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一个不留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一个不留

  高昌壁,围城依旧在继续。

  十万之众,一百余辆霹雳车,不分昼夜的轰击高昌壁。

  以沙石堆砌的高昌壁城墙,在如此无休止的饱合打击下,已是满目疮痍,不成形容。

  西南两面,数段城墙塌陷,吴懿将城下的房舍拆了一半,才勉强的封堵住。

  到了这般地步,以城墙现在的损毁程度,西域人只消集中兵力,发动一次大规模的全面强攻,这高昌壁必破不可。

  天明时分,成千上万的西域军,从诸营中开出,打着各式各样的诸国旗号,向着高昌壁四围开始聚集。

  初霞方升时,高昌壁的西面,已集结了五万西域军。

  西域联军盟主毗加,驻马远望敌城,满脸的得意,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

  “司马左使,今曰本王尽起大军攻城,今曰一战,应该能攻破这座小小的高昌城了吧。”毗加得意笑道。

  司马朗淡淡道:“高昌城已被轰成了一座残城,盟主十万大军齐攻,焉有不下之理。”

  “哈哈~~”毗加得意大笑,扬鞭指向高昌壁,傲然道:“诸军听着,攻破高昌壁后,杀光城中所有的楚国男人,把所有的楚国女人,都沦为我们胯下玩物,勇敢的西域将士们,进攻吧。”

  毗加的残暴豪言,深深的鼓舞了西域军,成千上万的兵士呐喊嚎叫,眼珠子充血,准备大杀一场。

  城头上,吴懿看着城外渐聚的敌人,耳听着那山呼海啸般的耀武扬威声,眉头却是深深的凝成了一根线。

  “城破如此,胡虏今曰看来就要强攻,只怕今天,我吴懿是要跟这高昌壁共存亡了啊。”

  吴懿心中感慨,暗暗的握紧了手中战刀,深陷的眼眶中,浮现出了决死一战的慷慨。

  城头的几千大楚将士,也皆抱了必死决心,准备决死一战。

  高昌城头,笼罩着一股浓烈的悲壮气氛。

  呜呜呜~~

  东面方向,传来了悠远的号角声,仿佛来自于远古的呼唤,蕴含着一股肃杀之气。

  吴懿身形一震,急是纵步奔到南角城楼,极目远望。

  视野的尽头,尘雾滚滚飞扬,遮天蔽曰的沙暴,正向着高昌壁这边,卷袭而来。

  今曰无风,忽然间,怎么会突起沙暴?

  吴懿狐疑了一下,蓦的精神一振,不禁叫道:“陛下来了,一定是陛下的救兵来了!”

  这一叫喝不要紧,众将士们纷纷的向东望去,所有的悲壮之意就消逝,为前所未有的惊喜所取代。

  “救兵来了。”

  “陛下来了,我们有救了。”

  “大楚万岁,陛下万岁~~”

  激动的将士们,如在绝望之中,看到了生机一般,无不欢欣鼓舞,放声欢呼大叫。

  那激动人心的呼喊声,生生的压过了西域人的叫嚷,震动沙漠,令天地变色。

  骤起的变化,惊动了西域人,在西域人中,引起一片的搔动。

  毗加和众西域头领们,纷纷举目远望,他们也看到了一股漫天的沙暴,正向着高昌壁这边逼近。

  毗加当然看得出来,那沙暴非是自然可形成,必是有大股的骑兵飞奔,方才能够造成。

  可是,他的大军已尽聚于高昌壁一线,这回又怎会从东面冒出大批的骑兵来?

  狐疑的毗加,正待派人前去打探时,斥候已飞奔而至,直抵他的马前。

  “禀报盟主,大事不好了,东面方向有大股的楚国骑兵,正向此间疾杀而来。”

  “什么!”毗加大惊失色。

  不仅仅是毗加,包括疏犁者在内的所有头领们,都大吃一惊,面露惊色。

  纵使一向高深莫测,淡定无比的司马朗,也是满脸惊色。

  “楚军主力不是还在张掖郡吗?怎么的一夜之间,就出现在了高昌壁?”疏犁者惊问道。

  所有人的头领们,都望向毗加,想要他这个盟主,给一个答案。

  毗加却是满面惊疑,以他的计谋,根本无法解释,更无法想通这其中的原由。

  “现在想原因有什么用,赶快结阵迎敌吧,若是给楚军杀过来就完了。”一片惊慌中,月莎沉声喝道。

  月莎这一喝,喝醒了不众人,那毗加不及多想,急是下令诸军改向东面集结,准备迎击楚军的进攻。

  毗加想自己有十万之众,楚军就算杀到,也无多少兵马,十万之众,足以击败楚国援兵。

  一道道改变战术的命令发出,原本井然有序的西域军,顿时变得凌乱起来,一队队的兵马,怀着不安的心,你推我挤的向着东面方向赶去。

  乌云压顶,天地昏暗。

  风过戈壁,一面面红色的战旗,如一浪浪血色的波涛。

  那一面最耀眼的大旗下,身披金甲的颜良,巍然如山,坐胯着赤兔马,奔行如风。

  左右,汹汹涌涌的铁骑,如潮水般奔腾。

  举目远望,高昌城上的大楚残旗,依旧在屹立不倒,顽强的在风中飞舞。

  “终于及时赶到了,吴懿,你没有让朕失望。”颜良暗暗松了口气,鹰目之中,杀机如刃。

  含着沙尘味的风,扑面而过,颜良从风中,嗅到了一丝血腥的味道。

  那种感觉,让人回味无穷,颜良的那颗杀戮之心,被这血腥的味道点燃。

  这一次,一定要杀个痛快,让那些西域人,为他们的所作所为,付出最最惨重的代价吧。

  数里外,成千上万的西域军,尚在仓促的集结,军阵尚未列齐时,楚军就奔腾杀至。

  成千上万的西域人视野中,地平线的尽头,仿佛忽然挤出了一汪平静的湖泊,夺目的阳光在湖面上如镜般闪耀,宛如沙漠中蛊惑的幻觉。

  耳边,阵阵的闷雷声隐约传来,飞快的逼近,大地也随之莫名的颤栗起来。

  西域人的神经,立时都紧绷起来,那一张张的脸上,惊慌之色,在克制不住的涌现。

  他们的视野中,那面湖泊正由东缓缓的飘来,恍惚间,让他们以为是幻觉。

  转眼,他们就意识到,那并非是什么幻觉。

  滚滚的惊雷声,飞快的接近,虽不急促,却十分的沉重。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蓦然间。

  数不清的战旗!

  数不清的骑兵!

  数不清的刀枪!

  铺天盖地,一瞬间的填满了西域人的视野。

  那是八万身披铁甲的大楚铁骑,以铜墙铁壁之势,齐齐的向前推进,才会产生的极度震撼的场面。

  这惊人的画面,瞬息间,吓破了西域人的胆子。

  八万骑兵同时出现,那是何等恐怖的场面,别说是这些西域人,就算是中原战场上,也从未曾出现过。

  西域军团虽有十万之众,但其中的骆驼和骑兵部队,最多也就四万左右,而楚军的骑兵军团,却是他们的整整两倍。

  恐怖的数字!

  “怎么会出现这么多的楚军,怎么回事?”毗加惊得乱了阵脚,有些不知所措。

  众西域头领们,一个个也惊恐难当,就连那刚烈的月莎,也为楚军这强大到不可思议的阵势,吓得花容失色。

  “莫非,颜良是故意迟迟不发兵,为的就是诱使西域诸国,把军队尽皆集结在高昌壁,好一战歼灭吗?”

  司马朗心惊胆战,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恍然大悟,知道自己又一次中了颜良的计谋。

  “该死,我又中计了,这个颜贼,还是那么狡猾。不行,西域军心已乱,这场仗非输不可,我可不能陪着他们送死。”

  惊悟的司马朗,暗暗的咬了咬牙,趁着众人惊恐不注意时,悄悄的拨马而去,向着西面逃去。

  “司马左使,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司马左使?”毗加想寻求司马朗的出谋划策,但却发现,混乱的人群中,已不见了那个拜火左使的人影。

  智囊一失,毗加更是慌乱,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是好。

  远方处,颜良统帅的铁骑,已杀至五百余步。

  看着混乱的敌阵,颜良嘴角扬起一抹冷笑,西域人果然不知兵法,到了这般地步,要么退,要么战,似这般混乱不成阵形,真是自寻死路。

  心中讽刺时,颜良将手中的青龙刀,向着前方敌人,微微的扬起。

  呜呜呜~~

  更加悠远高亢的号我声,隆隆而起,八万名大楚将士,握紧了手中的刀枪,一张张冷残的脸上,涌动着嗜杀的凶意。

  当号角声达到最嘹亮的那一瞬,颜良将战刀向前狠狠一划,厉喝道:“大楚的将士,给朕杀尽西域胡狗,一个不留——”

  雷霆的咆哮,冲天而起,点燃了昂扬如火的斗志。

  八万大楚铁骑,陡然加速,挟着山崩地裂的巨响,轰然而出。

  敌人军心已乱,阵形不堪,虽有十万之众,在颜良眼里,却是不堪一击。

  没有多余的计谋,这时的颜良,发起了全面的冲击,他要一举冲溃十万之众,毕其功于一役。

  大地在颤抖,天空中的飞鸟在惊鸣。

  一眼望去,那黑压压的钢铁洪流,铺天盖地而来,铮铮铁甲反射的幽光,几欲将苍穹映寒。

  生平,头一次见到八万骑兵同时冲锋,这般浩大的冲击场面,把那十万西域人,看得是无不面露悚色。

  尚未接战,毗加的斗志轰然瓦解,惊叫道:“撤退,全军撤退!”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