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窘羞的女儿

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窘羞的女儿

  “玉儿呀。”颜良呵呵一笑。

  步入房中那灵秀貌美的少女,正是小乔的女儿,颜良的义女周玉。

  此番西征,与往昔的征伐不同,乃是要征服西域广袤之地,时间可能远超于以往的征伐。

  故出征之前,周玉就提出来,一定要随军而行,照顾照料他这位父皇。

  颜良本是想西域戈壁之地,周玉这江南出身的姑娘,会不适应,本不想带她来的。

  只是周玉苦苦央求,颜良挨不过她的一片孝心,便只好带着她随军西征。

  这一路上来,周玉倒是时刻关怀颜良,服伺颜良的饮食起居,也颇为细心,让颜良行军的路上,舒心了不少。

  “父皇,这是女儿亲手做的滋补之汤,父皇趁热尝尝吧。”周玉跪坐在了颜良身边,伸出纤纤臂儿,将那汤碗双手奉于颜良。

  “玉儿又给父皇做汤了,真是孝顺啊。”颜良倍感欣慰,伸手接那汤碗。

  接过之时,颜良的手,却不经意的摸到了周玉那纤腻的手背。

  周玉手臂微微一抖,如水的俏脸,顿生几丝红晕,却并未把手抽出,只怕将汤碗跌落,溅到了颜良。

  颜良那不经意的一摸意,感觉到的是无与伦比的细腻,令颜良的心头也为之一颤,一种酥酥痒痒的感觉,悄然而生。

  颜良按住了动荡的心神,将那碗汤接过,一饮而尽。

  “真不错啊,玉儿的手艺,真是越来越好了。”颜良啧啧的赞道。

  周玉这才从失神中清醒过来,忙是侧脸以掩羞意,低低笑道:“父皇过奖了,女儿还有许多要学的呢。”

  颜良却将周玉的手握住,轻抚着她那如玉的纤手,心疼道:“玉儿你这双手,岂能做这种粗活,若是变糙了,为父怎么看得下去,以后这种事,还是交给那些下人去做吧。”

  颜良身为一国之君,习惯了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何况周玉也并非亲生女儿,他感慨之下,抓起周玉的手摸几下又如何。

  周玉却给颜良这亲昵的举动,弄得是心神慌漾,脸畔红霞泛滥,羞意如潮而生。

  “这……这都是女儿应……应该的。”周玉羞慌得连话都说不清楚。

  颜良一抬头间,见得周玉那红霞满意,万般诱人的样子,心头不禁一震,那酥痒的感觉,再次掠起心头。

  他的鹰目,便禁不住细细审视周玉,却才发觉,这丫头比前几年时,更加成熟了许多。

  那稚嫩之中,夹杂着几分成熟的味道,更增添了她的动人。

  目光从她的脸庞而下,滑过那雪白如藕的香颈,当颜良看到那半露的酥峰,深深的沟壑时,心头是怦的一震。

  “曾经的那个小丫头,真的是长大了,长得比她的母亲,更加的诱人,周瑜啊周瑜,朕把你的女儿抚养诚仁,还养成了这么一个俏丽无双的美人,你应该感谢朕吧……”

  颜良心中感慨着,目光却肆无忌惮的,在周玉的身上游移。

  “父皇还没告诉女儿,适才为何那般高兴呢?”周玉慌羞难耐,便只好顾左右而言他,想要扯开颜良的注意力。

  颜良这才意识到,自己的眼神有些过份,虽然眼前这少女,跟自己没有半点血缘关系,但好歹还有名份上的义父义女,这层窗户纸没有撕破前,自己是有点肆意了。

  颜良遂是收敛眼神,笑道:“没什么,只是马岱在玉门关大胜了西域人而已。”

  “原来如此啊,恭喜父皇西征首胜。”周玉听闻玉门关大胜,自也万分喜悦,高兴之下,方才的那些羞怯,也就褪色不少。

  “只是一场小胜而已。”颜良却不以为然,摇头叹道:“只可惜,让西域的那个什么月莎公主走脱,若能将她生擒,那才是一场大胜。”

  周玉听到这月莎公主,想也不想,脱口笑道:“父皇该不会是想活捉了那个西域公主,将她也纳入宫中为妃吧。”

  颜良一怔,以惊讶的目光望向周玉,似乎是惊讶于,周玉竟然能跟自己说这样的“戏言”。

  “玉儿啊,你可真是了不得,连父皇的私事,也敢过问了。”颜良装着板起了脸。

  周玉娇躯一震,方始意识到自己口无遮拦,一时失言,说了冒犯的话。

  “父皇,女儿失言,请父皇恕罪。”周玉赶紧下拜,颜良的告罪。

  颜良又岂会怪她,哈哈一笑,将她扶了起来,坦然道:“小事而已,父皇岂会怪你,朕也不怕老实告诉你,朕就是要把那个月莎纳入宫中,让她成为西域人的耻辱,这是她跟朕做对的下场。”

  颜良向来我行我素,哪管那所谓的“体统顾忌”,当着义女的面,直截了当的承认他的那份“色念”。

  周玉慌意褪下,心中却羞意再生,给颜良那赤果果的人欲之言,听得是面红耳赤。

  “父皇乃一国之君,自然是想要哪个女人,就要哪个女人,谁人敢有非议。”周玉低声附合。

  颜良狂笑几声,却将目光扫向周玉,开玩笑道:“既是如此,那倘若有一天,父皇想要玉儿你时,玉儿你会愿意吗?”

  “父皇,我……”周玉一声惊臆,无尽的红潮瞬间袭遍全身,那饱满的胸脯剧烈起伏,呼吸紧张局促到几乎要窒息。

  周玉万没有想到,颜良竟会在这种时候,突然间问出了这种话来。

  她的脑海之前,霎时间就浮现出,那曰在玉雀台上,自己的母亲小乔,和颜良云雨巫山时的画面。

  那惊心动魄的画面,给了她太大的刺激,已深深的刻在了她的脑海中,多少个夜晚,她都沉浸在由那个画面,所引发出来的梦境之中。

  那些梦中,她竟是梦见,那画面之中,颜良胯下的缠绵的女人,不是自己的母亲,竟然变成了自己。

  每一次,她都从羞愧中惊醒,但同样的梦境,却总是挥之不去。

  而今天,颜良竟然问了她这样的话,倘若她答应的话,只怕立刻,那些梦中之事,就会变成事实。

  无比的紧张,无比的惶恐,却又有那么一丝憧憬。

  这一刻,周玉才意识到,自己的内心深处,竟是渴望着成为义父的女人。

  只是,窘羞慌促间,她却不知该如何回应。

  “哈哈~~”颜良大笑三声,“朕只是和你开玩笑而已,看来玉儿是真的长大了,都懂得害羞了。”

  颜良主动扯开了话题,打破了让周玉尴尬的气氛。

  其实,以颜良的姓情,似周玉这般绝美的美人,他当然要纳为己有,岂能白白的嫁与他人。

  只不过,周玉与别的强抢来的女人不一样,那些女人,跟颜良没有半点情份,她们不从,颜良霸王硬上弓又能怎样。

  对于周玉,颜良却想给她几分尊重,在她没有真心愿意之前,颜良自不屑用君王的威严,强行的占有了她,逼她就范。

  “女儿脸薄,父皇就别戏弄女儿了。”周玉嘤声抱怨着,尴尬的情绪,也随之削弱了几分。

  “好了,是父皇的不该,父皇不该戏弄女儿。”颜良笑呵呵的向义女道歉。

  周玉抿嘴浅浅一笑,脸上的潮红却才褪下,神情恢复了如常。

  她的心中,却不经间间,又闪过了一丝丝的撼意。

  “那女儿就先告退了,不打扰父皇处理军国重事。”周主盈盈一礼,告退而去。

  颜良也不留她,只点了点头,目送着周玉离去。

  望着那窈窕的背影,那不堪一握的纤腰,那丰满的翘臀,那乌黑如瀑的秀发,颜良深深的吸了口气,脸上流露出意识未尽之意。

  ……

  几百里外,高昌壁。

  月莎率领着几千残兵,狼狈不堪,灰头土脸的逃回了围营。

  玉门关兵败的消息,随着月莎的败归,已是遍传全营,六七万的西域人,无不为之震惊。

  西域军团的士气,就此为之受挫。

  大帐中,盟主毗加高高在上,满脸的阴郁,疏犁者枯坐下首,有些颜面无光,司马朗则是一脸凝重,看起来心事重重。

  片刻后,月莎步入了帐中,看见众人那异样的目光,月莎非但没有战败的愧意,反而胸中怒气如焰。

  她也不自责,却昂首道:“各位,我这一次是败了,不过却是偶尔而已,盟主,我请你再给了五千精兵,我这一次必会攻下玉门关。”

  疏犁者大吃一惊,万不想自家女儿如此争强好胜,输了一仗不知反省,却还要闹着再战。

  毗加也暗暗摇头,那眼神中,分明闪烁着几分不信任。

  众人不信任的表现,惹恼了月莎,她绷着脸叫道:“我与楚军交过手,已知楚军底细,他们也没什么了不起的,这一次只要我多加小心,不中他们的诡计,一定能战胜他们,我甚至还可以亲自斩下颜良的狗头。”

  众人面面相觑,皆为月莎的狂言所震。

  这时,那司马朗却冷哼一声:“月莎公主勇气可佳,不过你到底还是没有见识过颜良真正的厉害,这个暴君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为今之计,还是集中全部兵力,先攻下高昌壁再说吧。”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