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千零四十章 春风不度玉门关

第一千零四十章 春风不度玉门关

  那绝美的女子,却身着铠甲,一身的巾帼之气。

  月莎公主,鄯善国王疏犁者的女儿,武艺超群,姿色过人,号称楼兰明珠。

  见得女儿这般唐突,疏犁者神色一变,忙绷着脸训戒道:“月莎,你叫嚷什么,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

  月莎昂着小脸,正色道:“楚人入侵我西域,这是整个西域的危机,但凡西域人,都当挺身而出,为保卫西域而战,女儿身为鄯善公主,更当为保卫咱们鄯善国,保卫整个西域出力,父王岂能说女儿没有资格呢。”

  自家的女儿,当着众人的面,顶撞了自己,疏犁者面露尴尬,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

  这时,那司马朗却眼眸一亮:“月莎公主所言不无道理,楚军之兵皆被围在高昌壁中,玉门关内倒是驻兵无多,咱们若是能出奇不意,以骑兵入关扫荡,必能有所收获。”

  听得司马朗也赞同月莎的请战,疏犁者的尴尬顿收,转而觉得自己女儿的提议,似乎也有几分道理。

  “既然月莎公主请战,司马左使也说可行,那就这么办吧,本王准月莎率轻骑五千,突入玉门关内,扫荡凉州,先给那颜良一个下马威。”毗加一挥手,做出了决断。

  月莎精神大振,兴奋一拱手道:“盟主放心,月莎此去,必杀得那楚人闻风丧胆。”

  疏犁者见势,也不好再反对,只得由着自家女儿。

  那月莎得了将领,遂率五千西域骑兵,当天就离开了高昌壁,向着东面的玉门关外杀奔而去。

  ……

  武威郡,姑臧城。

  从冀城到姑臧,不过数百里的路程,颜良统帅的骑兵大军,却走了七天。

  这七天的时间里,锦衣卫细作不断的将西域诸国大军,向高昌壁集结的情报,源源不断的送往御前。

  看着一路路的西域军,加入到高昌壁的围军中来,颜良就如同看着一只只的老鼠,不断的钻入设好的陷阱中来。

  “来吧,都来吧,最好是所有的西域人,统统都前来,朕正好把他们一并杀光。”颜良将那情报往案上一丢,言语冷肃,杀机重重。

  “咳咳。”郭嘉干咳了几声,“不知陛下平定西域后,打算如何处置那些西域人?”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朕是怎么对待其他胡虏,就会怎么对待西域人。”颜良回答的干脆利落,冷酷之极。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郭嘉念叨着这八个字,眼眸中闪烁着异光,仿佛若有所思。

  颜良却忽想起什么,微微笑道:“奉孝,朕倒是有些奇怪,你当年可是曹孟德的心腹死忠,如今却这般效忠于朕,为朕献计献策,该不会只是为了报答朕对你的救命之恩吧。”

  郭嘉身形一震,似是没有想到,颜良会突如其来的问起这些事来。

  沉顿了一片,郭嘉淡淡道:“陛下错了,臣并非是忠于曹公,臣的志向,只是辅佐一位真命之主,扫清(*),让天下重归太平。”

  原来如此。

  “这倒也是,当年你初事袁绍,却又反投曹艹,看来你是认准了曹艹才是真命之主。”颜良若有所思道。

  “不过,臣却看错了,臣没想到,曹公也不是那个平定天下的人,真命之主,原来是陛下。”郭嘉感慨道。

  得到郭嘉的由衷赞服,颜良微微而笑,脸上流露出一抹释然的微笑。

  现在,他终于看清了郭嘉的心迹。

  其实,似郭嘉这等智谋之士,又岂是那种愚忠之徒,他们所效忠的,并非是某人,而是某一股大势。

  正如郭嘉方才所说,他投奔曹艹,并非是对曹艹死忠,而是看中了曹艹的资质,认为曹艹是真命之主,他可相助曹艹,扫平天下,成就不世之功。

  原本郭嘉的眼光是没错的,可惜,他没有算到自己这个穿越者,会出现在这个时代,搅乱了大局。

  不仅是郭嘉看走眼,许许多多的智谋之士,都因颜良的出现,而看走了眼。

  其中最惨的那一个,自然就是诸葛亮了。

  “很好,朕就喜欢你这种说实话的风格,郭奉孝,朕果真没有白救你。”颜良哈哈大笑,甚是痛快。

  君臣相视而笑。

  大笑一番后,郭嘉忽又想起什么,拱手进言道:“陛下,今虽西域人已中计,尽数聚兵于高昌壁下,但臣却担心,西域人会绕过高昌壁,突入玉门关抢掠我敦煌郡,这一点,陛下不可不防。”

  “西域人,有这个胆量吗?”颜良些不屑。

  郭嘉又道:“西域人不精于智谋,但那背后的拜火教却有中土来头,臣只怕这拜火教中会有智谋之士,给那班西域人出谋画策也未尝没有可能。”

  提及拜火教,颜良剑眉微微一凝,沉吟片刻,说道:“奉孝言之有理,朕征伐未出,岂能容许西域人也猖狂。”

  颜良当即下达了旨意,命马岱率三千轻骑,先行赶往玉门关增防,以防止西域人突入敦煌。

  马岱得令,当天便率三千楚骑,离开姑臧城,沿着西去的驰道,一路向着玉门关方向疾奔而去。

  没有了缓慢行军的限制,马岱一军在驰道上奔行数风,数曰间穿过武威、张掖、酒泉三郡,进入了敦煌郡境内。

  这敦煌郡乃大楚最西面一郡,乃名符其实的边陲重镇,玉门关就在其郡的最西端。

  马岱一军方至敦煌郡治敦煌城,便收到了玉门关方面发来的急报:

  五千西域人穿越戈壁,忽然杀至玉门关下,正疯狂的进攻,请求速派援兵驰援。

  “陛下当真料事如神,西域人果然是狗胆包天,竟敢抢先侵我边关了。”马岱冷笑一声。

  “马将军啊,玉门关虽乃敦煌雄兵,但关城是在戈壁滩上兴建,并不是非常险要,且关城上只有守军不到一千,如今西域军大举来攻,还请马将军速速发兵去救吧。”敦煌太守韦质,焦虑的劝说道。

  敦煌虽乃西凉边陲要地,但因颜良根本没有把西域人放在眼里,故灭了羌胡和曹丕后,并未在敦煌郡布署多少兵力。

  这太守韦质何曾见过,如此多的西域军大举来攻,心惊胆战之下,当然害怕玉门关失守,西域人径直杀到敦煌城前来。

  “一切尽在陛下掌握之中,你休得惊慌,自乱了阵脚。”马岱冷静道,遂叫将地图拿来。

  关城内外的地图高高挂起,马岱负手而立,仔细的审视着地图上的形势。

  渐渐的,马岱的目光,从玉门关上,移至了南面的阳关上。

  玉门关和阳关,乃是敦煌郡西面两座并立的雄关,一北一南相隔不足数十里,均为联通凉州和西域的要隘。

  只是,出玉门关向西这条道路,较为平坦,且过高昌壁后,可分走南北两道。

  阳关这条路却较为难走,出关之后,只能前往西域南道,故其关的重要姓,逊于玉门关。

  马岱出身于西凉,虽这两座关城的重要姓,以及当地的地形环境,也算颇有精通。

  沉思半晌,马岱嘴角扬起一抹冷笑:“不用去救玉门关了,本将要率军直奔阳关。”

  “阳关?”韦质一听,大吃一惊,“可是西域人正攻玉门关,马将军去阳关做什么?”

  “你不必多问,只需守好你的城池,等着陛下大军前来便是,本将自有妙计。”

  马岱也不与他详说,于敦煌城逗留了半曰,入夜之后,便借着夜色的掩护出城,径往南面的阳关而去。

  ……

  两天后,玉门关。

  关城一线,杀声震天,鼓声撼地。

  五千西域军兵,正疯狂的进攻沙石堆砌的玉门城关城,城头上空,箭矢飞射如雨,声势极是浩大。

  城前处,月莎手执银刀,驻马而立,一双水眸冷冷注视着玉门关那激烈的战斗,朱唇微扬,洋溢着一抹自信的冷笑。

  楚军的抵抗相挡的顽强,只可惜,这玉门关名气虽大,但关城却着实修得不怎么样,她指挥下的西域军连番猛攻,看这情势,今天就应该能够攻下来。

  几百年来,只有中土之军出关西域,统治他们,征伐他们,西域人进攻玉门关,还是几百年来的头一次。

  “我一定要杀进中土,好好扬一扬我西域的威风,我月莎要做几百年来,西域的第一英雄。”

  看着将破的敌城,月莎心潮澎湃,脑海里已经在构勒着宏大的蓝图,眉宇间,渐渐的浮现一丝得意。

  便在这里,身边忽有兵士大叫:“公主,快看,南面沙尘大作,好似有兵马杀来。”

  月莎身形一震,神思顿敛,急是转头向南望去。

  目之所极,果然见戈壁滩上,沙尘遮天,向着这边狂卷而来。

  月莎自幼长于西域,对于戈壁沙漠上的一切都了如指掌,她一眼就看出,那沙漠绝非自然而成,乃是一队骑兵正奔驰而近。

  “莫非是父王他们增兵?”月莎心中一疑,却又否认了猜测,“南面乃阳关方向,父王就算增兵,也不会从那边过来呀。”

  莫非!

  一个不祥的念头,霎时间冲入脑中。

  就在月莎心惊之时,沙暴之中,一支楚军的骑兵,已露出了狰狞的面容。

  当先处,马岱跃马拖刀,挥斥着三千精骑,向着惊慌的西域军队,狂杀而来。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