南北诸州,如此,则更加强了颜良对天下诸州的统治。

  此外,随着南方的开发,大批的粮食,可以由南方运往中原,甚至运往北方。

  粮食的充足,商业的繁荣,使得洛阳的人口急剧增多,人口的增多,反过来又促进了洛阳的繁荣。

  不仅仅是洛阳,整条大运河所经过的地区,都受到了或多或少的惠及。

  汉末以来的经济破坏,因大运河的修成,加速了经济的恢复,其大楚的国力,愈加的蒸蒸曰上。

  除了大运河外,新设的阴州、辽州,以及瀛州,都在稳步的发展。

  阴州方面,草原上的汉人移民,已达到了五万之众,大片的土地开垦,一座座官属的马场被建成,源源不断的为大楚军队,供给着优良的马匹。

  阴山一线,数座关隘也被修成,一道新的钢铁长城,拱卫起了大楚的北疆。

  建设之余,阴州刺史太史慈,还不断的发兵往漠北,征伐那些漠北的游牧部落,抢夺他们的人口为奴隶,夺取他们的牛羊,以充实军用。

  整个大楚国,在颜良的带动下,成为了一个洋溢着“扩张欲望”,极富有年轻活力的国家。

  大楚国力的强盛,使颜良将他的目光,开始由东面移向了西面,移向了凉州以西,那广阔的西域之地。

  朝议,群臣皆聚。

  “西域长史府,目前是谁人在担职?”龙座上的颜良问道。

  西域长史府,乃是大楚在西域的最高统治机构,其官署设在高昌壁中。

  当年汉武帝击败匈奴后,重夺西域的控制权,便于高昌设长史府,作为官管西域诸国的机构,两汉以来,皆是如此。

  董卓之乱以后,汉廷衰落,对西域无辖管理,西域长史府名存实亡,西域诸国也趁机读力,再不复向汉廷进贡。

  当年颜良攻下凉州,扫来曹氏后,平着灭曹余威,趁势在高昌重新设立了长史府,以期恢复对西域诸国的统治。

  不过,这些年来,颜良的重心一直在于灭汉,灭晋、灭鲜卑、高句丽和倭国方面,长史府虽然设立,但却没有足够的重视。

  事实上,西域长史府对西域诸国也只是名义上进行管理,这些年向朝廷进贡称臣的西域诸国,也不过数国而已。

  “启禀陛下,眼下担任西域长史府的,乃是安西将军吴懿。”丞相庞统答道。

  颜良微微点头,又问道:“朕这些来对西域询问甚少,久闻西域三十六国,不知有几国向大楚称臣,给朕进贡的?”

  “回陛下,西域诸国,向咱们大楚称臣纳贡者,不过三国而已。”庞统道。

  三国,西域三十六国,才有五国称臣纳贡!

  颜良剑眉一凝,眼眸中一股杀机闪过,沉声道:“朕威服天下,西域诸国竟然敢不臣服,他们莫非是想找死吗?”

  颜良微微发怒,群臣皆是肃然。

  庞统道:“禀陛下,其实西域三十六国,到如今,只存在不过三十余国了,而且,这三十余国趁着汉廷衰时,互相厮争斗,如今整个西域,可以说已被五国瓜分。”

  “五国,哪五国?”颜良反倒是产生了兴趣。

  庞统遂将近年西域的状况,向颜良详细的报上。

  原来,当年汉武帝开拓西域时,西域城邦有三十六国,西汉末年时,分裂成为五十五国,后又进一步分成一百余国。

  随后,诸国开始逐步兼并,至汉末之时,趁着汉朝无暇管理,这种兼并达到了顶点。

  现如今,整个西域只余下三十国,分属五大政权。

  其中,且末、小宛、精绝、楼兰臣服于鄯善国;戎卢、渠勒、皮山、扜弥、属于阗国;此二国乃西域南道上的两大国。

  西域北道上,尉犁、危须、山王归属于焉耆国际姑墨、温宿、尉头则属龟慈;桢中、莎车、西夜等国,则属于疏勒。

  “有意思,想不到,西域竟有如此变化。”颜良微微点头,忽想起了什么,问道:“司马懿率部西逃,多半是逃往了西域诸国,却不知他是逃往了这五国中的哪一国。”

  “禀陛下,据臣麾下锦衣卫密探所侦察,司马懿和他的部众,并未逃往五大国,而是穿越五国,逃往了西域更西边的波斯国。”

  波斯帝国!

  听到这个字,颜良的脑海中,迅速的闪过了无数的概念,竟是颇有些吃惊。

  波斯帝国,那可是雄踞中亚,可以与汉帝国,罗马帝国相提并论的一大强国,若单论其地域之广,甚至还超过了汉帝国。

  颜良真没想到,司马懿逃得这般彻底,竟然是一口气逃往了波斯。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