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西域女人的刺激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西域女人的刺激

  黛绮丝万没有想到,颜良竟然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若说此前颜良要她献上自己的裸画,已经是十分的过份,但那毕竟只是一幅画,自己的身体,颜良好歹还是没能看到。

  但是现在,颜良却要在这大殿之中,亲眼目睹她脱得精光,被当众作画的场面。

  那将是何等的羞耻,她黛绮丝这焉耆王后,只怕就要真的扫地了。

  黛绮丝满面通红,整个人尴尬的僵在了原地,又羞又惊,一时羞慌到不知所以。

  颜良见她不说话,顿时面露不悦,“看你这样子,莫非也是想学布丹那小子吧,很好,既是如此,那朕就成全了你吧。”

  鹰目中杀机吐露,颜良手已抬起,作势就要下杀令。

  黛绮丝心头如遭重锤一击,瞬间吓得花枝乱颤,恐惧之极,“扑嗵”一下就跪倒在了地上。

  “陛下息怒,陛下息怒啊,臣妾知错了,臣妾愿意,臣妾什么都愿意啊。”黛绮丝卸下了所有的尊严,巴巴的向颜良求饶。

  死亡与屈辱之间,眼前这个貌美的西域女人,果然还是选择了屈辱。

  好死不如赖活着,这个道理,果然是放之天下皆准。

  颜良冷笑一声,下令将随军的女画师,传来大殿之中。

  周仓卫士们,则识趣的退了下去。

  空荡的大殿上,只余下了高卧于上的颜良,面色含羞的女画师,还有窘羞难抑的黛绮丝。

  “怎么,难道还要朕提醒你,现在应该做什么?”颜良冷冷道。

  黛绮丝身躯一震,她知道,到了这般地步,她除了顺从之外,已经是别无选择。

  暗叹一声,黛绮丝低下头来,紧咬着朱唇,开始为自己宽衣解带。

  一件件的衣裳褪下,那成熟、的身躯,那白花花的皮肤,那汹涌的淑峰,那丝丝缕缕的幽密,一点点的映入了颜良的眼帘。

  尽管她磨磨叽叽了好一会,但到最后,那一具勾人心魄,极具异域风情的肥美之体,还是尽收于颜良的眼底。

  颜良的心头,一丝念火,迅速的滋生起来。

  他不得不承认,眼前这具肥美的身体,的确是给他带来了极大的新鲜刺激感,令纵享花丛的他,也有一种迫不及待的冲动。

  不过,颜良却压制住了,他需要积蓄念火,一并爆发后,才能享受到最强烈的痛快。

  “要画好一幅画,不光要看人,还要看姿势。”颜良邪笑着,环视了一眼四周,若有所思的样子。

  蓦然间,颜良有了主意。

  “去吧,去扶住殿侧的那根柱子,摆个妩媚点的姿势来。”颜良手指那边,命令道。

  黛绮丝不敢不从,只能含着窘羞,红着脸蛋,挪到了殿则,双手扶住了那根粗柱子。

  一摆出这样一个姿势,那力顿时爆涨十倍,颜良看着她那姿势,竟有种想要冲下殿去,将一身的精华,立刻注入其中的冲动。

  “很好,就是这个姿势,画吧。”颜良哈哈一笑,头往榻上一枕,邪笑着欣赏着殿前那惊心动魄的。

  女画师不敢迟疑,赶紧摆下笔墨,照着黛绮丝的样子,仔仔细细的描画了起来。

  这一画,就是一个时辰。

  一个时辰的时间里,一丝不着的黛绮丝,只能摆出那样不雅的造型,一动不劝的保持在那里,连大气都不敢吸一口。

  在内心的羞耻,还有外面气温的双重折磨下,黛绮丝累得是气喘吁吁,浑身香汗淋漓。

  那丝丝缕缕的香珠,将她浑身上下,覆上了一层湿润,灯火照耀下,反射着乳白色的光泽,更让她添了几分靡靡的诱色。

  不知不觉中,她脚下的地面,已是湿成了一片。

  而颜良,却高卧于上,喝着美酒,欣赏着黛绮那尴尬,难为情,又辛苦的样子。

  那点点滴滴的画面,不断的冲击着他的胸膛,令他胸中的烈火,越来越浓烈。

  “陛下,画好了,请陛下过目。”许久后,那女画师终于停下了笔。

  黛绮丝这才松了口气,可以直起了身子,整个人却是筋疲力尽,一双大长腿一软,险些就瘫倒于地。

  而此时,颜良胸中的烈火,业已积蓄到了极点。

  是该释放的时候了。

  “有真人在,还看什么画,拿走吧。”那画了一个时辰的画,颜良却无半点兴趣,摆手喝道。

  女画师愣怔一下,方始明白天子用意,赶紧捧着她的大作,匆匆的退了下去。

  空荡的大殿中,只余下了颜良,还有阶下那浑身乳汗,吁吁的黛绮丝。

  颜良大步而下,如饥饿的雄狮一般,冲向了黛绮丝。

  正自喘气的黛绮丝,一抬头间,惊见颜良那铁塔般的身躯,已巍然如山般挡在了自己身前。

  更令黛绮丝惊羞无比的是,颜良在下阶的过程中,竟已将自己衣服撕碎,与她“坦诚”相见。

  那古铜色的,那肌肉盘虬的壮硕身躯,逼目而来,一瞬间竟将黛绮丝眼眶深陷在其中,难以自拔。

  下一个瞬间,黛绮丝才猛然惊醒,意识到颜良想要干什么。

  尽管,她早有心理准备,但当事实真要发生时,她还是下意识的往后急退,双手拢在身前,慌羞无比。

  颜良却大手一伸,如拎小鸡一般,将黛绮丝那不算轻盈的身躯提起,将她身形一转,令她双手扶住殿柱,再次恢复了先前画画时的那个姿势。

  哈哈大笑声中,颜良已抖擞精神,如发狂的雄狮一般,将积蓄已久的烈火,统统的爆发而出。

  大殿之中,春色骤起。

  黛绮丝,这个焉耆的王后,充满异域风情的女人,此刻正双手撑着殿柱,翘高高的扬起,承受着大楚天子的征伐。

  她的身体在有节奏的,剧烈的颤抖着,胸前那两团软玉,每每伴随着钩出一道道惊心动魄的弧线,更令颜良血脉贲张。

  就这样,在这空荡的大殿中,颜良忘乎所以,变换着各种姿势,足足征伐了黛绮丝有一个时辰。

  直到她筋疲力尽,直到她开始抽筋,苦苦的哀求,直到颜良的甘霖泄尽,方才罢休。

  当风云交加结束时,颜良已是浑身汗湿,气喘如牛的斜躺在坐榻上。

  而那黛绮丝,则如虚脱一般,蜷缩地伏脚下,浑身香汗淋淋,头发散乱,不休。

  “西域女人,果然更够野姓,看来朕这一次征服西域,所得到的可不止开疆拓土乐趣啊,哈哈——”

  颜良畅快淋漓,放声大笑,那肆意的笑声,回荡在大殿之中。

  躺在地上的黛绮丝,却是神魂迷离,在颜良的征伐之中,已忘记了羞耻,竟似已深深的沉陷在了其中。

  狂笑一番后,饮下几杯酒,撕下几口肉,不多时,颜良又恢复了精力,

  精力旺盛的他,瞅着脚下蜷缩喘息的西域女人,雄风再次昂扬抖擞起来,他冷笑一声,那虎熊之躯,再度扑向了脚下的猎物。

  ……

  数曰的征伐,颜良让那黛绮丝这个西域王后,深深的感受到了中原天子的雄猛。

  而这几天时间里,不光颜良纵情放肆,三军的将士们,也在尽情的放纵休养。

  休整三天,颜良见士气已蓄,遂决定再次起兵,继续征服西域其余四国。

  如今南河城已下,焉耆国可以说已经覆没,西域五国中,还存有四国。

  其中,由焉耆沿着葱岭河继续向西,是位于西域北道上的龟兹国和疏勒两大国。

  由焉耆南下,则是可抵蒲昌海,鄯善国都楼兰城就位于蒲昌海,再由鄯善国向西,经于阗国,便是西域南道。

  南北两道,最终汇于疏勒国。

  南北两道之间,则是茫茫无际的塔里木盆地,可以说西域诸国,都是围绕着盆地中央的大沙漠边缘而建。

  高昌壁一役,十万西域联军已覆没,西域诸国之兵损兵半数以上。

  南河城陷落,西域最强的国家覆没,整个西域诸国的实力,更加到了严重的削弱。

  因此,为了速平西域,颜良决定分兵。

  由文丑、张绣、马岱组成两万骑的北路军,以徐庶为谋主,扫清西域北道。

  颜良自率六万铁骑,以及郭嘉和其余诸将,平定西域南道诸国,两路大军在西域最西端的疏勒国会师。

  战略敲定,颜良也毫不拖延,当天便兵分两路,他亲率六万大军,向着楼兰城进发。

  两路兵马出动,兵续的步军则接管了南河城,进行修驰道,搜捕焉耆奴隶的后续工作。

  当颜良率领着六万铁骑,挟着扫平焉耆的大胜之势,浩浩荡荡的向着楼兰挺进时,鄯善国的细作,已将这十万火急的战报,送往了楼兰城。

  消息传往楼兰,整个鄯善国上下,顿时陷入了恐慌之中。

  西域第一大国,将这样覆没了,老国王毗加被儿子射死,新国王布丹又被颜良残忍处死,王后黛绮丝更是成了颜良的玩物。

  这一系列的消息,足够令鄯善国人一片震惊。

  更恐怖的是,楚军攻破南河城后,竟然血腥的屠城,把几万人的南河城,屠到只幸存下了几千人。

  楚军的凶残,令已享受了五十余年和平的楼兰,以及整个鄯善国人,都深深的笼罩在了死亡与战争的阴影之中。

  王城中,国王疏犁者已吓得手足无措,打算率守楼兰,率一城的军民,向西面退却。

  此时,那月莎公却冷傲道:“焉耆国覆没,不代表我们鄯善国也能任由那姓颜的欺负,父王莫怕,女儿有一计策,必可叫颜良和他的大军,有来无回。”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