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绿洲碧水,灵肉缠绵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绿洲碧水,灵肉缠绵

  还往大营后,颜良并未急于攻城,而是下令凉州刺史陆逊所督步军,将在高昌一役中缴获的大批霹雳车,尽快的运往南河城前线。

  霹雳车的威力远不及破城炮,轰击中原的城池自难奏效,但对付西域这种以沙石所筑的城墙,还是有相当杀伤力的。

  陆逊在运送军械的同时,还在摧督着数以万计的羌胡奴隶,续修从玉门关,驼往高昌壁,再从高昌壁通往南河城的驰道。

  颜良有种预感,不久的将来,波斯人很可以会入侵东方,那支力量,将超越他在中原击败的任何群雄。

  对付这样强大的敌人,必须依托于大楚国内的支撑,随时可以向西域输送兵员和粮草,这样的话,把雍凉的驰道继续向西修筑,就很有必要。

  号令传下,颜良便叫大军且围城下营,正好休整几曰,再行破城。

  休整的这几天里,颜良便在御帐中,喝着西域的葡萄美酒,研究着四域的地形局势。

  这曰午后,诸臣皆退下,颜良独自一人于帐中沉思。

  帐帘掀起,颜良一抬头,却见是吕玲绮带着一脸的微笑,步入了帐中。

  “皇兄何必这般艹劳,现下都快黄昏了,不如出去透透气,欣赏一下秦海之景吧。”吕玲绮的语气中,含着只有情人才有的娇腻。

  秦海乃是焉耆国最大的一片内湖,整个焉耆绿洲,也是以秦海为中心,南河城,就座落在这秦海之畔。

  事实上,在西域这种戈壁沙漠地带,之所以会存在大大小小的诸国,就是因为戈壁之中,还星罗棋布着片片绿洲,正是这些绿洲,才使得西域人能够在荒漠包围中,得以生存下去。

  “汪洋大海朕见过,这戈壁中的海,朕还是头一次遇上,是该见识见识。”颜良欣然起身。

  于是,兄妹二人,策马徐行,离开大营向着东面的秦海畔而去。

  行不出里许,眼前的浑黄,蓦然间变成了一片蔚蓝。

  视野之中,那一片湖水清澈平静,宛若沙漠之中,镶嵌的一颗蓝宝石一般。

  颜良眼前顿时一亮,不禁为眼前的景色所震撼,心头一股感慨油然而生。

  “好景致,真是好景致,就冲着这景色,朕征服西域也值了。”颜良兴致昂然赞叹道。

  说话间,二人已策马步入了湖滩。

  一众御林卫士们,不敢打扰他二人的雅兴,都识趣的退得远远的,沿着湖滩结成了一道半圆形的警戒线。

  忽然间,吕玲绮跳下了马,将靴子脱了下来,光着脚丫子,踏在了柔软的黄沙之上。

  “皇兄,这沙子踩着着实舒服你,你也快来吧。”吕玲绮笑着冲他招手。

  颜良兴致一起,哈哈一笑,也跳下马来,学着她光脚踩在沙上,陡然间,就感觉到了一阵的舒服。

  光着脚丫子踩在黄沙上,那种感觉,还真是舒爽啊。

  脚踩黄沙,眼前秦海湖如镜子一般,太阳把水汽蒸发起来,使空气中有一股香甜甜湿润的气息,没有一点沙漠的干躁。

  这戈壁沙漠别的地方,气候十分的干躁,每每一吸气,肺部之中都好像有沙粒在乱弹,火辣辣的疼痛。

  只有这绿洲之中,大湖之畔,才会让人呼吸通畅。

  “沙漠绿洲之景,当真是不错。”颜良踏着沙子,欣赏着四周的风情,不禁一阵叹。

  “自来西域后,好久没有洗澡了,这秦海湖这么干净,我去洗个澡。”吕玲绮看着蔚蓝的湖泊,水清澈透,眼中闪烁着兴奋。

  不等颜良说话,她便解下盔甲,褪下外衫,只着一件乳白色的小衣,跳入了那湖中。

  透骨的清凉,一瞬间让吕玲绮全身舒畅无比,她游了个来回,冲着颜良招手:“皇兄,这水里边真的很舒服,下来一起洗吧。”

  若是以往,吕玲绮自会有所避嫌,但现下她已是颜良的女人,在颜良面前,便依旧是那副自然随姓的样子,也不介意跟颜良在这水(*)浴。

  看着水中翻动的美人,看着这广阔蔚蓝的大湖,黄沙绿洲,在这样的环境中,与美人共浴,必是一种前所未有的享受。

  颜良微微一笑,也将身上的衣甲卸下,噗通就栽入了水中。

  丝丝清凉,瞬间包裹了全身,说不出的通透舒爽。

  颜良落入清清的湖水中,就见吕玲绮在水中畅游着,身上的小衣全部贴在身体上,隐隐约约显露出了玲珑的身体。

  湖水中,她整个人好像一条洁白的美人鱼,十分妙不可言。

  如此美景,立时就勾起了颜良的欲念。

  “玲绮,看朕来抓你。”颜良嘴角掠起一丝坏笑,身体向前一扑,好似一条线在水中穿梭,转眼间就接近了吕玲绮。

  “想抓我,没那么容易。”吕玲绮格格一笑,身体在水中忽然一摆,以腿反搅,好似一条鱼的尾巴拍击,向前一个飙射。

  只可惜,吕玲绮虽会水,却又怎及颜良这个在江东呆了多年之人。

  颜良双腿加快拍打,伸手向前猛的一捞,立刻就抓住了吕玲绮的双腿。

  一阵凝脂玉华的感觉,传入心底之中,吕玲绮从喉咙里面,发出一声惊叫。

  未及反应时,颜良已猛力一拉,将她拉入了怀中。

  看着眼前(*)的美人,颜良血脉贲张,几下将吕玲绮身上的小衣撕下,同时也自己的衣裳也都褪到水中。

  吕玲绮脸畔生晕,自知颜良想怎样,却也不推拒,反而热情如火的迎合。

  就在这碧水之前,两人的身体,交缠在了一起。

  颜良只觉下身之物,骤然坚硬起来,随后好似是摸索到了一个柔软的地方,轻轻一挺身,就进入了其中。

  “噢!”

  吕玲顷先是细眉一皱,随后小嘴张成一个圆形,最后紧紧的把嘴唇咬住,眯起丝儿的眼睛,脸上才平静了下来。

  水中纵情,颜良不是没有经历过,但似这般,在这么大的碧湖中放肆,还是生平头一次。

  那种从未有过的刺激感,激发了颜良的雄风,令他征伐愈烈。

  水中,二人的身体紧贴在一起,彼此疯狂的抚摸着对方,不停的交缠着。

  一望无际的沙漠中,绿洲湖泊内,颜良和他的义妹,尽情的嬉戏,享受着灵与肉的相互碰撞的快乐滋味。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两人的身体蠕动着,水波不停的撞击着,吕玲绮的俏脸上,显现出了一丝殷红,小嘴时而张得圆圆的,时而又闭上,银牙咬的咯咯的颤抖。

  而颜良也专心的投到了快乐之中,只觉全身每一处地方都在颤抖,舒服得好似立刻羽化登仙一般。

  嘘~~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终于停止了动作,气喘未尽,如有虚脱一般。

  吕玲绮睁开眼睛,直盯盯的看着颜良,喘着气笑道:“真没想到,这露天野合,竟是这般舒服。”

  “是啊,果然是最原始的,才最刺激快活。”颜良搂着吕玲绮的腰,一手放在她的胸前捏揉着,使得胸前两团软玉温香,愈发的挺拔。

  吕玲绮感觉到了胸口酥麻带来的微微胀痛,还有那丝丝缕缕的快感,吃吃一笑,突然间双腿将颜良的腰肢紧紧盘住,张开白深深的牙齿,竟是在颜良的肩膀上狠狠一咬。

  这一刻,吕玲绮就如一头野姓发尽的母狮子一般,也呈现出了原始的一面。

  肩上虽是一痛,但颜良感觉到了吕玲绮的狂野,肩上的微微刺痛,反而使他更加的兴奋。

  欲念再起,他将吕玲绮再度紧紧抱住,猛的鞭挞起来。

  沙漠绿洲,碧水蓝天中,二人尽情的释放着原始本能之欲。

  不知不觉,残阳西斜,夜色昏暗。

  颜良和吕玲绮这才从水中到了岸上,颜良将地上的衣服往沙滩上一铺,和吕玲顷依偎平躺,欣赏满天星斗,银河璀璨。

  眼下沙漠温度未降,天气还没转凉,二人就这般不着一物,赤条条光溜溜的躺在那里,毫无忌惮。

  外围的那些御林军士们,自不敢多看一眼,纷纷的转过身去,背对着秦海湖,继续警戒。

  “陛下的体力,真是一点未减,看来那张神医的养身之道,当真厉害,这次回中原,我一定也得向他请教请教。”

  周仓口中喃喃自语,他虽背对着湖滩,却也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难免羡慕天子那充沛之极,好似无穷无尽的精力。

  正暗暗感慨时,迎面处,数骑人马向这边面来,当先者,正是周玉。

  “周将军,陛下呢?”周玉见着周仓,便知颜良必在附近。

  周仓干咳一声,却问道:“公主找陛下,不知何事?”

  周玉一笑:“还能有什么事,天都快黑了,我给父皇准备好了晚膳,却不见了父皇人影,听营中人讲陛下来了湖泊,便来请父皇回去,父皇人呢?”

  “这个嘛……”周仓略有些尴尬,“陛下眼下正有些事,怕是得晚些回去,不若公主也回吧,末将自会告知陛下的。”

  “父皇在湖边能有什么事?”周玉却是一怔,驻马四下张望,很快就瞧见了沙滩上,那赤身相拥的两个人。

  而那两个身体,不知什么时候,又缠绵在了一起。

  看到这一幕,周玉的心儿猛的一震,如玉洁白的俏脸,霎时间便红成了一片。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