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魔鬼城中的暧昧

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魔鬼城中的暧昧

  疏犁者一听女儿有计,大喜过望,却又茫然道:“楚军六万铁骑,我楼兰城的兵马,不过一万余人,月莎你能有何妙计,可以一万人抗击六万之敌呀。”

  “父王,你莫非忘了,我们鄯善国可不同他国,我们还有一件致命的武器。”月莎眼眸中闪过着诡秘的冷笑。

  “致命的武器?”疏犁者茫然片刻,蓦的眼前一亮,“月莎,莫非你是说鸡……”

  疏犁者没有言尽,整个人都惊喜不已。

  月莎微笑着点了点头,默认了疏犁者的猜测。

  疏犁者恍然大悟,原本的担忧之意,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则同样是一种诡笑。

  “好啊,本王怎么没有想到呢,楚军敢来就尽管来好了,本王定给颜良一个好看,看他奈我何,哈哈~~”

  疏犁者哈哈大笑,甚是得意,俨然已不将颜良和楚军放在眼里。

  月莎那秀美的脸庞间,也涌动着丝丝的冷笑,心中暗忖:“颜良,有种你就来吧,这一次,本公主一定要报高昌一败之仇,看你如何能逃得出我的手掌心,哼。”

  ……

  茫茫戈壁上,颜良统帅着他的六万大军,默默的前行。

  整个西域之地,除了建立在大大小小绿洲上的诸国城池,其余大部分地方,不是沙漠就是戈壁。

  离开南河城没多久,颜良和他的大军,就进入到了广袤无边的戈壁滩。

  六万的楚军,只能沿着一条东南向的河流前行,而这条河流连通着秦海和蒲昌海两大戈湖泊,既能为楚军指明方向,又随时能提供淡水。

  戈壁之中,只要有水,只要不迷失方向,一切都没什么可怕的。

  黄昏时分,夕阳下的前方,出现了雅丹地貌的影子,一座座石头山平地而起,根据向导的指引,楚军沿河而行,不多久,就看到了一座巨大的“城堡”,出现在了河流之畔。

  那是由焉耆国通往鄯善国的道路上,一处避风之地,西域道上的人,称之为“魔鬼城”。

  大军继续前行,那“魔鬼城”的样子,渐渐在视野中清晰起来。

  此城又叫风城,是大片岩石被大风雕琢出来的奇特地形,一大片的区域内,分布着大量奇形怪状的岩山,可以给人想象成各种诡异的事物。

  而且,风刮过这些岩石的时候,因为分布的关系,会发出鬼哭狼嚎的声音,所以叫做魔鬼城。

  在西域的戈壁上,这样的地貌非常常见。

  颜良欣赏着这戈壁上的奇观,率军缓缓进入了风城,并在一座底部平坦的岩山停了下来。

  “天色还未晚,为什么不走了?”颜良问道。

  “禀陛下,根据臣和向导们的推测,很快就快刮起大风,咱们最好是在此间避风,休息一晚再前行。”马谡拱手道。

  作为锦衣卫的情报负责人,去岁时,马谡曾经亲自深入西域,考察当地地形与气候,获得了大量的情报,现在的马谡,俨然已是一个西域通。

  颜良想想也是,便下令大军在这风城东侧,靠近河流旁一侧扎营。

  未久,一朵朵的帐篷,绽放在了风城那奇型怪状的岩山下,一队队的士兵,骑着骆驼,去往不远的河畔取水,丝丝缕缕的炊烟,袅袅而起。

  天色很快暗了下来,不到一个时辰,头顶果然刮起了大风。

  这片岩山组成的“城堡”,果然是个避风的绝佳之地,遮天蔽曰的大风刮过,只能绕道而行。

  不知不觉中,天色已黑。

  除了诸队值守的士卒外,几万将士都躲进了帐篷中,埋头大睡起来。

  御帐之中,颜良却在饮着葡萄酒,研习着案上铺陈,关于楼兰一带的地形图。

  关于楼兰古城,熟知历史的颜良,可是早有耳闻。

  根据后世的考古发世,楼兰城在几千年前,乃是西域上屈指可数的富庶之城,后来却因为缺水沙化,才渐渐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之中,而滋养楼兰城的那片蒲昌海,也变成了后世神秘恐怖的代名词,罗布泊。

  这样一座充满了神秘的古城,如今,却依然繁华的屹立在绿洲之中,等着自己去征服,颜良当然会有强烈的好奇心,想要一睹这戈壁明珠的面貌。

  还有,那个什么月莎公主,竟然敢率兵抢先进攻玉门关,挑衅大楚的国威,颜良也不会放过她。

  呜呜~~

  喋喋~~

  御帐外,风吼声不绝于耳,近在咫尺,仿佛无数的冤魂厉鬼,无休无止的吼叫。

  如果是普通人,置身在这种环境下,一定会吓得毛骨悚然,彻底难眠。

  颜良却是浑然不觉,杀人如麻的他,又焉会被几声风吼吓到。

  帐帘掀起,香气扑鼻而入,一名女子却紧张不安的闯了进来,正是周玉。

  “玉儿,这么晚了,你还不睡么?”颜良抬起头,看着她那慌张的脸蛋,笑问道。

  “父皇,女儿睡不着。”周玉低低道,脸色略有些苍白。

  颜良一奇,笑道:“怎么就睡不着了?”

  周玉咬着嘴唇,指了指外面,红着脸,不好意思道:“外面的风声听着心里碜得慌,玉儿好害怕,所以睡不着。”

  原来如此,颜良这才恍悟。

  普能的女孩儿,遇上打雷闪电这般黑夜,都有可能被吓得难以入睡,何况是周玉这般身娇肉贵的公主。

  外面这风声如鬼哭狼嚎一般,这般环境,似吕玲绮这样刀头上舔血的女强人,当然不惧,周玉害怕却是情理之中。

  “没什么好怕的,不过是风吼而已。”颜良安慰道,安心睡吧。

  周玉却慌意不褪,咬着嘴唇,扭捏了半晌,红着脸道:“父皇,玉儿实在是很害怕,玉儿今晚能不能在父皇这里睡一宿。”

  睡一宿?

  “好吧,随你。”颜良没有任何迟疑,当口就答应。

  如此貌美乖巧的义女,因为害怕风声,想要自己这里睡一晚,颜良如何能够拒绝呢。

  “多谢父皇。”周玉松了口气,便是步入内帐,先自安睡起来。

  颜良也不以为然,继续研究地图。

  半晌后,忽又听内帐中传出周玉的声音:“父皇,我还是听着很害怕,父皇能不能来陪我睡啊。”

  周玉那撒娇似的央求声,如一双小手般,在颜良的心头轻轻一挠,挠得颜良心头一阵的酥酥痒痒。

  颜良的心思,顿时便不在地图上。

  迟疑了一瞬,颜良起身,步入了内帐中。

  此刻,羊毛毯中,周玉已如小兔子一般,缩在其中,但和香肩,却露在外面。

  就是那丝丝的外露,却让人钩起无限的暇想,想象着香肩下面,会是何等风光。

  周玉就那么缩在毛毯中,用楚楚可怜,却又暗含的眼神,巴巴的望着进来的颜良。

  纵游花丛的颜良,瞬间就感觉到,榻上这小妮子,似乎在有意的自己。

  “哼,朕可是从肉山上踏过来的人,你这小妮子的心思,岂能瞒得过朕。”

  颜良假作不知,很是自然的躺在了周玉的身边,慈祥的安慰道:“睡吧,为父陪着你,没什么可怕的。”

  “嗯,有父皇在身边,玉儿就不怕了。”周玉很是欣慰的样子,娇嫩的身边,往颜良的身边凑了凑。

  虽隔着一层毛毯,但颜良依旧能感觉到,那寸寸的冰肌玉骨,柔软蠕动时的光滑。

  颜良按定心神,继续装淡定,闭上眼来,过不多时,甚至还打起了呼噜。

  毛毯中的周玉,却是不动声色,越靠越紧,小脸蛋也越发的红润,丝丝的羞意,还有一种青春的冲动,在她的眼眸中涌动。

  可是,当她发现,颜良毫无反应,甚至竟还睡着了时,脸上便不禁掠过一丝失落。

  颜良虽闭着眼,却似乎能感觉得到她情绪的变化,心中暗笑,仍旧装睡,看她能“大胆”到什么地步。

  不知过了多觉,颜良忽然感觉到,小腿处传来了一阵的酥痒。

  他微微睁开一道缝,却发现,周玉臂儿,不知什么时候竟从毛毯中伸了出来,那酥嫩的手儿,正轻轻的着他的小腿。

  慢慢的,那只玉手,沿着他的小腿,缓缓的向上抚去,滑过了,还在不断的向上。

  男人终究是男人,生理上的本能反应,又岂能克制。

  那酥酥麻麻的感觉,遍传全身,那刺激的味道,转眼就令颜良全身的热血,加速流动起来。

  不知不觉中,颜良的血脉渐渐的贲张,蛟龙竟是昂然而起。

  毛毯中的周玉,借着昏暗的火光,清楚的看到了那变化,她的小脸即刻潮红如血,呼吸也立时加快起来。

  那如幽兰一般的吐气,吹抚着颜良的耳根,更加刺激得颜良血脉爆涨。

  “真是没想到,这小妮子竟然放肆到这般地步,她这是受了什么刺激么,怎的忽然这般急迫,好,朕就看你能放肆到什么地步。”

  颜良强压住精神上的冲动,继续装睡。

  周玉眼眸水波盈盈,脸色通红,即又羞怯,又有兴奋。

  她那黑漆漆的眼睛,就紧紧的盯着那昂然之景,眼神仿佛陷入了沼泽一般,无法自拔。

  犹豫了许久,香颈蠕动,咽下一口香沫,那素白如玉的手儿,竟是继续向上滑去。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