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十万之众,撕裂!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十万之众,撕裂!

  毗加不等号令传下,自己就拨马扭头,先行而逃。

  临阵之机,盟主先走,西域人本就不济的斗志,顷刻间土崩瓦解。

  十万西域军,轰然而散,四处奔逃。

  见得此状,颜良的嘴角,钩起了一丝不屑的冷笑。

  眼见的情形,果然如他和郭嘉事先所料,这突出其来的一击,彻底击垮了西域人的斗志,肉搏战尚未开始,只气势上,敌人就被自己的铁骑大军给击溃。

  “杀尽胡狗!”

  “杀尽胡狗!”

  万千大楚将士,咆哮高呼,面对着崩溃的西域溃军,高高的扬起了屠刀。

  文丑率领一万铁骑,冲向敌军左翼处。

  赵云率领一万精骑,向着右翼袭卷而去。

  颜良亲率三万龙骑卫,从正面向敌军发起冲击,以无可阻挡之势,杀奔而上。

  诸将奋勇,将士用命,汹汹如潮的楚军阵中,喊杀之声冲天而起,令天地变色。

  那震天的动地的喊杀声中,蕴含已久的战意,终于在这一刻,彻底的爆发了。

  左翼处,文丑挥枪怒喝,当先纵马杀入敌阵,枪锋所过,数不清的西域兵,被无情的挑上半军。

  蓄势已久的大楚铁骑健儿,如一道巨大的利箭,追随着文丑,向着人仰马翻的西域军撕去。

  右翼处,赵云枪影翻飞如电,枪锋过处,无尽的鲜血被他带上天空。

  血雨中,一万右翼铁骑,如狼入羊群,狂辗乱杀着那些逃散的西域败兵。

  中军之处,颜良手提着青龙刀,纵胯赤兔马,如金赤相间的闪电,飞疾而出。

  那闪电的左右前后,拥簇着数以万计的铁骑将士,吕玲绮、姜维、邓艾、胡车儿等诸将,呼啸追随。

  三万龙骑卫,如同一柄撼天的巨矛,夹着毁天灭地的威势,轰隆隆的向前碾压而去。

  冲撞!碾压!撕裂!

  滚滚的铁骑,将阻挡在眼前,一切活物,统统都摧为粉碎。

  十余万的西域军,顷刻间死伤惨重,连逃都来不及逃,陷入了任由宰割的惨烈困境。

  乱军中,雄心勃勃,自恃极高的月莎,眼睁睁的看着她的西域将士,如脆弱的野草一般,成千上万的被楚军收割去姓命。

  生平头一次,月莎的心灵,受到了真正的震撼。

  哪怕在前一次玉门外之战失利时,月莎的自信心都只是稍稍受挫,她一直认为,楚国并没有传闻中的那强大,她楼兰明珠,终有一曰可绽放光芒。

  可今曰,面对着楚军,泰山压顶般的进攻,在这绝对的实力面前,月莎的自信心,却被摧残到了极点。

  月莎的心中,第一次涌现了无限的惊怖。

  她无论如何也想不通,这世上,竟然存在有如此可怕的军队,简直如同地狱中杀出的魔鬼军队,任何生灵在这支军队面前,都是那么弱不可击。

  这支军队的领袖,就是那个传闻中的颜良。

  乱军中,身披金甲的颜良,已辟波斩浪,如入无人之境

  青龙刀过处,成片成片的人头,被他斩上天空。

  超越吕布的存在,当今之世,谁还能做他的对手。

  那飞洒的鲜血,那四溅的人头,让颜良感到了深深的快感,他的血液在燃烧,他感到自己的灵魂,都仿佛融化在了这片修罗战场上。

  帝王的荣耀,虽然很好,但在战场上杀敌斩将,那才是真正的痛快。

  此时的颜良,已不是在打仗,而是在享受着杀戮的快活。

  无与伦比的快感。

  龙刀扫过,断肢与折损的兵器漫天扬起,鲜血如雨点般溅落,在一片肢离破碎与嚎叫声中,颜良仿佛那地狱的魔神,遇神杀神,遇佛斩佛。

  长刀所向,无人能敌。

  “哈哈,痛快,痛快啊!”狂杀中,颜良放声大笑,何等的英雄气慨,何等的快活。

  那些肝胆已裂的西域人,早已为颜良的狂杀之威吓到半死,丢盔弃甲,只顾盲目的抱头鼠窜。

  穿过横飞的血雾,月莎清楚的看到了,楚国皇帝大杀四方,无人能敌的神威。

  月莎彻底的被震住了,她仅存的自信,在颜良的绝对实力面前,统统的都被撕碎。

  此时,她才清楚的意识到,她想亲手斩杀颜良的想法,有多么的幼稚,有多么的可笑。

  以颜良那超绝的武艺,她若与交手,只一合,恐怕就是要被斩下马来。

  清醒之余,月莎产生了深深的畏惧,现在的她战意全无,哪怕看着颜良狂杀她的族人,也不敢上去招惹。

  “月莎啊,我们该怎么办?”疏犁者惊恐的叫道。

  月莎从惊恐中清醒过来,环看一眼四周景象,却见大批溃散的西域军,正向着北道方向撤去。

  “不行,咱们不能跟着他们和北道逃,父王,赶紧率部众脱离战场,向南往咱们鄯鄯国撤退。”

  月莎也不等疏犁者答应,就喝令左右亲军,拥着他的父皇,向南逃去。

  月莎也不迟逗留,率领着千余残兵,紧随在后面掩护。

  回眸望去,颜良那狂杀神威的形象,越来越远。

  然而,颜良在她脑海中的恐怖印象,却是越刻越深,再也无法磨灭。

  “颜良,颜良……”

  月莎咬牙念叨着这个名字,拍马疾行,头也不回的逃离。

  疏犁者很聪明,没跟着大部队撤逃往西面的焉耆国,而是径直撤向了南面,自己的鄯善国。

  盟主毗加,还有大部分的五国将兵,却都在跟随着他们的盟主,沿着西去的大道,向着焉耆东面的车师城逃窜。

  他们以为,楚国的进攻,只是从东面而来,只要他们头也不回的往西逃,必定能逃出升天。

  遍地的尸骸,将高昌城东十余里的范围,都铺起了厚厚的一层。

  那喷涌的鲜血,竟然将黄沙的戈壁,染成了腥红的泥沼。

  西域军在付出了五万人死伤的代价,终于是将楚军的追兵,越拉越远,逃过了全军覆没的境地。

  眼看着身后楚军越来越远,毗加长松了一口气,方敢放慢马速,喘息那么片刻。

  “可恨的颜良,竟然令本盟主损失如此惨重,本盟主绝不会善罢甘休的。”毗加咬牙大骂,满口报复之词。

  话音方落,忽有军士尖叫:“楚军!是楚军,楚军从西面杀过来啦!”

  毗加大吃一惊,急是举目西望,果然见西面的戈壁道上,数道沙漠正飞逼而至

  那一面面张扬的战旗,正书着大楚的旗号。

  数万楚军,竟是从西面,从西域军的背后,神兵天降一般杀来。

  惊魂甫定的毗加,还有他的部下们,瞬间吓得魂飞破散。

  “怎么可能,楚军怎能从西面杀到,难道说,颜良在高昌发起进攻时,就已另派一军,绕往西面堵截我了吗?”

  毗加这才恍然惊悟,意识到自己中了颜良的计策。

  东面处,滚滚的铁甲洪流,再度迫近。

  颜良统领着杀意未尽的大军,已然追至,当年到西面骤起的尘雾时,颜良的嘴角,扬起了一抹冷笑。

  “朕说了,要把你们十万之众聚歼于此,朕现在就让你们知道,颜良说话,向来说一不二。”

  见伏兵出动,颜良催督大军,继续狂追。

  五万的西域残兵,乱成了一团,毗加无路可走,只有咬紧牙关,率领残部向西面,迎着突如其来的楚军冲去。

  他这是想换着拼一拼的决心,想要冲过楚军的阻截,唯有如此,他才有一线的生机。

  数万号惊恐的西域人,只能强打起求生的意志,迎着滚滚楚骑,咬牙冲了上去。

  西面处,庞德、马岱、张颌、张绣四将,率领着三万铁骑,如三支利箭,狂冲而至。

  铁骑如刃,瞬间将迎面而来的西域人,撕成了数道碎片。

  铁骑碾压,刀锋斩杀,杀得西域人是鬼哭狼嚎,惊魂丧胆。

  只片刻之间,原本黄色的戈壁滩上,便浸染了厚厚一层鲜血,马蹄踏过,甚至都能溅起浑黑的血泥。

  毗加在千余亲军的保护下,冲破了一层层的楚军碾压,负出了死伤惨重的代价,几乎就要突出重围。

  关键时刻,一支只有一千余众,却凶猛无比的铁骑,挡住了他的去路。

  为首一将,手首战刀,所向披靡,正是楚国大将庞德。

  庞德所统的这支兵马,皆是以凉州兵组成,正宗的西凉铁骑,乃是大楚中最优秀的骑兵。

  一千余西凉铁骑,将勉强突出重围的西域人,如绞肉机一般绞了个干干净净,血肉横飞。

  毗加奔行其中,眼看着左右骑众,如脆弱的野草一般,被绞碎于地,吓得是魂飞破散。

  无奈之下,毗加只能硬着头皮,抱着最后的希望,继续前冲。

  方自冲出数步,庞德手舞战刀,正雷霆闪电一般,斩破乱军,杀向了他。

  庞德的威势,深深令毗加恐怖,他明知自己不敌,但为了一丝生机,还是鼓起勇气,舞刀迎战上去。

  两骑相对而来,相隔数步,庞德蓦的一声雷哮。

  那咆哮之人,震得毗加神魂失措,一时间竟似忘了如何反抗。

  一个呼吸间的失神,庞德已策马如电掠过,猿臂探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时,将毗加从马上拖了下来。

  西域五国联军的盟主,就此为庞德生擒活捉。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