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千零五十章 为所欲为的暴君

第一千零五十章 为所欲为的暴君

  围城在继续,霹雳车曰夜狂轰,城中水源断绝,这座焉耆国的都城,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

  “再轰三天,大军全力攻城,也该是破城的时候了。”颜良远望着残破不堪的敌城,冷冷说道。

  话音方落,姜维策马而至,将一名焉耆人扔在了颜良面前。

  “启禀陛下,此人自称是奉了焉耆王太后之命,越城偷出,有机密之事想要求见陛下。”姜维禀报道。

  焉耆王太后?

  “有点意思……”颜良嘴角掠起一丝冷笑,遂叫将那使者带入御帐中问话。

  回往御帐,颜良高坐于上,喝问他使者为何前来求见。

  使者自称是奉了黛绮丝之命,前来向颜良献上降书,声称愿联合南河城内的反布丹之众,将布丹擒拿,开城献降。

  左右诸将听了,无不面露欣喜,要知焉耆内乱,这样的话,便可不战而下南河城。

  颜良却表情平静,似乎早有所料。

  黛绮丝乃毗加后妻,布丹是毗加唯一的儿子,与黛绮丝的关系,并不十分的融洽,这其中的情报,颜良早就了如指掌。

  今南河城被围,布丹亲手杀了毗加,水源被断,城池摇摇欲坠,这个时候,发生内乱也在情理之中。

  “南河城已被朕轰到残存不堪,旦昔可破,这个时候,朕还需要那个黛绮丝的献降吗?”颜良一句反问,毫不掩饰不屑。

  使者一愣,顿时吓得慌了神,不知如何以应,他也没有料到,楚国的皇帝竟然“不可一世”到这般地步,连不消死伤一兵一卒的投降,都不稀罕。

  这西域人当然不知,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的摇尾乞怜,都是无济于事的。

  颜良就是强大,就是要辗破城池,你能怎样呢。

  “陛下,正所谓不战而屈人之兵,这个黛绮丝王后既然有此诚意,臣以为,陛下倒不妨给她一个赎罪的机会。”旁边的郭嘉进言道。

  郭嘉既是进言了,颜良就不能不给面子。

  冷笑一声,颜良表情缓和了几分,摆手道:“也罢,朕本来是打算破城之后,杀光城中所有的焉耆人,包括你们那们王太后,不过现在她既然有悔过之心,朕倒是可以给她一个机会。”

  使者大喜,连忙叩谢。

  颜良却道:“你也不必叩谢,想要朕给黛绮丝一个机会,她还得先满足朕一个条件。”

  “只要陛下能答应我家王太后的献降,什么条件都可以。”使者毫不犹豫的答应。

  颜良冷笑一声:“那就好,那你就回去告诉黛绮丝,先画一幅她不着一衣的春图,献给了朕,朕才会考虑接受她的求降。”

  此言一出,那使顿时愕然无语,尴尬惊讶了极点。

  纵使是郭嘉,也颇为吃惊,万没有想到,颜良竟然提出了如此条件。

  自古以来,不乏对求降者开出条件之事,有索要财富的,有索要土地的,也有索要女人的,但似颜良这样,索要人家王太后春图的,还是有史以来的头一次。

  颜良,再次创造了历史。

  “朕的条件已开出,给黛绮丝三天时间,三天之后不见图,朕就把南河城夷为平地,你可以滚了。”颜良也不多废话,大手一挥。

  “听到没有,天子叫你滚了。”周仓大吼一声。

  那使者这才从尴尬中回过神来,忙是连滚带爬,屁滚尿流的逃离了御帐。

  使者逃走,颜良将目光转向了郭嘉,笑问道:“奉孝,你觉得朕这个条件怎样?”

  郭嘉从惊怔中回过神来,面色中含着几分尴尬,一时间不知该如何评价。

  “陛下这条件,只能说是,空前绝后了吧。”半晌后,郭嘉好容易才从牙缝里挤出了这样的评价。

  “空前绝后,哈哈,朕喜欢这四个字的评价。”颜良哈哈狂笑,遂又问道:“奉孝你也跟了曹多年,朕知曹也是个纵情之人,你觉得,朕比曹如何?”

  提及旧主,郭嘉身形一震,不自觉的就拿颜良曹来相比。

  凭心而论,曹也是个好色成姓之徒,每每也喜欢霸占别人妻女,这一点,倒是与颜良极相似。

  不过,曹那是偷偷摸摸的霸占,颜良这却是明着在抢。

  沉吟许久,郭嘉叹道:“曹公不如陛下霸道,陛下才是真正的我行我素,为所欲为了。”

  郭嘉这份评价,也算由衷而发了,换作旁人,只怕不是不敢答,就是一番婉转的恭维。

  怕也只有郭嘉,才该直言他颜良是“为所欲为”了。

  “好一个为所欲为,为暴君者,就该为所欲为,朕喜欢,哈哈~~”颜良放声狂笑,笑得何等畅快。

  郭嘉看着狂笑的颜良,心中暗自感慨:“曹公也是真姓情,但与天子相比,却还是逊色了一筹,败于天子,怕也乃是天意了吧。”

  ……

  入夜,南河城。

  王城西北的密殿中,黛绮丝踱步于殿中,焦虑不安的等待着。

  片刻后,婢女入内,向黛绮丝附耳低语几句。

  黛绮丝精神一振,忙道:“速速传入。”

  婢女离去,不多时,那名使者,满腹心事的进入了密殿。

  “大楚皇帝怎么回应的,他可答应了本后的求降了吗?”黛绮丝迫不及待的问道。

  “回王后,楚帝答应了王后的求降。”使者干咳了一声,“只是,楚帝还提出了一个条件。”

  黛绮丝长吐了一口气,以为大功告功,至于那什么条件的,也没当回事,只以为颜良不过是想索取财物什么。

  高兴了半天,黛绮丝才想起,问他使者颜良开出了什么条件。

  “这条件嘛……”使者吱吱唔唔,难以启齿。

  黛绮丝就不高兴了,沉声道:“到底什么条件,还不快说,吞吞吐吐什么。”

  使者一震,暗吐了一口气,到了这个地步,他也只有实话实说了。

  “禀王后,那楚帝说了,王后必须画一张自己的画像,送给楚帝,他才会考虑接受王后的求降。”使者低声道。

  “画像?”黛绮丝愣住了,风韵十足的脸庞间,尽是茫然不解。

  楚国皇帝不勒索财物,竟然只是想要自己的幅自画像,这是什么荒唐的条件?

  愣怔了半晌,黛绮丝才道:“楚帝的这个条件虽然奇怪,不过好似也没什么难的,本后答应送他一幅便是。”

  “可是,楚帝要求,王后的自画像,必须要……必须要……”使者吱吱唔唔,半晌难以出口。

  “到底必须要什么,快说!”黛绮丝不耐烦了,厉声一喝。

  “必须要。”无奈的使者,几乎用蚊音,道出了这羞辱的条件。

  虽细如蚊音,但却清晰可闻。

  瞬时间,黛绮丝那丰腴的身躯,剧烈的一颤,胸前那一座美峰,也跟着垂坠波动。

  颜良,竟然要索取她,不着一物的画像!

  “无聊,无耻之徒,焉敢如此羞辱于我!”黛绮丝恼羞成怒,破口大骂。

  她早听闻楚君颜良,喜好女色,生情残暴放纵,但她却没有想到,颜良竟然能猖狂到如此地步,向自己开出这般无耻的条件,这简直是对她的公然羞耻。

  羞恼之下,黛绮丝气得满脸通红,丰硕的,剧烈的起起伏伏,高耸的鼻间,气喘吁吁。

  “可是,那颜良说了,王后若不答应他的条件,三曰后,他就会攻破南河城,到时会杀光城中所有的焉耆人,连王后也不例外。”使者慌促的说道。

  黛绮丝眼眸之中,深深的闪过一丝惧意,整个人顿时沉寂了下来。

  没有愤怒,没有羞恼,所有的,只余下恐惧。

  对死亡的恐惧。

  楚国皇帝颜良,就是这么一个为所欲为的人,但不臣服于他,顺从于他的人,只有死路一条。

  黛绮丝虽然气愤,但她却很清楚,她别无选择。

  司马朗的救兵无望,城中内忧重重,颜良说在三曰后破城,绝不是危言悚听,必是说破就破。

  破城之后,乱军杀入王宫,她这位原本高高在上的王后,只怕就要死无葬身之地。

  更可怕的是,那些楚卒杀入宫中,只怕还会千人万人的凌辱自己,那时,岂非更是生不如死。

  黛绮丝,陷入了深深的恐惧。

  她屏退了那使者,独自一人,失神落魄的瘫坐在那里,脑海中权衡着生死利弊。

  曾经衣食无忧的她,陷入了有生以来,最艰难的抉择之中。

  答应了颜良的条件,那她就将颜面扫地,成为世人的笑柄。

  不答应,则就是死路一条,而且,还会死得凄惨无比。

  黛绮丝躲在自己的宫中,整整苦思了两天,而这两天的时间里,城外的楚军却轰城愈烈,那昼夜不息的轰鸣声,震得她彻夜难安。

  三天的时限,马上就要来到,黛绮丝知道,她已经没有拖延的余地。

  “去,把宫中最好的女画师,给本后传来吧。”黛绮丝长叹一声,向婢女吩咐道。

  婢女当然不知,到了这个时候,王太后怎还有心思叫画师作画。

  不解的婢女,赶紧将一名女画师宣来。

  黛绮丝将那女画师引入密殿,并将所有的婢女都屏退。

  接着,在女画师惊愕的目光下,黛绮丝开始缓缓的宽衣解带,直到把自己脱到。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