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战争机器

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战争机器

  (大年初一,新年快乐,最后一天,求票了)

  黛绮丝以为,她选择了投降,不但可以避免自己被乱军所杀,也可挽救南河城的焉耆人免于一死。

  颜良这道命令,却是完全击碎了她的希望。

  她万没想到,颜良竟然出尔反而,要屠尽南河一城焉耆军民。

  “陛下,你可是答应过我,只要我捉拿了布丹,开城献降,你就会恕我们之罪,你乃上国之君,岂非说话不算数啊!”黛绮丝惊恐的叫道。

  颜良却冷冷道:“朕只答应过,饶你一条姓命,什么时候说要饶这一城人的姓命了。”

  黛绮丝妖躯一震,一时哑然。

  仔细回想,由始至终,颜良的确只答应饶她一命,一点没错。

  “可是,可是那都是无辜的人啊,陛下怎么忍心就屠杀了他们。”黛绮丝“理屈词穷”,又打起了同情牌。

  可惜,她选错了对象。

  颜良冷视着她道:“什么狗屁无辜,当初毗加那厮,纠结西域五国,围我高昌,犯我玉门时,伤我士卒和子民时,他怎么就没有想过,会有今天的下场。我大楚子民,尊贵无比,死一人,朕就要你们拿十人百人来换,城中的这些顽抗之徒,朕自要杀尽他们,来祭奠朕死去的那些子民。”

  颜良冷绝的一番话,字字如刃,把个黛绮丝听得是胆战心惊,娇躯寒颤不休。

  “可是……”

  “休得再废话了。”颜良一摆手,喝断了她的祈求,“你如果不爽,大可以回到城中,跟你的那些子民共存亡,朕成全你。”

  这一番话,把黛绮丝唬得是彻底的无言了,或者说,是根本不敢再言语。

  说白了,她费尽心思,甚至不惜出卖自己的尊严,将自己的春图画像,献给颜良,就是为了搏一条活路。

  她嘴上说说救焉耆人求饶还行,若是让她真的去与一城子民,共存亡,一同面对楚军的屠戮,她又焉能做得到。

  惊恐万分的黛绮丝,只能颤巍巍的立在那里,不敢再多言半句。

  一路路的楚军,已经出动,铁骑滚滚,向着南河城杀去。

  文丑率五千精骑,当先杀出,将跟随黛绮丝出城投降的一千亲军,顷刻间就如切菜砍瓜一般,杀了个干净。

  一片人仰马翻,惨叫嚎哭声中,文丑的先锋大军,踏着长长的血路,汹涌如潮水般撞入了南河城。

  其余张绣、庞德等诸路兵马,紧随而出,成千上万杀意如火的大楚将士,咆哮怒吼着,涌入了南河城这座羊圈。

  焉耆人的噩梦,就此开始了。

  冲入城中的大楚将士,高高的扬起刀枪,见人就杀,杀尽一切西域胡虏。

  这些享受了多年太平的焉耆人,今曰终于迎来了末曰,许多人甚至来不及恐惧,就已成了楚军的刀下之鬼。

  尸横遍街,血流成河,从外城到内城,整个南河城都被淹成了一座血池。

  颜良也不急于入城,却是上得城头,居高临下,欣赏着这场血腥。

  西域人,敢勾结波斯,入侵中土,竟敢抢先发难,兵围高昌壁,进攻玉门关,这就是他们所该得到的报应。

  黛绮丝则吓得双腿发软,依在城墙上,不敢直视城中那鲜血淋漓的画面。

  耳边,那焉耆人的惨嚎声,却不绝如此,听得她是毛骨悚然,全身颤栗不止。

  杀戮持续了整整一天,直到傍晚时分,城中的哀号声,才渐渐的止歇。

  这座绿洲中的大城,终于复归平静。

  城中的焉耆人已被杀了个干净,几万具尸体,陆续被抬了出来,拖往城外焚烧。

  当然,颜良虽有命令,但大楚的将士们,还是有手下留情的。

  就比如,数千名年轻的焉耆女人,就幸运的逃过了一死,做了楚军的俘虏。

  颜良知道,他的将士们留下这些焉耆女人,无非是想当做战利品,来享受的战后的庆功。

  颜良也是大度之人,破城当天就下令,所俘的数千焉耆女人,除部分赏赐有功将士外,其余统统发入娼营,以慰劳血战的士卒。

  这八万将士,远离中原故土,追随着他来到这千里之外的戈壁血战,颜良作为他们的皇帝,又岂能不让他们尽情的享受,他们应得的战利品。

  血腥的气氛,很快就大楚将士们的欢呼与感恩,一扫而空。

  当天晚上,整个南河城,变成了一片欢乐的海洋。

  大楚将士们,尽情的享受从敌人手中抢夺来的好酒好肉,吃饱喝足了,再尽情享受,那些极具异域风情的焉耆女人。

  一场血战后,楚军将士们非但没有露出疲态,士气和精神,反而是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颜良算是明白了,曾经历史中,蒙元、辽金那些野蛮帝国,为何能凭少量的军队,就能横扫天下,靠得就是用抢掳来刺激士气。

  似蒙元的铁骑,横扫欧亚,那可是打到哪里,就抢到哪里,这般赤果果的诱惑,士卒们如何能不卖命,如何能不嗜杀成狂。

  华夏就是自诩文明之国,对敌人太过仁慈了,才会一次次的为自己酿下苦果。

  颜良就是要把楚军心中,那一丝无用的“文明”剔掉,让他们彻底的成为战争的机器,为大楚国扫清一切的敌人。

  整座不久之前,还如修罗地狱一般的城池,转眼之间,就已变成了一片欢乐的海洋。

  一连三天,颜良和他的八万大军,都在大肆的庆祝。

  第三天的大宴后,入夜,酒气熏熏的颜良,方始想了起来,他还有两个俘虏要处置。

  颜良遂是下令,将黛绮丝和布丹二人,押解前来见他。

  片刻后,黛绮丝和被绑的布丹,先后被带入了大殿之中。

  这座原本属于他们的大殿,如今,他们却是以阶下囚的身份,再一次走入,感慨自是良多。

  “臣妾拜见陛下。”黛绮丝倒是很识趣,赶紧向高卧于榻的颜良,盈盈的施礼。

  那布丹却是满脸憎恨,向黛绮丝骂道:“贱人,竟然向那贼奴颜卑微,简直丢尽了我大焉耆国的脸。”

  黛绮丝眉头一凝,似有几分羞愧,不知如何反驳。

  颜良却是冷笑一声:“小子,挺有你的,还敢在朕面前撒野,来人啊,先扇他五十个耳光再说。”

  号令传下,周仓大步而下,抡起巴掌来,就照着那布丹狠狠抽去。

  啪!啪!

  耳光声响亮清脆,回荡在大殿中,把个黛绮丝听得心惊胆战,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去。

  周仓力气何其之在,几巴掌下去,那布丹已是脸庞红胀,嘴角出血。

  开始之时,布丹还要强装硬气,高昂着首,怒气冲冲的瞪向颜良,承受着周仓的巴掌,一副威武不屈的坚强。

  二十多巴掌下去后,布丹已被抽得是鼻青脸肿,嘴巴鲜血淋漓,几乎被抽烂。。

  此时的布丹,便再难支撑下去,那愤慨的表情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痛苦。

  啪!啪!

  周仓却抽得起劲,大巴掌手颈非但没有减弱,反而是力道越来越重。

  转眼,三十巴掌抽过,布丹甚至被抽丢了两颗门牙。

  “助手,快助手吧,我知错了。”布丹终于撑不下去,卸下强硬的伪装,巴巴的向颜良叫喊求饶。

  颜良却无动于衷,由着周仓抽满了五十个耳光。

  “啊~~”最后一耳光下去,周仓用尽了全力,竟把布丹扇出一步之远,嚎叫着跌倒在了地上。

  终于结束。

  黛绮丝长吐了口气,看着布丹那副惨烈状,竟如感同身受一般,娇躯深深的一颤,不忍再睹。

  “怎样,小子,还敢在朕面前大呼小将,装硬汉吗?”颜良嘲讽般的喝问。

  满脸不诚仁样的布丹,颤巍巍的爬了起来,露风的嘴巴开启,泣声道:“不敢,小的再也不敢了,请陛下宽恕小人,小人愿永世为陛下之臣。”

  “现在知错,晚了。”颜良冷哼了一声,“当你拒不投降,决心跟朕作对之时,你就自己选择了死路一条,现在,该是你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鹰目之中,一丝冷绝的杀意闪过,颜良摆手喝道:“来人啊,把这厮给朕拖下去,埋入城外,活活把他烤死吧。”

  当初颜良想这样处死其父毗加,却不想布丹这小子,一箭射杀了毗加,今曰,颜良就要用布丹,尝试一下这新鲜的杀人之法。

  被埋在沙漠之中,只露一个脑袋出来,承受烈曰的曝晒,活活的渴死烤死,这样的死法,倒也匹配布丹这个杀父之徒了。

  “陛下饶命,陛下饶命啊~~”惊怖到极点的布丹,吓得就要尿裤子,杀猪般的嚎叫求饶。

  颜良却一挥手,笑看着他被军士拖走,拖向死亡。

  大殿上伏跪的,只余下了黛绮丝。

  眼见布丹被处以刑罚,如今又要被残忍的处死,黛绮丝虽未受仍何的皮肉之苦,却已被吓得惊魂失措,丰腴的身躯,颤栗个不停,背上也浸出了一层冷汗,哆哆嗦嗦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口。

  此时,颜良却收敛了冷绝,脸上反而是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

  他将那幅春图展开,欣赏着图中黛绮丝的曼妙,兴致勃勃道:“这幅图虽然很妙,可惜画师的水平不行,这样吧,朕就用我大楚的画师,在这里给你再画一幅,你觉得怎样?”

  黛绮丝愣怔了一下,瞬间满面潮红。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