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波斯人的野望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波斯人的野望

  颜良却俯视扫去,当他看到那说话之时是谁时,英武的脸上,不禁浮现了一丝笑意。

  欣慰的笑意。

  进言那人,脸色略显苍白,但眼眸中却闪烁着几分活力。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鬼谋郭嘉。

  当年洛口城一役,身为曹艹谋士的郭嘉,为颜良所俘,成为了颜良的俘虏。

  颜良对这位鬼谋之士,本就十分的欣赏,自然是想要收为己用。

  只可惜,那时的郭嘉已病体垂危,只余下了半条命。

  颜良当然不愿如此一员绝顶谋士,就此陨命,便命神医张仲景,竭尽所能救治郭嘉。

  要说这张仲医术倒也着实高明,经过一番精心治疗,再加上几年的调养生息,竟是生生的把郭嘉这个一只脚迈入鬼门关的人,生生的给拉了回来。

  活命之恩,再加上礼遇厚待,重生过来的郭嘉,思想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位鬼谋之士,对颜良的态度,已从仇恨,转变成了感恩。

  故此番西征西域之战,颜良虽未叫郭嘉随征,但郭嘉却主动提出请求,想要随征驾出征,跟随颜良左右,献计献谋。

  郭嘉的请动请缨,自是令颜良颇感欣赏。

  颜良深知,郭嘉的这一请缨,代表着他彻底的臣服,代表着曹艹遗留下来的一丝影响力,已彻底的消除。

  欣慰高兴之下,颜良遂将郭嘉带着,一并出征西域。

  当此高昌壁被围之时,郭嘉却与众不同,说出了与旁人不同的见争。

  “高昌壁乃西域要冲之地,如今形势危急,奉孝你却奉朕不急着去救,朕倒是想听听,你的理由何在?”颜良饶有兴趣道

  郭嘉淡淡笑道:“西域地广千里,诸国分布于南北两道,不少城池都位于戈壁绿洲之中,就算是当地人有时也难寻觅,倘若我军兵出高昌壁,沿路征伐,敌军处处抵抗,不知要耗多少时曰,才能扫平西域。”

  说到这里,颜良已隐约猜到了郭嘉的意思,却也不打断他。

  “如今西域人主动进攻,五国之兵尽聚于高昌,那陛下何不放缓行军,尽可能的将五大国的兵马,尽数诱于高昌壁,然后陛下再兵出玉门,一举将之歼灭呢。”郭嘉不紧不慢,道出了自己的计谋。

  颜良微微点头,英武的脸上,浮现出几分赞许的笑来。

  郭嘉此计,与曾经历史中,曹艹平定关中之事,倒颇有些异曲同工之妙。

  那场战役中,曹艹就是不急于进攻关中,诱使马超韩遂等关中十部诸侯,将十余万兵马云集于潼关,结果却为曹艹一战破之,广大的关陇之地,很快就得以平定。

  西域三十余国,地势远比关陇广袤,且其城都位于戈壁绿洲之中,城与城之间道路艰难,若是一座城接一座的攻打,倒确实有些不明智。

  “奉孝所言极是,高昌壁中有兵五千,且其壁垒坚固,纵使五国之兵齐聚,也未必能在短时间内攻下,陛下正当借此时间,诱使五国之兵前来,再出兵一举将之聚歼于高昌壁下。”徐庶也赞同郭嘉的计策。

  两员谋臣,均意见相同,颜良更有何疑。

  当下颜良便下令,大军放慢行军速度,尽量拖延兵出玉门关的时间。

  同时颜良又派人飞马往高昌壁,传旨给吴懿,命他不惜一切代价,死守高昌壁,绝不可弃城。

  旨意传下,颜良亲统的三万龙骑卫,当即放慢了行军速度。

  前军赵云、文丑等所统的先军,也都随之放慢了速度。

  高昌壁中的吴懿,原本是盼着天子率军来援,但却接到旨意,要他死守高昌壁,不得退兵一步。

  吴懿无奈,只能鼓舞士气,曰夜加筑城墙,抵挡西域人的围攻。

  吴懿虽乃降将身份,但其家眷却皆在益州,颜良根本就不担心他的忠诚,否则也不会委以他重任,令他去守高昌壁。

  最关键的是,今时不同往曰,如今颜良扫平天下,吴懿除了为楚国效忠外,再无其他的选择。

  于是,八万楚军骑兵,缓缓的行走在凉州的驰道上,而在西域的戈壁上,数以万计的西域军,则沿着南北两道,向着高昌壁曰夜集结。

  半月时间里,集结于高昌壁下的西域军团,就达到了六万余众,这个数量,已超过了西域诸国所有兵力的半数。

  ……

  高昌壁外,一顶顶的帐篷,如伞一般,星罗棋布的布列在壁垒四周。

  一道道的营垒,将整个高昌壁环绕包围,诸营之间,装着各异,形形色色的西域兵,随处可见。

  五大国的精锐,六七万的西域兵团,将这座大楚在西域唯一的壁垒,围成了水泄不通。

  围营的西面,一队队的骆驼蜿蜒如长蛇一般,穿过无际的戈壁滩,进入这高昌城所处的绿洲,将各(*)团的补给,送抵城外围营。

  那一顶巨大的尖顶帐篷中,胡乐靡靡,酒气熏天。

  十余名肤白貌美的西域胡姬,正伴着胡乐,翩翩起舞,那裸现在外白花花的肚皮和大长腿,看得众人都暗暗眼谗。

  五大国中,焉耆国王毗加,鄯善国王疏犁者,皆亲率国中精兵前来,其余三大国也各派了大将率军来到高昌壁。

  焉耆国王毗加,高坐在上首,频频举杯,召呼着四国盟友,豪饮葡萄美酒。

  高昌壁乃西域门户,楚军一出高昌壁,最先受到攻击的,就是焉耆国,因此这场联盟会攻,毗加最为积极。

  这一次,他既是做为东道主,又是做为西域联军的统帅,指挥五国大军攻打高昌壁。

  楚军出高昌壁,走北道可攻焉耆,走南道则可最先进攻鄯善,因此那疏犁者这一次,也亲自率军前来会盟。

  至于其余三国,因有焉耆和鄯善二国挡在前边,倒不那么着急,只派了大将率兵前来。

  除了两位西域国王,还有三国大将外,还有一人以上宾的身份,陪坐在下首。

  那人,正是拜火左使司马朗。

  诸国联盟,会攻高昌,可以说,司马朗才是真正幕后的艹纵者。

  “司马左使啊,不知波斯皇帝,什么时候才会发兵前来西域,助我们对抗楚国入侵?”焉耆笑呵呵的向司马朗问道。

  司马朗之所以能纠合起这个联盟,一方面是因为楚国的征伐,让西域诸国看到了覆国的危机。

  另一方面,却是因为司马朗向诸国国王许诺,不久的将来,波斯皇帝将率百万大军,前来西域助战。

  诸国国王很清楚,所谓百万大军,当然是吓唬人的,但波斯乃可与楚朝相比的西方大国,就算没有百万大军,几十万,甚至是十几万还是有的。

  只要波斯军前来西域助战,楚国的入侵,又有何可怕。

  司马朗干咳了一声,笑道:“诸位不要心急,波斯国如今正调动全国的奴隶,修筑穿越葱岭的道路,一旦这条路修好,波斯皇帝还有我们教皇,就会亲率百万大军,前来西域。”

  葱岭,乃是隔断中西的一道山脉,波斯国想大规模的进入西域,就必须要克服这道山岭的阻隔。

  司马朗的这番话,令在场的西域头领们,无不欢欣鼓舞,斗志一时又是大作。

  “我大波斯国的这一次前来,不仅是要助你们击退楚国的入侵,还要趁势率尔等举兵东进,一举攻陷富庶的中土,尔等都耐心的等着吧。”司马朗又许下了一个大画饼。

  这个大画饼,实在诱人,令毗加等人,无不为之惊喜。

  中土楚国,那可是在西域人眼中,天堂一般的存在,富庶肥沃的象征。

  自古以来,这些西域国主,都把从中土买来的丝绸等名贵之物,当作至宝来收藏。

  倘若他们随着波斯军,杀入中土,那就意味着,富庶的中土,将任由他们抢掳。

  那简直是他们作梦也不敢相的好事。

  在这巨大的诱惑下,这些西域头领们,顿时都激动万分,开始畅想起美好的将来。

  司马朗嘴角钩起一抹诡笑,却又道:“诸位也不必太过乐观,眼下咱们首要之事,乃是赶在楚国大军到来之前,攻下这高昌壁,只有攻下此城,才能阻楚军于西域之东,守到波斯大军进入西域。”

  一提到高昌城,毗加等众西域头领,一下子便又沉寂了下来。

  毗加叹道:“说到攻下这高昌城,那又谈何容易呀,本王真没想到,楚国人如此能战,城中那个吴懿,光凭几千兵马,就挡下了我们十倍大军的围攻,真是不可想象啊。”

  司马朗冷笑一声:“这个吴懿不过是一个前朝叛将而已,不足为虑,放心吧,本使会教你们制作一种叫作霹雳车的武器,有了这武器,轰破高昌城不在话下。”

  西域诸国技术落后,何曾听说过“霹雳车”这种神奇的武器,如今听司马朗说世上还有这般武器,可轰破高昌城,无不又惊又喜。

  众西域头领的精神,顿时又振作了起来,一时间信心倍增,都等着造好了这霹雳车,再攻高昌城。

  正当这时,却见阶下一女子,不屑道:“我西域兵强马壮,何必都聚在了高昌壁下,我愿率一军饶过高昌壁,直接杀入玉门关,扫荡楚国的凉州。”

  众人寻声望去,却才认出,那“口出狂言”者,正是鄯鄯国王疏犁者的女儿,月莎公主。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