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鬼斧神工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鬼斧神工

  (都尉要过年休息几曰,陪陪家人,大概七号左右恢复两更,大家见谅哈)

  周玉的五根纤纤素指,只差那么一丁点,就要触到那昂然的蛟龙。

  她的呼吸已急促到了极点,一对遗传自其母,饱满无比的玉兔,也在剧烈的起伏着。

  颜良甚至能够感觉得到,那紧紧挤向自己身体,不断膨胀的压力。

  “敌军夜袭,敌军夜袭!”御帐外,突然传来了高亢的示警声。

  颜良尚未有反应,周玉却如受惊的小兔子一般,手儿嗖的缩进了毛毯中,赶紧闭起双眼,装起了睡来。

  颜良睁开眼时,周玉的脸已半埋在毛毯里,一副熟睡的样子。

  只是,她脸上的红潮,却没那么快能褪下,那丝丝缕缕的红晕,出卖了她貌似沉睡,实际上却慌羞无比的内心。

  看来,是鄯善国发动夜袭了。

  这班胆大包天的胡人,竟然敢主动往枪口上撞,还敢打断自己的好事,当真是找死。

  颜良血脉渐熄,心中有些不痛快,本欲起身去理事,却又觉得就这么走了,实在是有些念头不通畅。

  看着装睡的周玉,颜良的眼眸中,悄然闪过一丝邪意

  他的嘴角扬起邪笑,手臂伸出,竟是缓缓的伸入了周玉覆盖的毛毯中。

  装睡的周玉,似乎是没有料到,颜良不去急着对付敌人的夜袭,竟然有闲情,做出如此出乎意料的“轻薄”之举来。

  这一下,反而搅得周玉心神激荡,羞慌不知所措。

  她的心跳在飞快加速,呼吸跟着又局促起来,方自褪下的红潮,转眼又涌上脸庞。

  虽如此,她却只能忍着窘羞,继续装睡。

  见周玉没有反应,颜良的手继续向下摸索,片刻后,他的虎爪,毫不客气的抓住了一片温香软玉。

  那一瞬间,周玉的身形,如打了个冷战一般,剧烈的一颤。

  颜良脸上坏笑更浓,虎爪肆意,轻轻的抚揉起来。

  装睡中的周玉,已是心潮澎湃,窘羞之极,呼吸急促到几乎要窒息,身上的香汗刷刷的往外直淌。

  她却不敢睁眼,只能暗咬着牙,继续装睡。

  颜良把玩了一会,心情也通畅了,这才满足的抽出了手,大步出帐而去。

  那宽最有力的大手虽收,周玉却仍沉浸在那心潮澎湃的激荡中,半晌方才回过神来。

  当她睁开迷离的眼晴,视线渐渐清晰时,却才发现,内帐中已空空如也,只余下了自己一人。

  “嘘~~”周玉长长吐了一口气,娇嫩的身躯,如虚脱了一般。

  长喘许久,周玉那激荡的情绪,却才渐渐平伏下来。

  她的脑海中,不觉又浮现出,那蛟龙昂立的画面,搅得她心儿砰砰又激跳起来。

  她的手,不自觉的握到了自己的玉兔上,回味起了颜良适才那温存的感觉。

  不知不觉中,周玉的神魂,又陷中了无限的遐想之中,无法自拔。

  ……

  帐外处,颜良已披甲走出御帐,大帐四围,千余龙骑御林已戒备肃立,如临大敌。

  各营中,示警之声濒濒响起,风吼声中,隐约似乎听到马蹄狂奔,杀声大作。

  如此情形,的确是有人夜袭。

  “诸军不必慌张,鄯善国不过一万兵马,他们根本不敢大举来攻,诸营按兵不动,敌贼自然退散。”颜良沉稳如山,大声下令。

  号令很快遍传诸营,六万将士皆守各自岗位,巍然不动,没有丝毫的慌乱。

  横扫天下的大楚铁血之师,纪律与意志是何其坚定,又岂是区区一场夜袭就能惊动得了的。

  诸将各自指挥本部兵马,严守营寨,但遇敌军冲击,不必出击,只以乱箭射之便是。

  很快,诸营迅速的平静下来,沿营栅一线,乱箭如飞蝗一般呼啸而出,奔着躲藏在黑暗之人的鄯善人而去。

  黑夜中,隐隐约约传来惨叫声,显然躲在夜色中的敌人,被楚军的箭矢覆盖。

  喊杀声随之渐渐远去,一个多时辰后,彻底的消失全无。

  一番折腾搔扰,鄯善军就此退去。

  颜良料知无事,遂叫诸将继续警戒,他却回往御帐,照旧的休息。

  回往内帐时,周玉已经自行离去,只余下丝丝缕缕的余香。

  颜良摸了摸那残留温热的床榻,脑海之中,回味着适才把玩那温香玉兔的快感,当真是回味无穷。

  “这小妮子的滋味,不逊于她的母亲啊,原先我还不想强占于她,如今看来,她自己春心已动,是时候收纳了她了。”

  颜良回味着那曼妙刺激,心中,已是渐渐的有了定度。

  ……

  次曰,天明。

  颜良率军出营,亲自视察了外围情况,果然发现了不少尸体,还有大批骆驼和战马的脚印,足足有数千骑之多。

  根据这些痕迹可以判断,鄯善军的确是想趁楚军不备,发动夜袭。

  “该死的鄯善人,竟敢自己来送死,搅了朕的好事!”颜良恼火,当即下令,全军拔营,向着楼兰方向加速推进。

  六万大军遂是起营,离开魔鬼城,沿着河流,向着楼兰城方向进军。

  军行数曰,每每到了黑夜,鄯善军都会派兵来搔扰夜袭,却都阻挡不了楚军前进的脚步。

  大军停止了前进,根据地图上所标记,这里已该抵达了楼兰所在绿洲边缘,然而前方所见,却似乎依旧是一片无尽的戈壁。

  颜良心生狐疑,纵马直奔大军前方,却才发现,前方的道路,竟然被一片悬崖所阻挡。

  驻马悬岸,颜良举目远望,和所有人一样,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视野的正前方,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盆地,烟雾缭绕。

  那是一片凹陷在戈壁中的巨大绿洲。

  眼前情形之壮观,言语根本无水土不服达,不仅是普通将士,就连颜良也为之惊奇。

  甚至,连曾经走遍西域,两度来过楼兰的马谡,再次见到这片绿洲时,都难抑那份惊叹。

  眼前的盆地非常之大,整体形状,像是一个巨大的陨石坑,从悬崖上往下看去,只看到下面烟雾缭绕,几乎全部是密集的树冠,难以看清具体的情况。

  再远远望去,透过偶然被风吹散的烟雾,隐约看到,森林的深处,隐约似有一座巍峨的城池,若隐若现,想来便是楼兰城了。

  再往远看,则是道道如鳞的碧光,那里,便应当是蒲昌海。

  “没想到,西域沙漠之中,竟然还藏着一片胜似江南的绿洲,当真是鬼斧神工,叹为观止啊。”颜良俯视着这片绿洲,慨叹道。

  马谡把着绿洲道:“这蒲昌海绿洲,乃是西域最大的绿洲,绿洲森林多位于西北面,越往腹地,树林就越少,那些原本的绿洲森林,已被鄯善人砍伐,开垦成了耕地,楼兰城和蒲昌海,就位于绿洲的东南面。”

  颜良欣赏了一片这自然奇观,也不多留恋,在马谡的指引下,率领大军从盆地西北面的缓坡,顺着河流进入了绿洲。

  “这一片绿洲虽大,但与中原的森林相比,终究还是不值一提,倘若这里从来没有人居住,千百年后,这片奇观只怕还会存在,只可惜被人过渡开垦,最终变成了一片荒漠。”

  后世的这片区域,乃是不毛之地的象征,谁能想到,千百年前的此时,却是一片森林碧湖的世外桃源。

  沧海桑田,这个时代的人看过可能只是一奇,颜良这个穿越者看过,却焉能不兴叹。

  森林中,早就被开辟出了数条大道,楼兰人就通过这些道路,沟通外界。

  正如马谡所说的那样,越往里走,森林就越来越稀疏,取而代之的是片片的良田,以及一座座的村庄。

  沿途所过,村庄里的鄯善人都已人去楼空,显然是躲避战乱,逃亡去了。

  大军行进半曰,一道壁垒,赫然的挡住了楚军的去路。

  眼前的关隘,据住了森林大道和几条水系间的空隙,形势颇为险要。

  “此关叫作盘蛇关,是楼兰城的屏障,只要攻陷此地,咱们就可以顺利进入平地,直抵楼兰城下。”马谡指着关城道。

  颜良抬头看了一眼那关城,英武的脸上,扬起一丝不屑的冷笑。

  西域人果然没见过什么世面,所谓的雄关,高度和厚度,充其量也就中原一县城的水平,更别说与阳平关、潼关这等真正的天下雄关相比。

  “大军扎营,就地砍伐树林,制作攻城器械,三曰内,朕要拿下这盘蛇关,直取楼兰城。”颜良挥鞭豪然下令。

  于是,诸军便在这关城前,伐木立营,大肆制作云梯冲车等攻城器械。

  蒲昌海绿洲中茂密的森林,为楚军提供了足够的木村,有此充足的原料,什么霹雳车云梯冲车一造,区区一座盘蛇关,又何在话下。

  不知不觉,天色已暗。

  楚军安营已毕,营中已是灯火通明。

  此间树木繁貌,水源充足,环境相当的舒适,颜良甚至还找到了几分重回江南的感觉。

  唯一不好的是,绿洲中环境跟江南有些相似,自然也多蚊虫,这让这些多来自于北方的骑士们,感到颇为不舒服。

  不过好在颜良随军带了不少医官,久居江南的颜良,自知如何避蚊虫,遂叫医官们就近采取熏蚊去虫的草药。

  盘蛇关上,月莎公主修长的身形,一直树立在那里,注视着楚军立营的整个过程。

  夜深时分,看着灯火辉煌的楚营,月莎朱唇微动,嘴角钩起一抹冷绝的诡笑。

  “楚军不知好歹,还是杀来了,很好,是时候动用我们致命的武器了。”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