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毒蛇倾巢而出!

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毒蛇倾巢而出!

  绿洲中,一队的楚军,小心翼翼的深入树林,行走在那草丛间。

  每一名楚军都脸色苍白,紧张到几乎要窒息,无不捏着一手的汗,大气也不敢多出事口。

  姜维也捏着一把汗,目不转睛,死死的盯着草丛。

  此时距离盘蛇关的失利,已经过去了整整五天。

  五天的时间里,月莎公主率领的鄯善军,一直都久驻于盘蛇关,监视着退往绿洲外围的楚军。

  直到楚军离开盆地外围,做出撤军的态势,月莎才退回了楼兰城。

  就在盘蛇关的防御削减,绿洲间巡视的鄯善军减少的时候,姜维率领着的这支五百人的楚军,却又回来了。

  沙沙沙~~

  草丛中,又响起了那种滑沙般的摩擦声,姜维和他的五百部下,神经立刻都紧绷了起来。

  盘蛇关那一晚上,鸡冠蛇肆意的惊恐场面,不禁浮现脑海,想起来就令人毛骨悚然。

  姜维正心中不安时,扑的一声,一条鲜艳赤红的鸡冠蛇,从草丛中钻了起来,耸立在了他的面前

  姜维心头一紧,手中的短刀作势护在身前,摆出随时要斩杀那鸡冠蛇的样子。

  只见那鸡冠蛇,遍体火红,身子树起来时,竟有三尺之长,头顶的鸡冠颤动着,森森的血口张开,露出上下两颗尖锐的利齿,甚至是狰狞可怖。

  与此同时,更多的鸡冠蛇从草丛中钻了出来,瞄准了四周的楚兵们,似乎只消一个刹那,就会扑上前将他们咬死。

  所有士卒神经,立刻紧绷到了极点,个个在这一瞬间,心中就萌生了逃跑的念头。

  “不许乱动,休得惊慌!”姜维沉声一喝,压制住军心。

  他很清楚,手执利刃正面对峙,或许还有机会挡住鸡冠蛇的扑咬,若是扭头一跑,就正好暴露出了破绽,给了鸡冠蛇从背后袭击的机会。

  这丛草中,他们又没骑马,跑得再快,又岂能跑得过蛇,给咬上一口,必死无疑。

  这些精锐的士卒,到底都是铁血之士,在姜维的弹压下,勉强所恢复了镇定,各各执刃戒备,随时准备与扑上来的鸡冠蛇大杀一场。

  而此时,越来越多的鸡冠蛇,从四面八方的森林中钻出,将他们团团围住,数量竟有四五千条之多。

  楚卒们后路已被退,只能围成圆形阵,彼此护住同伴的背后,缩在狭小的范围内,应对四面越围越密的鸡冠蛇。

  五百活人,似乎变成了群蛇的一顿大餐,眼看着就会被群起的万蛇,撕成了碎片。

  树林中,死一般的静寂,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准备迎接那恐怖的一刻。

  姜维的额头上,已是凝满了汗珠,口中喃喃道:“娘的,我姜维没死在战场上,今天莫非要死在这些该死的爬虫嘴下吗,真是憋屈啊。”

  就在姜维以为,命将休矣之时,惊奇的事情却发生了。

  树在他跟前的那条鸡冠蛇,突然间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似的,身子一缩,扭头就钻入了草丛中。

  紧接着,其余鸡冠蛇也纷纷钻入草丛,片刻间,几千条剧毒之蛇,就溜了个干干净净,一条不剩。

  一切发生的太快,只一睁眼的功夫,所有的蛇都消失不见,仿佛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一样。

  姜维呆住了,五百楚卒也呆住了,如同从鬼门关里走了一圈,莫名其妙的又回来了一般,个个都是难以置信的面孔。

  片刻后,众人才清醒过来,人群中,顿时响起一片低声的欢腾鼓舞。

  姜维也长吐了口气,抹着额头的汗,满脸的惊喜,叹道:“娘的,真是吓死我了,真没想到,陛下的这驱蛇之术,竟然奏效了。”

  庆幸之余,姜维大笑数声,兴奋的叫道:“弟兄们,随本将回去见陛下,把这好消息速速报知陛下。”

  说罢,姜维也不久留,率领着五百“死里逃生”的士卒,赶忙退出了丛林,向着盆地外围奔去。

  蒲海绿洲西北五里。

  戈壁滩上,连营数里,六万楚军驻扎于此。

  御帐中,气氛一片沉寂,包括郭嘉在内,所有人的眉头都凝成了一线,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唯独上首的颜良,却是一副悠哉的样子,兴致很好的饮着葡萄美酒。

  “陛下,伯约他们已去了有一天,现在还没有回来,莫非是凶多吉少了?”张辽担忧道。

  众人都微微点头,看那表情,似乎都是在为姜维的生死担忧。

  一天前,姜维奉了颜良之命,去深入绿洲测试颜良的驱蛇之术,至今还未归来。

  颜良的驱蛇之术,乃是前所未闻,众臣们虽知天子素来见识广博,惯用奇策,但心中仍不免会有深深怀疑。

  “尔等无需担心,朕深信,朕的这个方法,足以对付那鸡冠蛇。”颜良却是淡淡一笑,自信的宽慰众臣。

  张辽等人不敢再多言,但一个个的眉宇中,还是或多或少,存有疑虑。

  一片的狐疑中,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帐帘猛的被掀起,一人兴奋而入。

  正是姜维。

  看着姜维活着回来,所有人都松了口气,原本忐忑的表情,转眼就为欣喜所取代。

  “陛下,成功了,陛下的驱蛇之术,真的成功了。”姜维兴奋的大叫,兴奋到连行君臣之礼都忘了的地步。

  大帐中,瞬间一片欢腾。

  张辽等诸将,无不惊喜万分,一双双敬佩的眼睛望向颜良,深深的为颜良所折服。

  颜良却似早有所料,英武悠闲的脸庞,并没有激起多少波澜。

  他只微微点了点头,淡淡笑道:“很好,这方子测试既是成功,就速速推广全军使用吧,明天的这个时候,就随朕杀回绿洲,扫平那些自以为是的鄯善人。”

  号令传下,三军振奋,纷纷效仿姜维那五百人的手段,装备了同样的驱蛇之物。

  次曰,六万将士准备完毕,颜良便率领着这支大军,重新杀回了蒲昌海绿洲,直奔盘蛇关而去。

  六万将士横扫天下,前回却给几条蛇所败,众将士无不憋着一口鸟气,现在重新杀回来,就是为了报复血仇。

  旧路重走,轻车熟路,一天后,楚军重新杀回了盘蛇关,再次逼城下寨。

  而此时,事先已收到情报的月莎公主,提前一条就率五千精锐鄯善国兵,赶回了盘蛇关设防。

  关城上,月莎俯视着城外,远望着楚军那密密麻麻的帐篷,秀美的容颜间,不禁泛起丝丝不屑的冷笑。

  “这个颜良,还真是回来了,哼,当真是自寻死路呢。”月莎讽刺的笑道。

  话音方落,却见一骑直奔关城前,相隔百余步时,骤然射出一箭。

  那一箭,竟是直奔关城上的月莎而来。

  月莎也不慌张,身形一侧,那利箭便从脸旁滑过,箭在了身后的城墙上。

  回头看去,箭身上还裹着一卷纸,似乎是楚军有话要告诉她。

  月莎便叫将那箭书拆下,呈了给她,不以为然的拆开一看。

  汉话在西域人中,乃是西域贵族们的必修外语,作为鄯善国的公主,月莎自幼就学习汉话,自也读得懂这书信。

  只是,这一看不要紧,她却立时花容大怒。

  原来,这是一封颜良所书,专给月莎的通碟之书。

  颜良在信中警告,若月莎再负隅顽抗,城破之后,必屠尽楼兰人,老幼不留。

  月莎若是识相,开城投降,颜良或许会大发慈悲,将她收入妃嫔,免她一死。

  这哪里是最后通碟,分明是对她月莎公然的羞辱。

  “狂妄的颜贼,你想让本公主做你的姬妾,简直是痴心妄想,本公主这一次,非杀了你这个无耻之徒不可!”月莎恼羞成怒,将手中的书信,几下撕了个粉碎

  接着,她厉声喝道:“来人啊,传本公主之命,今晚入夜后,将我们所有的鸡冠蛇都放出,这一回,本公主要将敌寇统统咬死,让他颜贼死无葬身之地!”

  城头上,鄯善军卒无不愤慨激昂,皆斗志百倍,准备再大败一次楚军。

  月莎那充满愁恨的星目,死死的盯着城外,口喃咬牙道:“颜良啊颜良,你等着吧,今晚就是你的死期了。”

  夜幕降临,天色暗淡。

  不知不觉中,已是深夜。

  楚军中,依旧是灯火通明,就如前番一役时一样,楚军似乎根本没有在那一次的失利中,吸取到丁点教训。

  楚军的这种轻松的状态,让月莎愈发的感到不爽。

  月上眉梢之时,月莎下令,将所剩的万余条鸡冠毒蛇,统统都放出去,让这些毒剧之物,肆意的扑向楚军这顿大餐。

  毒蛇前脚才走,月莎后脚就下令,打开城门,全军出击。

  这一次,月莎要的不仅是以毒蛇吓退楚军,她要趁着楚军慌乱之际,对楚军发动一场致命的突袭。

  月莎的目标,竟是要将六万楚军,尽数诛灭!

  城门大开,月莎一马当先,手提战刀,纵马而出。

  五千鄯善军,皆心怀着杀意,追随着她们的月莎公主,汹汹的杀出了盘蛇关,向着楚军营地奔去。

  花容月貌的脸上,涌动着冷绝的杀意,月莎心怀着手刃颜良之意,狂奔而出。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