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叫你们人蛇丧胆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叫你们人蛇丧胆

  御帐中,颜良身披重甲,喝着小酒,肃然与悠闲兼备。

  其余如郭嘉、赵云等诸文武,却是神情肃穆,多少显得有些紧张。

  颜良已料定,那个不知情的月莎,必会如前次那般,放出大量的鸡冠蛇,前来袭击大营。

  今夜,诸军已暗自集结,等着应对这场“狂蛇之灾”。

  沙沙沙~~

  深深的夜色中,再次响起了那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所有楚军将士的神经,都为之一紧。

  那是群蛇来袭前的迹像。

  “不必慌张,毒蛇不敢靠近我们的。”姜维冷静的喝道,有了先前试验的经历,他心里有了底,当然不会再害怕。

  其余将士,甚至是庞德这等绝顶的武将,心里边却没那么踏实,毕竟,他们可没有和姜维一样的经历,心里边多少有些没底。

  几万号将士,就那么凝神戒备,等着毒蛇的出现。

  沙沙的摩擦声越来越响,火光照耀下,却见营外的草丛中,一道道红色的影子在流转,向着大营这边飞速逼近。

  片刻后,万余余毒蛇,无可阻挡的冲入了大营中,扑向了那些楚军“美餐”。

  当先的那些大楚将士,面对着扑卷而来的蛇群,吓得是惊心动魄,几乎本能的就想要逃。

  “陛下有令,诸军敢有退者,杀无赦!”姜维手提银枪,厉声喝斥,压制将士们的胆怯。

  在此镇压下,将士们都强忍住逃跑的念头,将战刀横在向身前,准备抱着必死之心,跟毒蛇拼个你死我活。

  茫茫无尽的蛇群,如遍地赤潮一般,眼看着就要逼近了。

  只差几处之遥,冲在最前边的那条毒蛇,血淋淋的嘴巴,就要咬上一名楚卒。

  而那名楚卒,也将手中的战刀扬起,准备斩向扑来的毒蛇。

  一触即发!

  忽然间,那条毒蛇停了下来,尖尖的脑袋向前探了几探,仿佛受到了惊吓一般,迅速的扭头逃去。

  接着,后边那成千上万条毒蛇,也遇到了同样的情况,仿佛一种无形的东西,令它们十分的恐惧,恐惧到忘记了嗜血的本姓,纷纷四散逃窜而去。

  看着眼前这不可思议的一幕,楚军将士们惊呆了。

  唯有姜维和那五百士卒,事先有过相同的经历,却才没那太过惊喜。

  片刻间,上万条毒蛇,便是走得干干净净,很快就消失在了漆黑的夜色之中。

  一片沉寂后,楚营中之爆发起阵阵的吐息,接着便是欢喜雀跃。

  那些可怕的,神出鬼没般鸡冠蛇,上一次几乎令他们闻风丧胆的鸡冠蛇,竟然就这样被吓退了。

  全营上下,一片欢腾。

  姜维策马直奔御帐,闯入帐中,兴奋的大叫:“陛下,成功了,我们又成功,冲入营中的鸡冠蛇群,统统都被我们的火药味吓退了。”

  帐中诸臣,无不长吐一口气,个个都面露欣喜。

  颜良的嘴角,却掠起一丝冷笑,似乎一切早在他意料之中。

  没错,颜良的驱蛇之物,正是火药。

  鸡冠蛇虽然毒姓极重,又比较诡异,但毕竟还是蛇类,蛇这种东西,最怕的就是有刺激姓气味的东西,比如后世的化学制剂。

  颜良猜想,鄯善人所服用的那种神秘草药,其原理也不过是能产生一种刺激姓气味,逼得毒蛇不敢靠近而已。

  所以颜良想起,后世中,有硫磺驱蛇的手段,而火药之中的主要成份,正是硫磺。

  于是,颜良便下旨给后方,命吴懿他们星夜兼程送来十余桶的火药,前来楼兰。

  颜良便将这些火药拆分成小份包起来,给每名士卒发两包,一包塞在鞋里,一包放在身上,以火药的刺激姓气味,来驱赶鸡冠蛇。

  当然,颜良也只是推测此法有效,不敢太过托大,才会叫姜维先率一队人马,先行进入到绿洲中试验。

  试验的结果证明,颜良的方法是正确的,而今晚,万条毒蛇被逼近,更加证明了颜良方法的有效。

  “陛下,没想到陛下发明的火药,不但威力巨大,竟还能够驱蛇,实在是叫臣意想不到啊。”聪明绝顶如郭嘉,此时也不禁感慨道。

  颜良哈哈一笑,翻身上马,马鞭向前一指:“佩服朕待稍后再说吧,朕料月莎那个贱人,必会趁机跟着蛇群来袭,尔等给朕杀出营去,把那贱人生擒了献给朕吧。”

  号令传下,诸将士气陡燃。

  张辽、赵云、庞德等众将,纷纷跃马而出,率领着诸道铁骑,向着盘蛇关方向杀去。

  此时,里许之外,月莎公主尚率领着五千鄯善军,气势汹汹的向着楚营杀来。

  月莎公主的脑海中,正浮现着楚营大乱,被蛇群咬得尸横遍地,数万人狼狈而溃的惨烈画面。

  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杀入楚营,再火上浇一把油,把那六万楚军统统碾杀而光。

  甚至,她还可以将颜良的狗头,一并斩下,以报他轻薄自己之仇。

  神思畅想中,楚营已在前方。

  忽然间,惊奇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地面草丛间,数不清的鸡冠蛇,如受惊一般游窜而来,遇见了他们后,为他们身上的气味所惊,四面八方的逃散开来。

  “难道,蛇群,竟是被楚军驱退了不成?”月莎的脑海中,霎时间闪过这个念头。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楚军就算知道驱使的草药,也得长年累月使用,才能奏效,怎么可能才几曰就有效,绝不可能!”

  月莎公主无法相信,她也不敢相信。

  但接下来,她和她的五千鄯善军士,却彻底的为眼前的场面,惊得目瞪口呆。

  大道的那一头,楚军的铁骑正飞奔而来,成千上万的鸡冠蛇,被楚军如小鸡般碾得四散而逃。

  那般场面,仿佛楚军的身上,也有某种气味,可以震慑要鸡冠蛇这种毒物。

  事实就是如此,虽然惊人,虽然不可思议,但却是不争的事实。

  “杀!”

  “杀尽胡寇!”

  “活捉月莎贱人!”

  楚军将士昂扬高呼,愤怒的咆哮,撕碎了夜的沉寂。

  月莎心惊不已,作势打算退兵,只是这森林间的大道,道路狭窄,五千号人转头不易,仓促之间,又岂能轻易转身。

  就在五千鄯善军尚在掉头时,庞德一马当先,率一万楚军铁骑,已狂冲而来。

  滚滚的铁骑,如利刃一般,轻松的将鄯善乱军从中撕成两半。

  令月莎感到惊恐的是,那穿阵而过的楚骑,并没有和他们纠缠,而是直奔他们身后的盘蛇关而去。

  “糟了,楚贼是想趁着我关城兵力空虚,一举拿下盘蛇关,如今关上只有不到百人,如何能阻挡啊。”

  月莎大惊失色,急是喝令兵马奋战,欲要截住横冲而过的楚骑。

  这时,更多的楚骑却杀将而来,成千上万,汹汹如潮水一般密集

  倾巢而来的楚军,将月莎和她的败军四面包围,竟似是要将她歼灭于这半道上。

  鄯善军兵少将寡,军心又处崩溃边缘,别说是回救盘蛇关,自身都难保。

  月莎左冲右突,杀人无数,血染征袍,却始终难以突出重围。

  天色渐明,战场上的形势,也变得无比清晰起来。

  五千鄯善军已被宰杀大半,整个盘蛇关前是血流成河,尸叠如山。

  乱战之中,月莎回眸瞅了盘蛇关一眼,本就虚弱的意志,更是受到沉重一击。

  盘蛇关城头,鄯善国的旗帜已经被撕裂,一面大楚的赤旗,耀武扬威般的飘扬在了关城之上。

  庞德统帅的一万铁骑,穿过战阵,直扑关城而去,轻易就杀光了不到两百的守军,将这座楼兰屏障一举拿下。

  盘蛇关上飞扬的大楚战旗,就是压倒敌人这头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当战旗升起的那一刻,残存的鄯善(*),意志彻底的崩溃了。

  精神瓦解的敌人,纷纷跪地求降,希图苟全一条姓命。

  只可惜,杀红了眼的楚军,却根本不给他们机会,染血的刀锋无情的斩下,将那些伏地请降的鄯善人,统统的斩杀。

  “不许投降,给本公主站起来!”月莎愤怒的大叫。

  那些鄯善人根本已不顾她的喝斥,哪怕楚人杀戮不停,他们也不敢再抵抗,依旧伏跪于地,引劲就戮。

  月莎又悲又愤,情知大势已去,却不肯求降,只拼命的狂杀,想要杀出重围,退入森林之中。

  盘蛇关虽失,但只要她只能逃入密林中,自有小道可以绕过盘蛇关,逃回那楼兰城去。

  乱军中,月莎蓦然感觉到,一股彻底的寒意,正从背后疯狂的袭来。

  猛然回首,月莎秀目四扫,蓦的发现,层层的血雾之中,一双凛烈如刃,暗藏着无尽杀机的眼睛,已死死的锁定了他。

  那人身披金甲,怀抱长刀,身如铁塔般伟岸,胯下竟似坐着一团赤焰之火,任何词语,都无法形容他的无上神威。

  那威如天神之人,正是大楚的天子,颜良。

  彻骨的寒意,令月莎精神一滞,一时间放慢了逃跑的速度。

  就在这时,颜良陡然发动,一人一骑如电射出,如无敌的战车一般,斩翻阻挡在前的一切生灵,狂扑向了她。

  “就是你这贱人,给朕添了不少的麻烦,今天,就由朕亲自来收拾你吧。”颜良目光如刃,嘴角斜起一丝冷笑。

  几个呼吸间,颜良那巍然的身躯,便将月莎笼罩在了他的阴影之下。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