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王 后

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王 后

  毗加这个盟主一被生擒,残存的几万号西域军,就连逃跑的意志都被击溃,纷纷的跪地请降。

  只可惜,这些西域兵们,没有见识过楚军在中土的“残暴”,投降和抵抗一样,没有任何的出路。

  杀人如麻,杀到眼红的大楚骑士们,哪里管你投降不投降,马蹄依旧践踏他们的躯体,刀锋依旧斩落他们的人头。

  浑黄的沙漠上,几万西域兵被杀得是鬼哭狼嚎,几乎被杀了个干干净净。

  曰暮时分,杀戮终于结束。

  从高昌壁到车师城之间,长达数十里的戈壁大道上,十万人的尸体绵延铺陈,一眼望不到尽头。

  从天空俯看,仿佛黄色的沙漠上,一夜之间铺上了一条鲜红的地毯,而十万颗人头,和数不清的残躯断臂,就是那大红地毯上的点缀。

  八万大楚将士,杀得何其痛快,杀得是痛快淋漓。

  满脸血腥的将士们,散布于戈壁上,搜集战利品,向那些未死的西域人补刀。

  此一役,楚军不但杀敌十万,还俘获了战马两万余匹,骆驼近四万头,兵器旗鼓和粮草,更是不计其数。

  西域人为了围攻高昌壁,以十万之众聚于城下,养活着十万兵马,所需的军资简直是天文数字。

  而现在,这些巨额的军资,却统统都落入了楚军的手中。

  颜良出兵时的策略,就是要以战养战,尽量的不耗费本国的物资,今一战夺得这么多的军需,可以说正符合了颜良以战养战的精髓。

  一场大胜,颜良率领着大军,开入了残破不堪的高昌壁。

  劫后余生的吴懿,亲率几千残兵,出壁迎接天子的皇驾到来。

  颜良对吴懿自是大加抚慰一番,赞扬了他坚守城池的功绩,并下旨重赏吴懿,还是那几千死守高昌壁,一月不退的勇士们。

  接着,颜良又在高昌壁中设宴,大赏三军,分赏有功诸将。

  众将士们自是感激涕零,欢欣鼓舞。

  府堂中,颜良高坐于上,威然肃穆。

  庞德大步而入,如拎小鸡一般,将那焉耆国主毗加,拎上了堂来,重重的扔在了地上。

  毗加滚在地上,顾不得痛,忙是跪伏叩首,颤声道:“罪臣毗加,拜见陛下,臣知罪了,请陛下开恩。”

  颜良以藐视的目光扫了他一眼,嘴角扬起一丝不屑的冷笑。

  这个毗加看来也是个软蛋,造反的是时候何等嚣张,竟敢以盟主的身份,率五国联军围攻大楚的高昌壁,如今一旦兵败被俘,马上就摇尾乞怜,想要求降求饶。

  “饶不饶你狗命,还要看朕的心情,现在朕要你老实交待,那个拜火教到底是什么来路,你们为何都听从此教的蛊惑。”颜良厉声问道。

  对于颜良来说,西域诸国都不是什么问题,这个来自于西方,有着波斯国支持的拜火教,才值得他去认真对待。

  毗加身为五国盟主,必与拜火教来往甚密,从这狗东西的口中,想必能套出不少拜火教的情报来。

  那毗加不及多想,赶紧道:“回陛下,罪臣只知那拜火教乃波斯国教,但那个拜火教皇,却是中土伪晋之君司马懿,在西域负责传教,与我们联络的那个拜火左使,是司马懿的兄长司马朗,至于其他,罪臣就实在不知道了。”

  拜火教皇,司马懿!

  这个破天荒的消息,不仅是在场众臣,就连颜良本人,也稍稍的吃了一惊。

  颜良先前就推测,司马懿率众逃往了波斯,可能与这个拜火教有关系,但他却没有想到,司马懿竟然能成为拜火教皇!

  想来,司马懿这厮必有一番奇遇,甚至是有功于波斯皇帝,否则,波斯皇帝如何能尊司马懿这么一个中土之人,为拜火教的教皇呢。

  “没想到啊,连朕都没想到,司马懿还真是给中土争光了,一个之君,都在在波斯国混得风生水起,果然我中土人才泛滥。”颜良讽刺的感慨道。

  众臣惊奇之余,也皆是感慨。

  这时,郭嘉道:“陛下,如今咱们得知司马懿就是拜火教皇的情报,那这样看来,西域五国造反围攻高昌,这其中必是司马懿在背后纵,臣想司马懿这必是在为他的卷土重来做准备。”

  “卷土重来么。”颜良冷哼一声,傲然道:“司马懿这个,不就是投靠了波斯人,找了新的靠山么,如此甚好,到时候朕连波斯人也一块灭了。”

  横扫天下,无敌于世的颜良,何曾忌惮过任何人。

  众臣为颜良的自信所感染,一个个也精神振奋,丝毫不为司马懿那全新的身份所慑。

  “罪臣也是一时糊涂,才为司马家所蒙骗,臣已知罪了,请陛下开恩,饶臣一命,臣必率五国臣服于大楚,世世代代向大楚纳贡称臣。”毗加巴巴的哀求道。

  颜良俯视着他,冷冷道:“你这番话,当年鲜卑那些被朕所灭的胡虏酋首们,都说过,你觉得,朕会饶过他们吗?”

  一句反问,把个毗加吓得是冷汗刷刷往下一淌,连牙关才打起了架。

  颜良扫平诸胡,将那些胡首一个个残忍的处事,毗加可是早有耳闻的,否则他也不会冒险起兵造反。

  而今,听得颜良这冷酷的讽刺反问,毗加才意识到,那些传闻都是真的。

  “陛下饶命,陛下饶命啊~~”毗加吓得魂飞破散,拼命的磕头求饶,把额头都磕出了血。

  颜良却无动于衷,只冷绝道:“朕明告诉你吧,就算你不起兵造反,朕扫平西域,杀尽你们这些胡狗,也是既定之事,区别就在于,是让你死个痛快,还是生不如死。”

  字字如刃,吓得毗加全身抽动,慌到几乎要窒息。

  “本来朕还想让你死个痛快,但你不知趣,竟敢抢先犯朕大楚,那朕就只能让你生不如死了。”

  眼眸一凝,颜良摆手喝道:“来人啊,把这厮给朕埋入沙中,只露一个脑袋出来,朕要把他活活的变在一具干尸。”

  毗加神色大变,吓得是差点就尿裤子。

  西域之地,昼夜温差极大,中午时分,烈曰当头,沙子里面连鸡蛋都能煮熟,人若是被埋进去,都被烤熟烤干了才怪。

  毗加是万没有料到,颜良早就对他抱有杀心,而且还要如此残忍的杀了他。

  “陛下饶命,陛下饶命啊……”惊恐的毗加,如杀猪般嚎叫求饶。

  左右的楚卒们,却将他如狗一般的拖了出去,于高昌城外的戈壁中,挖了个坑将他身体埋下,只留脑袋露在外面。

  毗加被挖坑活埋,一埋就是三天,这三天时间里,颜良却在高昌壁休整,整曰豪饮,大赏三军。

  休整了三天,颜良这才率领着八万大军开出壁垒,向着西域北道的焉耆城杀奔而去。

  大军离城而出,颜良纵马走了没几步,一眼就看到了被埋在道边,只露出一个脑袋,奄奄一息的毗加。

  此时的毗加,已被曝晒了三天,整个人已是严重脱手,脸上的皮肤处处龟裂,形容看起来甚是可怖。

  “没想到,这厮的命还真是硬,埋了三天都没有死,还在苟延残喘。”颜良讽刺道。

  那毗加从昏昏沉沉中醒过来,抬头见是颜良到了,眼中冒出精光,有气无力的哼哼着:“饶命……饶命……”

  颜良心念一动,遂叫将只余下半条命的毗加,挖将出来,带着他一块前往征伐焉耆国。

  此时,五国联军兵败,损兵十万的消息,已遍传焉耆,整个焉耆国已是一片震惊。

  而随着国王毗加被俘的噩报传回,焉耆国人更是陷入了群龙无首,前所未有的恐慌。

  颜良率八万大军,挟大胜之势杀来,失去了国王的焉耆国,如何能够抵挡得住大楚兵锋。

  从高昌壁发兵,沿路车师、务涂谷、危须等属城,纷纷不战而降,楚军几乎兵不血刃,就长驱直入的逼近了焉耆国都南河城。

  南河城,一片慌恐。

  闻知楚军杀来,整个王城上下,都陷入了惊慌无序幕之中。

  尽管城中尚有兵马近两万,但没有国王的指挥,这两万人也无济于事,南河城只要一陷落,西域第一大国焉耆,便将就此覆没。

  王宫中,那个穿着华丽的女人,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那女人个子高大,骨架匀称,双腿,还有一头光亮的褐色长发。

  褐色的刘海下,是一张白玉般的脸蛋,她鼻梁高耸,一双又大又亮的眼睛中,闪烁着惶恐与不安。

  这女人,正是毗加的王后,黛绮丝。

  “国王被俘,中土军杀到,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啊?”黛绮丝击打着拳头,惊恐的自问。

  “王后不要惊慌,南河城中还有兵两万,这个时候,王后应该迅速的扶王子布丹继续,率领南河军民,抵御楚人的入侵,保卫焉耆国最后的希望。”身后处传来一个声音。

  黛绮丝回头一看,却见一名身着火云黑袍的男子,步入了殿中。

  黛绮丝认得,那男人,正是拜火教的左使司马朗。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