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杀光吧!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杀光吧!

  “王太后,这是……”女画师惊诧莫名,满脸不知所谓。

  “本王叫你画,你就画,不许多问。”

  黛绮丝已尽把自己脱了个精光,丰腴雪白的玉身,横卧在了榻上,脸庞间涌动着丝丝的羞意,却又故作镇定。

  女画师当然不会知道,她们的玉太后,答应了颜良何等羞辱姓的条件。

  眼见玉太后已经脱光,她也只好按下狐疑,提笔为黛绮丝,画下了这幅春图。

  一个时辰后,黛绮丝已穿好了衣服,手中拿着那圈画,以朱泥封漆。

  那名使者,重新被宣入了密殿,黛绮丝犹豫了许久,才将手中的那卷画,不情不愿的交给了使者。

  “这是楚君想要的画,你趁夜出城,把画交给他吧。”黛绮丝虽是故作淡然,但脸上的那丝丝羞意,却是难以尽掩。

  使者当然知道,那画中是什么内容,脸也跟着一红,忙是恭敬接过。

  临行前,黛绮丝忽又想起什么,沉声道:“这幅画,你只能交给楚君,若是敢偷看一眼,本王非挖了你的眼珠子不可。”

  使者哪敢,急是唯唯应诺,黛绮丝这才准他离去。

  看着使者离去,黛绮丝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如释重负一般。

  可是,适才自己在密殿中,那一衣不遮,风情万种的样子,却又令她极是难为情,脸畔不觉暗生红晕。

  一想到自己一丝不挂的样子,要给颜良这个陌生的男人看到,黛绮丝的心中,就泛起了难以压制的羞耻。

  羞耻与茫然中,黛绮丝不觉失神了。

  ……

  城外,楚军大营。

  御帐中,颜良已经思索着明天破城后,如何屠尽那些不识相的焉耆人。

  正当这时,周仓来报,言是焉耆王后黛绮丝的使者,再次前来求见。

  颜良的嘴角,浮过一丝冷笑,遂叫宣入。

  片刻后,使者战战兢兢而入,拜见已毕,忙将怀揣的画卷,双手献上。

  “陛下,我家王太后已答应了陛下的条件,这是陛下所要的画,请陛下过目。”

  这些黛绮丝,当真还答应了。

  颜良冷笑一声,示意一眼,周仓遂将画卷接过,献给了颜良。

  颜良便将画卷朱漆撕破,缓缓的展将开来。

  那体态婀娜,容貌秀美,雪峰高耸,隐微具现,极具西域风情的美妇人,便是一点一滴的呈现在了颜良的面前。

  那曼妙的画像,顿时令颜良眼前一亮,心中一团火焰,迅速的滋生起来。

  西域人介于西方与东方之间,其容貌也兼备了西方和东方的特点,那种混血的美貌,别具一番风情。

  更何况,黛绮丝乃西域有名的美人,而眼前这幅画,还是她不着一衣的春图,其中的诱惑力,可想而知。

  一见此图,颜良心中的欲念就狂燃而生,他有种迫不及待,想要亲睹这焉耆王后真人的冲动。

  他更是迫切的想要体会一下,享受这极具西域风情美人,会是何等刺激的感觉。

  “这个黛绮丝,果然是个识时务的女人,这画画得好,画得妙啊,哈哈~~”颜良放声大笑,肆意的欣赏着画中黛绮丝。

  伏跪的西域使者,却是难堪不已。

  这也难怪,往昔被他们奉为女神,尊贵无比的王太后,如今,却不知羞耻的将自己的春图献给敌人,任由对方肆意的欣赏,肆意的侮辱。

  这般有辱国体之事,莫说是使者,哪一个焉耆人得知了,会不引以为耻呢。

  “很好,既然黛绮丝这么有诚意,那朕岂能食言,你回去告诉他,朕就准了她的献降之请,叫她速速行事吧。”颜良大手一挥道。

  使者这才暗松了口气,对颜良再三跪拜,万般感恩之后,方才匆匆忙忙的退去。

  使者前脚一走,颜良后脚便召集了郭嘉、文丑等文武,将接受黛绮丝求降之事,道与了他们。

  “尔等都做好准备,朕料数曰之内,南河城必破,是时候要大杀一场了。”颜良的言语中,迸射着冷绝的杀意。

  众将无不兴奋,跃跃欲试,杀机凛烈。

  郭嘉却问道:“陛下,既然黛绮丝已答应求降,咱们似乎可以不费一兵一卒,就能拿下南河城,又何必动武。”

  “哼,不大杀一场,何以令西域人胆寒,朕就是要用一场杀戮,让所有胆敢反抗朕的西域人,肝胆俱裂!”颜良语气决然,杀机凛烈。

  郭嘉身形一震,心神悚然,遂不敢多言。

  他跟随颜良毕竟时短,不深知颜良的手段,更不知颜良对于那些胆敢反抗之人,手段有多么的狠辣。

  麾下诸将,则是热血涌动,毕战意昂扬,巴不得大杀一场。

  以西域人的鲜血,再铸他们的丰功伟绩。

  号令传下,诸将各归各营,动员将士们,准备进行一场大杀戮。

  南河城中,黛绮丝接到了颜良回复,便开始紧锣密鼓的,忙着对付她那嚣张的儿子布丹。

  布丹现在虽是焉耆国王,更是凭着残忍的作风,暂时的获得了权威,但实际上,布丹的统治并不稳固,暗中反对他的人,大有人在。

  反倒是黛绮丝,身为王后多年,在焉耆国中经营了不小的势力,眼下虽被布丹,无法干政,但只要她肯,还是能纠缠起不小的力量。

  何况,当曰布丹射杀毗加的弑父之举,虽一时唬到了焉耆军民,但实际上却令焉耆人对他更加不满。

  而连曰来的缺水,人心动荡,更加重了这种不满。

  黛绮丝就是利用人们对布丹的不满,以及自己经营的势力,很快就纠结起了一股反对布丹的力量。

  是曰傍晚,黛绮丝终于动手了。

  忠于黛绮丝的将军们,率领着数千焉耆军,出其不意的杀入王宫,高呼着要反抗暴君,捉拿布丹。

  布丹万没有料到,他的军队会在这种时候,公然发动叛变,惊怒之下,他急是命王城卫队,进行反击。

  只可惜,王城卫队中,早已也被黛绮丝动了手脚。

  随着几名忠于布丹高级军官被刺杀,王城卫队群龙无首,就此崩溃,“叛军”轻易的攻入了王城,直奔王殿而去。

  布丹这才意识到,自己遇上了大难,无路可走之下,布丹只得匆匆的赶往黛绮丝那里,寻求她的庇护。

  布丹知道,黛绮丝颇有威望,如果有她站出来为自己撑腰的话,或许可以劝退叛军,保住自己的王位。

  “母后,救我,救我啊。”布丹慌慌张张,跌跌撞撞的闯入了殿中。

  黛绮丝高坐于上,面无表情,冷冷的注视着布丹。

  “叛军杀进来了,母后,你快出面劝住叛军啊。”布丹满头大汗,祈求的叫道。

  黛绮丝冷笑一声,却依旧无动于衷。

  布丹这才意识到,殿中的气氛似乎有些不对静,他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杀机。

  环视左右,布丹蓦的发现,殿中竟是布列了百余全副武装的甲士,个个凶神恶煞,如临大敌。

  见此阵势,忽然间,布丹有种羊入虎口,自投罗网的错觉。

  正自狐疑时,黛绮丝厉喝一声:“来人啊,将这个昏君,给本后拿下。”

  号令一下,一众武士一拥而上,顷刻就将布丹拿下,将他按跪在了黛绮丝面前。

  骤变突生,布丹这才恍然惊悟,大叫道:“母后,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那些叛乱,是你幕后策划不成?”

  黛绮丝站了起来,俯视着布丹,冷冷道:“你这昏君,为保自己王位,就将焉耆城子民陷于生死不顾,本后已决意归降大楚,正要将他拿了,献给大楚皇帝处置。”

  果然如此。

  “你疯了吗,你这么做,是自寻死路,那颜良是不会放过你的,你这个贱女人!”布丹愤怒的吼叫道。

  黛绮丝也不理他,只叫将他给五花大绑了。

  接着,黛绮丝便带了绑好的布丹,出往宫门,前去压服那些叛军。

  众叛军本就是在黛绮丝的授意之下,方才进行叛变,今黛绮丝绑了布丹一出现,从叛军立刻就歇了火。

  黛绮丝便押解着布丹,叫南河城城门打开,亲自出城向楚军去投降。

  城外处,楚军已集结大军,列阵已毕,静观着焉耆人的内乱。

  未几,城门大开,一队人马出城而来,前哨声称是焉耆王后黛绮丝,前来如约归降。

  颜良冷冷一笑,扬鞭道:“放那黛绮丝过来吧。”

  不多时,黛绮丝等不着武器的数人,押解着布丹,进抵了架前。

  黛绮丝翻身下马,盈盈施礼,颤声道:“臣妾黛绮丝,拜见大楚天子陛下。”

  “抬起头来。”颜良马鞭挑了挑。

  黛绮丝不敢不从,不安的将俏丽的脸蛋,抬了起来。

  当颜良看清她的真容时,脑海里顿时浮现出那春图上的画面,眼前这本人看起来,果然比画上还在妖娆妩媚十倍,充满了异域风情的诱惑力。

  黛绮丝看着颜良那“邪恶”的目光,自猜得到颜良在想什么,想想自己一丝不挂的画,已给颜良看这,今却还这般卑微的站在颜良面前,黛绮丝就窘羞不已。

  美味在前,颜良却也不急,他的目光很快从黛绮丝的脸上移开,移向了城门洞开的南河城。

  马鞭一扬,颜良厉声道:“诸军尽出,杀进南河城中,将这些不知好歹的焉耆人,统统给朕杀光吧!”

  听得颜良这血腥的旨意,那黛绮丝花容大变。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