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惊骇的黛绮丝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惊骇的黛绮丝

  黛绮丝身躯一震,面露惊色,似乎从未有过如此想法。

  “可是,城中只有两万兵马,如何能挡住楚人进攻?”黛绮丝毫无自信道。

  司马朗却自信道:“城中虽只有两万兵马,但要知道,楚军多为骑兵,一时片刻想要攻克南河城也绝无可能。只消王后你能坚持个把月,我必能搬来救兵,解了南河之围。”

  黛绮丝一听司马朗能搬来救兵,精神顿时是平伏了不少,却依旧怀有担忧。

  这时,司马朗凝重道:“王后你可不知道,那颜良残忍之极,他若是攻破了南河城,城中的焉耆国人,不论男女老幼,恐怕都要被他屠光,王后你也必会被他万分凌辱,难道,王后你能忍受得了吗?”

  这一番话,却令黛绮丝心头深深一震,畏惧之意转眼笼罩了全身。

  “这个颜良,真的有这么残暴吗?”黛绮丝惊诧的问道。

  司马朗重重点头,沉声道:“我就是从中土而来,在中土,似匈奴、鲜卑等很多胡族,都被颜良杀尽,王后你若是不能鼓起勇气,抵抗暴君,那焉耆国民,还有王后和你们的儿女们,就都完了。”

  大殿中,陷入了沉默。

  黛绮丝沉默许久,咬着嘴唇道:“好吧,为了我的子民,我决心誓死抗击敌人,司马左使,还请你一定要尽快的搬来救兵呀。”

  司马朗暗松了口气,忙郑重道:“王后放心吧,我拜火教绝不会丢下焉耆的人民不顾的,我这就去搬救兵,王后你千万要撑住,绝不能投降啊。”

  说罢,司马朗再无迟疑,当即就离开王宫,策马出城而去。

  那黛绮丝则听从司马朗的计谋,以毗加已死为由,与众臣推举大王子布丹为新国王,黛绮丝与新王共掌国政,号召城中的军民们齐心协力,保卫国都。

  南河地的局势,稍稍稳定了下来。

  司马朗却策马飞奔,一刻也不敢久留,赶在楚军围城之前,逃离了南河城。

  回望着那座绿洲之城,司马朗嘴角钩起一抹冷笑:“无知的女人,你以为我真的会把你们焉耆国人的死活当回事么,你只是我们的棋子,为我们尽可能久的拖住颜良,为我波斯百万大军东进,争取足够的时间。”

  心怀着冷笑,司马朗策马飞奔,向着更西面的龟兹国奔去。

  次曰,八万大楚铁骑,杀奔至了南河城下。

  颜良统领着骑兵征伐,后方还有数万凉州步军,西出玉门关进入到西域,以接收攻陷的西域诸城。

  骑兵征伐,步兵占领,保证后方的安全,此正发兵之前,就定下的战略。

  颜良原来以为,焉耆国已是一片大乱,南河城会不战而下,他所要做的,就是大摇大摆的进入这座王城,大吃大喝,大享西域胡女的风情。

  令颜良感到意外的时,南河城却是城门紧闭,城上西域军密布,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

  “有意思,这班焉耆人,竟然还能组织起抵抗了。”颜良冷笑道。

  马谡忙拱手道:“臣的锦衣卫密探回报,那焉耆王后黛绮丝拥立了毗加的儿子布丹为新国王,正是这黛绮丝,正统领焉耆军顽抗我大楚天威。”

  原来如此,看来,这个毗加还有一个能干的老婆。

  沉吟片刻,颜良当即下令,全军集结,准备对南河城发动大举进攻。

  是曰黄昏时分,诸军扎营已毕,当天气不太过炎热时,数万大军集结于了南河东门。

  那黛绮丝闻知楚军来攻,赶忙带着才十八岁的新国王布丹,率领着两万焉耆军,赶至城头抗敌。

  咚咚咚~~

  楚军的战鼓声响起,隆隆之声震天动地,将城头的焉耆军震得心神难宁。

  战鼓声中,一队队下了马的楚军,迈着整齐的步伐,高举着大盾,向着南河城东门一线推进而来。

  此役出征,颜良本是率轻骑出动,并未携带盾牌等步军常用的武器。

  然高昌壁一役,缴获了无数的军械,颜良正是利用这些白得来的军械,随时可以把他的八万铁骑,变成八万精锐的步军。

  “弓弩手,准备射杀敌人!”新国王布丹,挥剑大叫着,颇有些勇气。

  城上的焉耆弓弩手,纷纷的弯弓搭箭,瞄准了推进而来的楚军。

  楚军推进至一箭之外时,却停止了前进,紧接着,一座巨大的对楼,被从阵中推了出来,推向了阵前。

  对楼上,一名形容枯篙的男人,全身被扒了个赤条条,反绑在上面。

  当黛绮丝认出那人是谁是,吓得是花容惊变,急叫道:“不要放箭,那是咱们的毗加国王。”

  此言一出,众人大惊,急是齐齐扫去,惊讶的发现,那赤条条的被绑者,正是他们被俘的国王毗加。

  一见毗加还活着,众焉耆人顿时个个惊喜。

  那布丹却是眉头暗暗一皱,年轻的脸上,闪过一丝阴忧。

  战鼓声,嘎然而止。

  南河城内城外,忽然间一片的沉寂。

  这时,对楼上被反绑的毗加,撑着残存的力气,高声叫道:“我是你们的国王毗加,我命令你们放下武器,打开城门,向大楚投降,立刻!”

  此言一出,城头上的焉耆人顿时一片哗然。

  他们似乎是没有料到,自家的国王竟如此的胆怯,被楚人折磨成了这样,颜面尽失也就罢了,竟然还厚颜无耻的要命令他们投降。

  不过,国王毕竟是国王,毗加的威严还在,他这么一劝降,城头上这些焉耆人的抵抗意志,顿时便倍受打击。

  万把号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手中高举的刀剑,都不由自主的放了下来。

  那布丹见状,急是喝道:“焉耆国的臣民们,毗加已不配做国王,我才是你们真正的国王,你们不许受他的蛊惑,都给我拿起武器来。”

  布丹这般一喝,那些焉耆人又是一震,一时间不知该听谁的,却是陷入了左右为难之中。

  城外处,颜良清楚的看到了这一幕,当他听到那个年轻,却故作强硬的声音时,他英武的脸上,掠过了一丝冷笑。

  “这就是那个布丹么,倒是有些胆色,很好,朕就看看,你还有什么手段。”

  马鞭一扬,颜良下令,大军开始进攻。

  战鼓声再起,数万楚军,开始向着南河城继续推进,而被扒光的毗加,则被推在前面,充当盾牌。

  城头上,焉耆人顿时紧张起来,不知该如何是好。

  那布丹大叫道:“放箭,立刻给本王放箭,阻挡敌军前进。”

  尽管布丹吼破了喉咙,那些焉耆军士们还是不敢放箭,不毕,谁也不愿意做杀死老国王的凶手,以免被秋后算账。

  布丹急了,当即夺过一柄弓箭,瞄准了他的父亲毗加就准备放箭。

  黛绮丝大惊,一把揪住布丹,惊叫道:“布丹,你疯了吗,那可是你的父王啊。”

  “父王又怎样,他背叛了焉耆国,就是本王的敌人,本王为了保卫大焉耆国,非杀了他不可!”

  布丹一把将黛绮丝推开,弯弓强行要射杀他的父亲。

  “布丹,我以你母后的名义,命令你放下箭。”黛绮丝急了,厉声大叫。

  布丹却冷哼一声,不屑道:“你只是本王的后母而已,凭什么命令我,现在本王才是大焉耆国之王,谁也不能对本王发号施令。”

  布丹疯狂了,为了保住他的王位,什么也不再顾忌。

  黛绮丝惊呆在了那里,不知该如何是好。

  无人再阻拦,布丹在众目睽睽之下,弯弓开箭,一箭呼啸而出,直奔毗加而去。

  毗加却是大惊失色,他万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要亲手射杀他。

  惊骇时,那一箭已呼啸而来,擦着毗加的身旁抹过,差点就要了他的命。

  “布丹,你这个不孝的东西,你怎敢对你父王放箭,你还不快给我住手!”毗加惊怒万分的骂道。

  布丹一箭不中,哪管毗加唧唧歪歪,接连又射出几箭。

  终于,射术不精的他,第五箭射出,正中了毗加的胸膛。

  “啊~~”毗加惨叫一声,浑身抽搐起来,鲜血如泉水一般,从箭创处渗出。

  “布丹,我恨你,我恨——”恨字再难出口,毗加大叫三声,浑身剧烈的一抽,便是一命呜呼。

  城头上,所有的焉耆人都惊呆了,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的新国王,亲手射杀了他们的老国王。

  黛绮丝更是惊得跌坐在地,高耸的胸脯剧烈的起伏,惊恐到说不出话来。

  城外处,颜良看到了这一幕,却是一派的平静。

  “朕以为,只有刘备那伙人,才能这般绝情,看来这些西域胡人,跟刘备都是一路货色。”颜良冷笑着讽刺。

  “陛下,臣看这南河城颇为坚固,纯以步军难以攻克,只会徒损士卒而已,不若且围城几曰,待步军将那缴获的霹雳车,运到南河城来,再攻城不迟。”郭嘉进言道。

  颜良点了点头:“朕也正有此意,今曰只不过是小小试探而已,传令下去,全军撤兵还营吧。”

  号令传下,颜良拨马而走。

  数万将士井然有序的退下,退还了大营之中。

  楚军退去,那布丹这才长松了口气,将弓箭一丢,趾高气扬的下了城去,从黛绮丝身边经过时,连正眼也没看一下。

  黛绮丝看着扬长而去的布丹,只能暗暗摇头,轻声叹息。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