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惊破西域胡女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惊破西域胡女

  楚军,是楚军!

  月莎惊呆了,西域军惊呆了,所有人都陷入了惊恐之中。

  “楚军不是还在武威郡吗?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关外?就算如此,为何不从玉门关中杀出,却反从阳关方向杀来?”

  月莎的脑海之中,刹那间闪过无数个疑问,每一个疑问,都超出了她智谋能接受的范围。

  蓦然间,月莎突然想明白了,这必是楚军的援军已至,却故意从南面阳关杀出,为的就是奇袭她的侧翼,杀她一个措手不及。

  “楚人,竟如此阴险狡诈,这怎么可能?”没怎么见识过计谋的月莎,一时自信全无,皆为惊惧所袭。

  震惊之际,南面处,马岱所统的三千楚骑,已挟着天崩地裂之势,疾冲而至。

  经过了辽东多年的历练,如今的马岱,已然成长为了一名杰出的将领,无论是武艺还是智略,都已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先前他一到敦煌,得知玉门关的形势,第一件事不是想着驰援玉门关,保住玉门关不失,而是如何击败西域军,杀得他们片甲不留。

  正因如此,马岱运用智谋,便想出由阳关而出,从南门出奇不意,奇袭西域军的计划。

  如此见识,才佩做大楚之将,也只有大楚之将,每遇敌人,心中首先想到的,才会是如何击败敌人,而不是如何自保。

  铁骑汹汹,马岱如风而至,手舞战刀,大喝道:“大楚的勇士们,随本将杀啊,杀光西域胡狗,让他们知道我们大楚的天威!”

  “杀光西域胡狗!”

  “杀光西域胡狗!”

  三千楚骑放声咆哮,隆隆的杀声,如一柄柄的利剑,撕裂风声,震动戈壁。

  汹汹的铁骑,如出笼的猛兽一般,向着惊慌失措的西域军队,狂涌杀去。

  正自攻城的西域兵们,顿时都被吓破了胆,不得月莎的军令,就纷纷的从城上退下来,不战而退。

  “不许退兵,结阵迎敌,给本公主结阵迎敌!”月莎挥舞着银刀,厉声大叫。

  她的吼叫,却是徒劳的。

  这支五千人的西域军团,本就是五(*)团拼凑出来的,军心不齐,号令不统一。

  面对顺风作战,这五千人还能喊打喊杀,如今遇上侧翼被突袭的逆境,军心斗志很快就瓦解,又岂是月莎几句口号,就能够镇压得住的。

  很快,近半数的别国之军,各自溃逃而去,只余下不到三千的鄯善国骑兵,尚强撑着勇气,没有溃退。

  月莎别无办法,只得仓促的纠结起她本国之兵,试图重阵阵形,抵挡楚军的冲击。

  只可惜,马岱却不给他结成阵形的机会。

  “全军,加快,弓弩上弦!”马岱大叫一声,将战刀挂住,亲手抄起了一柄手弩。

  三千大楚骑士,纷纷将兵器挂住,将随身携带的弓弩举起,锋利的箭矢瞄准了正匆匆结阵的敌人。

  相隔百步,马岱一声令下,数千支箭矢,破空而出,铺天盖地的扫向西域之众。

  箭如雨下,不及防备的西域骑兵,一个个被射倒在地,人仰马翻,嚎声震天,顷刻间就陷入了更加混乱的境的。

  月莎也震惊极了,她万没有想到,楚军的骑兵竟然精于弓箭,竟在马上放箭,还有如此强大的杀伤力。

  如此强大的战斗力,简直比当年的匈奴骑兵还要强大。

  当年匈奴人纵横西域,压得西域人臣服,很大程度是因为匈奴人精湛的骑射能力,能在机动之中放箭,对敌人造成远距离杀伤。

  西域人虽也多骑兵,但他们却不如匈奴人优秀,无法采取匈奴人的战术。

  月莎当然不可能知道,大楚的骑兵训练方式,吸取了匈奴人的骑射技术,其战斗力已远超了当年的匈奴人。

  “楚人骑射竟如此之强,这可怎么办才好!”月莎惊骇万分,拼命的舞动银刀,弹挡袭来的箭雨。

  她开艺不弱,自挡得下箭矢,但他左右的部下,却没那么幸运,尚未接战,就被楚军的强弓硬弩,射杀得阵脚大乱。

  借着箭矢的掩护,楚军铁骑转眼已驰近距敌三十步的距离。

  弓矢在这个距离已失去了作用,剩下的,就是正面冲击,用手中的刀来决出胜负了。

  马岱收起弓箭,战刀一扬,如狂风般纵马狂舞。

  瞬息间,他一人一骑撞入了混乱的敌阵,手中战刀横荡而出,如秋风扫落叶一般,将三名阻路之敌,斩飞马下。

  三颗人头飞上半空,喷涌的鲜血,化成了漫天的血雨。

  血腥的雨雾中,三千大楚铁骑如钢矛一般,追随着马岱,撞入了敌阵。

  那绞肉机一般的冲击力,将左右的西域人,纷纷绞下马去,惨烈的嚎声中,马岱和他的铁骑军团,踏着西域人的尸骨,将敌军截为两断。

  阵形一裂,万事皆休!

  西域军的斗志很瓦解,丢盔弃甲,抱头鼠窜。

  “不许退,给本公主血战楚贼!”月莎挥舞战刀,斩挡着杀来的楚军,放声大吼,想要弹压败溃之势。

  当年,号称天下精锐的曹军,面对着这样不利局面,都无法撑住,又何况是区区西域胡夷之军。

  没有人听从月莎的号令,这些习惯了和平的西域人,久不经战事,何曾见识过如此血腥的杀戮场面,他们脆弱的心灵,在楚军的铁血攻势下,早已崩溃。

  兵败如山倒,所有西域人的脑海,只余下一个念头:逃!

  “原来,指挥这支西域军的,竟然是个西域女将,哼,当真不自量力,纳命来吧。”认出了敌首,马岱爆喝一声,纵马舞刀,杀破乱军,直取月莎公主。

  马蹄翻飞,转眼间,马岱已纵马杀至,手中战刀当头斩下。

  月莎公主心头一震,不及多想,急是举刀相挡。

  吭~~

  金属交鸣声中,月莎公主只觉巨力压力,双臂难以支撑,不禁一屈,那落下的刀锋,险些就割在了她的肩膀。

  就在她气血未平时,马岱刀势一扫,横向再斩而来。

  月莎也喘气的时间也没有,急是斜刀相挡,再次迎下马岱一记重击。

  紧接着,马岱的第三刀,第四刀,已如狂风暴雨一般,倾泻而来。

  几个呼吸之间,马岱竟是连攻七刀,刀刀快如闪电,气势如虹。

  那月莎被压迫得气血难平,手忙脚乱,几乎难以招架。

  “楚国中,竟有这般厉害的将领,这怎么可能!”月莎心惊万分,不可思议。

  她自幼长于西域,不知山外有人,天外有天,自以为自己自艺超群,足可横扫中土楚朝。

  如今首度交手,却没想到,竟就遇到了这般强大的对手,这如何能不叫她的自尊心受到沉重的打击。

  惊骇之际,马岱的刀上的力道,已是愈加沉重,压迫得她喘不过气来。

  月莎知道,再交手下去,不如数招,她就要斩落马下。

  她所有的自信,骄傲的自尊,这一刻统统都抛在了脑后,想也不敢多想,急是强应几刀,拨马而逃。

  “贼婆娘,休走!”马岱岂容她轻易走脱,纵马挥刀,狂追不休。

  三千楚军,一路辗杀败溃之敌,一直追出三十余里方罢。

  马岱本欲杀尽敌军,生擒那月莎,怎奈玉门关外地形不熟悉,进入戈壁之中后,便不敢追杀太深。

  一场大杀,斩敌两千,也算大胜一场,马岱挟着大胜之势,方是退回了玉门关。

  退入关城,马岱当即修书一封,向远在姑臧的颜良,报上捷报。

  当马岱在关上庆祝大胜时,几十里外,月莎却在灰头土脸的收聚败兵。

  五千骑兵,损失了近半数,这一次,她这楼兰明珠的脸,算是都给丢尽了。

  看着各自带伤,心惊胆战的部下们,月莎贝壳紧咬朱唇,恨恨发誓:“颜良啊颜良,你今曰大败本公主之仇,我必会报还的,你等着吧。”

  ……

  数百里外,姑臧城。

  行宫寝宫之内,颜良正在斜卧榻上,一面小饮着葡萄美酒,一脸审阅最新送来情报。

  马岱玉门关大胜,斩敌数千,大败敌首月莎公主的捷报,就在其中。

  看过这道捷报,颜良龙颜大悦,不禁哈哈笑道:“马子岳这仗打得漂亮啊,郭奉孝的推测果真也没错,好啊,甚好。”

  颜良麾下猛将如云,此役解玉关门之危,他完全可以另派一员大将。

  但颜良却考虑到,玉门关接连西凉,关城一带的地带与中原颇为不同,必须要一员熟悉地形的将领,才可胜任。

  马岱世代西凉,对凉州的地形自然相当熟知,且此子武艺不凡,更颇有智慧。

  正是因此,颜良才舍文丑和赵云等大将不用,而叫马岱率兵去解玉门之危。

  如今捷报传来,正实证明,颜良的用人之道,是完全正确的。

  心情大悦之下,颜良连饮数杯好酒,哈哈大笑。

  “什么事情,让父皇笑得这般开心呢。”身后处,传来一个夜莺般的声音,那声音就如一只小手,在颜良的心头轻轻一挠,挠得他心头一酥痒。

  人未到,一股淡淡的体香,先体浸入鼻中。

  颜良回头看去,却见一名年轻的少女,正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汤,步履轻盈,面带微笑的步入房中。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